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2章 危机环绕
作者:豪饮地沟油      更新:2018-12-29 00:05      字数:4810
    躲在楼梯死角处的三人听到了一声沉闷的响声,三人面面相觑。 

    “我去看看。”钱仓一对两人说。

    现在已经没有子弹再射过来,这部电影中的演员仅剩他们三人,狭也没有使用呼救电话亭的机会,所以可以判断对面的人应该是日记世界中的人,之所以不猜是鬼,原因是因为鬼魂似乎并不会使用枪械。

    “太危险了点。”小钻风说。

    “没事,毕竟不是真正的狙击枪。”钱仓一摆了摆手。

    子弹的威力根本不是一个档次,十有**是手枪的子弹。

    钱仓一来到窗户边,他首先将目光放在了对面楼顶,他发现没有人,随后,他再将目光向下移,随后看见两名警员正站在一个躺在地上的人身边,周围不时有人跑过来,很快,值班的医生也跑了过来。

    死了?难道说是刚才的人跳了下来?疯了?还是相信自己能飞?或者是……遇到了鬼?

    钱仓一心想。

    他没有马上做出判断,而是继续观察。

    “怎么样?”寓言问。

    “如果我的判断没错,他应该从楼,他没有回头。

    “跳楼?”小钻风问。

    “可能是鬼动的手,鬼已经开始杀人。”寓言看着之前的楼梯上留下的弹痕说,“距离我们可能遭殃的时间还有五个多小时。”他已经开始倒计时。

    “继续向上吧,我们去院长室那边。”小钻风并没有接寓言的话。

    三人继续上楼,走到四楼楼梯口的时候,钱仓一看见了搭在门沿上的半只手掌,他连忙屏住呼吸,他没有选择开枪,而是将身后的两人给拦下。

    在两人投以疑惑目光的时候,钱仓一指了指门沿上半只手掌。

    这是右手的手掌,非常白皙,白到甚至能够去做手部护肤品的美白广告,可惜手指的美观程度不达标。

    钱仓一与寓言看见半只手掌之后下意识后退一步。

    下一秒,手掌收走,再看不见任何踪影,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他们来了。”小钻风说。

    “我们还是……”寓言又后退一步,“先下去比较好。”

    钱仓一的目光在各个角落扫了一遍,然后说道:“同意。”

    三人转身向楼下跑去,整个过程三人没有回头看过一眼。

    警方在留意他们的行踪,而他们,需要留意拿走尸体内脏的人的行踪。

    这是一个监视链。

    按照他们的想法,日记世界将他们传送到这一天,应该是因为今天会有人拿走孙院长内脏的缘故,可是发生了三楼走廊枪击案之后,整个阳光医院已经是高度戒严状态,躲在暗处的人是否会选在如此极端的情况动手,钱仓一并不确定。

    因此,他们先往下,避开可能存在于楼上的鬼魂。

    他们来到二楼,然后走到走廊当中,此时,整个二楼的走廊只有走廊上方的灯还亮着,其余的房间全都是一片漆黑,看不到一丝光亮。

    三人背靠着背,开始行动起来,剩下的时间中,他们需要尽可能保持移动。

    忽然,蹬蹬蹬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接着越来越近,可是三人却没有在走廊上发现任何人的踪影。

    “好像在上面。”寓言右手食指指了指天花板,他缩了缩身子。

    “我怎么听到是下面传来的?”小钻风小声询问。

    仿佛是为了印证两人的话,脚步声再次响起,只不过是从楼梯口传来的,其中一个脚步声偏向上方,另外一个脚步声偏向下方。

    两人不约而同看向楼梯口的方向,同时,他们心中也有些疑惑。

    为什么,苍一没有开口说话?

