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0章 方朝贤
作者:司徒北      更新:2018-10-04 07:40      字数:2729
    不是村里人。 

    村里人虽然张坤不说全认识,但至少大半,而其他一些不是很熟的人,即使叫喊不出名字,但起码也多少照过面。

    所以张坤一眼断定面前的人并不是村里人。

    而且最主要的是,面前这人时刻散发的气质,就不像是个农村里的人。

    在张坤下车的时候,诊所外有不少人望这边瞟了一眼,其中就有那个黑衣黑裤,黑色布鞋的中年人。

    在看到张坤后,中年人脸上带笑的向张坤微微点了点头。

    张坤顿了顿,也轻轻点头,算是回礼。之后张坤提着行李进了诊所。

    诊所这时候没什么病人,刘医生坐在办公桌后,一脸愁眉的看着面前的手机,聚精会神的样子,就连张坤走进诊所都没注意到。

    张坤走到刘医生身后,果然是那些红红绿绿的线条,不过看样子,还是绿色线条居多。

    张坤走到身后,刘医生似乎这才发觉,回过头望了一眼,看到是张坤,脸上勉强露出一个笑脸:“张医生回来了啊。”

    张坤笑着点点头:“刘医生又在看你的股票?怎么样,好点了没?”

    听张坤说到股票两个字,刘医生脸上勉强的笑容都维持不下了,僵硬了一下,然后面露苦笑:“别说了,算是彻底被套牢了。现在这股市,行情一天不比一天,我是亏到姥姥家了。”

    对股市张坤是完全不懂,只得安慰的道:“股市嘛,就这样,上上下下的,不过也不可能一直跌,总有一天会反弹的。”

    刘医生苦笑一声:“希望吧。”

    说完,刘医生似乎想起什么,对张坤道:“对了,张医生,这几天一直有一个人来诊所找你,我问他什么事他不说,问他是不是有什么急事让他打你电话也不打,就这样每天来诊所等着,喏,就在诊所外那个黑衣黑裤的。”

    “我瞧着那人面像,一脸凶戾的样子,看着就不像好人,张医生你小心点。”刘医生小声的说着。

    张坤顺着刘医生的目光望去,正好看到诊所外向这边望来的中年人。

    只见,在看到张坤的目光后,那人放下了正在旁观的牌局,然后站到诊所门口,也不进来,就在门外站着。

    看到这,张坤想了想,然后和刘医生交代了两句诊所的事,然后提着行李走了上去。

    当张坤走到那人面前,中年人忙轻声招呼道:“张医生。”

    张坤笑着点点头,然后道:“听刘医生说,你找我?”

    中年人点点头,然后轻声道:“张医生可否借一步说话。”

    张坤转头望了一眼诊所外依旧热火朝天的“老年活动中心”,然后向着中年人点点头,于是两人向着诊所外的马路方向走去,在走出十几米后两人便停了下来。

    站定后,黑衣黑裤的中年人略带恭敬的开口道:“张医生,先自我介绍一下,在下方朝贤,在南山市经营一家小小的演艺经纪公司。”

    说话间,中年人方朝贤始终小心注视着张坤脸上的一丝一毫的变化,在看到说出他的名字时,张坤脸上毫无变化,只是微微点头。

    方朝贤一直紧绷的心总算稍稍一松,但仅仅只是犹豫了片刻,方朝贤便放弃了内心里某些侥幸的心理,继续道。

    “张医生,在四天前,我接到过梦老三一个电话,他想花一千万,买张医生您的一手一脚。”

    “不过在梦老三说完之后我就一口回绝了,之后机缘巧合之下,知道张医生开了家诊所,就赶忙过来,希望向张医生解释两句,不希望因为梦老三的电话,让我和张医生之间产生什么误会。”

    本一直微微含笑的张坤脸色顿时一僵,然后瞬间阴沉了下来,脸色阴晴不定,双眼死死盯着面前的方朝贤,双睑微眯,浑身散发着一种危险的气息。

    “方先生也是道上的。”

    方朝贤似乎犹豫了片刻,但最终还是苦笑点头。

    “年轻的时候不懂事,确实混过,不过很多年前我就洗手不干了。现在国家发展的这么好,随便做点什么都能养活自己,谁还想过那每天刀头舔血的日子。”

    “也就是梦老三消息太过落后,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找到我头上。”

    听着方朝贤的话,张坤脸色阴晴不定,不过最终脸色还是渐渐放缓:“方先生等了我这么多天找我,就是想说这些?”

    方朝贤顿了顿,然后继续道:“其实,关于张医生的事迹,我机缘巧合之下,也多少知道一些。”

    张坤眉头微皱。

    “我曾经跟一位武学高手学过武,虽然最终没有被师傅收入门下,但总算勉强也算是半个武林人士,所以我知道,张医生作为我国最年轻的武术大宗师,曾在燕京,紫禁之巅,大败日本武术宗师宫本田冲,扬我国威。”

    “在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是为之热血沸腾,只可惜我身份实在上不得台面,所以无法亲自到场为张医生呐喊助威。”

    “所以,在接到梦老三的电话时,我是又好气又好笑。梦老三个不开眼的,居然想要张医生的一手一脚,真是死字不知道怎么写的。”

    张坤双眼微微一凝,再次上下打量了一会方朝贤,然后缓缓点头:“**拳。”

    “张宗师好眼力。”方朝贤一脸苦笑,宗师果然都是非人哉,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拳法路数。

    “除此之外,我还机缘巧合之下,知道张医生的另外几个事迹。”方朝贤继续道。

    “对了,我该称呼您张医生好,还是张宗师好?”

    “张医生吧。”张坤淡然道。

    方朝贤点点头,然后继续道:“首先还是解释一下,张医生,这些事真不是我有意调查,都是机缘巧合之下知道的。”

    张坤点点头,算是暂时认可了这个说法。

    于是方朝贤深呼吸,然后慢慢道:“去年底,迟家二少爷迟恒,因藏毒罪,被判入狱一年。就我所知,这背后就是张医生您的手笔吧。”

    “而据说,在这宗藏毒案的定性中曾经有过一波暗中的较量,而最后是前南湖省省委副书记,也就是现在的南湖省省长,叶省长最终站出来拍的板。”

    “迟家这个家族在南湖省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迟家二少爷迟恒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普通人也许不清楚,但我多少知道一些。”

    “而第二,我曾在李建文李董事长某次酒醉后,偶然提起,据说曾经最有望接替南湖省副省长,南山市市委书记一职的前南山市市长莫腾飞,因为一件事恶了张医生您,之后,就被直接调往他市任市长。”

    “明面上看似平调,但就这么一调,原本距离副省只有半步之遥的莫市长,从此就断了升迁之路,起码,副省,这辈子是没有希望了。”

    “而那件事,是原南湖省省委书记,现任南云省省委书记徐书记,和原南湖省省长,现任南湖省省委书记的杜书记一起出的手。”

    “所以,我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想和张医生您说一句。”

    “就算是我方朝贤活得不耐烦活腻味了,也不敢和张医生您作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