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 日记
作者:叔于田      更新:2019-04-15 10:18      字数:3727
    “完全可以逐个替换文字,去尝试每一种文字取代方法,比如说,别人想破解你设置的6位数数字密码,只需要用0到9的百万种组合去尝试就行了。 只需要一点点时间,即可轻易攻破。”周强耸耸肩膀,“这又不是银行卡,在atm机器上,当你尝试三次失败后,就会暂时禁止你继续尝试。”

    “这两本书和一封信就躺在我们手中,我们可以无限尝试!”周强哈哈一笑,立刻拿出手机,想打电话给碧山市的刘寒雨。

    毕竟,刘家在碧山市有钱有势,轻易就能找到几个日语翻译来帮自己将内容翻译出来。

    但稍微犹豫3秒钟后,他还是选择了放弃。

    因为无法确定给刘家制造麻烦的幕后黑手是否离开,如果自己联络她的话,说不准会打草惊蛇。

    近期,周强都并未联络这个令人心疼的女孩,并非因为对她的感情有所淡化,只是他很清楚,在解决幕后黑手之前,任何的联络都可能为她带来杀身之祸。而刘寒雨也是察觉到了,所以她才离开了燕京市这个漩涡,回家修整。

    “得另外找一个日语专家才行啊。”周强微微蹙眉,瞥向赵胭脂,“你认识懂得日语的人吗?必须是靠谱的那种,绝对不能泄密。而且,人品也得过硬才行,千万不能在内容上有所保留,否则会遗患无穷,很可能让我们修炼时走火入魔。”

    赵胭脂不禁狂翻白眼,无奈地看着他:“你在不久前才跟一名曾经赴日留学,早稻田大学的文学兼日语系双料博士告别呢,居然就把人家给遗忘了。”

    周强愕然,有点懵。

    “就是我爸爸赵安啊!”赵胭脂气鼓鼓地说,“你居然一转眼就把他给遗忘在脑后了,好歹他给了你不少的淬皮炼骨丹啊。”

    “他居然还有这本事……”周强不禁抓了抓头发,“你说,你爹这样厉害的人,既是高知人士,又是赵家后裔,同时深谙权谋,为啥会被赵天翼那个蠢货逼得那样狼狈呢?”

    赵胭脂微微一笑:“这就是他的睿智之处了。呵。人们评估一个人时,最简单粗暴的方式,便是根据你的敌人的等级来计算。而如果你的敌人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蠢货,那么,毋庸置疑的是,你也必然是个蠢货。当然,这里所说的敌人,是势均力敌的那种。”

    “原来如此,你的父亲在藏拙这方面,的确是很厉害。”周强翘起拇指。

    “他跟我说自己只是深谙中庸三味而已。”赵胭脂摊手,“他精通日语,又对古武有些研究,交给他来翻译,最为合适不过!而且,你俩也可以通过视频聊天见面,进行相关的交流,确保翻译可以成功。”

    “ok。”

    周强颔首,猛踩油门,一路狂飙回别墅。

    然后,他便抓紧时间,打开手提电脑,视频联络赵安先生。

    “晚上好啊,周强先生,没想到分别之后你居然这样快就又想念我了。”赵安微微笑笑,和蔼地招呼妻子过来,一块儿跟周强打个招呼。

    而赵胭脂的母亲,显然已经是将他视为未来女婿,所以热情得超乎想象,一直都在嘘寒问暖。

    周强也是如鱼得水地应付着,事实上,他也很享受这种类似家人般的对待。

    寒暄一阵子后,周强一本正经地肃然道:“赵安叔叔,我接下来拜托你的这件事极为机密,所以,你先确认四周安全,无人窃听,然后我在与你交流。”

    “我现在就很安全。”赵安微微一笑,“放心,鉴于赵天翼一直想窃听我的相关机密,所以,我现在已经有了十分稳妥的*,在现实中也一直都有监测装置确保我四周无人监听。说吧,你们找我这个糟老头子干嘛?”

    “爸,我们要将一名先天武者的遗书和遗作拿给你翻译。其中,很可能藏有一本媲美我们赵家的《鬼神诀》的秘籍,以及一本特别厉害的武技秘籍。它们都是极品古武,所以,您翻译时必须保持100%的绝对准确,绝不能有半点纰漏。”赵胭脂十分肃然地说。

    赵安顿时目瞪口呆。

    “你们居然也已经搞到了这种级别的古武?!”赵安只觉得匪夷所思,“这种东西,纵然是在赵家的收藏中,也就是两三本罢了,你们才只是暗劲武者,现在居然就能够弄得到了?”

    他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被颠覆了。

    自己的“准女婿”明明没啥实力,但涉及到的档次却是相当的高,这种媲美鬼神诀的极品古武秘籍,他竟然一下子弄到两本。

    “它们是什么?”赵安颇有些挫败感地问。他本以为自己授予赵胭脂鬼神诀,又赠给周强淬皮炼骨丹,算得上是一份大礼包,可现在看来,实际上只是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哪怕没有自己,周强和赵胭脂都能够顺利地踏入正轨。

    “是来自日国冈崎财阀的《蛇吞鲸》和《天魔霸神斩》。”周强微微一笑,“我希望您能够帮我翻译出来,可以办得到吗?”