    二人几乎同时转头,然后看见,他们身后站着一个僵硬的身影,个子比钱仓一矮了一截,这人背对着两人。

    小钻风与寓言后退一步。

    “沈玉……”小钻风喊了一声。

    “别喊了,矮了一截,溜溜溜!”寓言一把抓住小钻风向另外一个方向跑去,他所逃跑的方向正是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背对着两人的人影缓缓转过头,竟然与狭的脸一模一样。

    笑容,出现在狭的脸上,宛如来自地狱的微笑。

    两人暂时顾不上寻找钱仓一,只能想办法离开这条恐怖的走廊。

    快要接近楼梯口的时候,两人看见楼梯口转弯的方向出现了半只搭在墙壁上的手掌,他们迅速停下脚步。

    随后,手掌慢慢从拐角处伸出,先是后半截手掌,接着是手腕,然后是……另外一只白皙的手。

    刘医生从拐角处走出,可是他的脚却没有与地面有丝毫接触。

    “这是你们掉的手吗?”刘医生将右手握住的手掌举了起来,声音竟然有些亲切。

    两人一动不动,浑身发冷。

    寓言一把抓住小钻风,两人身影顿时消失在二楼走廊,一楼侧面的窗户处,小钻风和寓言的身影忽然出现。

    刚才爬入门诊楼的时候,寓言重新设置了标记地点。

    寓言右手捂着胸口,疯狂吸气,他技能使用后的副作用正如技能的名字一样,百米赛跑,体力会有巨大的消耗。

    “我们得去救沈玉。”小钻风说。

    “怎么救?你知道他在哪里吗?”寓言喘着气问,如果不是现在也并不安全,他可能会直接坐在地上。

    小钻风抬头看着门诊楼上方,然后看向门诊楼和住院楼之间唯一的一条通道。

    “多找点人就行。”小钻风轻声说。

    ……

    二楼走廊,钱仓一缓缓前进,他突然发现身后的两人已经失踪。

    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变得不正常起来,忽大忽小的说话声,若有若无的脚步声,直到他走到一个房间的窗户前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身边竟然站满了许多人。

    这些人相当忙碌,只是他们的模样,如何看都不像是活人。

    有的,额头有一把劈进去的斧子,有的,上半身和下半身之间完全分开。

    这些根本不是人,而是鬼!

    忽然之间,其中一只半边脸都被压烂了的鬼似乎发现了钱仓一发现了他们的存在,于是他慢慢走到钱仓一身前,在钱仓一眼前挥了挥自己的右手。

    钱仓一双目的焦点一只维持在窗户玻璃上,仿佛根本没有看见这只鬼。

    半边脸都被压烂的鬼似乎对钱仓一来了兴趣,又挥了挥手,但是钱仓一不再理会,而是维持原本凝重的表情看向别处。

    他看着雪白的墙壁,原本让人给人干净感觉墙壁,此时却像是通往冥界路上的风景,单调而让人心冷。

    时间悄悄从指缝中溜走。

    钱仓一打算加快速度,他想要尽快与小钻风和寓言两人汇合。

    走到下个玻璃窗户前,钱仓一借助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玻璃反射的影像中,一只浑身青灰色皮肤的饿鬼大嘴张开,正打算将钱仓一的头颅吞入嘴中,而在钱仓一神身前,还有一只铁黑色的鬼魂正拿着一把大剪刀,打算将钱仓一的腰给剪断。

    平稳的呼吸声在走廊中响起。

    仍然与以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仿佛这些恐怖的恶鬼并不存在,只要自己认为它们不存在,那么……就真的不存在!

    钱仓一维持着原本的速度,此时他感觉自己像是误入冥界的凡人,仅靠身上的一点阳气护身,一旦被凶残的恶鬼发现自己能够看见他们,下一秒,这些恶鬼就会扑上来将他生吞活剥再大卸八块。

    动作,神情以及心跳,一切的一切都处于正常波动范围内。

    现在与狭对抗的情况完全不同,与狭的交锋是综合实力的碰撞,而此时此刻,二楼的走廊当中,比拼的心理素质,即使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淡然。

    我认为你们不存在,你们就不存在!

    钱仓一继续前进,即使被百鬼窥视,即使已经走在悬崖边上,他依然面不改色。

    下一个房间,走廊尽头的窗户吹过一阵穿堂风,将钱仓一头发吹起,就连身上的衣裤也随着这阵穿堂风而摆动。新的玻璃窗户再次出现在侧面,这一次,玻璃窗户中的景象是一身挂骷髅头项链的巨大恶鬼手持巨锤向钱仓一砸来,不再是静态的动作。

    躲,还是不躲?

