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高考还剩十天,浮出水面喘口气……
作者:烟火色      更新:2019-10-10 01:41      字数:2488
  “无上的资本与权力,难道值得我们骄傲吗?不,在主宰生命的力量面前,那些什么都不是。”
  很久很久以前,在那届博鳌亚洲论坛闭幕后的酒宴上,苏虞姬的父亲、那位风夏集团曾经的掌控者夏仲南,曾斜靠在海风呼啸的护栏上,凝望无垠的夜幕,这样喃喃自语。
  那个时候,年幼的苏虞姬还听不懂这句话。
  小小的女孩只是在盲目地崇拜着父亲的伟大,并以他为目标,不顾一切地向资本金字塔的最高峰攀爬。
  后来,即使苏虞姬掌控了与父亲一样的权势,与其分庭抗礼……
  回忆过往时,她依然听不懂夏仲南的这句话。
  资本是这个世界最瑰丽的魔法,即使是人类最珍贵的生命,也不过是黑域的暗网论坛上,一条条用冰冷数字标记的悬赏。
  难道不是吗?
  至少苏虞姬是这样想的。
  直到这一刻,面前这位年轻人无可匹敌的力量,击碎了她的幻梦。
  即使是花费数千万美金招来的国际王牌雇佣兵,在苏牧风的面前,也不过只是一群挥手即可碾碎的木偶而已。
  金钱、资本、权力、容貌……在这份力量前,苏虞姬引以为傲的一切,都太过渺小。
  而记忆里那些所谓的青年企业家、政坛新锐、明星,和这个看似平凡的年轻人相比,简直就是一个个笑话。
  “……不,在主宰生命的力量面前,那些什么都不是。”
  轻轻地重复着夏仲南曾经的话语,苏虞姬突然间理解了这句话。
  墨镜背后,她的眼神凝望着苏牧风,默然不语。
  ……
  ……
  一旁,苏牧风挥挥手,杀气四溢的死侍们就化为灰烬,消散在黑暗中。
  这个时候,他的心情突然好了很多,觉得连空气中弥漫的硝烟味,都挺可爱的。
  咳,别误会,这并不意味着苏牧风已经进化成了杀人狂。
  虽然在姐姐即将醒来的时刻,他的心里状态的确有些微妙的……扭曲。
  但是,与那个温婉如水的女子相处了半生,潜移默化之下,苏牧风还算是一只阳光少年。
  现在的心情,只是因为把烦人的苍蝇清理掉了而已。
  最重要的,当然是因为姐姐就要醒过来啦!
  资深姐控苏牧风,心情愉——悦!
  连身旁冷冰冰的苏虞姬姐姐,看上去都和小韩菲一样可爱!
  苏牧风揉揉苏虞姬的长发,笑吟吟道:“来,快上楼吧!”
  感受着苏牧风手心的体温,苏虞姬呆掉了。
  随即,苏牧风牵起苏虞姬的手,几乎把她硬生生拖上了楼梯。
  背后,沙诺亚娜一脸古怪地看着两人的互动,犹豫片刻,转过头,决定装作四处看风景。
  果然已经退化成了西伯利亚哈士奇。
  ------------------------------------------
  近百米外,高楼顶层。
  夜幕下,高空的大风呼啸着,仿佛森林深处的狼啸声。
  “侦察组远程确认战况。”
  “一组静默,二组静默,三组静默。”
  “目标生命反应无异常。”
  “确认行动失败,我方全灭!”
  汉尼拔脸色铁青,一把摘下战术耳机,狠狠地砸在地上。
  随着战术耳机的碎裂声响起,汉尼拔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强迫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冷冷道:“陈,我需要一个解释。”
  一旁,陈鑫海神情恍惚,看着眼前的灵能扫描仪器,“十一级灵能波动!?这不可能!”
  汉尼拔嘴角抽搐,咬牙道:“就在三分钟前,你告诉我那个年轻人的身上没有任何灵能反应,现在却突然变成了十一阶的高阶灵能者?”
  华人青年的额头上全是冷汗,一边快速地检查着手中的仪器,一边喃喃道:“不可能的,这里是帝都,即使一直不使用灵能,这么高阶的灵能者也会被强制驱逐!”
  “驱逐?”汉尼拔左眼的疤痕剧烈地抽动着,环顾四周,漠然道:“可根本连护族的影子都看不到!”
  他冷冷一笑,嘲弄道:“或者说,那个年轻人是那位陛下的皇子?才会让那些眼高于顶的护族这么恭恭敬……”
  话音未落,汉尼拔却突然愣住了。
  下一刻,双手沾满鲜血的“铁之座”,竟然打了个哆嗦,剧烈地颤抖起来。
  一旁,陈鑫海看着队长眼神中的恐惧之情,先是一愣。
  随即,他两眼呆滞,也打起了摆子。
  凛冽的狂风中,两名黑域王牌雇佣兵,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良久,铁之座先生缓缓坐倒在地上,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陈,第一感官是战场最可怕的捕手,但也是死神最恐怖的镰刀……重新分析一遍,已知的全部情报。”
  他又补充一句道:“尽可能排除主观臆断。”
  陈鑫海面色苍白,也坐在地上,深呼吸,开口道:“第一,目标作为高阶灵能者,在帝都公然释放十一级灵能,而且护族无反应。”
  汉尼拔嘴角抽了抽。
  “第二,根据目测,目标生理年龄低于20岁,不符合常规灵能觉醒等级,为血脉传承者……且血脉等级,不低于世界诸王。”
  汉尼拔眼皮跳了跳。
  “第三,前代世界诸王陨落后,血脉继承全部完成,梵蒂冈隐修会传承断绝,昆吾山的高阶灵能者一般不低于六十岁……目标的传承,基本可以限定于皇帝一人。”
  汉尼拔左眼的疤痕抖了抖。
  “第四……”
  “不用说了。”
  汉尼拔感到眼前一阵金星乱冒,还好,他毕竟是黑域里久负盛名的“铁之座”,至少能维持基本的冷静。
  如果是埃塞斯医院里,那些被皇帝吓到自我世界崩溃、灵能反噬的弱渣,现在估计已经屁滚尿流、甚至轰的一声炸成天边彩霞了。
  沉默良久,汉尼拔深吸一口气,道:“才十年时间……不可能已经到了这个年龄吧……”
  ——距离皇帝降临百慕大,毁灭地球神秘侧,颁布死亡禁条以来,才过了十年时间。
  陈鑫海面如死灰,完全没了过去温文尔雅的模样,颤声道:“万……万一在十年前已经生……生下了呢?”
  汉尼拔两眼一黑,却依然不愿意放弃最后的希望,勉强找着理由,道:“不可能的,如果是那位陛下的皇子,我们怎么会活到现在——恐怕早就被扔进海里喂鱼了!”
  陈鑫海两眼无神道:“我觉得,这不过是那位殿下的一场游猎而已……对了,那个被当成目标的商人,不是……长得很漂亮吗?”
  两人对视一眼,面面相觑,一脸悲痛欲绝。
  擦,这熟悉的剧本!
  ——————
  ps:明天就该上架了~
  提前求个首订(第一章24小时订阅)~关系到未来的网站推荐位置,非常十分极其重要,帮帮作者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