    “小事一桩。”

    赵安傲然地捋捋胡须:“只要有日文版,我就能立刻给你搞定。”

    周强便是点点脑袋,将那两本书和一封信取出,正色道:“我会将它们拍摄成超清照片,请您将它们用键盘打成文字。然后,我再给您一份解密软件,您下载下来之后,只需将内容输入,就能够得到破解后的真正内容。到时候,就是考验您的日语造诣的时间了。”

    “听上去倒是很简单,交给我吧。”赵安颔首。

    周强微微一笑:“您不是一直都在为自己血脉稀薄,没法修炼家传的《鬼神诀》而苦恼吗?现在,您可以转修我提供的《蛇吞鲸》了。”

    “我?”

    赵安涩然苦笑:“我已经是一把老骨头喽,修炼也是浪费时间,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成就。”

    “起码,可以延年益寿。”周强耸肩,正色道,“而且,我有一种感觉,仿佛修炼正变得愈来愈容易一样,觉醒的异能者也越来越多。仿佛是……天地间将迎来一场剧变一样。倘若真的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那意味着很多不可能都将成为可能!修炼速度可能飙升,老年武者也能枯木逢春。所以,您大可以试试,反正您的日常事务也并不繁忙。”

    “说的也是。”

    然后,周强便结束聊天,他赶紧跟赵胭脂一块儿将所有书信的内容都拍照,然后传给赵安。

    后者则表示自己今晚不睡了,反正他有失眠症,正好加紧工作,将这件至关紧要的大事搞定。

    周强则是舒舒服服地躺在今天刚晒好,正散发着螨虫被阳光烤焦的清香的被褥中,进入了梦乡。

    ……

    ……

    海啸撞击礁石。

    暴风肆虐苍穹。

    在这样的噪音中,在一间密室里,一名穿着寻常家居服的老年男子打开日记本,继续撰写:

    “今天的天气很糟糕,清晨万里无云,中午晴空万里,下午便是暴雨滂沱。大海始终是喜怒无常的,这点很像我。”

    “嗯,但我总能在孩子们面前成功地伪装成一个慈祥的长者,所以他们永远发现不了我的第二张脸。人活在世上,就是需要克制和表演的。只需一辈子饰演成一个幽默可亲、始终能够提供强力臂助的长者,那他日后躺在墓穴棺材中时,别人就会在墓志铭上写下:一个慈祥的长者,一只温顺的羔羊。”

    “呵。”

    “日常很无聊,我已经越来越疲惫,身体的老化在加速,所以我的计划也要加速起来。”

    “3号备用实验体,周强,他正在根据我的操纵步入正轨,这个可怜虫,还根本没有察觉到命运的不对劲,没有注意到无数的巧合都有着刻意操纵的痕迹。或者说,他已经有所察觉,但陶醉和沉溺于巨大的收获,无法自拔,忙碌着修炼,痴迷于实力的快速增强,所以无心去思考一系列事件的猫腻。”

    “他已修炼遗物术,为了让他取得刘寒雨的信赖,我实在是费了太多的时间。不得不说,那个女孩的警惕性太强,很难全心全意地去信赖别人。现在,他已经用《蛇吞鲸》打好了底子,实力也在狂飙突进中。他拥有杀鲸剑、魔武枪斗术和两柄巫术枪械保命,哪怕已经卷入一些危险的漩涡,生命也应该暂时无忧。”

    “他是q,是一个能够连续成功刺杀实力比他强悍数倍目标的狡猾家伙,现在他手中的资源比以前多得多,安全应该更有保障了才是。”

    “可惜了1号和2号,他们本该是更有前途的人,而且,全都有着优质的血统。但是,或许对于成功而言,心性和智商比天赋重要的多。因为3号存活,1号愚蠢地早夭,2号也是死于狂傲。”

    “3号周强至今都并未察觉到我对他的监控,这个可怜虫。等到有朝一日他发现自己的人生一直活在别人的操纵中时,必定会觉得三观崩溃,世界幻灭,甚至可能直接癫狂。说实话,我其实挺喜欢他的。如果不是1号和2号完蛋了,我一定会将3号努力培养起来,让他成为我的左膀右臂,认他做我的义子。”

    “嗯,他的成长虽然有我的操纵,但归根结底,是因为他的确是个好孩子好苗子,所以才能够所向披靡。可惜了,我死,或者,他死,我必须得做出抉择才行。”

    “如果说,我跟他是同龄人,我没有50年人生中积累的经验、知识、人脉、绝对武力以及强横势力带来的优势,那我们在竞争中,我100%会输给他的。可惜了,这个世界从来都不存在公平二字。我是一个老家伙,他只是一个小年轻,这种积累带来的巨大优势,根本就不是短期内凭着一丁点天赋能够弥补的。”

    “很遗憾,周强,你必须得死。”

    “但你会成就我,令我再活50年,我便可以乘着灵气复苏的浪潮,成为弄潮儿,再掀起一场驰骋全球的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