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你也想被本王关起来当宝?
作者:逐月姑娘      更新:2021-09-15 13:58      字数:2270
元决:“不知道,没见过。”

叶欢颜:“……”

你还不如不回答呢!

搞得她以为他会知道什么内幕,好奇心吗,总是想要满足一下的,鬼知道……

她想了想,做出一脸艳羡:“看来父皇对琉璃夫人很痴情呢,这般藏着不给人打扰也不给人看,跟珍宝似的,真让人羡慕。”

他一听这话,斜睨她冷呵一声:“不过是追忆逝水年华找的一个替身罢了,你羡慕她作甚?怎么?你也想被本王关起来当宝?”

叶欢颜只觉冷汗津津,呵呵干笑:“殿下你想多了,妾身一点也不想当这样见不得人的宝。”

他凉凉的呵了一声,也不知道呵什么。

叶欢颜也不琢磨这个,而是眼珠子一转,凑近他一些,兴致勃勃的问:“不过殿下,你刚才说替身,是怎么回事?琉璃夫人是谁的替身?”

可能是以前的职业原因,她还是挺八卦的,特别是现在这还是皇帝的风流情史,劲爆啊。

他垂眸看着她,不说话了。

叶欢颜笑眯眯道:“殿下你知道什么对不对?不如跟我说说呗。”

许是看出来她故意套话,他冷了脸,别开目光看向下面球场上的激烈比拼,淡淡的道:“不知道。”

她微微翻了个白眼,闷声吐槽:“明明知道,不想告诉我直说就好了嘛,干嘛说不知道。”

他听见她的吐槽,收回目光看向她,有点严肃的道:“与你无关的闲事不要管,尤其是有关父皇的,这些不是你该过问的,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

这个倒也是,皇帝的风月之事,宫里的秘密什么的,都不是她该知道的,知道太多,会丢命的。

她‘哦’了一声,不问了。

乖巧的和他排排坐看球,不再偷瞄皇帝那边。

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后,男子比拼差不多完了,就是女子们的主场了。

叶欢颜离了席,去后面的一处更衣棚子里换装准备,她身上穿戴的都是王妃规格的,繁重华丽,自然是不能穿着策马打球的,得换骑装。

换好衣物后,临上场了,才知道和她对打的,竟然是明安公主领头的。

叶欢颜正要去,听闻此事便没去,果然很快本来在场上观看的肃王妃就寻来了,十分生气:“这是胡闹,我不是已经做好了安排?怎的让明安公主插进来了?让她和欢颜对打,还不知道她会折腾出什么事儿来呢。”

这场击鞠会是肃王妃出面主办的,虽然此次随行来狩猎的皇族世家之人无论男女都可以参加,也能随大家自己组队,可是肃王妃体谅叶欢颜,所以提前安排了几个性格好的女子和叶欢颜一起打,那几个都是和她交好的那些命妇官眷的女儿或是儿媳,对叶欢颜没有恶意,还知道分寸,反正只是玩玩,不是真的比个高低。

可没想到,临上场前,竟然被明安公主不知用什么办法,替了对方队伍的一个位置。

不能让她和叶欢颜一起打,可总不能直言不让她跟叶欢颜打,虽然谁都知道叶欢颜和明安公主有恩怨,可是也只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若是当真明言不让明安公主和叶欢颜对打,岂非等同于摆明了这件事,丢脸的可是皇室。

可她若是和叶欢颜一起上场,指不定会做什么,毕竟明安公主的骑术和球技也是很厉害的,她若是球场上使绊子对叶欢颜做什么,也是说不清楚的,毕竟打球的时候,什么意外都有可能会出,以前多得是球赛上出意外的事例。

肃王妃正想着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花姑姑就道:“王妃,不如找个人先替了晟王妃,让晟王妃下一场再上吧,反正这谁和谁打也没有特定的,既然明安公主使法子替了这一场的人,那就让她打好了,总不能这一场完了,她精疲力尽的,下一场还能替了吧。”

肃王妃闻言想了想,点点头道:“如今也只能这样了,你去安排吧。”

花姑姑点头,转身去安排了。

肃王妃走到叶欢颜面前道:“欢颜,你且先休息一会儿,下一场再上。”

叶欢颜点点头:“好,听您的安排就是。”

反正怎么样她都没意见,她只是对打球感兴趣,想要上场打一场解解馋,一会儿会发生什么她已经预料到了,她要的是结果,过程如何不重要,她也并不想看这个过程,不过估计,肃王妃这个安排行不通,明安公主既然打听了她会这一场上,还想办法替了人,岂会这么轻易罢休。

果然过了没多久,明安公主就来了,不止她自己,和她一起的还有几个女子,一个个身着骑装,似乎还是肃王妃本来安排了和她一起上场的那几个。

看样子,是被明安公主硬拖着来的,一个个都硬着头皮。

可是这个时候,该是开局了的,她却领着本该已经开场打球的人都来了这里,还不知道那边球场上是个什么情况呢。

果然,看见她们来了,肃王妃脸色就沉了,当即问领头的明安公主:“这个时候不是已经开局了?明安,你不好好打你的球,领着她们来此作甚?”

明安公主不答反问:“皇叔祖母,明安只是听说四骑术球技都学得不错,就想要和四嫂打个球,特意替了衡平伯府柳姑娘的位置,为何您却不让四嫂上了,临上场了却找了别人替她,难道是四嫂怕了,不敢和我比?还是说担心什么啊?”

肃王妃微微蹙了蹙黛眉,有些不悦的问:“公主,你这是来和我兴师问罪的?还开局之前带了她们来,你是生怕闹不起来?”

明安公主虽然有点怵肃王妃,可如今不知道哪来的底气,倒是半点忌惮也没有,悠悠笑道:“明安不敢,明安只是好奇,明明先前说好了这场是四嫂上的,我想和四嫂打一场才想办法替了位置,可是四嫂不上了,这可就没意思了,明安好奇是怎么回事,所以过来看看。”

说着,看向叶欢颜,上下打量一番,然后有些鄙夷的哼笑道:“四嫂,你可别说你是身子不适啊,看样子可不像,那看来就是不敢和我打了啊,真是的,之前挺大胆的人,怎么现在倒是当了缩头乌龟了。”

肃王妃脸色一沉:“明安!”

明安公主咄咄逼人的道:“皇叔祖母,那边的人都在等着这一场开局呢,我已经和父皇说了,所以父皇也知道了我和四嫂一起上场的事情,若是四嫂不去和我打,可就说不过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