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六章 海上三大寇
作者:傲骨铁心      更新:2018-12-07 01:30      字数:2734
    谢谢吃清屎的叫兽延虫年的百元打赏,亲爱的魏会向昊天上帝为你祈福的0.0

    ……

    “红人”这个概念有点为难郭居静,李之藻进一步解释这个“亲爱的魏”相当于皇帝陛下身边最亲近的内侍。 

    这回,郭居静懂了。

    对皇帝陛下身边最亲近内侍的影响力,他可是深有体会的。

    早在多年前他与利玛窦一起北上进京途经天津卫时,就遭到了皇帝身边很有影响力的内侍马堂的刁难,险些让他们的北上之行就此夭折。

    如果这个“亲爱的魏”是如天津那个姓马太监一般的人物,那显然是件好事,因为这个“亲爱的魏”是上帝虔诚的信徒。

    能够得到他的帮助,对于传播主的福音会有加倍效果。

    但郭神父还是没有就此决定,他很认真的询问李之藻的意见。

    这位受过洗礼的明帝国高官是能给他最合理意见的。

    李之藻沉吟片刻,告诉郭居静可以去吴淞传教,并明确告诉郭神父,那个“亲爱的魏”对皇帝陛下有一定的影响力。

    李之藻做出这个判断,显然是基于他那日在乾清宫的深刻印象。

    他至今都清晰记得皇帝陛下听到海外有巨利时的表情,以及那个“亲爱的魏”所说的“发洋财”三字。

    骨子里,李之藻是瞧不起宫中太监的,尤其是一个竟敢蛊惑皇帝出海争利的家伙。

    但出于现实考虑,他又不得不承认郭居静他们想要在江南打开局面,真的需要这个魏公公的帮助。

    因为,对方现在很受皇帝陛下信重,至少几年内,对方不会垮台。

    听取李之藻的意见后,郭居静和金尼阁、史泰隆等教士一块商议了下,最终做出两个决定。

    第一是由郭居静带人去这个“亲爱的魏”所在的吴淞传教,金尼阁则去杭州。

    第二,仍由史泰隆返回罗马向教皇报告,但在此之前,史泰隆和郭居静一起前往吴淞,观察这个“亲爱的魏”,并且调用在华耶稣会的一切力量,尽快查出这个“亲爱的魏”是如何成为上帝信徒的。

    “如果亲爱的魏经得住考验,我们可以为他争取神职。”史泰隆由衷说道,他深深的为“亲爱的魏”人格所折服,所吸引。

    这,真是东方最完美的人物了。

    基于“亲爱的魏”对传教事业提出的几点意见,以及对上帝的虔诚信仰、对传教士的真诚、对子民的关爱,郭居静作为在华耶稣会的副会长,对争取这个明帝国有影响力的年轻宦官正式加入天主教,也很有兴趣。

    和中国的文官不同,西洋人对太监并没有任何歧视,甚至还很尊重。

    金尼阁没有意见,在杭州同样也有一位对天主教感兴趣的宦官等着他去争取。历史上,永历朝的司礼太监庞天寿就是金尼阁引入天主教,并受洗的。

    于是,由郭居静代表天主教向“亲爱的魏”表示了感谢,并答复愿意前往“亲爱的魏”所在地区传教。

    “好,太好了!”

    魏公公表现的很开心,也很激动,兴奋的让人赶紧请传教士到醉元楼。

    河中的烂摊子也收拾得差不多,船是不可能打捞的了,沉船的事自会有扬州地方处置,此段的漕口也会主动打捞,否则,会影响漕运。

    打捞上来的东西也只是那些飘在河上的箱子,其它沉下去的是没法子打捞了。至于那个失踪者的遗体打捞工作,也会由地方处置。

    肇事的那条船也主动靠了岸,船主一家面无人色,等着发落。

    魏公公没有处置,这种事情自有地方会管。

    郭居静等教士带着大难不死的随从,很是感激的听侯魏公公的安排。

    王体乾笑呵呵的请李之藻与他一同回醉元楼,一路老王表现的很是圆滑,几句话便让李之藻将之前小魏公公对他的喝斥放在脑后。

    那几个洋商见神父们都走了,他们却不知是否也要一起,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神父们的背影。

    好在郭居静想起来了,连忙向“亲爱的魏”询问是否可以安排这些商人,不使他们在外挨冻受饿。

    “亲爱的魏”一拍脑门,连说疏忽,赶紧让部下去喊那些洋商及那些向导和翻译。

    到了醉元楼,魏公公吩咐厨房再开两桌,招待洋商和随从们。

    自己则请王体乾和李之藻落座,又请郭居静等传教士与他坐一起,言语举止很是客气,对神父们真是无比尊敬。

    神父们感受到关怀,对“亲爱的魏”感激之情自是难以言表。

    酒宴之后,魏公公让人安排神父和洋商休息,又亲自送王体乾休息。

    李之藻没有留在醉元楼,他在扬州城中有同年好友,因而和郭居静他们说了声后便带着随员离开了醉元楼。

    魏公公知道这位太仆寺少卿是在避嫌,避与太监打交道的嫌。

    他没有上楼去看赵家儿媳有没有睡,而是让人将为那几个洋商服务的两个翻译找了过来。

    这两个翻译都是广东人,一个叫陶杰,一个叫张安。

    二人都是常年在澳门混迹的,精通西班牙语、荷兰语、意大利语等几个语种。

    这让魏公公想到一人,此人就是国姓爷的父亲郑芝龙。

    传闻郑芝龙是个语言天才,不仅通晓闽南语、南京官话、还通晓日文、荷兰文、西班牙文、葡萄牙文。

    这种人莫说放在当下东西方碰撞的时代,就是放在公公的前世,也是一顶一的精英。

    从另一个侧面也可以看出,如今这世道,就是做海盗想要出人头地,也得精通数国语言才行。

    茫茫大海,东西方各种势力碰撞,多会一门外语,都是多一分机会啊。

    可惜,公公的外文水平很差。

    不学abc,照当接班人的那种水平。

    陶杰和张安被突然叫过来,都有些紧张。

    “你二人不必紧张,咱家叫你们过来,是因为你们常年与洋商交道,对海上事情想来知道不少。所以,咱家有些事要问问你们。”魏公公和声说道,对两个翻译,他老人家没必要打什么腹语,也用不着威吓什么。

    “却不知公公想知道些什么?”陶杰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咱家想知道如今这海上都有哪些势力存在,其地盘在何处,实力又如何。”魏公公说完喝了口茶,刚才酒喝的有点多,嗓子渴。

    原来是这问这个,陶杰和张安松了口气,前者赶紧说道:“回公公话,海上如今有荷兰红毛夷,西班牙…”

    尚未说完,就叫魏公公打断了,摆手道:“咱家不是问你洋人的事,你说我国人的事。”

    “我国人?”

    陶杰一愣,没有反应过来。

    张安倒是知道这位小公公想知道了,赔了个笑脸,说道:“据小的所知,现在海上有三股大势力和我国有关。”

    “噢?”魏公公身子往前倾了倾,“哪三股?”

    “一是被西班牙人称为甲必丹的李旦,二是暹罗的林家,三是颜思齐。”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