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0章:抽 4000
作者:易水寒春秋      更新:2020-01-15 02:36      字数:4452
  (感谢刀丛里的画大大的5000币打赏和11月支持,十分感谢!)
  欧阳暮雪在上学,楚乾坤带着军子和张军在校外等待。
  李勇带着人在希尔顿大酒店外面盯着,和之前楚乾坤住的是一家。
  7楼的商务套房外,一个三十左右的年青男子在来回的踱步,不时的看着房门。
  他就是连少晋的跟班,连家让他跟着连少晋一起来米国,除了护卫之外,还有一点就是盯着他。
  连少晋的毛病他家里人很清楚,从小浪荡惯了,在北都都是夜夜笙歌,来了米国那等于是监牢放风,要疯啊!
  不过,他一个外姓真的想要起到监督的作用,几乎不可能。
  这不一大早到现在,他就没叫开这房门,要不是打过电话,他还真担心连家这位少爷猝死在房间里了。
  他们这次来加州,来旧金山,是有重要事情要办的。
  这要是耽误了正事,估计连少晋毫发无伤,最后吃苦头的是他。
  来来回回几十趟之后,青年男子心一横,牙一咬,按响了门铃。
  五分钟之后,又再按了一次,许久之后,正当他准备再按一次的时候,房门终于打开了。
  不过出现在他眼前的,并不是连少晋,而是一个黑皮肤的女人。
  虽然天色早已大亮,但是连少晋房间的窗帘都拉着,房间只开了一盏夜灯,加上走廊的灯光也不亮,黑乎乎的!
  一眼看去,这女人就更黑了。
  青年男子眼睛瞪大,才看清楚一排白牙:“我找连少爷?”
  “对不起,你说啥?”黑女站在黑影中,嘿嘿的反问道。
  青年男子的中国话,她根本没有听明白。
  “连公子起床了吗?”青年男子刚才也是习惯的说了国语,此时赶紧换成英语再说了一遍。
  既然被连家派来母国跟着连少晋,基本的英语对话,肯定是没问题的。
  “哦,连老板还在休息,需要我叫醒他吗?”
  这个黑女知道青年男子和连少晋是一起的,因此回答的很实在,并没有隐瞒。
  “叫醒他,就说我有急事找他。”
  青年男子点点头,对黑女倒也没什么客气,挥着手就让他赶紧去叫床了。
  黑女转身回房,外面的门并没有关闭,青年男子却只是站在门口,没有进入房间一步。
  不知道是不敢,还是不好意思。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就在他等待的不耐烦之时,连少晋骂骂咧咧的出现了:“大壮,你搞什么搞,不知道本少爷在睡觉吗?”
  连少晋虽然有些纨绔,有些不学无术,但是他的身材还是很不错的。
  毕竟是经常带女人去游泳池泡水的人,这体型不可能太差。
  上半身的胸大肌和腹小肌明晃晃的裸露着,白嫩的皮肤竟然给黑暗的房间带来了不少的亮光。
  下半身简单的扎着一条浴巾,十分的贴近自然本色。
  “连少,我们来米国已经两天了,今天再不去斯坦福,国内就不好交代了。”
  青年男子大壮,瞄了一眼连少晋的身后,在卧室的门口,一黑一白若隐若现。
  “就为了这事?这就是你说的急事?麻蛋,你就为了这点事情,把我从床上叫起来了。”
  连少晋的起床气不小,对着大壮劈头盖脑就是一顿训,根本不管在这大门口如此的大声嚷嚷,会不会影响别人。
  尴尬,大壮无比尴尬的苦着一张脸:“连少,出国前,连总可是特意交代的,到了旧金山第一时间就去斯坦福。”
  大壮这也是左右为难,其他人都以为能跟着连少晋出国是优差,是好事。
  只有他这种跟过的人才知道,跟在连少晋的身边,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特别是这一次,还要他带着监督的职责,根本就是让他难以做人。
  他一直有两个想不通。
  一个是老连总明知道连少晋是什么样的人,是个什么德性,却依然还要让他来米国处理这件事?
