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8,不知道
作者:曹州二郎      更新:2021-09-15 13:55      字数:2767
    与群众演员的观察点不同,胡言并不认为是功夫皇帝接不住張钧甯的戏。

    出现眼前这种状况,而是功夫皇帝拍戏的习惯使然!

    从17岁参演第一部电影《少林寺》开始,李联杰一直就是电影中的绝对主角,剧情故事,其余演员的表演都必须围绕着他来进行。

    而这,也就造成了李联杰的一个习惯,拍电影时从来不会考虑别人怎么演,因为你们都得配合着我。

    可今天,被尊为“功夫皇帝”的李联杰万万没想到,初出茅庐的張钧甯竟然如此飒爽,你演你的,我演我的,导演要求我在镜头里犹如行尸走肉,那么我就要把这种感觉演到极致。

    至于你怎么演嘛?

    对不起,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哪怕你是国际功夫巨星!

    当然,張钧甯这样做也没错,因为单就这场戏来讲,我莲生才是主角,是你庞青云看出了我的不同;是你庞青云硬要跟着我;被我发现了,又是你庞青云装作若无其事的错开身,走过去…

    ……

    第一条不过关,李联杰、張钧甯正在酝酿情绪,第二条会在五分钟以后开拍。

    或许是听到了群众演员的议论,也可能是目光敏锐的导演陈可鑫发现了什么,捋一捋长发,就朝胡言这边走过来。

    “胡总,今天天气不错!”

    胡言闻言,抬头望了望天,天阴沉的可怕,便耸肩笑了笑,“的确不错,正符合咱们这场戏的意境。”

    “胡总,你给剧组介绍的这个女孩也非常不错,很大胆,哪怕是和身价1500万美金的功夫皇帝对戏,她也丝毫没有畏惧之色。”

    “呵呵…,导演,你这话就有点过了,很可能会捧杀一位新人演员的。”

    “怎么会是捧杀呢?”陈可鑫用手扶了扶眼镜,据理力争道:“在我原来的设想中,莲生朝镜头这边走过来,虽然了无生机,但眼睛至少得有点儿灵动。

    可没想到,張钧甯居然使用了另一种演法,眼神竟是涣散的。

    这…,这太让我感到吃惊了!”

    “嗯,你满意就好。”胡言淡淡的笑了笑,转身便要离开。

    导演在片场是绝对王者,自己作为一个演员没必要和他东拉西扯,更何况扯的还是另外一位演员的演技。

    可还没等走开,胡言就被陈可鑫抓住了衣服。

    “胡总,聊聊呗!

    你到底在化妆间和張钧甯说了什么?

    她才在表演上给了我如此的惊喜。”

    “不知道!”

    呃…

    这一刻,陈可鑫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

    即使你指导了張钧甯的表演,这也没什么,因为我不是一个小气的人,毕竟受益的是整部电影,可你说“不知道”是几个意思?

    难道是怕我学会你是怎么调教演员的?

    “嗯…,胡总,我觉得你最好给我说一说,因为張钧甯不可能在每场戏之前,都要跑到你那里讨教一番。”

    这话说的硬气,直白,在《投名状》剧组,我才是导演,哪怕你是电影投资人,也必须要听我的!

    “诶…”

    胡言叹了口气,双手一摊,“陈导,你误会了!

    在临时化妆间,張钧甯确实有向我问过表演方面的问题,不过我就回答她三个字,“不知道”!”

    呃…

    陈可鑫表情变化剧烈,受辱瞬间就成了尴尬!

    不过幸好,这时候,对讲机里突然传来了副导演劳剑华的声音。

    “导演,导演!”

    “收到!”

    “五分钟已到,演员情绪调整已完成。”

    “好,等我过去,咱们马上开始拍摄。”

    ……

    望着陈可鑫快步离开的背影,胡言苦笑。

    老兄,并不是我不想跟你交流,这次是如何调教的張钧甯,而是我启发他的内容就根本没办法让第三个人知道…

    【其实,想要演出了无生机,目光涣散,犹如行尸走肉的感觉很简单,張钧甯你仔细回忆一下,那天咱们在酒店房间里锻炼两个小时,你最后呢喃着说要死了要死了我要死了时的感觉,嗯…,你把它在镜头里演出来就成!】

    ~~~~

    不吹不黑,功夫皇帝李联杰其实是有演技的,当他想明白其中关键,并迅速调整好情绪,第二条的拍摄简直不要太轻松,十分钟不到,整条戏就干净利索的通过了。

    “杰哥,牛!”

    “杰哥,你太厉害了!”

    “杰哥,碾压,你今天的表演简直是对新人的一种碾压!”

    “杰哥,我觉得你这场戏足可以拿到中戏或者是北电当教材,一句话,这就是教科书式的演技。”

    ……

    而就在众人,对于功夫皇帝进行毫无原则的吹捧时,胡言就已经来到了第二场戏的拍摄现场,【敬香,上供,义结金兰】!

    在第二场戏的拍摄现场,刘天王正在练习走位,而且看起来他已经练习了好长一段时间了。

    步伐稳重的走过来,推金山倒玉柱的在香案前跪下,然后双手抱拳,大声吼出台词:“我赵二虎…”

    面对勤奋的刘天王,胡言并没有去打扰他的走位,而是站在香案前开始观察摄像机位的摆放以及三位主角义结金兰时应该跪的位置…

    “嘿嘿…,导演,找什么呢?”

    开口问话的人是程伟庭,手里还拿着一个保温杯,看这副模样,他应该是不打算走了。

    至少在自己拍完《投名状》之前,这家伙是不打算撤了。

    胡言刚想问,是不是霍宝珠又给你下达什么新的指示了?不过,还没来得及开口,有两个家伙就乐呵呵的跑了过来,而且每人手里还拿着一张铁锨。

    “嘿嘿…,胡总学弟,这里就交给我们吧,保准让你满意。”

    话说完,两人就开始忙活起来,就在胡言刚才站的位置取土,一铁锨,紧接着又是一铁锨…

    “喂,导演,他们在干嘛?

    嗯,应该这样问,他们怎么知道你是嫌那个地方地势太高了?”

    “诶…”

    胡言叹了口气,这就是影视表演专业的演员和非影视表演专业的演员的区别。

    “导演,干嘛要叹气呀?”

    再次从这家伙口中听到“导演”二字,胡言终于忍不住,出手,拉着他走到一旁,然后小声道:

    “一,我在《投名状》剧组里只是一个演员,你不可以称呼我为导演。

    二,你是男生,应该铁血,不可以像twins和荣祖儿那样,在我眼前扮可爱!

    三,刚才我站的位置是三位男主角义结金兰时所应该跪的地方,但地势平坦。

    庞青云是三人中的老大,就必须要有老大的气势,可是李联杰大哥的身高又不如我,所以我跪的位置就只能向下削土。

    嗯…,还有,我给你讲的这些东西,既有人情世故,也有影视表演所需的专业性的东西,但是你不能用笔记,而是要牢牢的记在脑袋里。”

    呃,哦…

    第一次见胡言如此严肃,按照霍宝珠的吩咐,正准备向笔记本上记东西的程伟庭,突然愣愣的呆在了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