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奇计
作者:贰零肆柒      更新:2018-12-07 02:17      字数:3367
    天色将明之时,汝水北岸的秦军陆陆续续拔营后撤。 毕竟敌军就在汝水对岸,最先撤退的是辎重和装运粮秣的车马,它们迎着北风徐徐向北,行向三十多里外的汾陉塞。四十万战卒则沿汝水列阵,他们将在最适合的时候撤退,或者进攻。

    秦军的动向自然无法瞒过楚军斥骑,讯报以最快的速度传向中军幕府,传向三十四万士卒的指挥者熊荆。从明时穿好钜甲起,他就一直柱剑而立,没有任何松懈。斥骑的急报没有让他丝毫动容,他正在等待天亮。

    如果天亮后飞讯不通,那一切都是真的。如果天亮后郢都有正确的讯文发来,那这一切都是假的。熊荆压抑着情绪默默等待,帐中的将率司马也在默默等待,他们当中有些人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有些则茫然不知发生了何事,只是有从中军左翼的转向中才察觉到了一丝不安。

    中军左翼连接着全军的左翼,双方的分割在令武山下。中军左翼转向戒备布置在左翼的八万赵军,这是赵人要叛乱吗?好好的一夜过去赵人竟然成了敌人,这种事情谁敢相信?

    讯报接连不断,一会是秦军退到了何处,一会又是秦军退到了何处。身在北岸的楚军斥骑忠于自己的职责,竭尽全力报告敌军的动向,以为接下来的追击做准备,可他们的后方,中军大幕完全停住了运转,二十六万楚军正等着熊荆的最终命令。

    天快亮前总会先昏暗一阵,昏暗之后,新的一天由此开始。天色亮到能发出飞讯时,中军幕后的飞讯杆立即发讯,讯报顺着飞讯站速速南下,传入千里外的郢都,如果正常,不需一刻钟,大司马府就会回讯,讯文上会有正确的应答码,然而足足一刻钟过去,也未见大司马府有任何讯文传回。

    计时的沙漏全部漏完,熊荆没有说话,只抬头迈步出了幕府,后面的将率全部跟着。出帐后他们登上来时的戎车,驰向自己的师旅。天亮后耽误了一刻钟之多,列阵以待的士卒全都等不及了。

    秦王政二十年十二月癸未这天早上,焦急等待的人并非只有汝水南岸的楚军将率,汝水北岸襄城城令府中的秦军将率同样急迫。

    离间计是秦国的拿手好戏,张仪六百里离间楚齐之盟、长平之战离间廉颇与赵孝成王、河外之战后离间信陵君和魏安王,其余诸国也有离间计,可离间计用的最多、用的最好,非秦国莫属。

    四国之盟嘴上是盟国,心里各有各的打算。既然赵国太后要借赵国的力量杀了芈,那何不趁机离间荆赵两国?齐国以外,魏国的可战之卒尚未长成,多是半人高的孩子,现在楚国正靠十万赵军协助作战。十万赵军一去,荆人便断了一臂。

    芈是秦国以后的棋子,未回楚国暂居咸阳的芈戊名义上是照看祖陵,实际上相当于楚王的非正式使臣。秦国要是败了,这将是最后求和的渠道。这种图谋当然在赵人的掌握中,他们务要斩除楚秦这种联系,将秦国置于死地。

    任何政制都有其相应的缺点。楚国政制实际上行敖制和不行敖制,只有形式上而非本质上的不同,不然楚国的新政不会如此大体平稳的施行的缺点之一便是转变缓慢。楚国不可能今天与秦国交好,第二天又与秦国交恶,然后过一段时间再和秦国交好。国政不是君王一个人决断,是一个群体一起决断。

    很难一夜之间从亲秦转为恶秦,也很难迅速从恶秦转回亲秦,更不可能大王说几就是几。大王可以胡闹,国中东风照旧压倒西风。怀王时期屈原联齐之策失败全在于此,张仪欺骗怀王入楚得以不死也因于此。本来亲秦恶齐的楚国想要真的恶秦亲齐,最少要一代人、一代君王的时间进行转变。

    熊荆再厌恶赵国,当楚人感到河北之地冷得要死,南人确实不服北土时,复立赵国就会提上日程。熊荆能阻拦一时,阻拦不了一世;亡秦不同,亡秦不是大势,亡秦仅仅因为这一代楚人的仇恨,熊荆只要拦住了这一代人,以后就不可能亡秦。

    这便是赵人认为芈可杀的理由。芈不是王后,区区女公子杀了熊荆会痛恨一生,楚人却未必对赵国生恶。只要赵国牢牢把握住楚国政坛的风向,熊荆未必能对赵国如何。

    赵国为长远利益而算计,秦国则在卫缭劝说下放弃了长远利益。楚赵一旦生出间隙,失去赵人协助的楚国实力必然大减。如果运气足够好,建信君能说服赵将司马尚投秦,同时楚王的怒火足够旺盛,彼时楚军与赵军相伐,四十万秦军再趁乱一击,大败甚至全歼二十多万楚军,不能说天下从此定鼎,可也差不多了。

