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二章 朝廷准备给高俅定什么罪?
作者:兴霸天      更新:2022-09-02 13:39      字数:3003

辽国。

中京大定府。

耶律得重的脸映在大殿前的火光下隐隐绰绰阴森狰狞语气更是杀意毕露:“但凡跟女直狗奴勾结者杀无赦!”

留守中京的斡鲁朵立刻上前对着押在阶前的数十人举起屠刀鲜血飙射之后又有一批官员哀嚎着被推了出来:“殿下我们冤枉……冤枉啊!”

耶律得重理都不理:“行刑!”

丁润站在不远处看着辽人一批批的死啧了啧嘴:“这位御弟大王看来是准备割据中京道了!”

公孙昭道:“割据还谈不上但他得到了奚族支持就能以除女真叛徒为由大肆打压异己接管中京道的控制权为自己求一线生机……”

与耶律得重并肩而立的是奚族六部共推的奚王回离保。

在辽国如果将各个民族的地位排个名最高的无疑是契丹凌驾于法规之上其次就是奚族被契丹贵族用来镇压其它被统治的民族至于汉民和女真或许可以争争倒数第一的位置。

而耶律得重如今的所作所为确实是在自救。

他作为镇守南京道的南院大王必须承担丢失燕云的主要责任辽国对于这些重罪可不似大宋那般温柔即便是皇帝的亲兄弟也会贬为仆役甚至斩首示众。

但自从耶律得重逃回中京道在此人的大肆宣扬下燕云的丢失有两大重要原因第一是辽帝御驾亲征的主力没有及时回归第二则是女真狗奴在背后捅了刀子。

第一条原因确实有些道理第二条则是完全的甩锅完颜阿骨打等人出现时燕京已经丢了可耶律得重颠倒了顺序就变成里应外合激得上下辽人大为愤怒。

在辽国五京道里南京道即燕云之地是供应钱财米粮的地方又和大宋互市它的失陷绝不是丢了一块地盘那么简单哪怕不提战略被动接下来整个辽国也都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

所以在耶律得重的引导下中京道的舆论很快变成了辽帝到底什么时候归国以及怎样处置女真他则趁机与奚族结盟开始以抓捕叛徒的名义大肆清理与自己政见敌对的官员。

一旦拿下中京道掌控辽国的中轴地带接下来天祚帝回来也有转圜的余地至于反攻燕云……

想到要与那个人再度对上耶律得重的心头就不免发寒。

“先去东北剿灭女真将完颜氏荡平等陛下带主力回到雁门关前让他们与占据燕云的林冲正面交锋!”

“以林冲麾下勐将如云又在燕云收买人心即便陛下能收回燕云也是惨胜到那时本王的地位反倒稳定陛下绝不敢动本王!”

至于耶律延禧带领辽军主力万一也夺不回燕云甚至还被乡军所败的情况耶律得重也考虑过真到那个时候他要做什么事情就不足为外人道矣……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当数匹快马飞奔到宫城前上前禀告后耶律得重听了后怔住:“陛下取道西夏现在我辽军主力正与西夏军交锋?”

奚王回离保也大为不解:“这是怎么回事?陛下不是和南朝的皇帝议和盟约要从雁门关回燕云的么为何去了西夏?”

传信之人嘴唇颤了颤不敢大肆宣扬凑近了低语起来。

耶律得重听了后心头狂喜脸上却是惊怒交集声调昂起:“陛下被南朝的大逆‘左命’生擒?胡说八道速速拖下去鞭笞五十!”

奚王回离保斜了耶律得重一眼倒也不阻止摆了摆手:“当众行刑!”

这一嗓子下去再加上传信者被打得遍体鳞伤高声惨叫四周的注意力全部被吸引就连不远处的公孙昭都招来侍卫询问:“发生什么事了?”

侍卫脸色难看闭口不言丁润身形闪出很快打听了详细回来笑道:“‘左命’前辈在雁门关前擒了辽帝让二十万主力绕道从西夏借道回国!”

和朱武一样公孙昭闻言大喜:“不愧是前辈每次出手都是这般改变天下大局的壮举这下燕云终于可以暂时不动兵戈了……”

他又觉得有些惋惜:“只可惜昏君议和错失良机居然让辽军二十万主力安然撤退等到他们接下来回辽后肯定还要反攻燕云不过能争取数月的时间对于燕云根基的稳固也是一大好消息!”