  只不过是来是斯坦福关注一下欧阳家大小姐的境况,谁不能做,谁做不到。
  就算是让他一个人来,也好过跟着连少晋这个祖宗强吧?
  第二个让他更想不通的连少晋,明知道连家这次派他来斯坦福这边的目的,就仍然如此的不上心。
  年轻人玩心重,喜欢女色,这点他能理解,可是为什么就不能把正事先办完了,再去潇洒呢?
  只要把基本情况先往国内一汇报,有的是时间让他睡觉啊。
  那时候别说房间里的服务了,就是上山下水也没人管他呀?
  只能说有钱人的想法,不是他能理解的。
  大壮不解释,不说连总还好,一说这些,连少晋的火气就更大了,直接脚一抬,抽下脚上的拖鞋,就朝着大壮的身上招呼。
  大壮也是有点伸手的人,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连少晋竟然会动手,猝不及防下,脸上先挨了一鞋抽。
  后面的抽虽然被他用手挡掉了,但是痛的也不轻。
  大壮也算是连家的一个外枝,否则这种事情也轮不到他参与,只是面对连少晋的鞋抽,他只能默默的忍受,根本没敢还手。
  连少晋不是第一次抽人,动作熟练的很,便抽还边骂道:“连总说,什么都是连总说,连总让你去吃屎,你也去吃吗?”
  “现在是在米国,连总的手没那么长,眼睛也看不到。这边的事情小爷说了算,你算老几啊。还真拿鸡毛当令箭,真以为自己是个东西了。”
  连少晋原本一直在澳洲留学,小日子过的还是很舒服的,自由自在,想怎么样就怎样。
  但自从被召回国,把他当成接班人培养之后,只有的空气就与他隔绝了。
  所有的一切都在老连同志的安排下,规矩又多又重,这样习惯了自由空气的很不习惯。
  但十为了那个最终的位置,他又不得不忍受老连的压制。
  连少晋本就是个有心机的人,他很清楚在连家有机会问鼎最后宝座的三代,绝对不是他一个人。
  所以,在国内的时候,为了麻痹其他人,他的日常表现的还是比较纨绔的。
  说真的,他的本性虽然善于吃喝玩乐,但是在国外那么多年,什么黑的白的棕的马没骑过。
  怎么可能如此的不堪,和迫不及待?
  第一天调整时差,昨晚找了黑白双煞,纯粹就是为了发泄,发泄身体上的是其次,发泄内心的压抑才是根本。
  只是没想到到了米国,竟然还是没法摆脱老连的监督,这个大壮竟然仗着是老连的人,开始安排起他来了。
  所以,郁闷之火被点燃,纨绔的本性流露,就有了现在的一幕。
  拖鞋抽脸的动静可不小,卧室的小黑和小白更是直接走了出来,目瞪口呆的看着连少晋和大壮。
  心里则是五味杂陈。
  想不到在床上只有五分钟动力,之后就如此死鱼一般的连少晋,竟然也有这么强悍的一面。
  拖鞋抽虽然是一下一下的抽在大壮的身上,但是却让昨晚和今晨都欲求未满的小黑小白,身体起了波澜。
  多么希望连少晋的抽,是对着她们来的,让她们感受一下撞击的力度。
  不知不觉之间,两人的手牵在一起,慢慢的身体也开始靠近,连少晋抽一次,她们两人就颤抖一次。
  牙齿更是紧紧的咬着嘴唇皮,双人四眼冒出了浓郁的情感,迷蒙的盯着连少晋的身体。
  隔着十几米的距离,又不是抽在她们的身上,但是两人的反应却远远的超过了真正挨抽的大壮。
  不光是黑白双煞被吸引了出来,连少晋的嗓门实在是不小,隔壁的住户都被吸引了出来。
  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何争吵,但是这样的场面,很快就有人拨打了内部电话,让酒店的工作人员赶紧上来调解。
  “看,看什么看,没看过少爷揍人啊!”
