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鬼门大开,人间地狱
作者:辰一十一      更新:2020-08-01 23:47      字数:4570
  晶莹剔透的一线毫光从门外飞射而来,如一线飞针,迅疾不可见,没入那人首妖蛇的眉心。
  一席淡墨青衫的宁青宸,站在门外,保持着屈指一弹的手势,她右手一拉,犹如拉着一根看不见的丝线,牵着那一线剑光一般,冰针之中,冰魄寒芒的森然寒气骤然爆发,将那祭生佛所化的妖蛇,冻成冰雕。
  赵伯言道士趁机拍出一记金光咒,将那冰雕打碎。
  拳头大小的头颅骨碌碌滚落在地,滚到法信禅师的脚下。
  和尚抬头,冲着宁青宸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道:“南无妙法莲华经,多谢女施主出手相助!”
  周正用眼角的余光,观察了一下那阴神都被粉碎的勾魂鬼使,心中一沉,在队伍频道中凝重道:“这一线寒光,竟能将鬼使的阴神粉碎,你们可认出了这是什么神通?”
  赵伯言道士笑道:“应该是宇内十种最厉害的神光法术之一的冰魄寒光!”
  “冰魄寒光!”
  众人皆有震动,周正更是神情微动,但很快便被他掩饰了下来。
  “没想到勾魂鬼使,居然就这么死了!”
  周正想起自己等人上次截杀排名更在勾魂鬼使之下的黑袍鬼使,期间种种凶险,九死一生,心中复杂难言。
  但这次杀勾魂鬼使,有一位堪比结丹真人的兵家修士,刀法入圣,杀伐无双顶在最前面;有修成了舍利境的佛门大德相助;加上赵老道这个通法绝顶;周正自己也几次出手,最后还有冰魄寒光这等顶尖神通,出其不意掩其不备。
  勾魂使者,也可以说得上是死得其所了!
  蝠妖看到形势不妙,拍打着翅膀,在空中灵巧转折便朝着远方掠去,这时候天空中一朵平平无奇的云朵突然落下,朝着蝙蝠妖一捞,化为一朵八卦云光帕,将其包裹。
  八卦流转,寒光乍现。
  在一声咔嚓声中,蝙蝠妖被冻成冰雕,从云中落下,在地上砸了个粉碎。
  “师妹学坏了啊!”
  钱晨依旧以琴声镇压玉蛛蝎,滚滚雷音将鬼蜮困在其中,范围越缩越小,那些厉鬼所化蜘蛛女,也被雷声打成碎尸,从蛛网之中掉落下来。
  宁青宸这一手埋伏法器暗算的功夫,向谁学的,不问自知。
  勾魂鬼使授首,众人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便听见红楼之中有人撞碎了一扇门,摔入楼中。众人回头去看,只见燕殊狼狈的从地上爬起,嘴角一丝血迹,显然是受了不轻的内伤。
  钱晨传音道:“师兄,随便演演就行了。不用这么卖力吧!”
  “你闭嘴……”
  燕殊面色尴尬道:“那个牛头是地府冥使,也是个狠角色,而且后面又来了一个更狠的!”
  宁青宸开口道:“燕师兄!”
  其他几位轮回者心中了然,暗道:“果然!”
  宁青宸这一声,算是表明了身份,几人连忙回援,四位轮回者虽然说是压阵出手,但却只对琵琶鬼使和勾魂鬼使出手过,放着燕殊一人对付牛头使者。因此燕殊支撑不住,却不像宁青宸和钱晨一般意外。
  燕殊自己却有些羞恼,出声提醒道:“小心,那边又来了一个比牛头还强上一筹的狠角色!”
  “还有!”
  法信禅师微微色变,比四大鬼使还强,莫不是白骨妖王亲至?
  而轮回者那边相互对视一眼,燕殊居然是两大鬼使夹攻之下才败下阵来,这般修为,可以说是世间少有。这一队轮回者,看来是以他为首了。
  这时候,天上无声无息间,滚滚的妖云遮蔽了月光,让此刻一时无光,红楼窗外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轮回者无面
  飞身攀上红楼的第二层,他右手一点,一道火光飞射而出,犹如火蛇蜿蜒行空,照亮了一片黑暗。
  只见那黑暗之中,无数身影影影绰绰,蹒跚而行,有树身扭曲,挂着尸体的木魅;有青面獠牙,眼瞳血红的鬼山魈;有屋宇大小的头颅,裹在湿漉漉的头发之中;有独眼的小鬼;有饿鬼道的狰狞鬼物;有半人半妖的妖鬼;有法器屠戮生灵过多,成了妖鬼的冥器鬼;有尸体残缺的修道人。
  更多的是穿着大明兵甲的行尸僵尸,曼空飞舞的鬼火。
  “阴兵过路!”
