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九章 我爸是首富
作者:冻梨味      更新:2018-12-29 00:17      字数:2469
    和丁宇出来的廖本卿、李渔阳分别守在花店的前后门。 看上去人畜无害的李渔阳在小区内,人高马大的廖本卿则在前门街面上保护。

    从年轻男子进入花店,廖本卿就看了一眼,接着青年男子被踹了出来,他就立刻靠近花店,然后眼看着身高体壮的刘哥也被踹了出来。

    廖本卿心中暗笑,厉害了我的哥!

    刘哥架着白面青年上了路边的一辆宝马车,一溜烟地开走了。

    透过橱窗,他和丁宇对了下眼神,知道问题不大,就在花店附近站着。

    刘田心是多次见过丁宇动手打架的,今天这事也的确是那个白面青年自找的。

    她搂住丁宇的胳膊说到:“你来得太及时了,那人怎么这样啊!”

    “别理她,下次我不在,不要一个人呆在店里,一旦有事也好有个照应。”,丁宇拍着刘田心的手说到。

    刘田心走到门口,把店门前的铝合金拉门一落,“走吧,上来看看。。。”

    丁宇跟着上去,少女心爆棚的装饰看得他不住地点头。

    “怎么?”,刘田心一吐舌头,“觉得不好看?”

    “好看啊?温暖、可爱,温馨!”,丁宇连忙说到。

    刘田心露出雪白的牙齿,一笑,“饿了吧?出去吃不方便,我在饭店订了几道菜,我们先吃饭吧!”

    丁宇点头,“好啊,好啊,饿死了!”

    他中午来了次疯狂的运动,当然饿了!

    刘田心拿起手机,给饭店打了过去,这时候大饭店还真没有送餐的,刘田心加了二十块,饭店才同意的。

    等了一会儿,饭没送来,只听见楼下有人嚷嚷,接着就噼里啪啦地出现了响动。

    然后就是嘭嘭的闷响和人们哎呦哎呦的叫声。

    丁宇下楼查看,透过橱窗,看到花店正门外面都是人,两个身影正在左右划拉着,正是李渔阳和廖本卿在那里舒展筋骨呢,简称揍人!

    他们像是进入了多米诺骨牌阵一般,一扒拉,倒一片人。

    我靠,这帮人速度够快的,这才半小时不到,弄来这么多人,丁宇看到的就得有四五十号人。

    他重新戴上大口罩,鸭舌帽,想要开正门出去,一想不对,一旦他们人多冲进来怎么办?

    他对楼上喊到:“别动啊!我从后门出去,谁叫也别开门!”

    刘田心透过二楼的窗户也早就看到这一切,连忙说到:“小心点儿!”

    等丁宇出去,地下躺着一帮人,就跟到了庙里朝拜似的,对方就剩下三个站着的了,白面青年、刘哥和一个脸上有刀疤的光头。

    显然,他们三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来了五辆金杯面包车,五十多个人,不到十分钟,被两个人打趴下了。

    这两个人还是人嘛?

    他们看到惹起事端的丁宇出来了,都不由得往后退,这人是谁啊,现在看他戴个白色口罩是那么的诡异。

    也是这年代物质没有那么丰富,口罩弄得跟大夫似的,这三个人从凶神恶煞秒变害怕打针的小盆友!

    光头男很凶,可是跟打红了眼的廖本卿比起来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了。

    他像是下了山的金刚一般,大吼一声:“跪下!”

    吓得白面男子和刘哥耳朵差点没震聋咯!

    腿一软,就跪下了,光头男子倒是没跪下,而是一拉白面青年起身,一边说到:“朋友,道个腕吧!”

    李渔阳一抬手报万道:“地振高冈,一派溪山千古秀!”

    “噗呲!”

    丁宇没忍住笑出声来,虽然隔着口罩,左近的人也听到了。

    李渔阳这是《鹿鼎记》的电视剧看多了吧!

    这帮人一天喝酒打麻将,打仗都是看谁人多的主,一时间还真没反应过来!

    只是觉得耳熟,光头也懵逼了!

    白面青年倒是有些文化底子,迟疑了几秒:“这年头还有天地会?”

    光头这才反应过来,要是普通老百姓在这里呼号,他早就一脚踹过去了,可是这两个人的身手,你说他是陈近南嫡传弟子,他也信啊!

    廖本卿没看那么多电视剧,对着光头说到:“赶快给我滚啊,我们老板没说你们犯了什么禁忌,但是你打扰他就不行!”

    光头把手伸进怀里,笑嘻嘻地说到:“这个戴口罩的是你们老板啊?”

    丁宇感觉不妙,刚要喊小心,光头男已经从怀里掏出一把黑色左轮手枪!

    不过,他真要将枪口对准三人方向的时候,一把飞刀穿过了他的手背,光头男嗷地一声,左轮手枪撒手。

    枪一掉到地上,廖本卿上去一脚踩住手枪把,一脚就踢在了光头男的身上,估计是收力了,光头男没受什么外伤,直接昏厥了。

    光头男手背上插着一柄匕首,鲜血直流,看着这个恐怖场景,白面青年直接瘫倒在地上。

    这个时候街面上有人,但是没人敢看热闹了,事情大了!

    丁宇也意识到事态严重了,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有人动枪了。

    丁宇虽然不懂,但是看枪的外观,应该是自制的。

    是李渔阳刚才扔的飞刀,他像是把刀扎到木靶上一般,轻松地把刀从光头男手背上拔了下来,在光头男的短袖衫上蹭了蹭。

    “你们哪的,你说!”,李渔阳对那个刘哥问到。

    刘哥说到,“我们是白江角龙对外贸易公司的”。

    没听过,丁宇也是在白江没什么贸易合作伙伴,不认识搞什么对外贸易的。

    “滚吧,把枪留下,上面有那个光头的指纹留着。”,丁宇觉得差不多了。

    估计对方也不想经官,要不光头男是死是活都不清楚,他们的人也没有一个报警的。

    丁宇重生之前,没经历过这么多龌龊,现在他的名声在外,也不能沾染这种龌龊,就打算把事情平息了。

    他就差说一句:“以后再敢来要你们命”之类的。

    白面青年以为报出角龙对外商贸公司的名号让他害怕了,便输阵不输人地说到:“你们等着吧,我爸是白江首富,花店千万别关门!我这就找我爸去!”

    三人一听,又乐了,乐得前仰后合的。

    丁宇什么时候多个这么个二货儿子呢!

    丁宇一笑,“我反悔了,让你爸来取你吧,你先在爸爸我这儿呆一会儿!”

    嘎~?

    白面青年顿时傻眼了,哪句说错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