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 战兽皇
作者:墨沉沦      更新:2018-12-06 21:26      字数:3310
    “嗯,那一天也是不会太远了!我们很快便是能够彻底的对着神殿发起了进攻,而后彻底的覆灭神殿了!”此刻只是见得战血眼中浮现出丝丝激动之色,如今季承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也是让得他感到胆寒,更是能够明白,随着他与着季承实力的增长,他们覆灭神殿的目标也是越来越近了。 

    “嘿嘿,若是你们要对上神殿,记得可是叫上老头子我与着闵连衣啊!当初凌霄好友要去对抗神殿的时候,奈何我们那时候实力低微,所以便是没有前往!但是这一次!我与着闵连衣定然也是不会缺席!”而此刻却是见得酒疯老人来到战血二人的中间,却是对着战血二人说道。

    当初他与着闵连衣本来也是想要前去帮助战凌霄,但是奈何他们与着战凌霄的实力差距也是过于之大了,所以也是只能够让得战凌霄一人独自战上神殿之人,最后才是陨落在得一个不知名的男人的手上,而这一回的他们也是已然到达战圣级别,更是有着与着神殿抗衡的资本,更是不愿意战凌霄的悲剧在得季承与着战血的身上重演,所以自然也是要与着季承一同前往。

    “是,若是我与着小承儿有朝一日打上神殿,那么我们的身侧必然也是会有着二位前辈的位置!”而只是见得战血轻轻一笑,眼中带着几分激动的对着酒疯老人说道,他早就从着季承那里听说了酒疯老人还有闵连衣与着战凌霄的交情,所以也是没有对着他们客气。

    “呵,与着季承相比,你更是像极了凌霄好友啊,在得眉宇之间与着凌霄好友也是有着那么几分神似,可惜你未曾用剑啊,若是用剑的话,想来也是更为适合做凌霄好友的传人啊!”而只是见得酒疯老人看向战血,却是有着几分感慨的说道,与着季承相比,战血在得容貌之上也是与着战凌霄有着几分神似,甚至可以在得战血的一言一行之间捕捉到丝丝有关于战凌霄的影子,更是可惜战血也是不曾用剑,毕竟若是战血修剑的话,那么恐怕他也是能够在得战血的身上看到有关于战凌霄的影子。

    “晚辈已然找到了自己的道,天子枪法同样也是一门不弱的战技,其的传承同样也是足够让得晚辈登上巅峰!”见得酒疯老人如此说道,战血也是没有多少的反感,他也是能够明白酒疯老人没有多少的恶意,所以自然也是没有多少的在意,而且他用枪也是已然有着一定的时间,若是突然之间用剑恐怕也是有着不少的不习惯,也是从来没有改用剑的想法。

    “呵,如此便就是最好,你能够找到自己的道,想来凌霄好友也是会感到开心的,他的后人一个一个皆是如此的优秀,想来在得九泉之下也是会感到十分的欣慰的吧!”而此刻的酒疯老人有着几分感慨的说道,如今的战血与着季承皆是十分优秀的存在,所以他也是为得战凌霄感到高兴。

    “前辈现在还是先看看小承儿吧,如今的小承儿也是要对上兽皇了,虽说如今小承儿的实力也是强大无比,但是不知为何我的心头总是隐隐有着一分不安,似乎兽皇也是有着什么底牌未曾动用。”而只是见得战血将得目光看向季承,却是不住的皱眉,他不知道为何,心头总是升起一丝不安的情绪。

    “这怎么可能!红蝶一念就算是实力再怎么不济,也绝对不是你能够一剑斩杀的存在!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此刻见得季承一剑斩杀红蝶一念,此刻的兽皇如同见了鬼一般的看向季承,他也是从未想过季承居然也是能够将得一剑将得红蝶一念斩杀,原本的他也是认为季承对上红蝶一念起码也是要耗费上一番功夫,而后在得元力极为耗损的情况之下与着自己对战,而自己更是以着全盛的姿态对上季承,让得季承含恨。

    他原本的算盘也是已然打好,但是此刻季承一剑却是将得他原本的一切打算全数的打乱,他无论如何皆是未曾想到季承居然能够一剑便是见得红蝶一念斩杀。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今日你既然伤了我的兄弟,那么今晚的酆都之门,便是会为得你打开门户,恭迎着你的到来!”而只是见得季承在得兽皇十米左右的位置停了下来,而后却是冷冷的看向兽皇,眼中有着澎湃的杀机在得其中。

    “呵,想不到你居然也是能够将得我逼到这个地步!狮炎啊!果然你是我在得兽皇之位上最为有力的一颗绊脚石,四十年前你死了,想不到如今你留下来的孽种居然还是敢与着我为敌!”而见得季承如此的话语,只是见得兽皇的眼中却是浮现出丝丝的疯狂之色,竟然也是将得目光看向狮裂,眼中尽是那仇恨之色。

