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责任与压力
作者:弗洛伯伯      更新:2018-12-29 00:05      字数:3476
    潘西突然发现,在马库斯弗林特的这份来信中,她所需要在意的东西或许并不应该是马库斯的意图。 

    因为比起她不怎么熟悉的马库斯来,才刚认识不久、却交往得比前者更加深入的伊露莉的表现,显然更能成为她选择如何回信的基准。

    “伊露莉她……为什么会将我和她的关系告诉给马库斯听?这对她又有什么好处?要是被弗林特家的人知道了的话……”

    一想到这里,潘西顿时就感到很是疑惑。只是在多次见识过伊露莉的急智之后,她却并不认为对方会犯下这种低级错误。

    那么,在伊露莉在回到弗林特家以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越是思考得多了,潘西就越是意识到,马库斯的这封信着实不能轻易回。以至于,她在散步回来以后一直到去礼堂用餐时,都还在想这个问题。

    然而,相较于潘西所为难的事情而言,目前玛卡需要考虑的可就要复杂多了。

    在蛇怪于海尔波的作用、以及马丁在这之后的行动这两件事面前,伊露莉被囚禁的意外只能算是在计划之外衍生出来的私人问题。

    当然,由于潘西已经把水搅得浑浊不堪,玛卡这边固然不好下手,海尔波那边肯定也会陷入相同的境况。

    而像这种两方都不便轻易有所动作的情况,那也就相当于是站在明面上的玛卡多了一些优势。

    所以,现在他倒是不用着急了。

    “这又是遇到什么状况了?”

    早餐时间,玛卡一望见潘西那于沉思中隐然还有些变幻不定的表情,就知道这个斯莱特林女孩儿肯定又遇上了某些难题。

    可是很快,他便将视线收了回来,没有再去分散精力关注潘西那边。

    因为……

    “玛卡,听说你今天要和魔法部部长斯克林杰一起,接受《预言家日报》的专访?”

    也不知道斯拉格霍恩是从哪儿获得的消息,明明这件事才在昨天下午刚定下来,这个胖老头儿居然这就已经知道了。

    不得不说,一旦人活得久了,认识的人自然也会越来越多,就更别提像斯拉格霍恩这种特别喜欢经营交际圈的家伙了。

    “是啊!是有一趟采访,就在魔法部的会议大厅里进行。”

    玛卡转过头,冲着斯拉格霍恩笑了笑。

    “要不是教授你还得为学生们按时授课,我本来也想叫上你一起的我知道,像这种引导舆论的活儿还是你擅长,起码比我这样的年轻人有说服力多了!”

    “哎呀!”老头儿哈哈一笑道,“没事,你有这份心就已经足够了!”

    然则,玛卡对此却只得暗暗摇了摇。

    出风头的事情斯拉格霍恩当然“擅长”,可如果是需要冒风险的事情,这胖老头儿就未必感兴趣了。

    是以,要是玛卡告诉他,接受这次采访的对象其实极有可能会被某些人盯上的话……斯拉格霍恩估计连躲都来不及呢!

    ……

    正如先前所提到的,魔法部眼下已然进入了戒严状态,几乎每个人进出都要接受一套相当严密的检查。

    可即便如此,斯克林杰却仍然不太放心。

    毕竟,这次地牢囚犯失踪事件说大不大,却也代表着魔法部防备力量的疏漏。而像这种任凭他人自由来去的状况,在斯克林杰上任以来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一想到当初在康奈利福吉担任部长的最后那段时期,因为食死徒与凤凰社的战场突然移到了魔法部来,导致部里变得一片混乱,斯克林杰就非常担心自己也会面临那等绝望的处境。

    正因如此,当他一再发觉苗头有些不对之后,便立刻就像是只惊弓之鸟般琢磨起了相应的对策来。

    只可惜,就身为魔法部部长的才能方面来说,他明显还是有所欠缺的。

    在左思右想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的情况下,他也只能操起了老本行,把当初担任傲罗办公室室长时的本事给拿了出来。

    所以事实上,如今这套安检的流程与部里各处的值守方案,其实还是他和金斯莱共同制订的。

    而另一方面,像“接受《预言家日报》的专访”这种事,实则却是玛卡在给金斯莱回信时,一拍脑袋给他出的主意。

    当天上午,斯克林杰很早就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然后就开始带着满心的忐忑琢磨起了玛卡和记者到底哪一个会先来。

    距离斯克林杰的办公桌不远处,金斯莱则与部长秘书面对着面坐在沙发上,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金斯莱自然是知道玛卡的想法的,他甚至还知道,玛卡提出这次采访的真正目的。

    不过很显然,这些事他既没有必要、也不可能透露给斯克林杰知晓。

    至于金斯莱对面的那位部长秘书,他就纯粹是无话可说了,因为就连斯克林杰这个部长,都还在为魔法部……又或者说,是在为他的前途而忧心忡忡。

    “麦克莱恩……还没到吗?”

