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 以身为诱,十面埋伏
作者:风殇雪胤      更新:2019-08-15 03:37      字数:2498
  西洲与中洲交界线上,二十万楚军,气势如虹,煞气森森,兵临于此,对大秦四十万虎卫虎视眈眈;
  霸皇项羽手持黑龙战天戟,骑着乌风战马,身着黑龙甲,身后一袭赤色平披风迎风飘扬。天『籁小  『说
  而项羽身后,虎威、龙煞大将高宠、杨再兴二人,威武不凡,手持长枪,星眸扫视着对面的秦军,杀气森森。
  而再其后便是项羽亲卫:七十二黑龙卫,七十二人个个身穿黑色战甲,骑着高头战马,浑身充满了斗志和杀气;
  张良、范增坐镇中军,坐在一座巨大马车上,相对而坐,对弈煮酒,丝毫没有被这紧张的气氛给打搅到。
  “子房,你认为中皇为何在这时候出兵四方,与天下诸侯为敌呢?”
  范增轻抿了一口香茶,眸子半开半阖之间,开口问道。
  “如果我没料错的话,中皇之所以突开战局,只怕是想尽快结束这乱世...你也知道这次我们来到这世上本来就很蹊跷,因为跨域时空,这本来就是一件十分不可思议的事情...”
  张良眼中闪过睿智的光芒,显得十分的深邃空旷。
  “是啊,想必中皇已经对这一切有了猜测,才会如此匆忙的动战争,或许只有九州一统之后,才能知道我们为何来到这个世界的原因了...”
  范增抬头望着远处的高山,叹了口气,只见其眼眸中闪过三分期待,三分迷茫,三分惧怕,还有一分的释然。
  对于未知命运,任何人都会害怕,无论是穷人,还是富人:无论是智者,还是寻常之人,都无法做到无动于衷,泰然处之;
  “所以,我们只能在九州一统之前努力活着,才能知道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是什么...”
  张良也深有感触的说道,事实上他心底已经隐隐间有直觉,答案会在九州一统后出现...
  ......
  秦军阵营之中,韩信在中军大营中,看着沙盘上地形的变化,思索着如何大破楚军,毕竟自己面对的是二十万精锐的楚军,而且还是由九州第一战神统率的楚军,不能不认真对待。
  忽然,他注意到了几处地形,十分适合伏兵,随即联系全局,脑海中顿时形成了破楚军的计策...
  与此同时,楚军大营内,项羽、范增、张良等人坐于营帐中,看着地形图,寻找着有利于大破秦军的计策。
  “陛下,你看此处,还有此处,以及这些地方,能看出什么?十分感觉很熟悉?”
  忽然,张良眼眸一缩,眼中闪过一丝追忆,抬头看向项羽。
  “嗯?这几个点似乎很适合伏兵,如此一来,只要采用抛砖引玉之计,只怕我军会深入其中,届时十面埋伏就会出现,这跟当初的处境似乎很相似啊...”
  项羽虽然不喜欢心计,但是不代表他不会思考,不会行军布阵,所以仔细一看,眼中闪过一丝厉色,杀气不由自主的喷出来。
  而站在其身旁的范增、张良二人,顿时被这股杀气冲击到了,脸色变得煞白起来。
  “陛下...”二人艰难的嘶吼一声,顿时唤醒了项羽。
  如果这个世界上项羽最恨的人是谁,那无疑是刘邦,其后便非韩信莫属了。
  “哼,你的建议提醒了我,决战之地就放在这里,孤要与韩信四十万大军决一死战,一举覆灭韩信一部,看看易地而处,他韩信即使兵多,也依然不是我霸皇的对手!”
  项羽终于反应过来,气势一收,眸光中闪烁着无穷的战意,胸中一股自信喷而出,毫无所惧;
  “陛下英明,但是以韩信的聪明和谨慎,是绝不会贸然踏入这里的,我大楚该如何行军...”
  张良闻言眼中闪过奇异之色,但是依然有些困惑,这个地方明显就是个坑,谁先踏入谁倒霉。
  “孤自有办法,过了这里就是一马平川,对我军骑兵十分有利,反观秦军,骑兵稀少,会处于不利地位,我就不信韩信会无动于衷的让我军过去;
  而且韩信不踏入此地,那孤就先行一步,以身为诱饵,我倒要要看看,他韩信能否忍得住...”
  项羽望着东部韩信大营,嘴角浮现一丝阴冷的笑意,他已非昔日垓下之霸王,而是如今坐拥三洲,天下闻名的霸皇。
  七日后,项羽亲率二十万楚军,毅然决然的踏进了这利于伏击的百战之地,向东部行去。
  韩信大营内,韩信听到了斥候的禀报,神色陷入沉吟之中,而下面一众大将眼巴巴的望着韩信。
  “楚军出之前有什么其他举动,或者是有没有其他援军,留守后方的是那员大将...”
  韩信沉思良久,开始详细的询问起斥候来。
  “禀报都督,项羽出之前,没有丝毫其他动静,至于留守后方的是项羽龙虎将中的龙将杨再兴...”
  “杨再兴留守后方?楚军二十万精锐倾巢出动,这项羽到底有什么阴谋呢,难道是真的傻了不成,看不出这就是个坑...”
  看着这项羽作死般的行径,韩信傻眼了,不知道这项羽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韩信还真不会以为项羽军中无人,看不出这地形的弊处,正因为如此,韩信这才惴惴不安。
  “都督,我军该如何做,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煮熟的鸭子给飞了,而且一旦过了这里,就是一马平川,对我军十分不利啊...”
  裴行俭望着上面脸色沉凝的韩信,开口追问。
  “裴将军稍安勿躁,我料定这其中必有阴谋,项羽麾下张良、范增可不是省油的灯啊,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项羽送死呢?”
  韩信闻言,嘴角一抽搐,随即神态自若的说道。
  “都督,那万一楚军就是看在我军不会贸然轻举妄动情况下,有恃无恐的过这个明显对楚军不利的地方又该如何?”
  观裴行俭言语,便知道裴行俭是不想错过这个一举重创楚军的大好时机。
  “裴将军,容我再考虑考虑,此事记不得,万一是楚军阴谋,那我等必会死无葬身之地...”
  韩信言语十分的严重,星目望着西方,内心已经开始了百般算计其中得失利弊。
  三日后,足智多谋,用兵如神的韩信终于还是坐不住了,他也知道绝不能让楚军进入中洲一马平川之地;
  一面派出二十万大军从四面八方向楚军围拢过去;一面自己亲率十万精锐,向楚军主力方向而去;
  至于剩下的十万大军,则是按兵不动,隐遁起来,以应对可能的突状况,毕竟楚军是否有奇兵还不知道。
  十绝谷,坐落在西洲中洲交界线上,谷内四通八达,群山环绕,是一个利于伏击的好地方。
  此刻,而十万楚军气势汹汹的在走在十绝谷中,十分谨慎的派出了大量斥候,生怕被秦军伏击。
  而此刻,二十万秦军也已经各就各位,只能韩信一声令下,便会群起而攻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