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大道篇章(二合一)
作者:风敲叶响      更新:2020-08-01 23:53      字数:4906
    灵蜜浇灌的熊掌呈现金黄雪白相间的颜色,经焙烤,香味四溢,紧实柔软的肉质入口,先是听到一声酥脆裂音,随后鲜美的汁水在口腔爆散。

    微微嚼动,人仿佛在天上飘。

    李药丸风卷残云解决完这对熊掌,开始下午的历练。

    “夫君真是……”

    姮娆在外界,一袭白色衣裙如雪,高贵圣洁,望着进食完李药丸,不忘享受的吮余留金色油脂的手指,有些脸红。

    “主人,要我说,小姑爷吃相挺可爱的。”

    雪兔少女笑吟吟,红宝石的眸子鲜明剔透,两个羊角辫摇曳,“姑爷这是真性情,看得让人舒服,不像一些长时间修道的人,心里面只有道道道,哪有这样的一面。”

    “就你聪明。”

    姮娆薄嗔微笑,一根纤细葱指点了点雪兔少女的脑门。

    “主人我说得是真的!姑爷战斗的时候明明冷酷沉着,修炼的时候认真专注,可放松便轻快纯真,就好像一壶永不过时的琼浆,鲜活分明,自在人!”

    雪兔少女很是兴奋道。

    “道侣间才多有情话吹捧,小姑娘,你家主人都未有你这般热情,莫非是看上小药丸了,也想一并嫁过去?”魔女在旁笑道。

    “才没有!”

    雪兔少女害羞得立刻清脆回应,随后却是抱着姮娆,安静下来。

    终究是孩子,经受不住这种调侃。

    魔女浅笑。

    “两位道友,夫君已经在仙脉世界历练大半年,期间经历的战斗多达数千场,依我看,这神脉境巩固已彻底达成,再多效果不大,而且耗时耗力,不如把他推向元极境。”

    姮娆凝望着水镜中的画面,向两人提议。

    元极境,正是神脉境往后的境界。

    此境会凝练全身元气法力,登向极致,天窍孕育法光,抬手间可摧小山岭,吞吐可倒灌大江大河。

    在人间界,能修炼到元极境的人物,已经属于门派老祖级。

    换而言之,李药丸修炼到元极境,可以去人间界开宗立派当老祖。

    “姮娆仙子是不是心急了些。

    虽说仙脉世界过去大半年,但在外界,也就六七天而已。”魔女说道。

    姮娆又出惊人之语:“我的目标是夫君在十五年内大乘。”

    “太快了。”

    魔女摇了摇头,如果按照姮娆的期望,提高李药丸境界修为,那或许已经改变了李药丸原有的命运轨迹。

    “快么,我觉得很寻常。”

    姮娆轻拢乌黑秀发,明眸淡然。

    “夫君的心性两位有目共睹,不骄不躁,沉着勤勉,积淀的过程让他简单的走一遭即可,后续会用大量战斗巩固。

    仙域大世家培养后辈,最着重心境,不惜铸就入世宝池,让后辈的神念意识流入,须臾间体验万世红尘。

    这样一来,中间的积淀就能快速省去,且无后遗症,如果不然,怎会有二十几岁就渡劫成仙的天骄妖孽?”

    “有道理,不过在此之前,再来一些重要的点缀更好。”

    “烟波道友,时机差不多了,虽说是在姮娆仙子的寒宫,但也没必要藏着掖着,把准备好的道卷给两个小徒用上吧。”祝白海道。

    “你是说……”

    魔女微微沉吟,随后嘴唇微微上扬,玉手在虚空中一抓,面前浮现两卷道书,尺许长,氤氲着术法仙气,一卷封面是湛蓝色,一卷封面则是天青色。

    “这是何物?”

    姮娆听祝白海与魔女的口气,这两卷道书的分量不低,只是凭她的身份,过去什么道书没见过,能让她动容的不多。

    “太元经与九陌狂游。”

    魔女的语气有些感叹。

    他们来与李药丸结善缘,罪拿出九海仙脉的一道本源,她拿出超仙瑰魄的一道本源,而祝白海,就是拿这两卷道书。

    莫要小看这两卷道书,祝白海能拿出它们,可谓下了老本。

    在来寒月大陆的路途中显露,魔女分润给祝白海大好处,这才让其松口,留给她参悟一段时日。

    如果不是在修炼路上走得太远,魔女说不得会转头重修这两卷道篇。

    确实,这让她很心动。

    “有何来历?”

