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涅槃之幕!
作者:烟火色      更新:2019-10-10 01:41      字数:2505
  “遗产与……信念?”
  苍金之焰倒映在司马观月的眼眸间,她喃喃重复,神情罕见的有些茫然。
  苏牧风一言不发,唯有苍金色的火焰熊熊燃烧。
  虚圣少女回过神,淡淡道:“苏圣不必徒劳了,泽国江山战阵棋早已烙印在了这个梦境中,没有王棋的您,倘若不认输,就永远也不可能离开……”
  然而,下一个刹那,一道陌生的声音,却让司马观月的话音戛然而止。
  “你说……先生的王棋?”
  “——不就在这儿吗?”
  几乎在同一时刻,苏牧风和司马观月难以置信地望向天际。
  顷刻之间,漫天的云层被彻底斩断!
  在苍穹之巅,火焰与风暴交织的漩涡中,离的身影,一步踏出!
  少女那双淡金色的眼眸,流露出帝王般的威严,俯瞰着这座山河棋盘。长风拂过,卷起黑色的长发,容颜宛若谪仙。
  司马观月瞳孔紧缩,“王族?不可能!你是谁的后裔!?”
  然而,离却根本没有在乎虚圣少女的质问。
  随着流动的云与风,她飘到苏牧风的身旁。
  “先生,你醒啦。”
  少女的笑容宛如繁花夏叶。
  看着离的笑意,苏牧风心底又悄然浮现了那句话。
  ——当我睡着的时候,梦里的她笑着说,你醒啦。
  “谢谢啦。”他微微一笑。
  闻言,少女的动作一滞,沉默半晌,她才抬起头。
  “守护与开拓,这是我们立下的契约,离永生不忘。”
  “而且……”
  “菲曾告诉过我,没有人会被整个世界遗忘的。”
  离很认真地说道:“至少,我还记得。”
  这一次,淡淡的温暖,将苏牧风的心填的满满的。
  但是。
  然而。
  可惜。
  感动还没过三秒。
  苏牧风的笑容就僵硬了。
  “至少,我还记得……先生在梦里流着口水喊‘荀卿姐姐’的模样。”
  离低声嘟囔着,“切。”
  苏牧风:“……”
  ——我擦!倒霉熊孩子去你喵的荀卿姐姐!
  当苏牧风和离在这边暖暖暖污污污的时候,对面的虚圣少女观月,已经陷入言语不能的状态。
  她抱着一大摞竹简,有些慌乱地扒扒拣拣,“齐国田氏……没有……秦国赢氏……没有……赵国姬氏……还是没有……”
  ——嗯,似乎观月小姐对学术问题的重视程度,比什么苏圣兵家之类的玩意要高多了。
  最终,司马观月依然没有在诸侯族谱中找出离的名字,唯有困惑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这不重要。”离微微一笑,俯下身靠近了棋盘投影,轻轻地将指尖放在了那个空缺的格子上。
  刹那间,华光盛放!
  一枚崭新精致的王棋,渐渐浮现在棋盘上。
  浩瀚天幕下,火焰与风暴交织的王座,撕裂虚空,降临在这个世界上。
  苍金之眸的离,已然端坐于火焰王座之上,银白的圣袍随风轻扬,仿佛帝皇降临此世!
  “现在,我是先生的王棋!”
  离的虚拟投影屹立在苏牧风的身旁,望着眉头紧锁的司马观月,与苏牧风一起微微一笑。
  同一时刻,苏家师徒二人的指尖,搭在了那枚王棋之上。
  “第一局。”
  “——王先攻!”
  下一个刹那。
  火焰王座上的离扬起长剑,《常武》战歌之声响彻云霄,大地上无数的兵马俑从漫长的沉眠中苏醒,金戈交错之音,回荡在整个世界!
  ----------------------------------------------------------------------
  凤凰云舟,苍穹之上。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淡金色的篆体字迹在虚空中缓缓消散,韩菲随手抛开破碎的长剑,才气再度凝结成三尺青锋。
  剑锋与一位兵家门徒的长矛交错,在天空中迸射出耀眼的火花!
  “呼……呼……”
  长时间的高强度作战,令年幼的韩菲几近精疲力竭,少女剧烈地喘息着,背后的墨色天行双翼连动,暂时避开了主战场。
  但尚未等她歇息片刻,又一轮进攻开启,韩菲只得咬牙扬剑回击。
  为什么?韩菲想,有意无意间,她从来都没有得到过休息的空隙,即使击退了一人,很快就会有第二人接替他的位置……她似乎成了兵家门徒进攻的核心。
  “不……只是菲太任性了吧?”
  韩菲默默地瞥了一眼远方,在那里,数十名稷下学宫的学子结成战阵,在墨语的指挥下,一道分担压力、防御反击,游刃有余。
  整个天空战场,只有韩菲一人是独行的“孤狼”。
  怎么可能不被兵家门徒所针对呢?
  这一切的缘由,并不是稷下学子们对韩菲的排斥,只是韩菲不想加入他们罢了。
  从万里长途到三年稷下,韩菲……习惯了。
  唯有一人的生活。
  唯有一人的学习。
  唯有一人的战斗。
  ——她早就习惯了,这孤单的、唯有一人的世界……
  “不,不是这样。”
  突如其来的,韩菲的遐思被心底那个温暖的声音打断了。
  现在已经不一样了,菲已经不再是孤独的一人了,还有那个人……在初夏的斜阳碎影里、在秋夕的落叶余晖里,她偶尔放下竹简,凝望窗外云卷云舒花开花落时,所默默守望的那个人。即使很久很久才能见上一面,即使等待的时光漫长寂寥唯有书卷相伴,终有一刻,那个身影将浮现在她的身旁,笑着抚摸她的头,他说,菲,先生来了。
  于是漫长寂寥的等待有了意义,枯燥乏味的法家变得有趣。于是,菲终于可以摘下冰冷漠然的面具,笑着说,先生,您回来啦。
  但是。
  但是。
  先生,您在哪呢?
  茫然若失地,韩菲举目四望。
  映入眼帘的有浩瀚苍穹凤凰云舟稷下兵家才气纵横,却唯独缺了那个人的身影。
  于是,韩菲恍然惊觉。
  不知何时……
  ——她也习惯了那个人的背影。
  ----------------------------------------------------------------------
  “苏圣,放开她吧,雏鸟终究有独自翱翔的一日。”
  司马观月轻轻落下棋子,淡淡道:“不然……离开了您,她就失去了独自生存的力量。”
  苏牧风默默凝视着水镜上的韩菲。
  良久。
  他坚定地摇了摇头。
  “观月小姐,你错了。”
  苏牧风很认真地说道:“菲,不是弱者。”
  她是法家的大成之人。
  她是战国乱世的破晓之光。
  最重要的是。
  她是韩菲……
  ——是我苏牧风的弟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