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2章 眼睛的第三神通
作者:连山易子      更新:2020-08-01 23:52      字数:5417
    黑暗如水,淹没了天地,也淹没了灵魂,但是无法淹没架于黑狱上的接引之桥。此刻,无数灵魂挣扎爬上接引之桥,但是它们皆目光呆滞,没有丝毫的自主意识,一个个犹如行尸走肉般。

    在接引之桥的高处。

    封青岩盘膝而坐,脸上浮现些痛苦之色,却是一声不吭。

    他的眼睛真的在融化,漆黑一片了。

    血后、门忌、巫恶和神厌看到,不由面面相觑起来,这是什么情况?

    “府君的眼睛怎么了?”

    血后疑惑问。

    “奇怪了,府君的眼睛怎么融化了?”

    神厌看了看封青岩,又看了看沉沦黑狱,不觉得是沉沦黑狱的缘故,“沉沦黑狱沉沦的只是灵魂,不应该是眼睛啊……”

    “府君没事吧?”

    巫恶迟疑一下问,浮现些担忧的神色。

    “没事。”

    封青岩忍着痛苦道。

    此刻他什么都看不见了,眼睛真的在融化,犹如化为黑液般。而且,他无法再使出“破虚见微”神通……

    “府君你的眼睛都融化了,还说没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眼睛怎么会无端端融化吗?是不是看了不该看的东西啊?”

    血后满脸担忧道。

    “血后你在胡说些什么?”

    巫恶呵斥道。

    “我没有胡说啊,要不然眼睛怎么会融化?这,真有可能是看了不该看的东西。”血后反驳道,想了想又言,“有些禁忌之物,是不能直视的。倘若直视了,不要说是眼睛融化了,恐怕就连灵魂都会崩溃……”

    “这倒是有几分道理。”

    神厌点点头,看着眼睛还在融化的封青岩,道:“这就如那些普通人,看到吾等的真正形态时,会直接魂飞魄散一样。但是,府君看了至高,看了沉沦黑狱,眼睛都没有融化,那是看了什么?”

    “府君看了什么?”

    血后好奇问。

    “不是看了什么。”封青岩沉吟一下道,“或许与沉沦黑狱有关。”

    “这不应该啊,为何吾等却没有?”血后皱着眉头道,“还有,这里的灵魂的,眼睛亦没有融化啊。”

    “府君刚才有没有看到至高的形态?”

    神厌思索一下道。

    “看到了,那是满身青黑色鳞甲,形似鳄鱼的巨大生灵。”封青岩道。

    “满身青黑鳞甲,形似鳄鱼,这是哪个种族?”

    神厌蹙着眉头苦苦思索起来。

    “这似乎是青鳞巨鳄族。”

    门忌突然道。

    “不错,有可能是青鳞巨鳄族。”

    巫恶点头,努力思索一阵后,又道:“我隐隐记得,青鳞巨鳄族的天赋神通,乃是大灭魂手,专门灭人神魂。

    “似乎刚刚那至高杀来时,就迸发出恐怖的灭魂气息,这必定是青鳞巨鳄族无疑。

    “青鳞巨鳄族乃是诸天十分恐怖的一个种族,虽然数量十分稀少,但是战力十分恐怖,出生便已经达到大儒级别。”

    “青鳞巨鳄?”

    封青岩闻言后,似乎自已亦想起什么了。

    这,似乎的确是青鳞巨鳄族。

    “不错,之前那至高,便有可能是青鳞巨鳄族。”巫恶道,“府君刚刚是不是看到了青鳞巨鳄的形态了?”

    “看倒是看到了。”

    封青岩点头,沉吟一下却道:“但我的眼睛融化,却不是因为看到了青鳞巨鳄的形态。它虽然是至高,但还不至于毁了我的眼睛,它的形态还毁不了。”

    “真不是?奇怪了,那会是什么?”

    巫恶十分愕然。

    它相信府君的说话,既然府君说不是就不是。

    但是,既然不是因为看到至高的形态,那是因为什么呢?

    沉沦黑狱?

    它们四大禁忌都不太相信是沉沦黑狱的缘故,有可能是隐藏着的其他恐怖之物。

    难道沉沦黑狱里,还隐藏着其它禁忌之物?

    倘若不是沉沦黑狱,那么更不会是诅咒石磨,虽然诅咒石磨可碾压一切灵魂,刻印下永恒不灭的诅咒。

    但相对于沉沦黑狱来说,诅咒石磨还是差了些。

    “那会是什么?”

    血后问。

    封青岩摇摇头。

    此刻他的眼睛几乎完全融化了,眼眶里乃是如水般的黑暗,犹如化为一个小小的沉沦黑狱般。

    这让四大禁忌看到愕然无比,难道真是因为沉沦黑狱的缘故?

