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7章 心若冷了
作者:苏月夕      更新:2018-12-06 15:02      字数:2360
    东方为山,西方为海,北方赤峰环绕,南方雾霭为台。 

    八千里东岭,十万里西海,纵横驰骋,灵气萦绕山海之间。

    雪落长平,五指为峰,东山花开遍野,山顶冰花如雕。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一个手握长弓的男子,一脸笑容,扛着白花麋鹿,踏上冰雪之巅。

    周围雪花散落,都是没能落在他的身上,如同一道虹影,洞彻虚空。凝望着漫山遍野的冰雪,心生斗意,霸气横生。

    男子身长九尺,笑容醇厚,英俊潇洒,一身毛茸茸的棉衣,十分的暖和,却并不显得厚重,他的眼神里透着晶亮与质朴,浑身气势滔天。

    “我来了,师妹。”

    男子凌空而起,落在冰山之上,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一身白裙,单薄的衣衫,任凭冷风刺透薄衾,心如止水,宛若与天地融为一体,清冷的面容,孤傲的眸子,倾国倾城,任凭雪花在脸上滑落,纤尘未染,就像是这时间独一无二的神女,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女子眼神冷漠,似乎这世间一切,都无法让她动容,这万古苍穹,都不能令她新生爱怜。

    “师妹,你看这是什么?这白花麋鹿,是我亲手为你打下来的,做成衣衫,必定十分的暖和。”

    男子似乎已经对女子的态度习以为常,嘴角,依旧带着不知疲倦的笑容。

    “我不喜杀生。”

    女子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男子挠了挠头,似乎有些尴尬,苦笑道:

    “对不起,师妹。我想让你穿的更暖和一点而已。”

    褚君聪眼神之中闪过一抹失望之色,低声说道。

    “心若冷了,穿再多,又有何用呢。”

    女子淡然一笑,但是却并不像是笑容,更像是一种自嘲,一声叹息。

    “但至少你可以不用灵气御寒,你的身体就会暖和的。”

    褚君聪坚持道。

    “哪怕穿再多,也是无济于事。”

    女子冷漠的说道。

    “为什么你就不肯多看我一眼呢?师妹,难道我还不够优秀吗?我还不够爱你吗?或者说我还不够努力吗?”

    褚君聪不甘心的说道,可是女子却是一言不发,默默的凝视着远方,神色冷漠,眉目闪烁,每每黄昏之际,她都会在此。

    依然记得自己离去之时,眼中滑落的泪伤心欲绝,昏暗中有种热泪灼身的错觉,黄昏的地平线,不曾道过离别,却已是天涯两相别。

    “无数天之娇女,为我赴汤蹈火,但是我都无动于衷,因为我的心里只有你,从我见到你第一眼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认定,此生,我非你不娶。”

    褚君聪目光灼灼的看着眼前的倾城女子,多少年了,他都是没能动摇她的心,自己所做的努力,也从未停止过,可是结果,却还是让她不肯多看自己一眼,对于褚君聪而言,太苦,太累了,可是自己的努力,他必定不会放弃。

    “不管你爱的人是谁,爱你的人在哪,这天地之间,最爱你的人,永远是我,师妹,我会让你看到,这中州神土之上,我褚君聪,就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就是第一人!”

    褚君聪神色严峻,一丝不苟,他就不信自己的真心,几十年如一日,也无法打动她。

    “你是个好人,你也很优秀,但是我们并不合适,师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早就不想过问儿女私情了,我也不值得你这么认真。”

    女子摇头说道,眼神之中清澈如水,没有半点的感情,就如同一汪灵泉一般。

    在这个世界上,她早就已经忘却前尘,心如止水,所以面对褚君聪,她才能够心无旁骛。世界上优秀的女人那么多,又不多她一个。

    面对褚君聪的爱,她是无力回天,但是他却又是那么的执着,只可惜,襄王有心神女无梦,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们,终归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但是,褚君聪却摇摇头,眼中依旧还是无比的坚持,无比的认真。

    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没有为什么,甚至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选择放手,而对待他这个师妹,便是如此,任凭繁花似锦,我只要一朵,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

    “我褚君聪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就没有失败过,平生,在你这里,是第一次有人拒绝我,即便是那些人再美再漂亮,再对我谄媚,对我看来,亦不过是红粉骷髅而已,而你不一样,从你出现在我生命之时,我就无法自拔,毅然的爱上了你,尽管你无声无息,不曾对我有半分笑颜,可我还是无法控制自己,因为你就是我生命之中的那一抹光彩。有你,我的世界才足够精彩。师妹,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可能没有我,但是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爱上我的,我会让你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你。”

    褚君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爱一个人,好难。但是既然爱了,就无怨无悔,依依不换,此生不变!

    女子依旧神色冷漠,没有半分的动摇,脚踏虚空,踏向云层之中,仿佛与天地万物融合在一起。

    “我要让这天,再遮不住我的言,我要让这大地,也知道我有多爱你,师妹,总有一天,我一定要得到你的。”

    褚君聪紧紧的攥着拳头,脸色无比的阴沉,他从未被人如此拒绝过,无数的天之娇女,都被她视之如草芥耳,可是自己的颜面,竟然在她面前,彻底丢尽,就像是一个不知疲倦的小孩儿,明知山有虎变相虎山行,遍体鳞伤之人,注定只是他一个。

    “我就不信,还有谁比我更爱你,比我更优秀,如果有,我会杀了他,因为他没有资格活在这石阶之上。”

    褚君聪淡淡说道,一双鹰眼,傲视苍穹之巅,无人敢与与之对视。

    “咚——”

    “咚——”

    “咚——”

    一声声震耳欲聋,声传千里之外的钟声敲响。

    天钟一响,必有大事!

    褚君聪双眼微闭,转身之间,朝着八百里冰山的山腹之中急速而去,在他硕大无比,广阔燎原的山腹之间,赫然间写着三个大字——山海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