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他与结果与万艾可
作者:白王珈蓝      更新:2016-08-18 22:40      字数:2872
    客厅中,家光享受着难得的休闲,在家中陪着自己的孩子,他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眼前正在桌子上写写画画的纲吉和美柑,再次感叹自己的这双儿女真是可爱如天使,心中的幸福指数瞬间爆表。

    这大概是上帝对他的补偿吧……如此幸福的光景不由得令家光想起了那个让他的发际线犹如11区面对布里塔尼亚帝国般节节败退的熊孩子。

    家光仔细想了想,他满打满算也不过三十左右,这等年纪便成为了彭格列的实权高层,怎么都可以称得上是年少有为,一头帅气的金毛配上狂拽酷霸叼炸天的实力,被人尊称为彭格列之狮,曾一度疯魔万千少年少女,然而正是这样的好男人,却因为一届熊孩子,居然让他发际线跟潮退似的开始后移,而且连发色也黯淡了许多,一半是愁的,一半是气的。

    家光那是一个心碎加蛋碎啊,真担心可爱的奈奈会不会离他而去,要知道当初奈奈就是因为他这头充满雄性荷尔蒙的金毛而爱上他的啊!因为万兽之王的雄狮都是靠鬃毛来吸引母狮的口牙!

    一股昔日迎风尿三丈、如今顺风尽湿鞋的心塞堵在心头,家光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叹了口气,瞄了一眼没啥动静的二楼,但愿今天能够平平静静地度过啊。

    然而没多久一阵阵咚咚咚的脚步声仿佛战争践踏似的让家光心好累。

    把眼一转,果不其然就看到家茂亲风风火火地从楼梯口蹦了出来,手中还高高扬着一张纸,一副闹革命似的样子让家光心感要遭。

    老光!操家伙咱们砍人去!!

    噗!

    家光心里都卧槽翻了,特么哪里还顾得上去纠结‘老光’这个版本2.0的称呼。

    儿砸呀,你别这样,你老爹我都开始方了。

    老光你都吓得萎了!?家茂亲一脸震惊看着吐血的老爸,随即满脸懊悔地摇摇头,可惜啊,咱都把家里的万艾可拿去跟银八老师交换六味地黄丸了……

    卧槽敢情我柜子里的伟哥都是被你拿走的啊!你丫拿去换六味地黄丸干屁呀!

    咱这不是为了你好么,据说六味地黄丸治脱发诶?老光你的发际线都往后挪了,还不开始行动小心国土不保啊。

    你特么感动了我!

    家光已是泪流满面,老子脱发还不是你这个熊孩子害的呀!

    爸爸,伟哥是谁?

    一旁好奇已久的纲吉忍不住问道。

    伟哥是所有男性忠实的小伙伴!家茂亲代替了尴尬不已的老爸回答道,浑身散发着伟光正的气场,所以阿纲你记住了,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一个伟哥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个!有伟哥,没怂逼!

    于是,这一番话让多年后的阿纲需要通过嗑♂药来爆发的时候充满了心理阴影。

    卧靠你别给阿纲刷三观啊!说回来,为啥是你的老师跟你换啊!他要那么多伟哥干嘛!

    家光连忙转移话题制止了这熊孩子。

    你问这个啊,老师他说这是战前储备。

    战他个蛋!你老师**呀?是想战到精尽人亡吗!!

    家光心想要不要给家茂亲换个学校比较好,本来这孩子已经够奇葩得了,现在还摊上一个不正常的老师,他真担心这熊孩子将来会不会搞出一波人类史上最大最恶绝望事件来。

    好了,咱们扯远了,说回正事,你今天又是抽哪门子的风?

    啊,差点忘了这茬!

    家茂亲不满地瞅了一眼一脸无辜的家光,把手中的信纸亮了出来。

    老光,你来看看这个,你说这特么是人干的事么!?

    能换个称呼么……话说这是什么?

    咱参加轻小说新人赏的比赛回执。

    距离投稿的那天起已经快半个月了,家茂亲终于收到了委员会的回复,很残念的是他在初赛就落选了,于是乎家茂亲这下子都不能忍了。

    说好的穿越者不都是随便拿出几个上辈子看过的动漫或小说就能逆天的吗!?日常穿越系的小说都是这么写的口牙!

    儿砸你逆天了啊,你才这么点大就能参加这种比赛了?

    对于正处于9岁这个微妙年龄段的熊孩子,果然无法用常理揣度啊。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咱落选了!他们居然说咱投错区了!

    哦?那要投到哪里去?

    家光一边问,一边拿起回执准备看一遍。

    官能小说。

    家茂亲忿忿不平地说道。

    哈……噗!!!

    说真的,家光这时心情除了懵逼还是懵逼,由于事实太过吓人反而让他都麻木了,再看到回执上开头写着的‘尊敬的寝取狂魔先生’……尼玛,老子好蛋疼。

    其实人家说的也对……你还年轻,回去再练练吧。

    家光其实更想知道这熊孩子是哪来的知识储备量,嗯,工口这方面的,都快变成第二个芥川丈途了。

    练个蛋咧!居然还建议咱集齐八本朱颜血,融会贯通,打通任督二脉,到时候天上天下任逍遥!这特么忽悠谁呢!没听过‘朱颜血的第五滴红泪,于焉堕落’这话吗!?

    家光一副老子真心没听懂你在说什么的样子,总而言之,你想怎样?

    然而,家茂亲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沉默了许久,才吐出了一口浊气,缓缓说道。

    咱要出海。

    ……哈?

    家光感觉自己耳朵进翔了。

    咱在日本已经呆不下去了,被梦想抛弃,被现实所摧残的男人,只剩下出海这一条路了……

    抛下一脸懵逼的老爸,家茂亲双手插在裤袋中,微微佝偻着身子向门口走去,举起手背对着家光轻轻挥起手来。

    salaba~~

    ……

    家光望着少年的背影,莫名有种久经风雨的沧桑感。

    卧槽你是哪来的水手啊!?

    啊,哥哥等等我!

    我也要去玩,欧尼酱!

    看着纲吉和美柑一蹦一跳很欢快地追上了家茂亲,家光只能扶额,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声。

    ……记得准时回家吃饭啊你们。

    ◇◇◇

    风中夹带着微弱的香味。

    紧接着,有一个白色的圆形物体在沢田家茂的眼前掠过。

    原来是一个白色贝雷帽——当少年意识过来那是何物的时候,白色贝雷帽被不知不觉中变强的风吹得又远了一些。

    啊,我的帽子~~~!

    从后方忽然传来悦耳、澄澈、而又响亮的嗓音,少年不由自主地陷入片刻的失神,随即仿佛是为了确认声音的主人是谁,少年的身体霎时间作出了反应。

    双手紧握,连肌肉都隆起;脖子使劲,向后方转得几乎要抽筋。

    很快,眩目地闯进少年眼底的,是一个追着帽子脸色略微困窘的少女,白净洋装、白皙大腿、和白色的……白色的什么都无所谓了,重要的是现在的心情!

    激情在澎湃!肾上腺素在飙升!黑炎龙在苏醒!

    于是少年遵从着此时此刻内心的呼唤,勇敢地站了出来,张开双手挡在了少女的前路,脸色通红的他仿佛耗尽全身心的气力,放声大喊。

    前面那只少女站住!我的仇恨已经饥渴难耐了!!

    是的,这股异样的情绪,名为杀意。

    ====================================

    ps:我看过一句堪称真理的话,并引为座右铭时时刻刻警惕自己——作家拖稿是不用理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