    “不是真是因为沉沦黑狱吧?”巫恶惊讶道,“可是,为何吾等却不会?你们可是感受到眼睛有融化的迹象?”

    血后、神厌和门忌皆摇头。

    “府君,现在还能够看得见吗?”

    血后好奇问。

    “看不见了,似乎连神魂的眼睛,都融化了。”

    封青岩道。

    四大禁忌再次面面相觑,怎么连神魂的眼睛都融化了?

    这岂不是彻底瞎了?

    即使神魂出窍,都无法看得见了?

    “府君不用担心,只要有吾等在,无人能够伤得了府君。”血后立即表忠心道,“吾等可为府君的眼睛……”

    血后一边说,一边往桥下走去,看了看走上接引之桥的亡魂,就无法压制内心的激动,张口一吸就吸食了数十的亡魂。

    神厌、门忌和巫恶看到,皆是瞪大眼睛。

    这时血后连忙对另外三大禁忌弄眉挤眼示意,大概是在说,既然府君看不见了,就无法看到它们吞噬亡魂。

    从此可以放心大胆吸食了。

    “这不好吧。”

    巫恶迟疑一下道。

    虽然十分想吸食亡魂,但是府君几乎从来不让它们吸食,除非偶尔允许吸食一些恶魂。

    “有什么不好的。”

    血后笑嘻嘻的样子,但是声音十分平静,并没有什么变化。

    此刻巫恶、门忌都忍不住看向封青岩,不知道府君有没有发现血后吸食亡魂。

    但是府君依旧平静盘坐着,似乎并没有发现。

    毕竟血后吸食十分小心,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府君没有觉察到,也十分下沉。

    毕竟府君瞎了。

    彻底瞎了。

    在巫恶和门忌看向封青岩时,神厌却是没有丝毫的客气,立即吞食桥上的亡魂。

    巫恶和门忌眼睛再次一瞪,显得十分意外。

    血后看到欢喜不已,此刻对着巫恶和门忌示意,接着自已再次吸食亡魂,一口便是数十上百亡魂。

    满脸的享受。

    凡是能够进入沉沦黑狱的亡魂,似乎都不会是普通人的灵魂。

    这些灵魂吸食起来。

    十分美味。

    血后和神厌一口口吸食,却是没有弄出半点声音,似乎在尽情地享受美味。这让巫恶和门忌不断地舔嘴唇,流口水,最终相视一眼,就加入吞噬亡魂中去。

    它们在疯狂吞噬亡魂。

    “汝等在干什么?”

    此刻,虽然封青岩的眼睛痛苦不堪,但是脸上却浮现些冷笑,似乎在看着四大禁忌吞噬亡魂般。

    这让四大禁忌吓了一跳。

    “啊,府、府君,没、没干什么啊。”

    血后有些结巴道,显得骇然无比,但是府君的眼睛,化为一片如水般的黑暗,已经彻底看不见了。

    不应该看到它们在吞噬亡魂。

    “府君,怎么了?”

    巫恶问。

    “我们没有干什么啊,就是十分无聊而已。”门忌道,倒是显得十分平静,“唉,一直待在接引之桥上,也不是办法啊。”

    神厌看了看封青岩,就继续吞噬亡魂。

    “尔等可是在暗中商量着杀我?”

    封青岩冷笑道。

    “啊?”

    血后满脸愕然,连忙道:“府君,冤枉啊,吾等岂敢杀府君?”

    “府君想多了。”

    巫恶道。

    “府君,给个天我做胆,我都不敢啊。”

    门忌带着些惶恐道。

    它们还真的没有想过要杀府君……

    不过此刻,似乎倒是府君提醒了它们,就忍不住思索有没有可能性。但是,府君有鬼门和青铜棺镇压着它们,杀府君并不容易啊。

    不过,不容易,并不是不可能。

    是不是?

    它们开始认真思索起来。

    但是由它们亲自杀死府君,可能性十分小。不过,倒是可以让府君意外死亡,毕竟府君看不见了……

    “那尔等可是知道现在在做着什么?”

    封青岩依旧冷笑道,但是身上却弥漫着浓烈的杀意,“难道尔等真是欺我看不见?虽然我的确看不见了,但是我的感知还在,白痴!还有,只要有鬼门在,我便可以知道尔等一举一动。即使是尔等内心的想法,我都知道清清楚楚……”

    四大禁忌闻言,脸色惨白起来。

    扑通——

    一个个猛然跪倒下来,满脸的惊恐之色。

    “府君饶命啊,血后下次不敢了。”

    血后立即跪下惶恐道。

    “说吧,尔等都干了什么?”

