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十三章 合力
作者:逆苍天      更新:2022-05-14 11:04      字数:3558

妖凤言辞刻薄无比。

檀笑天神情阴郁,他那具现出的黑暗至尊法相,也被一道道强光穿透,被迫恢复为原形。

一件他在创生之地精炼的“黑暗神袍”,满是窟窿眼,都遮蔽不住他的躯体。

他略显消瘦的身躯,骨骼、筋脉中的深渊力量,不再滋养他,而是如剧毒般,啃噬着他的血肉。

他的魂魄,仿佛听到了许多低语,令其头痛欲裂。

被他他命名为“黑暗之天”的蒲团,同样遭受了严重损坏,连内中黑暗法则,都被光明力量冲的绽裂。

他的神器,他的躯体,他的灵魂,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创。

此刻,檀笑天听着妖凤刻薄的嘲讽,看向天上一片片明镜般的树叶,立即知道那一株深渊建木,包括里头的雷霆源灵,因他剥离出本源,撕毁了和他前不久达成的协议。

协议能形成,有一个他忽略的前提。

——他必须完全服从深渊源魂。

只要他敢违背这点,他这个魔主,黑暗至尊,就将失去深渊源魂的支持,也将被整个深渊摒弃。

“你……”

他尝试着,在暗域呼喊黑暗源灵,想得到那边的指引。

却发现,连黑暗源灵都保持静默,没有响应他的呼唤。

檀笑天有一种众叛亲离的感觉。

光与暗相生相克。

可光明和黑暗,都必须服从它的意志,黑暗若是不听话,它便助涨光明源灵的力量,以光明来压制黑暗。

反之亦然。

连光之源灵和黑暗源灵,都不敢违背它,都只能乖乖听命,被黑暗源灵造就的檀笑天,自然就更加不可以。

檀笑天突然理解了黑暗源灵,也知道但他剥离本源时,为何黑暗源灵会叹息。

“后悔吗?”

妖凤冷笑着,却将她释放的滚滚妖能收回,没在这个时候继续下手。

她给檀笑天时间整理思绪,随后道:“你的十一级,如果再被连番重创,你就会跌境。一旦跌境了,你檀笑天又没了本源,你也会死。”

“所谓的黑暗至尊,它们能缔造出一个,就能去缔造第二个。”

“不听话的黑暗至尊,那就消灭毁去,再去换一个。”

稚雅道出冰冷的事实。

“后悔?”

檀笑天愣了愣,扯嘴笑着摇头,“在剔除本源时,我就想过会发生什么。它并不能降临暗域,它也没有自己的血肉躯体,我有什么好后悔的?”

“谁说我一定会跌境死亡?”

这般说着时,他的一缕心声,又向创生之地的黑暗源灵传去。

“我知道你害怕,知道你恐惧它,不敢违背它的意志。没关系,我檀笑天既然因你的帮助晋升十一级,只要你不附体夺舍我,我就会帮助你壮大。”

“暗域,我会继续为你开辟!你不用管我,我有自保的力量,我不信它能主宰三界所有的生灵和异物!”

浓郁到化不开的黑暗魔能,从他体内涌出,缝补破破烂烂的法袍。

呼!

无比广大的黑暗神域,以檀笑天为中心扩散,和暗域的黑暗能量交汇,重新编织新的黑暗法则。

被他称呼“黑暗之天”的蒲团,因他的力量膨胀着,和他的神域融合。

“虞渊还真是厉害。”

袁离摸着毛绒绒的脸颊,瞥了收敛力量的妖凤一眼,含笑道:“灰域被封闭,浩漭地心深处的家伙,已经在实施它的宏图霸业了。稚雅,你还要为了我的一具血分身,在暗域浪费时间吗?”

稚雅冷声道:“我的那座凤凰神殿,已在灰域的入口等候,那边只要敞开门,我便可以过去。”

袁离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此刻冰原已碎,剩下众多硕大的冰岩漂浮在各方,那座墨氲塔内,荒神,还有鼠神潘诺斯,和他站在一起。

荒神的眼皮子,突然不断跳动着,额头有青筋乍现。

“是谁?”

袁离突然皱眉。

“虞渊。”

荒神略有些迷惘,如梦呓般说道:“也好像是……它。我看到了,有多个虞渊的影像,在浩漭的地底深处聚集。”

“它,还有虞渊,试图控制我的灵魂!”

