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9章我也,失忆了
作者:困的睡不着      更新:2022-09-01 13:52      字数:2167

向缺也不知道现在的大乘佛法和小乘佛法斗到什么程度了但毫无疑问的是灵山的裂痕肯定在崩塌之前就已经出现了。

这是明摆着的问题。

因为在前世既然存在着大乘和小乘的说法那么就说明这两者都是可以成立的有小乘佛法就应该有大乘哪怕就是在仙界也不会例外的。

向缺笑得很贼他觉得如来的状态肯定是脸都绿了的挺好的西天就被他一句话给搅合的分崩离析了脸能不绿么?

“唰”

正当向缺在那有点得意忘形的时候在蜀山队伍的右前方忽然闪过一道七彩霞光。

两个穿着青色道袍的人影跌跌撞撞的飞过浑身上下全都是血迹甚至其中一人凄惨的一条腿都崩了眼看着气息已然在直线下落了。

那七彩霞光的后方一穿着劲装的青年快速掠过手中持着一杆丈八长枪枪头上绵延出的七彩光芒甚是夺目宛若一条长龙般正向着前面的两位道士斩了过去。

这是碰到交手的场面了。

蜀山的队伍倒是没有什么反应毕竟这也太平常了仙界么最常见的就是打打杀杀了。

“那双方的境界都不低啊两个不知何门何派的道士居然都是圣人而后面一路追杀过来的已然进入了大圣的层次……”青鱼看着对面的交战自顾自的嘀咕了一句。

向缺的视线顿时就凝住了死死的盯着那提着长枪的青年。

这人的杀意太浓了杀气极重此人提着长枪已然轻易的就将一名受伤的道人给结果了。

死了一人后剩下的那名道士则急促的吼道:“我是兜率宫的你这么对我们赶尽杀绝就不怕我宫中得知么道士仙界天大地大我看你能去何处藏身。”

“兜率宫?这不是太上老君的住所么莫不成这种人物都露面了?”向缺的眼神仍旧死死的盯着那个青年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在这时碰见对方。

这人是向缺修仙历程中鲜有的宿命级对手两人从他还是金仙前就开始纠葛一直到现在。

向缺本以为对方早已泯灭在了仙界的更替中却没想到还有再见的时候并且此人比先前的修为更是强了不知多少个等级甚至都已经超过巅峰时他圣人的境界了。

这他么的上哪说理去啊。

“再给我一段时间等我到了那一步我连你们兜率宫都能杀过去你觉得你能吓唬住我?”提枪的青年冷冷的回了一句话就毫无征兆的抬手一枪戳中了对方的心口。

两个圣人境界的道士在他的手下居然没有任何挣扎的力度就被此人干脆利索的给杀了。

两名道士的尸体从高空中落下那人回头看向了蜀山这一边。

蜀山的队伍都目视着前方并未有任何太大的反应这人虽然看起来非常强势实力不俗但蜀山的配置太高了可以完全将他不当回事的。

但是忽然间相秀他们就发觉此人的目光落在了向缺的身上。

向缺却好像混不自知的在那背着手看着落向下方的两具道士的尸体跟他们说道:“这有点浪费了啊人死了尸体还保存的挺完好呢那上面肯定得有一些宝贝你说咱们要是下去搜刮一下的话不会太过分吧?”

青鱼无语的说道:“你能正常一点么?”

向缺笑呵呵的抬起头就看见那提着长枪的青年已然来到了蜀山队伍的前方。

七斗真君!

向缺的宿敌曾经两人因为凌霞元君而结下深仇但几次针锋相对最后都是以向缺力压完胜而落幕。

后来七斗真君因为自己被他给绿了境界修为也赶不上向缺从而道心崩塌导致整个人都废了在仙界就彻底消失了从那以后向缺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甚至都将他给遗忘了。

向缺以为这七斗真君应该是死了。

可谁能想到此时在看见他人不但没死反而起飞了!

大圣比他之前都强了一级呢。

这他么上哪说理去啊。

虽然七斗真君是三清天仙帝座下弟子但也不至于这么离谱啊。

除非是两种可能要么是那位仙帝在他的身上重修了七斗真君本来就是一道分身。

还有一种可能最大他也像陆压那样是从远古走来的大神这时觉醒了复位了。

但不管是哪种可能向缺跟他对上都得是要相当头疼的。

“我从你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很熟悉的气息……”七斗真君浑然不在乎蜀山的队伍径直来到向缺的身前然后皱眉问道:“非常熟悉我们应该曾经有过很深的交集不知道友可否认得我?”

向缺眨了眨眼睛心中一阵阵的无语和卧槽老子毁容毁的都这样了你还能熟悉我?

能不熟悉么凌霞元君当初可是七斗真君的未婚妻两人被两位大帝联姻了最后却被向缺给绿了过来恐怕七斗真君一辈子中记得最清楚的人就是他了。

“我?”向缺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惊讶的说道:“我哪认识你啊你这么厉害。”

七斗真君深深的看着他说道:“我的六感是非常强的若不是你我相识我是绝对不会浮现出那种熟悉的感觉的你在我的生命里程中一定占据过非常重要的位置。”

“我他么谢谢你的夸奖……”向缺抿着嘴心中的警惕骤然升起他在琢磨着如果七斗真君对他起了杀心蜀山这边应该会全力护着他的吧。

“只是仙界轮回以前有很多事我已经不记得了我脑袋里曾经的过往都被取而代之了不然我一定能想起来你是谁的。”七斗真君皱眉说道。

“哎呀我擦?”向缺惊讶的张开嘴巴心道这是玩失忆呢?

“啊……”向缺惊叹了一声然后一本正经的态度也陡然就变了:“那你要这么说的话我以前也有很多事不记得了失忆了。”

七斗真君:“???”

蜀山弟子:“……”

向缺指着自己一身的伤疤语气严谨的说道:“你看我都被伤成什么样了?我曾经受到过重创所以导致以前有很多事都不记得了记忆也是断断续续的所以……”

“我觉得我们以前很可能是至交很好的朋友你还别说我这时也感觉你让我特别的熟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