    姮娆听名字微有好奇。

    “一卷主修体魄,一卷主修神魂,先前姮娆仙子不是提到过北涧皇族么,巧了,这太元经和九陌狂游,正是北涧皇脉最珍贵不外传的大道篇章。”

    祝白海语气节奏悠缓,富有韵律。

    “道友开玩笑吧?”

    姮娆神色有些冷,很质疑:“要说道友得到北涧皇族的传承,我勉强还能信上几分。但大道篇章怎能用道卷记载?”

    真正顶级的道法绝学,蕴含超世气韵,几乎没有材质能够承受,字迹一落,不是天地磨灭,就是主动消失,卓越遭天妒。

    “老夫听闻,姮娆仙子家也有一卷大道篇章,名为《伐天术》。”

    祝白海忽然提及这件事。

    姮娆眼睛微眯,一语不发。

    姮族,在仙古纪元极尽辉煌,因多栖居月亮之上,还被称为神月族,从其始祖连同几位强人一起砍掉世界树这件事,就能得知多么不凡。

    祝白海自顾说着:“姮族伐天术,极尽毁灭力,可惜修炼门槛奇高,整个姮族每个时代只有几人能够修行。

    老夫估摸,姮娆仙子虽然有资格修炼,但未必能学全。”

    “你说得不错。”

    姮娆义正辞严:“始祖伐天术我只不过学了五道,真正的术法有十二道,合击伐天,方能再现始祖砍去世界树的辉煌。”

    “这伐天术,姮娆仙子是教不了药丸小徒吧?”魔女心血来潮问道。

    姮娆沉默了阵方才点头:“的确,伐天术唯有我姮族血脉能够修行,夫君虽不能,但日后我们有了孩子就……”

    “太远了。”

    祝白海直接打断:“姮娆仙子仙肌玉骨,药丸小徒则境界初微,就算有孩子,也是多少年以后的事情。再者,落不到药丸小徒手里,就算不得真正的好处。”

    “道友这是什么意思?除去限制于血脉的伐天术,我会把最好的给夫君。”

    姮娆神色有些微冷,姮族女子一生只会认定一位道侣,她与李药丸婚书已定,此事便不会更改。

    祝白海的话,似乎在暗示她藏掖,令她不快。

    “老夫这么说,别无他意,只想强调,大道篇章难得。老夫这两卷,更是世上绝无仅有,因为它们是从银仙河中捞出。”

    祝白海神色忽然间凝重,被魔女拿手中把玩的道卷,自主飞到了他的面前,有悠悠道音响起,似能让人悟道。

    道卷封面,一些银色水迹从无到有浮现在虚空,光影闪耀,上面依稀映照着明亮的星空,一条银色的河流静静的流淌在广袤的天穹,涟漪清冽,宁静而神秘。

    这是恒古以前的景象,在回溯,在流动。

    忽然有一日。

    一个在仙域闯得跌跌撞撞,落魄孤寂的白发男子来到这里。

    银仙河光辉普照人心,白发男子站在河水边,心事怅然,一语不发的凝望着远处的星空,修行路上的坎坷,败给世家子弟愁苦一遍遍流过他心头。

    正当他感叹修行一生灰暗

    忽然眼前强光一晃。

    只见银仙河发光,清澈明亮的水底,依稀躺着两卷神秘的道书。

    白发男子好奇,把它们打捞上来。

    光影消散。

    两卷道书就沉浮几人面前。

    “这就是北涧皇族真主崛起的缘由?属实天方夜谭……”

    魔女轻语,她也是第一次见。

    光影中那个落魄的白发男子,就是祝白海的祖先,正是他从银仙河捞出两卷大道篇章,亿万年后,开创辉煌的北涧皇族。

    姮娆的美眸倒映着那银光如水的河流,也不觉目眩神迷。

    祝白海施法,映照过去光影,证明这两卷道书的确从银仙河中捞出。关乎北涧皇族一脉崛起的隐秘。

    古时,有一条流淌在虚空的神秘河流,时不时的出现在各个时空角落,因偶有人窥见一位银发美人在河流上起舞,舞姿翩跹,羽衣绝尘,故名银仙河。

    传闻这条河流极尽神秘,曾经有少数几个幸运儿近距离观睹,得到机缘好处,但从来隐而不宣。

    “你……这是何意?”