丁润笑道:“放心吧辽军从西夏借道和西夏守军起了冲突又与大宋西军交锋三方打成一团别说数月时间我看一年他们都回不来!”

公孙昭由衷地感叹道:“真是上天助佑让辽人有了这么个君王!这一年太重要了以兄长对麾下的治理燕云百姓定能归心……”

丁润咧嘴道:“总教头这位潜龙终将腾飞九天化作真龙!他现在就能夺回燕云等以后取代了赵宋那简直不敢想啊反正这些异族一个个的都休想跑掉!”

公孙昭想了想道:“师兄你先回吧梁山泊关系到山东局势需要你去主持。”

丁润正色道:“你师兄我虽然想快点改朝换代但还不至于急于这一时半刻你一个人在这里没个帮衬怎么行我们可是见识过那女真族强横的……”

公孙昭分析道:“时机密的谍细已经与我们取得了联系我就不是一个人现在耶律得重对我的信任也远超第一次相救他对其他人也不放心还不如信我这位救了他两次的恩人。”

“况且此人的野心也逐渐暴露那辽帝如此昏聩恐怕不会久居于下他就算知道我与兄长有联系为了自身的利益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丁润琢磨了一下倒也认可这个看法干脆地道:“既然如此你注意点我就先回了!”

他行事从不拖泥带水洒然告别很快离开中京道一路往南到了燕云边境。

这段时间卢俊义的乡兵军一直驻扎于檀州防备辽人的反扑同时也收拢中京道逃过来的汉民百姓。

丁润抵达边境时印入眼帘的就是排成长队的汉民拖家带口前往关寨。

通过询问他也了解到这些人正是之前燕云大征粮时实在活不下去才往北边跑的如今得知燕云之地易主并且收复后依旧遵守不纳粮的政策只要还能回来的立刻闻讯而来……

“小师弟的估计恐怕都是保守了照此下去根本不需一年这片地方就能被经营得如同铁桶一般再得河北山东之助早早南下拧下狗皇帝的头来当鞠踢!”

丁润骑在马上越看脸上笑容越盛不过很快眉头又是扬起侧耳倾听发现后方似乎有大批骑兵追了过来。

他皱了皱眉意识到恐怕是中京道的那些异族酋首眼热这些汉民要掠夺为私奴。

既然遇到了哪怕只有单枪匹马丁润也立刻调转马头准备迎敌。

不过他很快就没了压力因为前方出现了一队士气更加高昂的骑兵杀出为首的正是李应。

以前梁山泊和独龙岗三家庄都是仇敌现在昔日的敌对关系烟消云散李应远远看到丁润那醒目的大脑袋不禁喜悦地高呼道:“丁寨主你回来了?”

丁润颔首招呼:“李少主!”

李应十分自豪地道:“现在没有什么李少主了我只是乡勇军中的一员将领罢了!”

丁润笑道:“说得好先痛杀辽狗再与李将军痛饮!”

众人直接迎上。

那些掠夺私奴的辽人骑兵欺软怕硬见到乡军这等气势就先怯了几分等到短兵相接后更是立刻被冲散杀得抱头鼠窜。

短短两刻钟战斗就落下帷幕飞刀将最后一名逃亡的辽人铁骑射杀后李应犹自嫌弃不过瘾:“卢统领说了接下来我们要将之前被奴役的汉民从辽境内逐步救回不让他们为异族奴仆!”

看着千恩万谢后被送入关寨的百姓刚刚出面保护的丁润眼神却警惕起来:“你们也要小心点辽人喜用谍细不光是契丹人汉民里也有投靠需要注意筛选谨防贼子从内部作乱。”

李应点头:“总教头告戒我们辽人用暗谍确实厉害但也不能因噎废食先全力收拢汉民入燕云至于里面的谍细接下来会有时机密派人搜查……”

“时机密可够忙的!”

丁润出身情报机构但对于谍报工作不是很感兴趣倒是想到了自己的抄家好伙伴:“其实皇城司在这个时候有大用高提举还在么?”

李应脸上喜色消散愤恨地道:“高提举不让辽军进雁门关后为报圣恩准备南下金陵不料刚刚到大名府就被扣下……”

“抱歉今日无法与李将军痛饮我要先行一步了!”

丁润顿时变色告罪一声拍马而出声音远远传来:“我倒要看看这软弱无能的朝廷敢对一个光复燕云的功臣定什么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