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激战(下)
作者:高月      更新:2022-09-02 12:38      字数:2639

岳云和张宪各率领一万骑兵从左右杀向签军的步兵大阵签军的三万步兵是由李成率领也自然是他的精锐之军。

李成部署了一万弓弩军分为东西南三个弓弩军阵不管西军骑兵从哪个方向杀来都逃不过的弓弩大阵。

西军骑兵瞬间冲进了签军的弩箭射程李成冷冷令道“射击!”

“咚!咚!咚!”的巨鼓声敲响西面的一千支弩箭骤然发射形成一片乌黑的箭云向张宪率领西军骑兵呼啸扑来霎时间西军骑兵纷纷中箭一头栽倒近三百余人被弩矢射中。

紧接着签军的第二排弩箭射来不断有西军骑兵在冲锋中惨叫着倒地第三排箭云又呼啸而至密集的弩箭如疾风骤雨射穿西军骑兵的皮甲或是战马中箭战马翻倒马背上的骑兵骤然翻滚落地被随后杀来的战马踏得血肉模糊。

三排签军弩兵动作熟练上弩、进弩、发弩轮番发射仅仅只射出一轮西军骑兵便损失了八百余人惨重的损失使西军骑兵的杀气稍稍消退阵脚也略略有些凌乱但这时西军骑兵前锋已经冲到了敌军阵前张宪大吼一声“杀进去!”

他一马当先挥舞长枪杀进了敌军长矛大阵后面骑兵蜂拥杀入。

东面由岳云率领的一万骑兵也俨如海潮一般杀至等候多时的弓兵开始劲射弓兵使用长弓兵箭箭长三尺三寸钢簇锐利以仰角射出三千支箭密如急雨力道强劲可连人带马射穿。

冲过最前面的五百余名西军骑兵和战马纷纷中箭倒地死尸堆积签军箭速极快使西军骑兵冲上前便被射翻加上一千弩兵配合发射西军骑兵始终冲不进四十步内死伤惨重......

岳云率领两千突骑兵从左翼疾奔而至两千突骑兵的前身便是岳家军的背嵬军这两千人是背嵬军的最精锐一直跟随岳云这次整编没有打散依旧跟随岳云只是把背嵬军改名为突骑军。

两千突骑兵是骑兵和弓兵的结合和其他骑兵一样奋勇冲锋他们奔驰突击箭矢强劲将一排排金兵射翻在地。

但签军强大的弓弩军队令岳云忧心忡忡就在这时岳云的目光忽然看见一面大旗那是李成的主将大旗李成必然就在旗下。

擒贼先擒王男儿竞功的热血在岳云胸中沸腾他命令大将姚政继续率军正面进攻他大喝一声“弟兄们随我杀贼军立功!”

他挥舞双锤带领两千精锐骑兵向李成的驻旗营杀去岳云双锤翻飞如双龙翻滚左右锤击杀得签军人头碎裂骨断筋折尸横遍野他率领骑兵迅速杀开一条血路渐渐靠近了敌军主将旗帜。

此时岳云已清晰地看见了身着银盔铁甲的敌军主将在数百铁甲亲卫的严密护卫迅速向北转移他们已经追之不及。

“岳将军!”

手下士兵大喊:“我们已经杀到弓弩手身后!”

还真是有心栽花花不活无意插柳却柳成荫他们居然杀到弓弩军身后了。

岳云大喊一声“跟我杀啊!”

两千突骑兵跟随岳云狂奔瞬间从身后杀进了四千人的弓弩大阵弓弩军基本上没有反击能力防护极弱一旦被敌军杀入必然就是一边倒的屠杀。

岳云率领两千手下如猛虎杀入羊群杀得弓弩手哭喊连天尸横遍地。

李成在远处看得清楚他认出了岳云顿时勃然大怒吼叫道:“右翼长矛军截断他们包围他们!”

