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沧河甸
作者:故人兮去      更新:2020-08-01 23:53      字数:3385
    长乐渐入夜,天仙楼并没有因为暮色的降临而变得冷清,反而有些热闹起来。这便是不夜城的魅力所在,永远不用担心黑夜会带走人气。
    苏异险些忘了时间,直至留意到天色变暗,才发觉时间所剩无几。无奈之下,只能将众人再召集起来,准备再集思广益一下,定个目的地。
    “苏兄,你说一会再见到殷姑娘,会不会尴尬?”赵越忽然问道。
    他一直在给苏异出谋划策,但所提的,都不是什么好办法。
    “不尴尬。”苏异没好气道,“我已经想明白了,一会便由你来唱黑脸,我说救人,你来制止我。”
    “这…”赵越干笑道,“苏兄别忘了我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曦妃仙当先走了进来。苏异见她单独一人,便问道:“楚楚呢?”
    “她说帮不上什么忙,就不来了。正好也有些倦,便先休息了。”
    此时天色虽暗,但对某些人来说,精彩才刚刚开始。殷楚楚找了个这么敷衍人的借口,显然是要表达自己的不满。
    “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帮我劝劝她吗?”
    “你现在知道着急啦?”曦妃仙似笑非笑道,“放心吧,她已经没事了,只不过是有点小脾气罢了。”
    “真的没事了?”苏异有些不放心道。
    “真的,我是她师姐,她什么性子我最清楚了。”
    “你是怎么跟她说的?”
    “是你自己太死脑筋了。只要向她陈明利害,她便会明白如何选择的。一个,是我们的主要目的,也就是替师叔寻她的侄女,我们的两个小师妹。第二个,是去救一个无辜可怜,但素未谋面的陌生人。该怎么选,很难吗?”
    “这么说来,倒确实是我的不对了。”
    “其实楚楚没你想象的那么笨,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不讲道理。”
    苏异被说破了想法,脸色有些不太自然。
    东拉西扯一阵,等人都到齐了,他才拿出一副巨大的地图,平摊在桌子上。
    “长乐…”苏异手指在地图上四处晃悠,最终在一个小点上轻轻一扣,说道:“在这。然后蔚州…锦东,在这。”
    只见长乐与锦东都靠近大宋国的边境,但锦东则要离得远些,与边关之间尚且隔着许多大大小小的城池。
    现在从地图上看起来,选择长乐这样一个偏远的城池来打造不夜城的原因,更加一目了然。往西而去,一马平川,道路宽阔,乃是当年战时所修,用于运送粮草的官道。沿着这条官道一路走下去,便能到达荥关。
    “怎么样,选一个地吧。”苏异用手指在地图上圈了圈,说道。
    那是东南一带,距离长乐颇远的一块地方。
    宋秋韵站起身来,方便她俯瞰地图,问道:“选择这一带,有什么讲究吗?”
    苏异摇头道:“这是我们三人讨论出来的结果,只能大致猜测,从这一带去找,成功的概率会比较大一些。”
    宋秋韵自顾研究起了地图,苏异也不去打扰她,转而问道:“驹大师,你的‘周天易数’能推算出一些东西来吗?”
    苏异终于将“周天易数”的名字喊对,驹铃大感欣慰,摇头道:“算不了,我对两位失踪的姑娘了解太少,无从下手。”
    月无双只是随意瞄了一眼地图,觉得过眼花缭乱,便不再看,只是漫不经心地说道:“其实有些太小的地方可以暂时排除掉。”
    苏异像是抓住了什么亮光一般,追问道:“怎么说?”
