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颠倒黑白
作者:溢美      更新:2018-12-06 09:49      字数:2379
    地上的雪足有三尺厚,远远看去好像是铺了一层厚厚的毯子,洁白无瑕,让人忍不住就想要亲近。 

    欧阳和月裹紧披风,寒风还是会见缝就钻,钻进她的袖口里,如果不是穿的够多,就她现在这体质,这身板估计会去又得大病一场。她满腹的怒火,只想着自己做为一个皇妃的尊严,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

    对她来说,尊严比生命都要重要。

    看到远处一片片的雪景,她有那么大的冲动,好想立足观看,很想跑进雪地里打雪仗,堆雪人,思绪万千,一半都是在思念家人。

    喜欢下雪天,喜欢那飘雪的日子,喜欢看雪花精灵一般的从天而降,白茫茫的一片,洋洋洒洒的落下来,将时间万物笼罩,裹上一层洁白,像是净化一样,一切都变的纯洁了。

    但是她此时是要讨伐那些个势力奴才的,哪有心情驻足,就算是也应该是讨伐归来的时候,才有那个心情。

    只是她还不知道,她刺客已经被人又一次的诬陷了,人的胆量和想象力,不是一般人能够预料的,有些人为了自保,卑劣到什么程度,大概也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寒风中,几个小太监跪在地上,哭丧着脸,一副十分委屈可怜的模样,在杜衡面前诉说着委屈,“奴才该死,奴才不敢欺瞒王上。是皇妃让奴才这么做的。”

    杜衡瞪大了眼睛,简直是闻所未闻,天大的笑话,“你说王妃让你在这里贬低她,嘲讽她,你这个狗奴才看来是活够啦。”

    夏凌风听到这话心中也是一惊,随即感觉不妙,这狗奴才显然要乱咬人了,他上前一步准备在他胡说八道之前拖走他,结果他却乱喊起来。

    “王上饶命,奴才不敢啊。的确是王妃吩咐奴才这么办的,她说只有这样,王上才会对陈贵妃冷落,才会回心转意,她才不至于被陈贵妃抢了风头。因为她没有孩子,日后肯定是要失去地位,失去王上的宠幸的。”

    这一刻杜衡愣住了,这是他从来没有想到的,原来是这样。

    他也觉得陈贵妃是那么柔弱的一个女子,她那么懂他,温柔体贴,欧阳和月也没有跟她有什么直接的往来,她为什么要陷害欧阳和月,杀了她的宫女呢。

    他就觉得奇怪,玲儿怎么会死,原来都是她一手导演的,为的就是栽赃陷害陈贵妃,这一手也真够心狠手辣的,因为不管是谁也不会想到会是她在幕后主使吧。

    谁会杀自己的宫女呢?

    “王上不要听他胡言乱语,王妃心地善良从来就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夏凌风急了,恨不得一掌劈死那个胡说八道的小太监,可是他不能,当着王上的面,他甚至都不敢动粗了,因为这个时候他的举动,说不定又会给王妃带来怎么样的误会。

    忍着,看着看着那个小太监,那幅奸诈小人的嘴脸,他真的恨不得一掌劈死他。

    世界上最恶毒的人,莫过于这种人了,害人还可以装作无辜,如此的可怕,夏凌风也是觉得人心真的是太可怕了。

    “王上,奴才说的句句属实,这种事情关乎到王妃,奴才怎么敢胡说八道。您想奴才怎么敢诋毁王妃。奴才的小命根本就不属于自己,哪有那个胆子。”

    小太监越说越动情,大概在现代他都可以拿奥斯卡影帝了,就这演技他自己都信了,说着说着还哭上了,那可怜的样子,在夏凌风的眼里,显得那么恶心,那么讨人厌恶。

    “王上,这个狗奴才显然在诬陷王妃,他是王总管的人,也不是皇妃的人,皇妃就算是要陷害陈贵妃,更不可能找一个信不过靠不住的人吧。她若是有心陷害陈贵妃,肯定也不会找他这样的鼠辈。”

    夏凌风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了,他真的真的是一直在憋着不对这个小太监动手,他突然发现,自己之所以这么生气,原来是因为,小太监说的太逼真了,连他都无法反驳,因为这样别人也是会和他一样的感受,信任小太监的人会更加信任。

    这样的事情简直是太可怕了,就好像是有口难辨一样,憋在心里头,那种委屈真是一言难尽。

    “哼,这就是她的高明之处。所有人都认为不可能,这样她的目的才达到了。为了让别人相信,她怎么可能用自己身边的人。用王总管的人不是更容易让人相信吗。”

    杜衡冷冷地说道。

    天气寒冷,大概也没有此刻夏凌风的心冷,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好像突然被冰冻住了,刹那间的失衡。

    小太监嘴角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听到这句话,他竟然连忙磕头,“王上饶命,皇妃是一定不会饶了奴才的,请王上饶了奴才,奴才知道不该这样构陷陈贵妃,可是王妃的命令奴才也违背不得啊。”

    “奴才迫不得已,奴才家中还有八十岁的老母亲,还有……”

    戏文里头大概都不敢这么写,可是他这个始作俑者,却瞬间将自己演绎成了一个受害者,那么可怜和卑微,一个可以恣意构陷王妃的人,竟然将自己演绎成可怜兮兮的可怜人。

    他掌控不了自己的命运,却在想要给别人的命运添堵。

    这种小人,宫廷中,大把的存在,没有卑鄙,只有更卑鄙,更下三滥的存在。

    “不用说了。你构陷陈贵妃,但是鉴于你是受人指使,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去领杖责六十,罚俸三个月。”

    杜衡说完气愤的挥袖而去。

    他这么罚不过是因为气不过欧阳和月竟然做出这种事儿,没有杀了他也是因为陈贵妃。

    “谢圣上不杀之恩。”

    身后传来小太监那悲戚戚地声音,他心里头一阵烦躁。

    “王上,这件事儿疑点重重,不可信。不能够凭着他的红口白牙,就相信这是王妃主使的。王妃在宫中那么多年,那么多妃子,她何苦要害一个陈贵妃,她与陈贵妃素来没有往来,更不可能去伤害一个无辜的人啊。”

    夏凌风急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平日里看起来十分理智,可是眼下他的表现,他的语气,分明是相信了那个小太监的话,这对王妃是不公平的,夏凌风想要替欧阳和月说句公道话。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