荒神的额头血肉蠕动,一条条伤口,被他的指头抓开。

他又要陷入狂躁之境。

袁离沉喝:“将妖魂移出去,沉落到生命匙链,以其抵御它的意志。”

荒神赶忙去做。

他的妖魂,和他的灵性记忆,马上从其脑域流向心脏。

妖魂进入血脉晶链交织的心脏壁后,又窜入树状的“生命匙链”内,老猿才渐渐平静了下来,不再伤害自己。

“生命匙链”是袁离的恩赐,有荒界源血的力量,且暗域和灰域足够遥远。

在荒神的脑海也没本源,所以才让他慢慢地摆脱了,那股力量的侵染影响。

“现在和我说一说,你刚刚看到的画面。”袁离道。

“虞渊,好像站在一个水晶球中,有一个燃烧着的火焰水潭,上方漂浮着一片青黑色的海。在海洋深处,有一道虞渊的魂影,池子的两边,也有两个虞渊的身影。”老猿用力回想着,梦游般说着话,“他们似乎都在试图影响我。”

袁离听的很认真,频频点头,不断示意他继续说。

呼!呼呼!

又有强烈的光源,在天上的那些树叶汇聚,仿佛有新的光明力量,要通过那些树叶汇聚,从而照耀到檀笑天的身上。

檀笑天眼神冰冷,就这么看着天,看着那些汇聚光明的树叶。

他没有收到黑暗源灵的回讯,却听得深渊建木其它树叶的“沙沙”作响,让他檀笑天去主动地,将那股本源融入自身。

只要他重新融入本源,继续乖乖服从,他就能保住他十一级的黑暗至尊位置。

这是建木善意的劝告。

檀笑天仰头,咧开嘴狞笑,“我赶出去的东西,不会再次收回。”

他所在的黑暗神域,和那“黑暗之天”融为一体,暗域现存的所有黑暗能量,有三分之一聚涌过来。

黑暗神国的缔造,领地的拓展,他准备暂时放下。

他将大部分的黑暗力量,集中在自身,要抵抗光明力量的冲击,要正面抗衡最强源灵的第二波惩罚。

更多的强光和力量,从深渊最高的陆地,逆流冲向圣殿,再被圣殿的柱子给吸收,向暗域的建木进行传导。

就在这时,源界的大魔神贝尔坦斯,在那根墨玉石柱内咧嘴大笑。

“此路不通!”

贝尔坦斯突然大呼小叫。

那些从下方大陆射出来,被圣殿吞没吸收以后,流向柱子的光明之力,居然不能传导到暗域中的建木。

明耀的树叶,还是一片片悬浮着,可并没有强光照耀下来。

檀笑天做好了最坏的准备,甚至不惜毁掉暗域,却没有等到强光的冲击。

……

浩漭之心。

虞渊十一级的阳神,陡然化为一根根倒垂的赤红棱晶,烙印在棱晶内的血色闪电,不断地幻生幻灭。

在那颗水晶球中,一些新的血脉法则,如被橡皮擦抹掉。

虞渊的本体真身,看着自己的阳神,眼中有笑意荡漾。

附体辕莲瑶的极炎,觉察出了异常,震惊地看着能拓印血脉和生命真谛的“水晶球”,看着它认为的浩漭之心。

“你竟然能反抗?”

极炎不敢相信。

从进入浩漭之心起,虞渊的这具十一级阳神,就仿佛被琥珀冻住的蝇虫,别说活动肢体了,连思维意识都停下了。

任由,水晶球烙印他体内的血脉奥秘,将涉及星空巨兽的衍化真谛,以法则闪电的形态融入。

突然,这具阳神躯体转变了形态,竟能抗拒浩漭之心的法则吞并,这的确出乎了极炎的意料。

它不知道的是。

虞渊主魂在蜕变时,许多原本化作封禁的魂能,促使了更多隐藏记忆的苏醒,让虞渊回想起很多事。

那些隐藏的记忆,都是他以前琢磨出来的,针对深渊源魂的办法。

他设想过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

最强的源灵,被他封禁在灵魂深处时,他沦落到需要反复轮回转世,但每一次都被最强源灵利用的悲惨命运。

他的每一世苏醒,终究被源魂控制的经历,反而让他积累了经验。

哧哧!

一簇簇的血色能量,从虞渊阳神之躯飞出,化作一头头消失在光阴长河的星空巨兽,在水晶球内寻求着对于的血脉法则。

倒垂棱晶状的虞渊阳神,也在改变着体态,变得越来越像一头巨龙。

紫金色的龙鳞,背脊生出尖锐的棱刺,有宽阔锋锐的龙翼,龙爪闪烁着无坚不摧的寒光。

这是一头,因他的阳神而变幻而成的泰坦棘龙。

咚!咚咚!

由泰坦棘龙的龙心,结合最神秘魂晶,打造出来的浩漭之心,和这种形态的虞渊产生了共鸣。

共鸣一成,灰域的底层法则都被震动,和浩漭密切地相关起来。

呜嚎!吼!

水晶球深处,仿佛有一头头星空巨兽生出来,然后在里面相互厮杀。

轰!轰隆!

浩漭在地动山摇,泰亚主星也在地动山摇,就连开天耀星都剧烈地摇晃着,发生着一种神奇的巨变。

魂坛之上,那片青黑色的魂海,内中的“虞渊”缓缓摇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