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徐长卿之死
作者:血月客      更新:2018-12-29 00:05      字数:2458
    紫萱原本死寂绝望的美眸中,浮现一丝发自内心的感动。 

    堂堂的魔尊重楼,居然为了她,能说出这样的话,低下自己高傲的头颅!

    这一刻,紫萱发现,自己这二百年的挣扎,并非毫无价值,至少还是得到了一些东西。

    无意之中,收获了来自魔尊的爱情!

    啪!啪!啪!……

    就在所有人都为魔尊重楼的痴情打动之际,一阵清脆的鼓掌声响起,打破了重楼无异于是当众表白所产生的旖旎。

    “感人,真不是一般的感人。”明潇阳一脸叹为观止的说道,“重楼,你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让我都有些感动了。”说着,明潇阳猛地看向女娲后人紫萱,“话说,紫萱姑娘,重楼的痴心难道不让人动情吗?与其继续在徐长卿这一棵树上吊死,不如选择重楼怎么样?”

    “最好再生几个孩子出来,给你的女儿增添几个弟弟妹妹。”

    “你!”刚刚还满腹心事的紫萱被明潇阳这一番话,搞得哭笑不得,脸颊晕红,不知该说什么。

    “够了。”重楼气急败坏,对明潇阳怒目而视,“明潇阳,现在不是讨论这些事的时候,你到底答应还是不答应?”

    “作为朋友,算我求你了!”

    说到最后,重楼眸中的神情虽然依旧坚定,但景天和明潇阳都捕捉到了眼底深处的一丝希冀。

    孤独无数年,纵横六界,不知被多少女子倾慕,始终都未曾动情的魔尊,爱上女娲后人,简直就不像是他自己了。

    “很明显。”明潇阳极端无奈的摊开双手,“如果我不答应的话,紫萱就没命了。”

    “一旦紫萱没命,重楼你非但会杀光蜀山仙剑派上下,连一条狗都不会放过。你我,多半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在这里把蜀山派的人都杀光,倒是可以出一口恶气,可我却少了一场好戏可看,甚至还会失去一个朋友。”

    “所以,我没有选择了。”

    明潇阳俊俏邪异的脸庞上,露出几分可怜,没好气的扫视了徐长卿一眼,“傻瓜,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赶紧滚蛋!”

    明潇阳这话,相当没条理,但落入重楼与蜀山派众人耳中,无异于是天籁之音。

    他,答应了。

    “多谢。”徐长卿闻言,缓缓将自己掌中的仙剑收回,看紫萱的目光中露出一丝愧疚,紧接着化为坚定。

    人生在世,终究要做出一些自己不是很愿意做出的决定。

    至于明潇阳会不会食言而肥,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此等人物,极为重视自己的脸面,指望他们像市井小人一般,说出去的话,随时都能收回,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诸位师弟,你们快走。”收回自己手中的仙剑,徐长卿回过头来,对一众师弟吩咐道。

    “是,掌门师兄。”

    一名师弟先是答应一声,继而就感觉到不对劲。

    “掌门师兄,你!”

    噗嗤!

    飞溅的鲜血阻止了这名师弟的话,确切来说,蜀山所有弟子,都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呆了。

    徐长卿,这位蜀山仙剑派第二十三代掌门人,赫然将仙剑刺入自己的心口。

    滚烫的心血飞溅,洒落天地间。

    徐长卿英挺稳健的身躯仰天摔倒,面容迅速失去血色。

    “掌门师兄!”

    “长卿!”

    谁都想不到,徐长卿居然会拔剑自杀,饶是紫萱此刻心中的情意几近破碎,依然脚步一动,恨不得扑上前去,抱住对方。

    最终,选择站在那里,看着徐长卿摔在湖边的泥泞中,深色迷茫。

    这一剑,到底是为什么?

    “掌门师兄,你这是干什么?”蜀山自徐长卿,常胤之后,众弟子当中,唯一出众的常浩紧紧抱着徐长卿逐渐冰冷下来的身躯,悲痛欲绝的叫道。

    “咳咳咳。”仙剑穿心,徐长卿即使本事再大,也无法支撑下来,躺在自己师弟的怀中,发出了一阵咳嗽,面色越发苍白,“常……常浩师弟,蜀……蜀山以……以后就交给你了。”

    “要……要化解这一段恩怨,终……终究要有人做出牺牲,我……我必须死!”

    蜀山仙剑派与妖族之间的恩怨实在是太深太大,正如明潇阳曾经说过的,蜀山仙剑派不过是神界用来削弱妖族,减少魔族后备力量的一条狗。

    曾经,徐长卿认为这是胡说八道,可在真的成为蜀山掌门,亲身接触过九天玄女,以及神界后,他不得不承认,这句话说得一点都没错。

    蜀山,就是一条狗!

    今日,他以紫萱的生命逼迫明潇阳放弃找蜀山算账,但时光境迁,物是人非。

    谁能知晓,待过去几十年,妖界与魔界,是否真的会放弃找蜀山麻烦。

    与其如此,不如以生命作为代价,让一切都停留在这一刻,保住自己在紫萱心中最后一丝感情。

    “掌门师兄。”常浩紧紧抱着徐长卿气息衰弱的身躯,发出了悲痛欲绝的呼喊。

    “紫……紫萱。”交托完蜀山掌门之位,徐长卿撑着最后一口气,看向一侧的靓丽紫影,无力的探出一只手,俊秀的脸庞上涌现柔情,“三世情缘,前世非今生。”

    “如……如果,你不是……是异类,我……我不是蜀山弟子……子,我也许会选择爱情,而不是蜀山!”

    说到最后,手掌无力的在虚空中抓了一把,似乎要抓住站在自己眼前,有缘无分的倩影。

    “长……长卿!”紫萱听得这一番话,脚步微动,向前走了一步,又再次顿住脚步。

    “再见!”娇媚的脸庞上出现一道发自内心的柔情,一闪即逝,“从一开始,我执着于爱情,就是一个错误。”

    “长卿,你我生生世世,都不要再见了!”

    “呵呵呵。”徐长卿无力的发出了一阵干笑,饱含着无限嘲讽,也不知他是在嘲讽自己,还是嘲笑站在眼前这个曾经无比痴傻的女人。

    唔!

    身躯剧烈的挣扎,目中不甘,怨恨,最后变成迎接死亡的淡然。双臂无力的垂下,散去最后一口气。

    蜀山仙剑派第二十三代掌门人,前代蜀山五老寄予厚望的蜀山第一杰出弟子,至此毙命!

    “掌门师兄。”感知到徐长卿身躯彻底冷却,常浩面容扭曲,发出了悲痛欲绝的嘶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