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五百五十二章 天上掉馅饼
作者:王卫兵      更新:2018-10-04 10:22      字数:2549
    龙口野活到这个年纪,当然是很会听声辨意的。 

    他现在最想做的无非就是把木暮尘八收入囊中,至少不能搞坏关系或者产生生疏。

    而今次他造出这么大的声势来帮木暮尘八,却不见他有什么明显示好的意思,心下不免有些摸不着对方的心思。

    想要和人打好关系,最怕的就是对方压根不给你机会。

    可木暮尘八这个自然而然的下次,则意味着在他心目中是把龙口组当成了可以信赖的伙伴。这种言下之意,正是龙口野心心念念想要得到的回报。当即就觉得松了口气。至少自己今天这件事没白做。

    “木暮先生这一路辛苦,承蒙不弃,愿意来陪我这个糟老头子一起用餐。”龙口野心头轻松,口气也轻松了许多,“这边请。”

    很快,几人就移步来到了另外一间和室内。

    这是一个面积较小私密性却很强的房间,房间内摆放着三张黑色的矮桌,宇文成和龙口野还有由比滨衣三人在桌前坐下。

    很快白色的纸门缓缓拉开,露出纸门后的空间。一群人正在这里紧张的忙碌。

    这是一个布置精致的露台,白色的榻榻米上摆着一张梨花白的长桌,长桌上放着一条重达一百多公斤重的深海黄鳍金枪鱼,整个鱼身带着淡淡的鳍黄色,体侧具金黄色长条纹,乍一眼看上去就像是被抹上了一层淡淡的金粉。

    带着白色高帽的厨师手中握着如同镜子一般反射灯光的厨刀,动作轻柔的将鱼腹切开,鱼腩肉粉嫩且极具条理,就像是一块粉色的大理石。

    配菜是照烧河豚,碳烤秋刀鱼,樱花虾刺身,还有从欧洲大陆空运而来的欧洲龙虾刺身。一旁的木桌上,还摆放着十几个酒壶,酒壶中冰着来自日本各地的醇厚的清酒。

    这顿饭是龙居的主厨抄刀,在龙居中他只服侍龙口野,就连龙口雄真都没有办法享受他的料理。为了把木暮尘八招待好,龙口野算是把自己最拿手的东西全都拿出来了。

    “木暮先生,请。”龙口野端起酒杯,对着宇文成遥遥一敬。

    两人的饮下清酒,感受着酒液顺着喉咙而下后升腾起的那抹炙热感,龙口野眼底隐约流露出了几分特殊的韵味。

    人类有七大罪,而暴食能成为其中之一自然代表了人类对顶级美食的渴望。龙口野在很久以前就因为身体原因丧失了品味美酒的这份乐趣,所以这次重生能够重饮美酒,让他本人兴奋不已。

    人活到龙口野这个位置,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打动他了。偏偏失而复得,这件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让他心动不已。

    没有人知道,昏迷在那片黑暗之中的龙口野最想重新得到的,就是这一口菜,一口酒。

    能够重新享受一切已经成为了他当时最想要去追寻的东西。如今心愿得遂自然分外珍惜。而木暮尘八就是龙口野完成心愿的恩人,更是能令他持续享受的保障。

    如何让他不在意?

    龙口野刚刚放下酒杯,身旁的侍女就急忙上前,将新的清酒倒入龙口野手边的酒杯中。

    “木暮先生,你从生命保险会社离职……那么接下来有什么打算?”龙口野试探的问道。

    “我想过了。”宇文成喝着清酒,目光悠远:“我还是准备继续卖保险,毕竟都卖了半辈子,不干这行也不知道去做什么。”

    “有道理。”宇文成年纪轻轻就在说什么半辈子,不过龙口野也不纠结这个问题:“只是不知道木暮先生准备去哪家保险公司就职?是共荣保险?还是朝日保险?说句不自谦的话,我虽年迈,但在这些行业里还有不少关系,不论木暮先生想去任何一家公司,想来我都可以帮得上忙。”

    龙口野嘴里说的轻巧,但心里有数的人都很清楚,像他这个层次的人随便来帮一下,那木暮尘八起步都要是从社长做起,否则都对不起他开这个口。

    由比滨衣看了一眼龙口野,又看了一眼木暮尘八。好似呛到了酒,微微咳嗽了一声。算是间接在提醒自己的男人。

    这就好比是在玩群雄传。木暮尘八是在野的武将,还是属性值贼牛逼的那种。要是接受了龙口野的帮忙,那在未来基本他就打上了龙口组的标签。

    不管他去哪一家保险公司,在那家公司的眼中,他就是龙口组的人。

    由比滨衣多少还是有些担心。

    黑道固然很?藕芰鞅祝??暇购诘辣尘昂驼??嵘绲谋尘扒?鸹故呛艽蟮模??揭蝗牒蠲派钏坪#?蛏狭擞窃傧胝?簦?删兔挥心敲慈菀琢恕?/p>

    只要踏入黑道,就等于手握住刀的刀客,一旦拿起就不能再放下。因为放下刀,就意味着危险甚至死亡的来临。

    尽管心中担忧,可由比滨衣不能开口替男人选择,她只能静静的看着木暮尘八。等待他自己做出选择。

    “不,我并不打算加入任何一家公司。”宇文成摇了摇头,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哦?那木暮先生的意思……”龙口野有些疑惑。

    “混了这么多年我也算明白了。”宇文成眼睛有些发亮,转头看向窗外的大雨:“给人打工不如自己当老板。所以我打算自己成立一家保险公司。”

    龙口野怔了怔,开保险公司说起来容易,可要打通的关节可不是一般二般的难,那可不是光有钱就能做到的。但是看着面前这个刀疤男人自信的表情,他本能又觉得自己要是提出异议,多少会显得有些看不起他。

    也罢,等他将来遇到难处自然会再来找自己。这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既然如此,那老夫预祝木暮先生的旗开得胜,宏图四海。”龙口野举起酒杯:“到时候如果有什么我们龙口组帮得上忙的,尽管开口,老夫必鼎力相助。”

    “阿里阿多。”宇文成微微一笑,举杯同饮。

    由比滨衣看向宇文成,眼底多了一丝意义不明的意味。

    一顿饭欢声笑语,宾主尽欢。晚宴结束,宇文成和由比滨衣告别了龙口野,刚刚走出大殿,白发管家就毕恭毕敬地朝两人迎了上来。

    一张银行卡从白发管家的手中递了过来:“木暮先生。这是一张不记名银行卡,里面有三百亿日元。家长说创业艰难很多地方都要用钱,密码是从一到六,算是他对您的一点心意。日后等木暮先生您公司成立,家长再亲自登门拜访,到那时,与您约定的保单另算。”

    由比滨衣:“???”

    啥玩意?

    三百亿?

    后面保单另外签单?

    由比滨衣不自觉的抬头看向天空,看看天上是不是真的已经有好多皮薄肉厚的馅饼砸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