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我是战神
作者:人争一口气      更新:2020-01-15 02:36      字数:2422
  第六十七章我是战神
  玉盒划出一条抛物线,径直朝大猿猴而去,他几乎是本能的伸手一接,这玉盒就出现在了他手上。
  大猿猴不由一愣,明显这玉盒是对方故意抛过来的,抬头见陈风正一脸笑容的看着自己,他就更纳闷了,心想老子好像和你不熟吧。
  可马上他就反应了过来,不少妖直接围困了过来,眼神凶狠,直勾勾的盯着那玉盒。
  “嗷……”不容大猿猴有所反应,一头轿车大小的野猪嗷的一声怪叫,歇斯底里的撞了上来。
  这一声嚎叫,无疑点燃了导火线,又有几头按耐不住的妖冲了上来,马上,他们便和大猿猴撕咬在了一起。
  这大猿猴力大无穷,而且又皮糙肉厚,单对单,这里恐怕还没有几头妖是他的对手,可奈何猛虎难敌群狼,不一会就有几头妖将他按趴在了地上,好一阵狂咬,一时哀嚎连连。
  “真好骗,果然还是一群畜牲。”陈风一边疯逃,一边注意着身后的一幕。
  话虽如此,可也不是所有的妖都去抢夺那玉盒,毕竟他们有着不下于人类的智慧,其实只要静心一想,便知道陈风说了谎,试问这世间又有何物可令人长生不老呢?
  只不过在宝物面前,他们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这‘雪女剑’乃是一把上品灵器,由万年寒冰打造而成,不仅削铁如泥,而且可控寒冰之力。”见兽群继续追上来,陈风又祭出了一把通体冰蓝的宝剑,一边大夸其词,一边挥舞了起来。
  一剑劈下,果然有一道冰刃破空而出,击穿了大树,一看就不是凡物。
  而陈风没有丝毫犹豫,一拍剑柄,这雪女剑咻的一下就倒飞了出去。
  之前的人参果,他们不知真假,可这雪女剑却是亲眼目睹,那冰寒之力可不会作假,立马就有妖红了眼,出手抢夺。
  一时间,场面一下子陷入了暴乱,一头头妖撕咬激战在了一起,滚成了一团。
  对此,陈风没有丝毫停顿,一边疯狂朝前急掠,一边继续甩出宝物。
  符印、灵器、天材地宝……
  一件件宝物就好像大白菜一样,不停的被陈风甩出去,这要是让金纹家的鼠妖看到了,非气得吐血不可,要知道这些宝物,可是他们数百年的珍藏啊!居然就这样像大白菜一样乱扔。
  至于陈风,他虽然也觉得不舍,可也没怎么放在心上,谁叫他现在是大款,耗得起呢?
  每一件宝物的甩出,都会引走一部分妖,本来如蝗虫过境一样的兽群,此刻就只剩下了七八头,可这些妖无论实力还是见识,那都更加强大,陈风甩出的宝物他们一眼便能分辨出真伪,根本就吸引不了他们的兴趣。
  而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陈风的储物袋。
  只不过他们彼此警惕,谁也不敢当这个出头鸟,所以这才任由陈风逃窜。
  然而,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因为陈风发现,这些家伙渐渐失去了耐心,成包围状,朝自己围困了来。
  “该死!这可该怎么办?难道到头来还是要舍弃一切?”陈风暗骂,想到要将到手的宝物送出去,心中就极为不甘。
  本以为最后自己会被众妖团团围住,可出乎意料的是,这些妖突然身体一颤,如遭电击一下停了下来,陈风心生诧异,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可马上他就发现,这些妖的眼中皆流露出了一种惊恐,甚至不少妖都跪倒在了地上,神情虔诚,一副人臣见到了各自的王一样,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拜,拜见乌虚王大人。”有妖吞吐道。
  陈风皱眉,这才顺着目光看去,就见到树梢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位中年男子,一身大红衣袍,金丝镶边,腰间围着镶嵌玉石的缎带,脚下踏着一双黑色朝靴,头上还戴着一顶翡翠玉冠,尽显高贵典雅之意。
  尤其他手持金色雷纹权杖,俯瞰众妖,带着一股帝王临世的气势,众妖无不心生寒意,脚肚子都在发颤。
  哪怕陈风,同样有这种感觉,仿佛面前站着的是一位巍峨高山,压迫着你,双腿忍不住就要跪下。
  尤其当他看到对方那双冰蓝色的眼瞳,好似一道闪电在脑海炸开,浑身顿时一个激灵,就连体内的影力都变得不受控制了。
  “不好。”陈风大惊,忙偏开目光。
  乌虚看了陈风一眼,这才迈开脚步,每走一步,他脚下都会生起一层涟漪,就好像踩在水面上一样,他就这样如履平地一样从半空走了下来。
  脚尖刚落地,他手中的权杖突然一跺地面,同时冷声道:“见到本王,还不跪下。”
  嗡……
  顿时,一股无法抗拒的气势席卷了出去,如山岳一样狠狠压迫而来,剩下站着的妖无不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哪怕他们都有着各自的傲意,可这一刻,他们都跪下了。
  乌虚很满意,他最享受的便是这种被人膜拜的感觉,可突然,他瞳孔一缩,目光一下子变得冰冷了。
  本来跪到一半的陈风,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量,双腿颤抖着竟一点点站了起来,拳头握得咯吱作响,一张脸也在这股压迫下,迅速变得狰狞了。
  “嗯?居然还不跪下。”乌虚惊咦了一声,他自知这股力量有多强,按理说这种小喽啰无法承受才对,可为什么……
  他眼中寒意更胜,又一跺权杖,一股更加猛烈的压迫席卷而出,甚至,陈风脚下的那层泥土都在一层层凹陷,一些弱小的妖,都直接趴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要我诡你,白日作梦。”哪怕陈风身体颤抖着厉害,甚至泛起了黑雾,可他依然紧咬牙关,一句话从牙齿缝中憋了出来。
  乌虚觉得自己地位受到了挑衅,当即大怒,一股更加澎湃的力量席卷了出来,天地间猛地刮起了大风,飞沙走石,仿若天塌下来了一样,升起了一股更加猛烈的压迫。
  “啊……”不少妖都惨叫了起来,浑身骨骼噼啪作响,瘫痪在地,好似一团烂肉一样。
  反观陈风,他身体猛地一颤,膝盖忍不住的朝地上跪去,他双眼赤红,看向乌虚的眼中充满了愤怒和怨毒,然而,他还是太弱了,根本就无法抵抗这股力量,甚至在这股压迫下,影力重如磐石,他连影化都做不到。
  眼见着,他就要跪下了。
  “站起来,你是战神,怎么能下跪?站起来,站起来……”
  可就在这时,脑海中响起了一道威严且又悠远的声音,本来要跪下的陈风,身体好似硬生生卡住了一样,一时僵在了那里。
  “我是战神,我是战神……”接着,陈风仿若癫狂,赤红着眼,嘴中快速叨念着这么一句话,本来跪下的身体,竟一点点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