六千长矛军飞奔冲了上来拦住了岳云军队去路也救下了最后的一千余名弓弩手。

长矛军迅速布阵将岳云的突骑兵团团包围岳云率军突围签军却拼死阻挡双方杀戮激烈呐喊声震天空气中布满了刺鼻的血腥之气。

主阵的两支大军融为一体女真重甲骑兵却抓到了一个突破口这里原本应有的五百黑甲步兵已全部阵亡只得用长矛步兵来补充万夫长蒲察突耶率领八千重甲骑兵猛烈地向突破口冲击而来。

‘轰!’地一声巨响两支大军如两道气势汹涌的大浪相撞霎时间杀气迷乱人眼兵戈相击盔甲相撞铿锵有声两支大军激烈地鏖战在一起喊杀声、惨叫声人头落地、血流成河战争残酷到如此程度士兵的生命在这一刻已如草一样卑贱。

一名西军钩镰士兵士兵惨叫一声头被女真骑兵斧头劈成两半鲜血脑浆四溅女真骑兵不及收斧他身下披着重甲的战马马腿却被另一名西军士兵用钩镰枪侧面锋利的镰刀割断了经脉。

战马扑通摔倒马背上身材强壮的女真骑兵也跟着一起摔倒在地上钩镰枪士兵冲上前将骑兵死死按住随手从皮靴里拔出匕首对准他的额头狠狠一刀戳下匕首插入了额头女真骑兵惨叫一声气绝身亡。

但没有了黑甲步兵的刀阵普通的钩镰枪士兵完全挡不住重甲骑兵的冲击一千余名重甲骑兵杀进了大阵后面还有源源不断的重甲骑兵向大阵内杀来。

形势万分危急主帅陈庆带着数百名黑甲步兵赶到了陈庆大喝一声一戟刺进了一名女真千夫长的咽喉脖子也是重甲骑兵的罩门头盔面罩和重甲是分开用皮带连接。

长戟再次一挥寒光闪过又一颗百夫长的人头飞了起来无头尸体从马上噗通落下。

陈庆一口气连杀十几名女真将领后面骑兵愤怒异常汹涌杀来。

“投矛!”陈庆一声令下身后百名投矛手冲上来将百根寒光闪闪的短矛投掷过去顿时一片惨叫迎面冲来的数十名重甲骑兵被刺死在地。

重甲骑兵也极为短暂的出现了一个缺口陈庆大喊:“黑甲士兵补上!”

数百名黑甲抓住了这个转瞬即逝的机会一拥而上迅速列阵挡住了汹涌冲来的重甲骑兵。

又有数百名钩镰枪手补位上来他们作战方式比较奇怪躺在黑甲步兵的身后用钩镰枪从下方进攻敌军的战马。

百名投矛手作为补充也出现在第三排集中性的爆发一次投矛。

成功堵住了缺口陈庆转过身指挥大军消灭一千多重甲骑兵用钩镰枪钩倒用重弩射透用战斧劈杀只片刻一千多名重甲骑兵就像浪花一样消失在人潮大海之中。

西军顶住了女真重甲骑兵一次几乎就要成功的进攻漏洞迅速补上战车也随即发威战车上的投石机猛地投射出数十颗火油球。

几只火油球砸中敌军士兵身上里面火油倾泻而出骑兵顿时成火人火马战马仰头稀溜溜暴叫一声没命掉头狂奔一转撞翻了五六名骑兵最后一头栽倒在地上人和战马都烧得卷缩起来。

更多的火球是砸在地上顿时形成一片片火海整齐的阵型开始混乱起来。

“用火药桶!”

陈庆发现火油也会影响到西军作战立刻喝令将火油球改成了火药桶战车在集中投射了两轮火油球后又重新开始投射火药桶火药桶接二连三在骑兵中的爆炸。

这时火药桶爆炸的战果终于显露一批批战马开始毫无征兆地倒下口吐白沫四肢抽搐它们体内的毒性发作了。

转眼间就倒下了三千余匹战马后果非常严重三千多重甲骑兵失去了战斗力但战马还在接二连三摔倒。

与此同时两万东胡轻骑兵也完全敌不过刘琼率领的三万西军骑兵的围剿出现溃败迹象。

而李成统领的三万步兵也损失超过万人岳云和张宪的军队越战越勇尽管三万步兵拼死抵抗但步兵先天劣势杀得敌军节节败退。

三条线都出现了溃败迹象。

完颜兀术见势不妙立刻下令敲响了撤退钟声。

“当!当!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