  “百鬼夜行!”
  燕殊和钱晨同时开口道,只不过燕殊说的是中土对此情此景的称呼,而钱晨却受了前世的影响。
  但两人说的其实还是一回事。
  阴阳错乱,两世颠倒。鬼门大开,阴兵过境!
  乃是阳世秩序混乱到极点,世间阴晦之气极盛,妖鬼横行于世才会出现的景象。也是一种恐怖的天灾,中土仙秦末年战乱之时,天下十室九空,便有战国阴兵白日现行,横行中土,所到之处,纵然是仙道宗门,亦难当其锋。
  元神真仙都陨落数十!
  阴兵过境,便是一种鬼道仪轨。一旦让这些妖鬼形成阴兵过境的仪轨,原本的一盘散沙,钱晨燕殊一旦出手,便可轻易扫除的数十万妖鬼,便会凝为一体。化为不死不灭的‘阴兵’!
  在想铲除,便不是那么简单了。
  “鬼门大开,人间地狱!”
  法信禅师也惊悚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白骨妖王驱使麾下数十万妖鬼,行种种仪轨,便是想要它们承载自身鬼蜮,将这无数鬼物所行之处,化为地狱。”
  “而它便是地狱之主,在这鬼蜮之内,几近无敌!”
  燕殊微微点头:“看来智狼王之死,让它也产生了警惕。此妖倒也狠绝,竟然涉险一着。”
  “一旦让它驱使百鬼夜行,屠戮荒集,将集中数十万人血祭,便可错乱阴阳,颠倒两世。”
  “这百万妖鬼所在之处,便是一个阳世地狱。它在其中能借助万鬼之力,足以自保,而且……”钱晨也停下琴声,凝重道。
  “此妖只怕不止想要借助这阴兵过境,炼成人间地狱。更要借助阴兵,攻打孤竹,将人族最后一片净土化为鬼蜮,成就地上鬼国!若是让它功成,鬼国境内,就算是孔雀妖王出手,也奈何它不得!”
  法信禅师眉宇之间,已经是一片绝然。
  他直面前方数十万妖鬼,神色之间再无半点退缩之意,眉间的舍利骨大放光明,一股清净、无挂碍、大觉悟之光,在黑暗中为法信的脑后照亮一圈光晕。
  “小小妖鬼,也想炼化人间地狱,成就鬼国根基?”燕殊冷笑:”若是让它成了,一步成就阳神,未来还有元神的指望。就如同黑山鬼国那位鬼王一样!魑魅魍魉,想得倒美……“
  红楼面前的的荒集废墟中,种种妖鬼穿行在残垣断壁之间。更在其后,荒野之上无数阴兵妖鬼,犹如一望无际的大军,朝着荒集而来。
  一个扛着大刀的牛头冥使,驻足在院外。
  琵琶鬼使也趁机将蛛网鬼蜮挪移到了它旁边,一张蛛网,将数千阴鬼化为蜘蛛,鬼蜮再次结成,更扩大数十倍,彻底笼罩了红楼之后。
  牛头鬼使的左侧,一位面貌平平,相比琵琶鬼使和红楼主人,姿色只能算作普通的女伎站在那里。
  她手持着一把团扇,遮住了自己半边面孔。
  “红尘之气!”
  “森罗万象!”
  在法信和钱晨的眼中,这一幕却殊为不可思议,因为在那女子身上,他们却看到了一种堪称道心之毒,最为复杂,纵然是正赦神祇也不敢沾染的红尘气息,蒙蒙的红色气息交缠在她身上。
  此物乃是修行第一毒,所谓红尘三千丈,谪仙不敢沾。
  神道修行以人之性灵为灵气,号称灵情。但灵情以至纯至清为上,种种爱恨情仇,种种因果纠葛,人间酸甜苦辣,无数杂念,七情六欲,非是至纯灵情,非是至恨怨念,一应驳杂,便是红尘三千丈,可以落神仙。
  阴兵过路乃是阴阳错乱之仪轨,人间地狱更是鬼道的大神通。
  自古能修成者,极是少见,原本钱晨还有些奇怪,白骨王凭什么修成这般神通。
  见到这女子,顿时了然,沾染红尘而为鬼,正是混淆阴阳最好的祭品。
  有此鬼统和万鬼那无数驳杂怨气,自然能将无数阴鬼凝成一体,化为鬼蜮根基。
  在忧心忡忡的法信,微微凝重的钱晨等人的身旁,罗森看着那个身影,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你们可愿化为这人间鬼蜮的一部分?”