    当时狮裂的父亲便就是压他一头,一直压着他喘不过气来,到得最后他也只是能雇佣杀手将得狮裂的父亲暗中除掉,但是如今狮裂却是同样出现,同样的挡在他的面前,让得他喘不过气来,而且与着之前不同,如今的狮裂也是拥有着一群朋友,更是让得季承前来对付自己,让得自己死劫临身。

    “季承,将得此人的头颅给我摘下来!我要拿着他的头颅前去祭奠的我父亲!”而只是见得此刻狮裂的眼中通红的一眼,仇恨的目光却是不住的看向兽皇,显然如今的兽皇也是已然触怒了他,他也是恨不得将得亲手将得兽皇碎尸万段。

    “你好生休养,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便就是足够了!”而只是见得季承轻轻一笑,而后也是对着狮裂说道,而后更是见得目光看向兽皇,如今的兽皇在得季承的眼中不过就是一个死人而已了,毕竟胆敢如此的伤害狮裂,甚至差点也是将得狮裂斩杀,那么在得季承的眼中,兽皇也是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呵呵呵!当真也是可笑!你们可是以为斩杀了红蝶一念?将得狮族的三位长老全数的斩杀了便就是能够奈何我了么?当真也是可笑啊!”见得季承如此的说道,只是见得兽皇宛若听到了最为好笑的笑话一般,仿佛季承要斩杀自己也是如同痴人说梦。

    “呵,我可还真是这样子认为的啊!”而只是见得季承轻笑,手中噬天使握于手中,更是见得一道剑气射向兽皇,想要一举便是将得兽皇斩杀。

    “想不到你们居然也是能够将得我逼到如此的地步,更是让的我也是不得不动用那位大人赐给我的力量啊!”见得季承剑气的袭来,却是见得兽皇冷冷一笑,眼中更是浮现出丝丝的癫狂之色,而后更是见得其的身上有着一道紫色的火焰浮现,顿时便是见得带着死灵气息的火焰一举将得季承的剑气焚毁殆尽。

    “死灵气息!这股气息完全不是神魔大陆之上的力量!你究竟是从神魔地方得到这股力量的!”而此刻见得兽皇身上浮现出来的火焰,却是见得在场之人皆是不住的一阵震惊,他们皆是能够看得出来,眼前兽皇所使用的力量完全乃是神魔大陆未曾有过的力量,也是想要知道兽皇究竟是什么地方得到如此的力量的。

    “惊讶么?不用担心啊,如今不过才是刚刚开始而已!接下来你们便是会感到更为的惊讶啊!”而见得季承如此的表情,此刻的兽皇眼神却是显得十分的癫狂非常,更是见得此刻其的身上金光大作,而后便是见得一道黄金狮子的身上有着紫色的火焰燃烧,更是见得其中洁白的骨骸浮现,宛若燃烧着紫色火焰的甲胄一般覆盖在得黄金狮子的身上,一股庞大的力量也是猛然爆发而出。

    “白色的骨骼,紫色的火焰,加上这可怕的死灵气息,你所得到的力量的来源乃是魔主撒旦?”而见得此刻兽皇身上那燃烧着紫色火焰的白骨宛若甲胄一般的覆盖在得黄金狮子的身上,此刻的季承却是不住的眉头一皱,他此刻却是已然明白,兽皇如今的力量乃是来自于魔族的撒旦。

    “身为兽皇居然也是勾结魔族,你当真也是可怕啊!”而见得季承如此说道,此刻的狮裂也是不住的面色一凝,而后也是冷冷的看向兽皇,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之色,他怎么也是未曾想到,身为兽族的兽皇,他居然也是暗地里投靠了魔族。

    “呵呵,不行么?撒旦大人给予我这般强大的力量,更是许诺若是我能够助其拿下神魔大陆,那么人族十分之一的领土便就是划归于我们兽族!届时我们兽族将会达到前所未有的强盛!而我!则是会在得兽族的青史之中留下浓重的一笔,让得兽族之人皆是为得我感到自豪!”而只是见得兽皇冷冷一笑的看向众人,眼中的癫狂之色却是不言而喻,燃烧着紫色火焰的甲胄此刻却是越发的明亮,透露出极为可怕的死灵气息。

    “不用日后,现在我便是可以将得你的名字留入兽族的青史之中,不过你可是不会名垂青史,而是会作为兽族的罪人!遭受着万千兽族的唾弃!”而只是见得季承冷冷一笑,此刻眼中爆发出庞然的战意,竟然也是打算与着兽皇一战,而后将得兽皇斩杀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