    巨锤的速度不快,但是却有着一股无与伦比的威压,这一威压仿佛不是作用于**,而是直接作用于灵魂,让人不寒而栗的巨锤。

    眼角的余光仅能看见恶鬼的锁骨处,甚至看不到恶鬼的头。

    即将触及钱仓一发梢的巨锤依然没有减速。

    这只恶鬼,并不是在测试。

    钱仓一,没有动。

    有着无数嘶吼扭曲面孔的巨锤砸在了钱仓一的身上,耳边忽然传来了无穷无尽的呢喃。

    呢喃声中有老人、中年、青年、儿童,各种各样的人都有,他们都在重复着同一句话。

    一句会永远念叨着的话。

    帮帮我……

    帮帮我。

    帮帮我!

    随着这句话出现的还有撕心裂肺的呐喊、滚浪油锅的翻滚声,舌头被剪断的闷哼声……宛如身处古书中真实的地狱。

    钱仓一再次迈出右脚,他的眼中仿佛只有寂静的走廊,周身的一切呐喊都与他毫无关系。

    我的路,在前方!

    钱仓一心念。

    一楼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还有内容空洞的喊声,“别跑,再跑我就开枪了!”

    脚步声逐渐靠近,钱仓一回头,双手垂于身子两侧,楼梯口,小钻风的身影出现。

    二人的目光在走廊中交汇,各自的瞳孔中映出对方的身影。

    ……

    阳光医院附近的一间平房,一名中年男子确定好时间之后打开门走了出去。

    他留着清爽干练的短发,看起来十分精神,他是骆景。

    半夜2点钟,一个除了夜猫子基本都已经睡觉的时间点。

    骆景特意选择了这个时间点,因为他不想自己做的事情被别人发现。

    近几个月来,他每天都在留意阳光医院的传闻,当他得知阳光医院开始闹鬼之后,他整个人的血液都开始沸腾,因为那意味着《慧天华经》上面所写的成仙之法开始起作用。

    今天他注意到孙明知晚上没有从阳光医院离开,这说明,阳光医院的院长孙明知要么半夜睡在闹鬼的阳光医院当中,要么,已经被凶残的恶鬼给杀死。

    他,更倾向于后一个可能。

    只有月光指路的小道上,骆景一路小跑到阳光医院,然后从阳光医院侧面的围墙缺口处翻了进去,动作熟练,丝毫不拖泥带水。

    骆景的目光停留在门诊楼五楼,五楼,是院长室所在的位置。

    通常,没有重大事情发生,孙明知都会待在自己的办公室中。

    骆景听到门诊楼内传出两声惨叫,他眉头皱了一下,但是并没有因此动摇自己的想法。

    他有着钢铁般的意志。

    检查了身上的武器之后,骆景抬起右脚向门诊楼大门走去。

    ……

    后方的惨叫声让钱仓一与小钻风感觉不妙,因为这意味着跟着两人的警员现在都已经死亡,甚至有可能因为阳光医院中的未知原因而转化成新的鬼魂。

    两人动作丝毫没有停下的想法,二楼前往一楼的通道已经被鬼魂占据,他们现在只能向上跑,这是不得已的办法,至于被逼迫到楼顶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二人完全不清楚。

    “左笛他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小钻风将两人此时的境况说了出来。

    虽然相较于钱仓一短时间多次使用技能来说,寓言的情况要好上一些,但是也只能维持基本体能不受到影响,想要短时间再使用一次没有可能。

    “等到今天结束,他应该还能使用一次,我们最后的机会。”小钻风继续说。

    “知道。”钱仓一点头。

    两人很快来到了三楼,然而,前方阴暗处亮起的诡异绿光让他们想要在三楼拖延时间的想法完全熄灭。

    他们奔向四楼。

    门诊楼边的窗户前,寓言始终观察着楼内的情况,接着,他看见一名未曾见过的中年男子走入门诊楼内,这名男子动作干净利索,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寓言正打算看得更仔细一点,却发现男子仿佛察觉到自己正在被人偷窥,于是转头看向走廊尽头的窗户。寓言赶紧躲在一旁,不知为何,他感觉自己的心跳正在快速跳动,仿佛要从胸口跳出来一样。

    他……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