  女子平静开口道:“人间已经如此辛苦,与我们做鬼又能如何?”
  法信竖起单掌,微微颌首道:“正是因为人间已成苦海,所以我等才当为众生撑起一片净土,使他们不至于死去还要受妖鬼的奴役。”
  “人族最是冥顽不化!”一个双目血红,本体为野狗的道人冷笑道:“你们应该人族阵营最厉害的一批了吧!五大鬼使,让你们一杀一擒,很是了不得。奈何大势在我们妖族这一方……”
  “看看你们身后,其余的人族阵营的,都做了缩头乌龟。没有人愿意出头和你们联手,他们只怕在考虑如何逃过这一劫呢!”
  “而我们妖族,却已经大多都联合了起来……”
  说着,他身旁出现了数十位妖族轮回者的身影,他们驾驱法器,修有神通,与土著妖鬼还是有所区别的。
  而钱晨这边,除了最早主导此次行动的四位轮回者,还有钱晨他们几个黄雀,就再没有其他轮回者出现。
  显然是百鬼夜行的大局暴露,让他们有了退缩之心。
  “人族阵营在此!”一位青衫书生,系着头巾,手持一卷竹简,背着书箱,骑着一头青毛大驴缓缓而来。
  看到前方那无数妖鬼,那只大驴走到一半顿时驻足,迟疑不前,书生气的踢了它几下,大驴只是‘昂’的一声,连连后退。
  书生没有办法,只能翻身下驴,背着书箱子无畏向前。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唯其义尽,所以仁至!”
  “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随着书生一字一句,竹简之上一行行文字大放光明,浩然之气冲破头顶的妖云,叫月光洒落下来。
  虽然转瞬妖云便重新汇聚,但还是彰显了书生修行的不凡。
  “儒修?”钱晨有些诧异,儒道修士在地仙界只是先汉时有过流传,也是百家之一,但因为所修浩然之气只修性不修命,寿元之上有缺,便在中土渐渐衰落。
  唯有中土仙门之一的春秋阁和几大圣人世家还有所流传。
  后方噪杂,骤然苏醒的荒集之中,许多捉妖人都被那冲天妖气所惊动,闯出门来,许多人哈一看那远处的无数妖鬼,转身就走,逃得没有一丝犹豫,但也有很多人带上刀剑,直奔战场而来。
  一道箭矢射破夜空,犹如流星一般,直坠妖鬼之中。
  随即一个巨大的火球骤然爆炸,将哪里零零散散的妖鬼炸成粉碎,但对于无边无际的妖鬼潮汐,这只是沧海一粟。
  一个猎人打扮的男子,背着一把长弓,他左手持弓,右手指间夹着一把箭矢,在赶来的路上不停的张弓搭箭,箭矢连珠射出,射杀数十妖鬼。
  甚至有一支箭矢射向了琵琶妖鬼,那玉蛛蝎挥袖扫落,看着那持弓修士,登时大怒,琵琶一拨便有无数错乱的鬼音朝他袭去。
  钱晨一钩琴弦,将那鬼音镇压,冷冷的抬眼看了那琵琶鬼使一眼,让它瞬间冷静下来,按捺住出手之意。
  荒集之中越来越多的人族轮回者现身,一只黑熊精咆哮一声人立而起,举着廊柱粗细的狼牙棒,朝着红楼扑来,燕殊扣住了手中的剑丸,还未出手,便将头顶一人翻身落下,手中金光点点洒出,将黑熊精打的千疮百孔。
  那点点金光重新飞回那人手里,化为一枚枚金色的铜钱,组成一柄铜钱法剑。
  钱晨腰间金银童子变化的葫芦挂饰微微一动,显然是对那铜钱有些眼馋。
  钱晨一拍腰间,将它们安抚下来。
  “这弓术有一些巫族的味道,铜钱也都是通灵法钱,看来这一次阵营任务,人族这边底蕴也有些不凡啊!”钱晨暗暗点头。
  身穿道袍,祭起一个葫芦法器的道士,葫芦中洒落无数黄豆,变化数百道兵。
  他在豆兵拥簇之中,从左边杀出来。
  有人驾云一剑展开头顶的妖云,如此三次,看到百鬼夜行所化的鬼蜮实在无法破气,便架起剑光落在红楼院中,是一个年轻修士。
  一枚小玉瓶,放出化仙之光,将一片妖鬼卷入瓶中,化为脓水。
  曾经和钱晨他们有过一面之缘的郭飞,也现身出来。对着几人微微点头道:“钱道友,燕道友,又见面了!”。
  一时间,人族阵营这方的轮回者虽然没有妖族这么多,却也站出来了近十位。
  只是如此便能看出,人族称霸诸天,并非无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