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梦,观月
作者:烟火色      更新:2019-10-10 01:41      字数:2312
  黄昏的第一声鸟鸣响起,稚嫩的声音伴随着秋阳的微光,弥漫在天空之间,惊醒了打盹的云朵——只可惜这声鸟鸣不怎么好听:“啊痛痛痛先生放手菲错了!”
  苏牧风额头青筋直冒,捏着韩菲的小脸,“熊孩子跟你说了多少遍,认真听课别左顾右盼!”
  韩菲欲哭无泪道:“菲是第一次到这么高的地方来,有些好奇而已……”
  离在一旁,偷笑不已。
  苏牧风长叹一声,环顾四周,理性驱使他认可了韩菲的说法——这破地方确实挺有意思的。
  这个时候,苏家师徒三人正处在凤凰云舟的外层甲板上。
  放眼望去,一望无垠的淡金色晚霞熠熠生辉,天边重叠的云层随风飘扬,钢铁浇筑的云舟甲板气势浩瀚,摞在上边儿的那根玄学天线塔,散发着一股浓浓的不明觉厉感……
  好吧那根天线塔不是什么黑科技,苏牧风听墨翟说过,那是他当初造队长机的时候,寻思着要加点拉仇恨的标志,随手bia上的。
  显而易见,墨翟的目标完美达成了——反正苏牧风见了这玩意,第一反应就是砍了它能连升五级。
  总而言之,这般盛况,几人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
  至于三人为什么会来到外层甲板上,那就说来话长了。
  修完凤凰云舟,墨家众人自然是回到工作岗位开始执行任务。
  但苏牧风这边,镜花水月之术碎了一地,墨翟又不在场,何去何从就成了个大问题。
  其实主舱室还是有空位的,但……苏牧风可不想被自带板凳瓜子爆米花的稷下学子围观。
  “我们咋不上天呢?”韩菲如是说。
  于是,在小韩菲的无心之言提醒下,苏家师徒三人决定上个天玩玩。
  于是,在『大气平衡力场』的守护下,一望无垠的苍穹云景,令几人心胸开阔。
  于是,心情愉悦的苏老师,决定来一场别开生面的教学。
  于是,韩菲和离欲哭无泪。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
  “在《梦的解析》理论中,人类的潜意识共分为三层——”
  苏牧风饶有兴致,韩菲却是昏昏欲睡。
  韩菲打了个哈欠,“先生,菲不明白,为什么这两天来,您不**家,却一直在说这个什么……额……什么玩意来着?”
  话说到一半,小韩菲卡了壳,将救助的目光投向离。
  “人类心理学。”离言简意赅,不经意地瞥了韩菲一眼,眸子里满满的全是“你这学渣!”。
  韩菲沮丧不已,“菲根本听不懂啊!”
  苏牧风开口道:“菲,法律是给谁制定的呢?”
  “……人。”韩菲一怔。
  “法律约束的根本,又究竟是什么?”
  “人心。”韩菲默然。
  “现在,懂了吗?”
  “……嗯。”
  苏牧风笑道:“心理学的典籍,对现在的你们而言,的确有些深奥了。不过,不用太担心,先生这里,有更易于理解的课程。”
  离好奇道:“譬如?”
  “离,你做过梦吗?”苏牧风突然提了一个毫不相干的话题。
  “梦?”
  在苏牧风的注视下,离突然间陷入了遐思,半晌,有些无奈地笑道:“应该说,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做梦吧?不过要是说起晚上的梦……似乎都记不太清了。”
  显而易见,离口中两次提到的“梦”,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望着少女略有落寞的神情,苏牧风眨眨眼。
  下一刻。
  苏牧风轻轻地伸出手,将离脸上被风吹散的发丝整理好,笑了笑。
  温暖指数max。
  感受到指尖的体温,离恍然惊醒,瞳孔微缩,眼眸间尽是愕然之色。
  少女紧咬嘴唇,单薄的娇躯有些慌乱地向后缩了缩,犹豫着,似乎想要开口说些什么。
  望着离难得一遇的少女姿态,苏牧风微微一笑,道:“离。”
  离怔怔道:“先生?”
  苏牧风笑意愈发温柔,“你知道吗?其实……”
  “?!”离的心跳瞬间加快。
  “你现在对我的好感度提升,就是人类心理学的一个典型应用。”言传身教的苏老师,一脸认真道。
  “……”
  顷刻之间,离的表情凝固了。
  苏牧风挠挠头,叹道:“菲,你看,只要一拆穿,好感度就掉回去了,这个特性的学名,叫做潜意识的稳定性。”
  韩菲懵懵懂懂,点头道:“虽然还是不太懂,但先生这堂课,真的生动了好多!”
  苏牧风笑眯眯道:“是吧是吧?那以后都这么玩……额,上课,好不好?”
  终于,迷糊过来的离一脸崩溃,抓狂不已。
  “一点都不好啊啊啊啊!
  --------------------------------------------
  “安若,你做过梦吗?”
  巨大的战场沙盘前,司马观月轻轻地放上了一枚王棋,淡淡一笑,问着身旁的少女易安若。
  密室内,稍显昏黄的灯光打在司马观月的身上,双十之龄的女孩容颜精致、动人心魄,单薄的银袍勾勒出她傲人的身材,裸露的脚丫就那样毫不在意地踩在地毯上,却丝毫没有玷污那份圣洁。
  司马观月扶着下巴,打量着眼前的沙盘,笑容恬淡。
  那是整座中洲大陆的战略地图,从王都到驿道,精准的比例尺,密密麻麻的兵将王棋,代表着列**队真实的兵力分布。
  这沙盘的每一丝细节,都是列国诸侯梦寐以求的至宝。
  但在女孩的眼中,它却像是再常见不过的玩具,甚至无法聚集她更多的注意力。
  “安若,你做过梦吗?”司马观月对身旁的少女重复道。
  “梦?虚圣冕下,您的意思是?”易安若有些茫然。
  “梦境……人的心灵边缘,最真实的一面镜子。”
  司马观月轻声道:“如果说,世间有什么事物,能攻破一位圣人的防线,恐怕也只有梦境了吧?”
  易安若瞳孔紧缩,“圣人的防线——虚圣冕下,您的意思是……苏圣?”
  “是的。”
  司马观月道:“即使是那位崇高的苏圣,在虚无的梦境中,还能有什么反抗的能力呢?”
  她轻轻地将刚刚放上去的王棋取下。
  棋子上,分明刻着“苏”的字迹。
  兵家虚圣——司马观月,微微一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