    “就是那些小城池啊…你划的那块地方,富有的的城镇并不多,满打满算也就那么两三个。其他贫瘠之地里的人,又哪会有钱,千里迢迢去长乐买人。要知道,像他们现在这样的运作方式,成本一定很高。但要他们不赚钱是不可能的,反而要狠狠地赚,多出来的花费,只能是从买家身上榨回来了。所以万庆祥卖的人,肯定很贵。你们不一定买得起,可得做好心理准备了。”
    “买不起,不是还有你这个富家女吗?”苏异理所当然道,随即又开始沉思起来,丝毫没有理会月无双那道杀人的目光。
    “或许先前是我们太过想要找出最接近真相的那个答案了。”赵越也是赞同道,“其实想要一发中的,本身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虽说贫瘠之地不一定没有富人能付得起价钱,但大城的机会要更大得多不是吗?如果就按月姑娘所说的,把范围线缩小道那三个城池,未必不是一个好办法。”
    “驹大师,这似乎也符合‘周天易数’的推算原理?”苏异问道。
    他听驹铃提起过几次,都没听明白,但大概说的是什么总能记下一些。而现在这种类似“矮子里面拔高个”的办法,虽是无奈,但似乎也很符合情理。
    驹铃略微思考了一阵,方才答道:“周天易数是由根而起,正向推算,从而逐渐接近答案。而现在不论根本,先论答案,虽不算是周天易数的推算之法。但究其原理,却是相似的。”
    三人又是陷入了沉思,皆是觉得这方法虽然可行,但总有总碰运气的感觉。更有甚者,若是此事根本与长乐分号无关,更是白忙活一阵。
    “宋长老,为何你如此肯定要找万庆祥麻烦?万一人不是长乐分号经手的呢?”苏异又问道。
    宋秋韵眼神离开了地图,说道:“我也是靠猜的,而万庆祥的嫌疑最大,大到我没办法忽略他。”
    “当时在锦东,并不是只有我那两个侄女被拐走。还有好多男童女童,年轻貌美的女子。据官府的通报称,统计在数的,有三十七人。这里面,只是户籍在锦东,又有人报案的失踪人数。还没算上那些被掳走的外来人,无法计数,或是根本便没有人为他们报案。”
    “如此多的人离奇失踪,当时是闹得锦东人心惶惶。而可以肯定的是,那是一次有所预谋的行动。虽不像凌绝顶在北玥的所作所为那般猖狂,但也是确确实实的犯罪。此事属人为,已是盖棺定论之事。只是直到现在,都还没确认祸首是谁罢了。”宋秋韵说到后来,声音开始微微颤抖,有愤怒也有伤心,或许更多的是对她那两位侄女的思念。而现在越来越接近真相,自己却依旧有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心情如何能不激动。
    “会不会也是黑水城?”苏异问道。
    宋秋韵摇头道:“黑水城虽可恶,但无凭无据之事,不能乱说。”
    打消了一个疑虑,也算是一个小小的好消息。能接手人数如此之多的买卖,恐怕整个大宋国便只有万州商号一家了。而宋秋韵能将线索寻到北玥城去,说明万庆祥这条线,该是没找错的。
    苏异深深叹了口气,说道:“沧河甸,就选这里吧。我有预感,一定能在这里找到你两位侄女的线索。”
    他这算是活学活用起来了,其实心里根本没有什么预感。左右是随便挑,倒不如就归功于预感那种缥缈虚无的东西,给大家带来点信心。
    “靠预感,会不会太草率了些。”赵宇说着,便去地图上寻那“沧河甸”的所在。
    宋秋韵心情稍稍平复了些,笑道:“行吧,预感就预感吧,反正都是听你的。不过你把我们叫过来,就为了看你凭预感挑一个地方带着大家去闯。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
    “你就不能别拆穿我吗…”苏异苦笑道,“好吧,我承认,是我下不了决心。但是随便选这种事似乎又不太靠谱,只能把你们找来支持一下我做个不靠谱的决定了。不过我的双儿这次立功了不是吗?至少我们把不靠谱的范围缩小到了三座城池。”
    “呸,谁是你的双儿。”月无双心里窃喜,口中却还是啐道。毕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也有些不好意思坦然接受“双儿”这个称呼。
    宋秋韵道:“就依你吧,谁让你是主事之人呢。”
    “那么,赵兄和驹大师便留守长乐城,监视张小云的去向,继续探查万庆祥的底细。我们其余人去沧河甸,光是一来一回估计也要个把月的时间。若是张小云出城,你们只管跟上去便好,我自有办法找到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去闭月轩找钟沁瑶。”苏异如此交代道。
    “苏兄交代的事情,我都照办。”赵越表忠心道。
    “不需要你照办,见机行事即可。”
    “是是是,这个吩咐我也照办。”
    苏异对他没辙,不再与他扯皮。
    “说一说我们的行程吧…”苏异又拿出了另一份地图,比起桌上的那一份要细致的多,记录的是长乐周边的官路交通,地势弯曲,河道走向。
    “你准备得倒是挺充分的。”宋秋韵说着,心中有些惭愧起来。
    说起来,自己似乎有些太依赖眼前这个年轻人了。虽是有着锻炼他的打算,但未免有些偷懒的嫌疑。
    又听苏异说道:“沧河甸是个临水的城池,有港口码头,走水路去,应该能节省不少时间。这里…这条河流离长乐城不远,是天河的一条支流。我们可以在这里乘小船,进入天河之后再换大船一路前往沧河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