    封青岩身上迸发的杀气,越来越浓烈了。

    四大禁忌闻言却是愣了一下,难道府君只是在诈它们,其实府君并不知道?

    它们吞噬亡魂悄无声息,应该连感知都感应不到啊。

    府君怎么可能感应到?

    “我、我吞噬了一个亡魂。”

    血后小心翼翼道,但是没有那么惶恐了。

    “不错,血后吞噬了一个亡魂。”巫恶道,“我阻止了,但是阻止不了。”

    血后闻言瞪大眼睛。

    “还府君原谅血后,血后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

    神厌和门忌道。

    血后目瞪口呆指着神厌和门忌,但是最终没有揭穿……

    倘若府君真的相信了,说明府君并不知道它们在干什么,只是诈它们而已。

    “尔等不是真以为我的眼睛瞎了吧?”

    封青岩冷笑道。

    四大禁忌心里一惊,难道府君的眼睛还看得见?之前,只是在试探它们?

    这、这……

    它们的脸色大变,身子都有些颤抖起来。

    “府君,血后吞噬了一百个亡魂。”

    神厌恭敬拜下道。

    血后怒目看着神厌,却看到神厌朝它示意一下,让它心里一愣,难道府君还是在诈它们?

    “府、府君,我、我的确是吞噬了一百个亡魂……”

    血后吞吞吐吐道。

    “只是一个百么?”

    封青岩道。

    “一、一百余……”

    血后只好道。

    但是在此时,它们心里都松了口气,想不府君一诈再诈,诈得它们心慌不已,差点便露馅了。

    “尔等还是让我失望了。”

    封青岩叹息道。

    四大禁忌愣了一下,难道府君还在诈它们?

    “府君,我、我真的只吞噬了一百余亡魂,虽然巫恶、神厌和门忌都想吞噬,但是它们还是忍不住了。”

    血后惶恐道。

    “还请府君责罚。”

    神厌、巫恶和门忌拜下惶恐道。

    “此次我便饶了尔等。”封青岩“看”着它们道,“但是,没有我的命令,不可再吞噬亡魂,可是明白了?”

    “明白。”

    “遵命。”

    “不敢。”

    四大禁忌道。

    此刻它们彻底松了口气。

    府君并没有看得见,也无法感知它们,更无法通过鬼门看到它们的一举一动。

    这时它们虽然松了口气,但是不敢立刻吞噬亡魂。

    但是,随着的时间的过去,神厌又有些忍不住,悄无声息地吞噬了数个亡魂。

    看到府君并没有发觉,就再次放心吞噬起来。

    另外三大禁忌看到,也忍不住了,一边聊着天,一边在吞噬亡魂……

    但是内心还是十分畏惧府君。

    桥上。

    封青岩静坐不言,没有去“看”它们,心里只是感叹一声。

    禁忌始终是禁忌……

    虽然他一直在利用禁忌,但是从来都没有相信过它们,就像它们何曾不想着摆脱控制?

    乃至是反杀?

    此刻他再次使用“破虚见微”神通,但是依旧无法看得见。

    他的确无法看得见,也彻底瞎了,但是并不等于,他不知道四大禁忌在干什么。

    他心里一清二楚。

    所以,他也想看看,在他彻底瞎后,四大禁忌都会做些什么,以及是否对他产生杀心……

    他觉得,或许禁忌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简单。

    禁忌真是因他而生?

    是他创造了十六禁忌?

    他早已经开始怀疑了。

    他还是没有理会它们,继续在研究着融化的眼睛,尝试使用“破虚见微”神通。

    但“破虚见微”神通无法使出来。

    “通幽见鬼”神通亦如此。

    他眼睛的两大神通,皆消失不见了。

    他的眼睛彻底融化了,化为如水般的黑暗,令他整个人痛苦不已。但是此刻,他脸色平静无比,似乎没有丝毫的痛苦,内心却是对四大禁忌有杀意……

    渐渐地。

    他的眼眶里似乎多了什么,似乎是多了水。

    又似乎是多了诡异的黑暗,多了沉沦……

    随着时间的过去。

    他眼眶里的黑暗,似乎越来越多了。

    不知何时。

    神厌终于觉察到什么,有些骇然看向封青岩,内心显得震惊无比。

    府君的眼睛怎么变成沉沦黑狱了?

    还有,它发现沉沦黑狱里如水般的黑暗,似乎渐渐变少了。

    似乎沉沦黑狱里的黑暗,渐渐移向了府君的眼睛,融入到府君的眼眶里了。

    不久后。

    另外三大禁忌亦觉察到了,皆是惊骇看着封青岩。

    府君的眼睛化为沉沦黑狱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