  连少晋的火气特别的旺盛,白加黑特效药的泻火几乎毫无效果。
  出来看热闹的人三三两两,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米国人也有外国人,几乎各种颜色都有。
  但看在连少晋是住商务房的客人,这些人也没有硬往上冲,在他的凶神恶煞之下,不少人都关门回房了。
  一只拖鞋罢了,抽不死人。
  酒店的工作人员来的也很快,一个经理模样的人,带着两个保安和一个服务生,小跑着来到了连少晋他们的面前。
  不等他们制止,抽累的连少晋就主动的停下了动作,冷哼一声的吧拖鞋穿回了脚上。
  “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经理客气的问道。
  连少晋是他们的重要客人,事情又是发生在商务房的门口,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大壮这个人得罪了连少晋。
  在下意识的思想上,他已经站到了连少晋的队伍。
  “没你们什么事,我教训自己人。”
  连少晋又扫了一眼还在看热闹的其他房客,心里骂了一句狗抓耗子多管闲事。
  “教训自己人?”值班经理是轮流的,连少晋和大壮入住的时候,他并没有上班,所以对两人的关系不是很清楚。
  楼层的服务生倒是认识大壮,赶紧在经理面前证明了他们是一伙人。
  “先生,虽然你们是认识的,但是我们米国最讲究的是民主。你不能随意的殴打他人,你这样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
  既然打人和被打者之间相互认识,那么之前的偏袒就没有意义了。
  周围还有好几个住客看着,经理也不能完全的和稀泥,或者是径直的离开,站在道义的高度摆一摆酒店的立场,还是很有必要的。
  “少跟我扯淡,犯法,我犯了什么法?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犯法了?”
  连少晋根本就不怕,他在西方国度生活了这么多年,还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
  “先生,你是我们酒店的贵客,但是也要讲究米国法律的。”
  经理有些骑虎难下,他本来也就是随口说说,说过也就结束了。
  但是没想到眼前这歌亚裔的年轻人,竟然如此的不知好歹,还要和他杠一把。
  “法律也要讲道理,讲证据,讲事实的。”连少晋冷笑一声:“大壮,这位先生说我刚才打你了。请问,我刚才打你了吗?”
  大壮的一只手摸着左边的脸颊,连少晋的第一抽抽的就是这个位置,到了现在依然隐隐作疼。
  老实说,被这么多人看着自己被打,脸面早就丢尽了。
  幸好不是在国内,没人认识他,不然的话他不一定能站在这里。
  “没有。刚才是我不小心,碰到了少爷的拖鞋,是我自己的错。这位先生看错了。”
  无奈,超级无奈。
  明明是他遭受了连少晋的鞋抽,他却要亲口否认,这样的做法实属无奈。
  他不的不隐忍,因为他要完成老连的交代,更是要保住他现在的这一份工作,否则的话,他会一无所有。
  他还不想丢掉这份工作,还不想离开连家,所以他只能忍着。
  “听到没有。所以不要在我面前谈什么法律,谈什么狗屁民主和公平。我出钱祝你们酒店,那都是黑你们面子。所以,少管闲事,管你该管的事情去。”
  连少晋身上的少爷姿势很足,根本没把酒店经理看在眼里。
  他知道西方社会的生存原则,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公平和民主,在钞票和利益面前,那就是狗屁,都是说给别人听的。
  这世界,哪里有时什么真正的平等,真有的话,这世界也就不会发展了。
  不平,不公,是社会发展,人类文明进步的本源动力。
  大家都一样,谁还有动力,努力不努力一个样,打击都躺在家里混吃等死了。
  就如听水流一样,地势平坦的河水永远是温驯平和的,只有地势落差明显,差距巨大才会造就奔流直下的瀑布,才会产能巨大的能量。
  “先生?”经理被连少晋怼的无话可说,只好吧目光对准了大壮。
  “我没事,你去忙你的事情吧。这是我们自己的私事。”
  经理以为他在帮大壮,但在大壮看来他根本就不应该出现,他的出现反而让他更加的丢脸了。
  所以,没有感激,不过相对于连少晋,大壮还是尽量客气的请他离开。
  “你,我,他……”经理哪里见过这么奇葩的事情,只好手一挥,又带着人转身走了。
  两个保安根本就没发挥一丝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