第五百八十五章 艰难的抉择
作者:小龟wang      更新:2016-09-13 22:10      字数:2299
    终于,豪根思似乎做好了心里准备,抬头面向王仁昊,咬咬牙说道:“vincent,血液检测的结果十分糟糕,你要做好心里准备。vera和孩子......”

    王仁昊眉头皱起,直觉说道:“是不是小四?我知道她一直都不爱动,心脏跳动也比较弱,我和vera其实一直有着担忧。是器官黏贴,还是脏器发育不完全?”

    “不,并不是你说的这些情况,至今为止孩子一切正常。”他轻吐一口气沮丧的看着自己的老同学,面露期盼。他在知道自己这样的表现有违自己职业修养,但让一个父亲放弃做决定放弃自己的孩子,真的很难。自己曾任做过错误的决定,令他悔痛半生,他真的无法说出口。

    王仁昊听到他的回答,心里松了一口气,埋怨道:“既然孩子一切正常,那么你们为何摆出这样吓人的阵仗,还特意将贝贝支开,总有理由吧。”

    卢卡见过vera和豪根斯的互动,知道他的为难,当年为了她自己的实验结果顽强抵抗,亲口放弃自己儿女的生命,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很大,甚至一度抑郁成狂。

    因此他拍拍自己老友的肩膀决定代为发言。

    “你好vincent,我是苏黎世大学医院血液研究中心的主任卢卡,关于这份报告还是我和你解释吧。”

    王仁昊也不为难明显已经乱了步调的豪根斯,找了一个空位置坐下,表示洗耳恭听。

    “根据这份报告显示,到目前为止您的四个孩子除了体重外一切指标正常,确切的说他们正在健康成长。但是,我们的研究员通过血液比对发现异常,确诊vera得了mds,也就是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

    “骨质增生异常综合症?”王仁昊英语口语虽然不错,但理解这些医学上的专业术语有些困难,反问着。

    “是的,基本已经确诊。”他将自己手头的报告递过去,继续说道:“它是克隆性造血干细胞疾病,病因很多,具体不明。更糟糕的是这样的疾病没有可用病例借鉴,治疗存在个体性差异性,不可共用。”

    “病因不明?!”他低声念叨着,随后他在脑海中回溯贝贝的生活,除了那场车祸,并没有什么异常。

    几近思虑他开口问道:“贝贝几年前新加坡遭遇过一场严重的车祸,两侧肋骨有不同程度损伤,而且似乎并没有痊愈。会不会因为这个,需要调取相应的病历资料吗?”

    “有必要,但不能肯定,详细等二次抽验结果。现在最急需解决的是孩子问题,他们可能会阻碍我们的正常治疗。”卢卡在自己的报告上记下一笔。

    他的声音干巴冰冷古板且职业化,令人听得不分明,却一字不落的钻进众人的耳中。

    豪根斯闭上自己的眼睛,vera为了这个孩子吃了多少苦,他如何不知,这样的结果连自己这个外人都无法接受的事实,他们如何去承受?

    卢卡看着男人额头的青筋,轻叹一声继续说道:“这样的疾病前期保守治疗我们可以采用输血,可最好的办法是化疗,因为后期可能会转变成为白血病。虽然白血病不属于遗传性疾病,但是可能会有一定遗传因素。若是你选择留下孩子,那么我们无法放开治疗,总结来说,他们在病人肚子里越久,大人情况越危险。若是我们不能做出正确的选择,你将失去他们全部。”

    这不是恐吓,而是最坏的结果,他们习惯性做最坏的打算。

    “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嘛?这一点都不好笑。”王仁昊坐直自己的身子如同发怒的猎豹,眼神锐利充满侵略性。

    卢卡的那些话一遍遍在他脑海中回转清晰,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一道响雷批中,耳朵轰鸣不断,脑子几乎也停止了运转,无意识的重复道:“失去他们全部是什么意思?他m的,告诉我失去全部是什么意思。”

    他的双眼猩红怒吼出来的,双手撑着办公桌全身不住的发抖,因为若不是如此,他会控制不住揪起他们的领子或者扭断他们的脖子。

    “当然,这只是根据病人现在的情况提的建议;若是立马取出肚子里的孩子,这样或许两者有生的可能,但早产心扉脏器发育不完全的风险将伴随孩子一生。”

    王仁昊疲惫的闭上自己的眼睛,声音因为压抑几近哽咽道:“我有多久时间可以考虑?”

    “越快越好。”卢卡如是说着。

    孩子,贝贝,谁生,谁死?为什么这些人能如此残忍?他不想去考虑,更不愿回答。

    王仁昊以为残酷人和事自己经历的狗多了,早已经百毒不侵,此时的他才明白,不是切肤之痛都不是痛。

    此刻的他如同一条被迫上岸的海鱼,努力张嘴呼吸挤空胸腔的空气却依旧没有活命的可能;他试图起身可全身的气力被抽离,大脑清醒行动却不受控制,这或许就是濒临死亡前的煎熬吧。

    想对于王仁昊的痛苦和犹豫,通过威逼利诱已经套取自己所需消息的贝贝更果决一些。她摸着自己的肚子立马得到了相应的回应,健康有力的两脚,感觉是那么的奇妙。

    “如果我再坚持两个月,虽然还是早产,但那时孩子们以后是不是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贝贝放开自己钳制在他脖颈手,淡淡的问着。

    可怜的研究员松开自己的衬衣的扣子,咳嗽几声,惊魂未定的说着:“按照理论上来说多胞胎34周即为正常,虽然你血液检测报告表明情况不是很严重,但是我担心不接受药物治疗能不能坚持那么久。而且,你这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在赌博,这世界没有那么多奇迹,至少医学上我知道的不多。”

    “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就会去试,我的运气向来很好。”贝贝得到自己所需的答应松了一口气,洒脱的说着。

    连重生这样玄幻是事情她都能遇到,那么还有什么不能去搏?若是一开始就放弃,那么她就不应该牵拉他们的子女缘。

    “记住,你什么都没说,我什么也不知道,明白。”她警告的说着,随即转身离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