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帮打听
作者:畔茶佉水      更新:2019-06-12 08:34      字数:2237
    当天夜里,孔三娘被安排在了二楼休息,但第二日一早她便告辞离去,说是自己可以到朋友那里借宿,实在不好意思总叨扰她们这些好心人。

    送走孔三娘,安长月倚在门前皱眉思索,既然有朋友在长安,何故昨日会那般狼狈蹲在街角?

    “想什么呢?”纤娘手中提着一壶酒,看样子是要给客人送的,见安长月倚在门前愁眉苦脸的,不由问道。

    “想孔真,她这个人真是好生奇怪。”说是来寻夫的,却在街口对着一辆马车痴痴的看,她看的清楚,那马车里坐着的可是个女子。

    纤娘将手中的酒递给不远处的三斤,示意他去把客人的酒送过去,这酒送的不远,就隔着一条街那家蒸饼铺子。

    “人经历的多了,就会变得奇怪,其实这也不是奇怪,只是有些秘密不让被人知道,哪怕这个人是自己求着来帮忙的。”她说着拉了安长月往厅中坐下,“此事你无需放在心上,我看这孔三娘也并非真心让你帮忙,不过是多个人多条路罢了。”

    安长月哦了一声,她也觉得孔三娘并非真想让她帮忙,除非她一早知道她跟大理寺有瓜葛,否则不过一个酒肆里的小女子,哪里能帮她问吏部的事?

    但既然答应下来,她今日就得往大理寺找一找大头,不管是明也好,李朝隐也罢,总归得帮着问一问,至于吏部那边,她可没什么有交情的人。

    到了大理寺,正巧遇见老吴,安长月便把在上宜县见到元娘的事同他说了,顺道提了一嘴,元娘说有空要到长安来见一见她这个素未谋面的师兄。

    老吴顿时惊得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好半晌才突然扭头就跑,跑了几步又回来匆匆交代一句,“阿月,你帮我跟申寺正请个假,就说我有急事回家。”

    看着老吴一溜烟儿跑了个没影儿,安长月很想告诉他,人家今天又不来...

    顺着回廊先去了申屠那里,将老吴请假的事说了,然后再往明和李朝隐那处寻人,好一会儿转悠,才在书房找到了准备离开的明。

    安长月赶紧上前一步拦住他,“明少卿这是在忙什么呢?”随便寒暄一句,先把人留下再说,安长月心里这么想着,脸上的笑容就越发灿烂。

    明没来由背上一阵发凉,他四下里看了看,没看到叶云深跟着,知道不是什么要紧的事,便放松下来说道,“只是复核万年县一桩案子,这便差人给送回去即可。”

    安长月哦了一声,心想应当就是子真那桩案子了,这事儿板上钉钉的,她倒是一点不好奇,随口又问道,“明少卿在长安做官的时间不短,认识的人应该不少吧?”

    明微微挑眉,随后有些无奈的开口道,“不知阿月你想问什么?明某定然知无不言。”

    安长月嘿嘿笑了起来,见他自己挑明了,当即张口问道,“三年前有一个叫杨函书的进士,后来被吏部选拔入朝为官,不知道明少卿能不能帮我问问,他如今在何处为官?”

    “杨函书?倒是并未听过此人的名字,左右今日无事,我晚些帮你问问,不过你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么一个人?”明探究的目光在安长月脸上扫了一下,随后便收了回去。

    他这状似随意的问题,实际上是对这人来历的好奇,毕竟安长月一般也不会对某些寻常人感兴趣,难道这人是哪件案子的知情者,或者...

    这边明正飞快想着,那边安长月已经无奈的说道,“是帮一个妇人问的,她昨日被我捡回了溶月楼,临走前托我一定帮她问清此人如今在何处。”

    “原来是帮人,不知方不方便告知是谁要寻这杨函书?”明总觉得这事情有些奇怪,安长月可不是个喜欢多管没有蹊跷事的人,难道说这件事有什么猫腻?

    “这个...”安长月想了想说道,“我是受他妻子所托,三年前他进京赶考,却一去再无音讯,他的妻子孔三娘一路从常州寻到了长安,却只听说他三年前高中进士,还被吏部选拔为官,只是却不知他在何处为官,又为何置家中妻子不顾。”

    她之所以会说,是因为孔真并没有要求她保密,所以明问的时候,她便如实相告,这样比较方便查出杨函书如今的下落和情况。

    “竟有这样的事?”明忍不住微微蹙眉,当年他就听人说起过,长安城内不少才子与佳人私定终身,最后连夜奔逃,不知道这个叫杨函书的,会不会也是这么个人。

    安长月嗯了一声,请他一定要帮忙打听打听这人,明一口应下,这事儿倒是简单,而且他现在对杨函书这人也起了兴趣,很想见一见这个三年来对家中娇妻不闻不问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从大理寺出来,安长月慢悠悠的朝醴泉坊过去,今日不知道还能不能买到,她仰头看了看日头,这都快近午了,估摸着够呛。

    不过也无妨,看一看有没有其他糕点之类的,如果有,那就再好不过。

    她想着不由叹息,在西域一天吃个四五顿也没人管,到了长安,除了朝食和夕食外,就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连一般食肆都没有食物提供。

    进了醴泉坊,安长月远远看到一个人立在街中心,抱着手臂衣服看热闹的样子,她走近了才发现是个认识的,就在这附近的武侯铺当差。

    “今日怎么有空在这里看热闹?”安长月凑上前看了一眼,那武侯缓缓转头看见是她,忙笑起来说道,“这人一早就蹲在这里不知道干什么,有百姓觉得挡了路,就找到武侯铺里找了我们来,没想到好说歹说这人就是不走。”

    安长月哦了一声,低头去看那人,只见是个佝偻着背的老丈,手中死死攥着一个布袋子,此刻正坐在地上哎哟哎哟的叫着,似乎身上有什么地方不利索。

    “老丈可是腿脚不便?”安长月问了一句,那老丈说来也奇怪,武侯都问了许久也不见说话,安长月这一问立刻便答了句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