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装傻充愣
作者:雍尨      更新:2018-12-06 07:26      字数:2224
    赵云找到姬溪的时候,姬溪坐在阴暗潮湿的墙角,冷冽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他憔悴的双眼深陷,整个人轻飘飘的皮包骨头,形容大变。 赵云跪到在姬溪的面前,抓住姬溪冰冷的手,哽咽的憋着眼泪说不出话来。

    姬溪笑呵呵道:“哭个什么?老子还没死呢。”后反握住赵云的手,道:“扶我起来。”

    有军士要上前帮忙,被赵云斥退,亲自搀扶起姬溪,姬溪强撑着迈动脚步,不让赵云背他。走出牢房,正当太阳初升,阳光混着露水,久违的心旷神怡,姬溪陶醉的深吸口气,那来自灵魂的疼痛为之暂缓。

    唐倩走过来,姬溪对她微微一笑,眉宇间却有些复杂。没有对唐倩说什么,姬溪问赵云:“辽阳情势如何?”

    赵云:“曹魏和鲜卑暂时无暇他顾,辽阳尚算安稳,只是,粮草已经不足,所幸已经等到了主公,我等可以回军了。”

    此时的赵云,理所当然的认为姬昀之所以安排自己攻占辽阳,其目的便是接应姬溪。其实,姬昀也是这么想的,可是,这却不是姬溪的目的。

    姬溪否定道:“不,我们现在还不能回去。云虎还没有回来。”赵云目有不解,姬溪也没有多加解释,接着说:“至于粮草嘛,此地应该有不少,全部拉回去。”

    知道此时不是多问的时机,赵云便先应是,随后便安排人收缴战果,正午时一切妥善,而后便班师回辽阳,这一去一回间,只不过两日而已,堪称雷厉风行。

    踏平大黑山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壮举,然而其代表的意义却非同寻常,最直观的表现是,姬溪的身份再也隐藏不住了,他出现在辽阳的事实很快便天下尽知。

    而后,时局便的更加的诡异了,天下人更加弄不清姬溪到底想要干些什么了,难道是想和洛阳方面形成掎角之势,阻断深入塞北的曹仁退路,从而大大的削弱曹魏的力量,这未免太过儿戏了吧。

    然而不管姬溪的目的到底为何,他出现在了辽阳,曹魏方面便不得不重视,且必须要高度重视,这不,姬溪在辽阳修整了没几日,曹魏的使者便到了,且这个人还是曹操的心腹忠臣,其人名为荀。

    荀的身份代表着曹操的重视,姬溪若是不见,曹操定然会认定自己的想法从而做出必要的应对,后果难以设想,所以,姬溪虽然身有不变,可还是依照理解接见了荀。

    双方礼毕,荀的风度令姬溪很是赞赏,而姬溪的形容枯槁却令荀骇然。

    荀:“秦王可是身体不适?”

    姬溪:“小疾而已,无伤大雅,休息些时日便好了,劳烦文若担忧。”

    荀:“秦王的样子,可不像是小疾啊,一定要多注意身体。”

    姬溪:“无妨。”否定罢,姬溪举杯与荀对饮,以此来佐证自己真的无恙。

    这样的做法,令荀将信将疑,却不能再继续试探,便说:“秦王远来,我主未曾远迎,今特意遣臣前来道歉,望秦王海涵。”

    这话有意思,等于明里暗示姬溪辽阳乃是曹魏的地界,你姬溪越界了。

    姬溪呵呵一笑,对荀话中的意思置若罔闻,既不否认也不肯定,反而问:“听闻孟德兄远征,却不知战事如何,可需要本王的协助,你我双方乃是盟友,若有需要帮助的地方,本王定不遗余力。”

    姬溪的身份摆在那里,他可以顾左右而言他,而荀却必须对姬溪的话有问必答:“有劳秦王挂心,鲜卑乃乌合之众,袁熙不过丧家之犬,我大魏兵锋所指,所向披靡,秦王只需坐观即可。”

    这句话有意思,一者告诉姬溪只需坐山观虎斗即可,二来也在警告姬溪,你姬溪要是不坐观,不老实,我方随时可以调转兵锋,将你瓮中捉鳖。

    姬溪心里明镜似的,知道曹魏确实有能力将他瓮中捉鳖,可以知道曹魏不会轻易放弃眼前的大好利益来得罪自己,再者,曹魏有瓮中捉鳖的实力,他姬溪有破门而出的底气。

    姬溪说:“既如此,本王此番确实是做了无用功了。”

    荀立刻接道:“既如此,秦王何不早退?”

    姬溪:“非本王不愿意退,实乃是因为粮草不济,文弱也应知晓,辽阳与洛阳山高路远,本王信誓旦旦而来,本意乃是相助孟德兄,却不成想空跑一趟,耗费了太多粮草。”

    这般无赖的话,令荀的脸色顿时寒了下来,姬溪却又说了更无赖的话:“此番确实是本王唐突了,他日本王定向孟德兄赔罪,只是此刻情非得已,骑虎难下,便想请文若带为告请,可否暂借些粮草,只待本王回到洛阳,必双倍归还。”

    姬溪此话潜在的意思是,你曹魏之所以有机会深入,乃是占了我姬溪的便宜,要是没有我姬溪在塞北大败鲜卑和袁熙,你曹魏怎么能有机会攻占龙城,所以,你曹魏要付给我姬溪报酬,你给我相应的利益,我便自己去获得。

    双倍归还这种话,鬼都不信,便是姬溪这番话潜在的贪婪,荀也是不信。姬溪的话看似符合逻辑,但在大局上却是说不通的,塞北的利益就那么些,兴安岭以西已经在姬溪的掌控之中,而以东的利益就那么些,根本就不值得姬溪如此冒险。所以,荀认定姬溪没有说实话,而他此来的目的便是探清姬溪的虚实,若然不能成功,他便要在辽阳呆下去,观察姬溪的举止一边随时做出判断。

    所以,当姬溪开始耍无赖之后,荀便知道姬溪是打定主意隐瞒自身的真实目的了,于是乎,荀也开始和姬溪瞎扯。

    之后,姬溪几次透露出让荀先回去的意思,然而荀也开始装傻充愣,根本就不予回应,于是乎,姬溪也明白了荀的打算,眼下自己和曹魏仍是结盟的局势,也不好当真为难荀,于是一来二去之后,姬溪也默许了荀留在辽阳。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