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一五章 冥河宗
作者:牧野在册      更新:2019-04-15 10:18      字数:2692
    哪怕牧凡已经是尊境巅峰,在海凌空间规则崩坏的瞬间,恐怖的空间扭曲还是将他完全裹住,此时牧凡就好像一颗糖果被一群蚂蚁蜂拥瓜分。

    牧凡身上的衣服被空间扭曲搅走,他张口就喷出一道血箭,心底更是暗惊不已,他肯定没有人敢像他这样疯狂,竟然拿敢利用空间崩溃来炼体,哪怕这只是无定海的空间,也不是普通人敢想象的,无定海的空间扭曲不仅带着一丝空间规则,更是带有渗入骨髓的冰寒。几乎不到百分之一息的时间,牧凡整个人就已经面目全非。

    开始的时候只见血肉横飞,骨骼断裂,可以清晰地看见白森森的骨头,到了后面这一片空间都被染红,完全看不到牧凡的身形,远远看上去只有一个血红色的人形站在虚空之中。

    就算是这样,牧凡从始至终都没有吞服下一枚丹药,只是疯狂运转天引道诀和鸿蒙渡厄诀。

    鸿蒙渡厄诀正如它的名字一般,这样的炼体就是在渡厄,而且渡的是来自灵魂骨髓的厄,牧凡修炼这么久以来,经历的痛数不胜数,但那些痛和现在完全没有办法相比。

    鸿蒙渡厄诀被牧凡发挥到了极致,可是那种身体肌肤和骨骼被空间扭曲搅动的感觉却依旧强烈,他甚至有一种躲进天玺世界的冲动。

    但他还是忍住了,对他来说,这绝对是个上好的炼体之地,如果他能够在这个地方晋级仙灵体,将来到了仙界也多一些资本。

    如果是在别地方炼体,牧凡还不会同时运转天引道诀,但是无定海的空间一旦崩溃,就算他是生劫境巅峰也不敢大意,天引道诀是规则功法,他可以通过运转天引道诀规避未知的空间风险。

    牧凡很清楚,他布置的阵法就算是仙人来了,想要破开也需要一些时间,更何况他知道攻击阵法的人只有生劫境而已,他索性全心沉浸在炼体之中。

    碎裂的骨骼在鸿蒙渡厄诀的运转下迅速重组,然后又被扭断撕裂,不断如此循环,整个冰凌空间除了空间扭曲的声音之外,就只剩下骨骼碎裂声,开始的时候牧凡还偶尔发出几声低沉的吼声,到了后面,他完全适应了这样的割裂。

    无定海下的灵气是浓郁,但牧凡炼体需要的灵气更加庞大,他下意识地丢出几条极品灵脉和数亿灵石,开始疯狂抽取灵气,他全身的血肉和骨骼在这些灵气之下迅速受到滋润,身体的强度更是不断攀升。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浓郁的灵气在牧凡的周身几乎凝成了实质,他的鲜血也停止了飞溅,就是骨骼也没有了断裂的声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牧凡的体内忽然发出一声低沉的碎裂声,一种圆润的道韵在他的体内冲刷而过,他的精血,**骨骼甚至是元神都被一一强化,旋即他又看到体表浮现出一道淡淡的金色,最后如同光华一般迅速收敛。

    牧凡停止了修炼,看着白皙如玉的身体,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终于是仙灵体了么?”

    这一刻外界的无定海的空间扭曲已经无法对他造成半点威胁,任凭海凌的崩溃碎片划过他的身体,却无法留下半点痕迹。

    此刻他的心情很是激动,他一个生劫境巅峰的修士,在修真界的时候就已经是仙灵体,后无来者不敢说,但绝对是前无古人,按照叶旋瑜的说法,就算是仙王强者也不一定有他这样的肉身强度。

    晋级仙灵体之后牧凡才明白了过来,仙灵体和尊境圆满的区别不在于仙元和真元,而在于炼体功法,炼体强度体现的是肉身对更强天地规则的适应,对牧凡来说,尊境并不是肉身在修真界的极致,当炼体功法超越一定的等级之后,肉身就不会受到规则的限制。

    他的鸿蒙渡厄诀经过天引道诀的篡衍,早就脱离了原来的轨迹,完全形成了新的体系,绝对不会比任何一部炼体功法弱,正因为如此,他才会果断出手救出梁英的冰雕。

    抬手将剩余的灵脉和灵石收起,他炼体也不过消耗了四分之一的极品灵脉而已,而且他在炼体的过程中压制了自己的修为,就算是这样,他的真元更加凝实。

    做完了这些,牧凡这才看向阵法之外,心中发出一声冷笑。

    他在阵法内炼体的动静很大,但他肯定外面的家伙肯定察觉不出半分,不然这个家伙也不会一直攻击了一整天。现在他炼体完毕,是时候算算账了。

    这方空间本来就是被牧凡用阵法护持着才稳定下来的,现在牧凡丝毫不顾空间平衡冲出了阵法,海凌空间立即就发出了“嘻嘻唰唰”的崩溃声。

    牧天毫不犹豫祭出牧天,哪怕是在无定海底,照样是卷起了无数道涟漪的波纹轰了出去,恐怖的灵韵和一个蓝色的漩涡轰在一起,激出一方巨大的真空,与此同时,牧凡背后的海凌空间迅速崩溃,化成了虚无。

    丘乾被恐怖的灵韵轰得倒飞了出去,张口就喷出一道血箭,他惊恐地看着眼前的年轻男子,哪里还不知道自己惹到了一个恐怖的强者。

    “住手,否则我们都不好过……”丘乾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甚至疾退了数步,睁大眼睛看着牧凡背后崩溃的海凌空间,那些空间扭曲在牧凡的周身收缩环绕,却无法影响牧凡分毫。

    “你对自己的认知还算不错,没错,的确会不好过……”牧凡平静开口道,他的领域已经完全笼罩了这一方空间,锁定了丘乾。

    丘乾也不过生劫七层而已,在真咒大陆也算是一方强者了,可是在他面前还不够看。

    牧凡的领域已经到了心随意走的境界,甚至还是大成领域,他毫无声息地释放出领域,区区一个丘乾还无法感知得出来。

    “道友,这绝对是个误会,在下是冥河宗的丘乾,因为路过此地发现有些异常,这才想要破开阵法查看一番,竟没想到是道友在此修炼,还望道友见谅。”丘乾心中有些打鼓,但是在说到冥河宗的时候,他的脸上明显闪过一丝自豪之色。

    刚才牧凡一动手,他就知道牧凡的实力不会在他之下,只是他根本看不出来牧凡的具体修为。

    不过他也清楚,只要牧凡不是傻瓜,就不会继续对自己动手,他一个生劫境七层,如果真的动起手来,牧凡也不一定就能吃定了他。

    牧凡根本就没有听过什么冥河宗,就算是知道也不会在意,冥河宗还能比海遗宗强不成?

    至于丘乾说的误会,他就呵呵了。

    丘乾好歹也是个生劫七层的强者,岂能看不出来自己布置的是个新阵法?如果真的是有什么事情,直接叩阵拜见就是了,此人不仅没有叩阵,甚至还持续攻击了一整天,如果他布置的不是九级阵法,阵法早就被这个家伙打破了。

    “冥河宗很了不起吗?连海遗宗都不敢在我面前吭声,你冥河宗算个屁……”

    牧凡的话音未落,他的领域已经锁定了丘乾。

    丘乾脸色顿时大变,他没想到牧凡竟然这么不讲理,居然直接对他动手。海遗宗,海遗宗在冥河宗面前算个什么东西?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