    那一日得知赵人欲杀芈而赵政欲告知芈戊时,卫缭便是这样进言的。秦国失去的仅仅是芈戊、芈这条日后求和的联系,没了以后可以想办法再建立联系,可如果赢了,秦国便将得到整个天下。

    计策由此定下,整个秦国知悉此事的不超过五个人,李信是其中之一。直到今天早上,下达辎重后勤先行撤退的军命后,李信才向军中将率宣布王命。

    荆人和赵人临阵相伐,这是诸将做梦都会笑出声的事情,这岂不是说等下自己可以涉水去对岸捡人头?诸将喜气洋洋的领取军命,而后渐渐急迫的等待。但也有人不喜反忧,都尉白林就是其中之一。

    与其他急速升爵,而后又急速降爵乃至有罪的都尉不同,白林的运气一直不错。正因为不错,他才敢质疑国尉府的计策。眼见对岸一直没有传来建信君的消息,他终于忍不住出列揖告:“下臣以为此计险矣。”

    听闻王命人人振奋,全期盼着此计可行,没想到突然蹦出一个泼冷水的。李信还未说话,都尉们便对白林怒目相向了。好在李信没有生怒,他是年轻人,白林也是年轻人。

    “言者何人?”李信坐正了身姿,故意喝道。

    “都尉白林。”白林大大方方的揖礼,心里想起了先君白起。

    “你为何言此计甚险?”白林年初还在王翦麾下,农忙假期间,王翦麾下的甲士趁机回调,他又归在了李信麾下。

    “下臣以为知彼司无所不在、无所不知。”严格的说,白林已经在誉敌了。“我知赵人之谋,知彼司何为何不知赵人之谋?我趁赵人之谋而谋荆人,荆人何不趁我之谋而谋我?若荆人借此而谋我,我军渡汝水趁乱而击必败,此非荆人所求者邪?”

    听闻白林之言,军帐中渐渐陷入沉默,那些本对白林怒目相向的都尉不自觉消散了怒意。倒是李信神色不动的点点头,“此我早知。我军一击而已,一击不中当全军而退。”李信答后反问道:“荆王与战多矣,然荆王有奇计否?”

    李信有些事告诉了诸将,有些他认为没必要的事则没说。他反问的问题让白很难回答。荆国数次与秦军交战,除了项燕指挥的几场会战,但凡荆王指挥的会战都有一个显著的特点:无谋!即便有谋,也是建立在奇技淫巧上的谋,不是用兵之道的谋。

    大司马府对秦军将率皆有研究,国尉府对荆人将率自然也有研究,荆王是重中之重。荆王在国尉府谋士看来就是一个有勇无谋、尚力鄙智的莽夫,他根本不懂兵法,只懂奇淫,他的胜利、荆军的胜利是奇淫的胜利,非兵法、变法上的胜利。

    不过这样的人也很难应对。兵者诡道,诡诈别人的同时,自己也处于诡诈之中,不行诡道,那便无懈可击。秦军如果不能在力量上强过荆人,不能从正面击溃荆军,荆王永远不会失败。

    作为秦军资深都尉,国尉府有关荆王的论断白林不可能不知道。李信的问题其实是:一个只知奇淫的莽夫,有没有可能在几个月内忽然变得精通兵法?

    常理上,这是不可能的。就像勇敢几乎全部源于先天一样,一个人的才能也几乎全部来自天赋,后天更多的是浸淫和雕琢。荆王绝非将才,怎么可能几个月就精通兵法?但在直觉上,有着天赋将才的白林发自内心觉得眼下的离间计极其危险,稍有不慎便将全军尽覆。

    他不知李信还布置了什么后手,正当他想再度说服李信务要谨慎时,渐渐明亮的城令府阶下传来副将安契的声音:“禀大将军,司马大将军已投我大秦!”

    离间计一端是借芈之死激怒荆王,另一端则是说降赵将司马尚。任何一端成了,离间计就成了。听闻安契之言,诸人忍不住的惊呼。

    “确否?”李信站起身来,趋向明堂之外。除了安契,他看到一个身着钜甲之人。

    “此司马大将军长公子司马丑也。”安契指着钜甲之人介绍,李信还未回司马丑之礼,安契又附在他耳边低语:“荆王数召司马尚不得,果遣人怒言必杀司马尚。”

    “两军……”李信也不顾司马丑在侧,回礼后追问:“两军相伐否?”

    “荆王变阵,司马大将军亦速速设备。”安契重重点头。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