    由于在这个时期,斯克林杰不敢随意将飞路网中连通魔法部的线路打开,因而玛卡和记者都不会从他办公室里的壁炉中直接过来。在没办法第一时间就发现玛卡到来的状态下,斯克林杰只能一再地向外面询问他是否到了。

    “我再去问问吧……”

    虽说这已经是斯克林杰第三次问这个问题了,可金斯莱没有提醒也没有抱怨,当即便要再度起身去替他了解情况。

    但是这次金斯莱还没站起来,就被对面的部长秘书给制止了。

    “这次我来去吧!沙克尔,你在这里陪同斯克林杰先生,这至少比我留在这儿更能令他感到安心。”

    在小声地对金斯莱说过一句以后,他便冲着斯克林杰那边点了点头,随即就转身往门口去了。

    “……其实吉姆在的话,也听让我放心的。”

    斯克林杰望着自己那个头号秘书离开办公室,在对方出去后,才转过头朝着金斯莱的方向如此说道。

    金斯莱闻言,只得无奈地耸了耸肩。

    “这句话,你应该在他能听得到的时候说的!”

    “哦……我想是的。”

    斯克林杰怔怔地眨了眨眼睛,接着便又拿起手边的茶杯来喝了一大口,就连它早已经放冷了都没在意。

    老实说,随着英国魔法界的局势变得越来越不明朗,他这个部长所承受的压力确实很大。而又因为以他的脑瓜子还想不出什么排解压力的对策来,到了现在,他都觉得自己有些扛不住了。

    “沙克尔,你看我这样子还行吗?会不会显得有些不大精神?被拍成相片登上报纸的话,民众们不会觉得我已经无法胜任部长一职了吧?”

    说着说着,斯克林杰忍不住又拿起倒扣在桌子一角的圆镜,对着镜子整理起了发型和衣冠。

    金斯莱无语地看着他在那里瞎忙活,倒是也并非不能理解对方的压力魔法部部长这个职位别看表面上风光,责任与压力着实不小,尤其是在现如今这种不明朗的局面之下。

    一想到将来自己也有可能会被玛卡推上位,他也不得不开始踌躇了起来。

    然则,正当办公室里的气氛随着斯克林杰的折腾而略显沉重之际,几记敲门声倏地便自门口响起,使得他终于将手里的圆镜重又放了下来。

    “咳咳……”斯克林杰清了清嗓子,而后才朗声道,“请进!”

    话音稍落,部长办公室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两道身影遂即从门外走了进来。其中走在前面带路的是刚刚才出去不久的部长秘书吉姆,而跟在他身后的,则是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巫。

    “斯克林杰部长先生,很高兴能见到你,”那女巫带着一脸矜持的微笑,语调轻缓地道,“我是贝蒂布雷思韦特,《预言家日报》的政经专栏记者……哦,因为我刚从国际专栏转过来,所以你可能还没怎么见过我。不过……”

    正说着,她忽然又轻笑了一声,意有所指地道:

    “我想你一定很熟悉我的同事丽塔斯基特,但是我得说,我和她的采访风格完全不一样,这一点还请部长先生可以放心。”

    她这句话,显然就是为了和那无良同事划清界限,顺便让斯克林杰知道她并非那种为了噱头什么话都写得出来的记者。

    只是,虽然斯克林杰还没办法从这么几句话里就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既然她能特意将丽塔斯基特提出来做个对比,或许还真是一名真正拥有职业操守的记者也未可知。

    “噢,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斯克林杰当即站起身来,伸手示意道,“请先坐一下吧!等麦克莱恩先生也到了,这次采访就能开始了。”

    “不急,”女记者贝蒂见状,突然又朝身后的门外指了指,“我的摄影师还在门外等着,不知道部长先生能否让他也进来歇歇脚?”

    “摄影师?当然,当然可以!那就”

    斯克林杰还没来得及说完,却见门外头蓦地便又走进来一个人,往这边轻快地打了个招呼:

    “你好啊,斯克林杰先生……你这条领带不错,是在哪儿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