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菲与卿之镜 上
作者:烟火色      更新:2019-10-10 01:41      字数:2337
  窗外,布谷鸟的鸣声清脆悦耳,繁花的芳香与夏叶的碎影一起弥漫在小屋间。
  这方小小的世界,是韩菲的梦境,与苏牧风相遇的初夏时节,也许是她心中最美好的时光。
  希冀折射在梦里,便成了夏日的景致。
  “菲,为什么不愿意和稷下学子们并肩作战,而非要独自一人?”
  苏牧风拂过韩菲耳畔的碎发,道:“那都是你的同窗、你的战友,为什么要逃避?”
  在见到水镜倒影中的一幕后,这就是埋藏在苏牧风心中的第一个问题。
  韩菲清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慌乱,别过头,默然不语。
  苏牧风有些头痛,他不是不清楚这孩子的性格存在很大的问题。
  除了对自家先生的真情流露外,韩菲面对这世上的一切事物,似乎都带着一幅冰冷的面具。
  早在稷下学宫,韩菲无意间对外人流露出的冷漠之情,和稷下学子对她的暗中畏惧,都暗示了这一点。
  但苏牧风没想到的是,这个问题竟然已经到了这么严重的地步。
  ——即使是在危机四伏的战场上,韩菲竟然也不愿摘下面具,依然自我封闭在一个小世界里。
  这怎能不令苏牧风担忧?
  “……”
  沉默很久的韩菲,终于开口道:“说起来,先生不是在梦里吗?抛下荀圣,真的没问题吗?”
  手段拙劣的转移话题,毫无疑问,韩菲根本不想和自家先生讨论心理问题。
  面对这只叛逆期的冰山暹罗猫,苏牧风也不想激到她炸毛,只得暂且略过这个话题。
  嗯,现在的问题是——
  “抛下荀卿?等等,这关她什么事?”
  苏牧风满头问号。
  荀卿可还在曲阜书院呢!是韩菲穿越命运石之门了,还是他走串时间轴了?
  韩菲眼皮都没抬一下,淡淡道:“先生不是梦见荀圣冕下了吗?”
  苏牧风:“……”
  日。
  感情老师在你眼里的形象,已经崩坏到了《梦与荀卿.avi》的地步了吗?
  “先生做的梦和荀卿无关,是中了兵家虚圣司马观月的埋伏……”
  为人师表,苏牧风唯有语重心长地给韩菲解释着。
  “兵家虚圣,司马观月?”半晌,韩菲似乎勉强接受了这个说法,表情柔和了些,犹豫道:“那……先生没有受伤吧?”
  苏牧风笑着摇摇头,正当他准备开口时——
  突然间。
  内舍的房门,被轻轻推开了。
  苏牧风和韩菲满头雾水,齐齐望向声音的源头。
  下一个刹那。
  两人的神情同时陷入呆滞。
  “打扰片刻,卿似乎有一卷竹简忘在这了。”
  一席纯白长袍的荀卿,缓缓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圣人姐姐依然是冰冷漠然的神情,似乎是刚刚沐浴过,耳畔的青丝沾染了几分水汽,精致绝美的容颜愈发动人心魄。
  她毫不在意屋内的两人,如入无人之境,默默走向角落的书架,打量着,寻觅自己遗失的竹简。
  苏牧风:“……”
  韩菲:“……”
  等等,什么鬼?圣人姐姐你在家睡迷糊,走错梦了?
  苏牧风一脸懵逼。
  直到一道冰冷的目光投来时,苏牧风才打了个激灵,回过神来。
  “没有梦见荀圣?”韩菲冷冷道。
  ——先生,您这个冷笑话讲的真不错。
  苏牧风:“……”
  ——擦,搞清楚事态啊你这熊孩子!这个梦是你自己做的好不好!这个锅我不背!
  当苏家师徒二人面面相觑的时候,旁若无人的荀卿终于找到了遗落的竹简,拿着它,径直向门外走去。
  眼见荀卿即将踏出木门,苏牧风忍不住道:“额,那个,荀卿,你……你的竹简,怎么会忘在这儿?”
  做梦也要按照基本法啊!圣人姐姐什么时候会来韩菲的内舍转悠了?
  听到苏牧风的问题,荀卿的脚步一滞,瞥了一眼苏牧风,似乎有些不耐烦的样子,冷冷道:“昨晚轮到卿给韩菲补课,难道苏圣忘了?”
  “???”
  大大的问号再度浮现在苏牧风和韩菲的头顶,两人对视一眼,迷茫、困惑和好奇的情绪相互交织。
  ——这个梦的设定,好像有点儿意思啊?
  苏牧风饶有兴致道:“我能看看竹简上的课程内容吗?”
  “……嘁。”荀卿眉头紧锁,似乎愈发不耐烦了,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苏牧风身旁,随手将竹简递给了他,冷冷道:“快点,卿还要出席今日的典礼。”
  看着荀卿冷若冰霜的态度,苏牧风有些无奈。
  看来,即使在梦里,圣人姐姐也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
  也难怪,毕竟是韩菲的梦,这孩子一向不喜欢自家先生和荀卿接触,潜意识里估计把两人设定成死敌了?
  苏牧风大致扫了一遍,竹简上是《荀子》的摘录,以礼法并重的圣道之言为主,似乎是在对韩菲的法家理论做拓展强化训练?
  工整秀气的笔迹,流露出的圣道之辉,显然是出自荀卿的手笔,而且十分认真细致。
  于是,苏牧风愈发困惑。
  为什么,荀卿会如此认真地为韩菲上课?
  这是韩菲的梦境,少女的潜意识主宰着一切,梦里的所有事物,都应该是韩菲最渴望的模样才对。
  就像窗外的繁花夏叶、初夏盛景,这是师徒二人相遇的季节,因而也是韩菲心中最美的时光。
  这难道是说……
  韩菲在心里希望由荀卿做自己的老师?
  顷刻之间,苏牧风的心中浮现了两个大大的“卧槽”。
  等等,你家先生做错什么了?一声不吭就在梦里被开除出教师队伍了?
  苏牧风泪流满面。
  “看完了吧?”
  荀卿扬扬眉,似乎有些不太理解苏牧风的忧郁神情,但冰冷漠然的表情丝毫未变,冷冷道:“看完了就还给卿!”
  在荀卿冰山指数max的呵斥下,苏牧风愈发悲痛,玻璃心碎了一地。
  感情咱这是被喜结连理的小韩菲和荀卿姐姐抛弃了?卧槽,这个梦好悲惨啊!简直badend有没有!
  于是,苏牧风忧郁地将竹简递给了荀卿,思量着找个什么地方跳河比较好些。
  然而。
  沉浸在被抛弃的悲伤中的苏牧风,并未注意到……
  与他的指尖相触时,荀卿脸上一闪而逝的微妙神情。
  ——————
  ps:嗯,韩菲这个梦的设定……究竟是什么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