    弄清楚两卷道书真伪,姮娆有些震动,亦有很多疑惑不解。

    北涧皇族的崛起,非常突然,有一则古老传闻,就是其偶然得到盖世道法,蕴含部分超脱与造化,很短暂的时间,成长为一个无双皇族,如今看来很接近真实情况。

    祝白海拿出的两卷道书是真的话,那估摸着,李药丸就算与她双修,炼化那枚太阴神种,也不见得比修炼这两卷道书任何之一的好处大!

    很难想象,祝白海会突然公布,这种隐秘,更应该封口如瓶。

    “你们是谁?”

    姮娆的气息突然冷了下去。

    这时候,就算祝白海魔女伪装得再一丝不漏,她也不相信了。

    没有任何一个圣地道门会在外人面前大张旗鼓的拿出大道篇章,还扬言,要用它培养两个神脉境的弟子。

    就算再天骄,再怎么是气运之子,那也没必要做到这种程度。

    “极浦。”

    “烟波。”

    祝白海与魔女再次重复了一遍假身份,并且,还顺着这个由头继续陈述:“老夫与烟波道友的确来自万物阁、银河静斋。姮娆仙子,你不理解为何老夫与烟波道友做到这种程度,老夫这就说给你听。”

    ……

    “这么说来,夫君他有一位神秘朋友,让你们两位不得不这样做?”

    姮娆美丽的脸蛋浮现惊讶之色,虽然从祝白海口中说出的事实,就如同童话故事一样,但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证明,他们不得不把全身好处抛给李药丸,以得到那人的认可。

    “是啊……”

    祝白海苦笑一声:“仙子终于明白了吧,还望不要告知给小徒,因为至少老夫待他为弟子这方面,没有半点虚假。”

    魔女暗暗白了眼祝白海。

    这老家伙恬脸真可以的。

    明明昨日还在商榷,倘若禁忌陨落仙域,就把李药丸和沉月掠走,窥探秘密,这会儿,竟然一副慈爱师尊的模样。

    “你想让我做什么?”

    姮娆对于这两人的言语并不全信。

    “很简单,我想姮娆仙子配合,把这两卷大道篇章铭刻两位小徒体内,有姮族《御铭术》,此事会变得容易很多。”

    祝白海这个想法,是在遇见姮娆后才诞生,原本,只把《太元经》和《九陌狂游》给李药丸一丢便成了。

    想到姮娆应该懂《御铭术》,此事就有了很大的操作空间。

    祝白海要借其图谋更大。

    “你真心要如此做?”

    姮娆恍震,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两人,铭刻大道篇章入神脉的修炼者体内,这种做法可谓极为奢侈。

    在她们姮族历史上,从小铭刻《伐天术》在体内的孩子,只有五位。活下来的无一不成为了盖世天骄。

    甚至可以说,那些人就是姮娆祖上,她体内流淌着他们的血。

    但这需要条件。

    首先,被铭刻的孩子,一定要是背负大造化,身兼大气运,命格强韧,不易在修炼的初期陨落。

    姮娆曾探过李药丸沉月的命格,很巧,两人都符合。

    其次,负责铭刻的长辈要付出巨大的牺牲,如果是仙王级强者,经历这样一次铭刻,百年内都会跌在谷底。

    如此苛刻艰难的条件即便凑足,拥有大道篇章的势力,也要下巨大的决心才能真正着手去实现。

    姮族鼎盛辉煌了整个仙古纪元,也只有五人,足见其苛刻。

    镌刻大道篇章,能让这些孩子在很年轻的时候爆发出惊世战力,大幅度领先同龄天才,但也容易招惹麻烦,就算命格坚韧,也未必能平安渡到巅峰期。

    “老夫确定这么做。

    恰好,老夫与烟波道友还控制着一条七品仙脉,补上我们二人的元气,应该能承受铭刻的消耗,姮娆仙子在旁辅助即可。”

    祝白海捻着一缕白须说道。

    “两篇大道经,每人都要铭刻?”姮娆再次确认了一遍。

    “姮娆仙子,一起造就两个天才,其中之一还是你未来的夫君,你不动心么?”

    魔女笑吟吟道。其实,她原来并没有这种兴趣。

    祝白海坚持这么做,十有八九有别的打算,能唬住姮娆,但骗不了她。

    之所以会同意,是魔女想在这铭刻过程,更加深刻理解北涧皇族两篇大道篇章的玄妙,也是个不小的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