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2章 王叔为何来
作者:鸿影长空      更新:2019-03-14 23:55      字数:2262
    林晓看着那木门,伸手一推,结果,门没动静,她直接穿门而过,就这么进去了-_-||

    一到门内,头一眼看到一尊大佛像,然后就看到佛像前的地上跪着个老和尚,那衣裳一看就是洗得很破旧的样子,看着挺落魄的。

    在林晓眼里,这形象就转化为三个字:穷和尚!

    那老和尚的身体有点奇怪,看着好像是透明的一样,可又看不到他身体对面是什么,看着挺诡异的。

    穿越的事都没吓到,眼前这点事自然也吓不到林晓。

    她就是有点担心。这地方看着像小佛堂,老和尚那边又不断传来丧尸的吼叫声,这老和尚又盘坐在那儿一动不动,这老和尚到底是丧尸还是什么新品种怪物啊?要是丧尸也穿过来,那她这日子真是苦逼到极致了。

    林晓走到老和尚背后,从他的光头一路看到地上的蒲团,肉都是完整的,没有臭味,自己站半天了看他也一直没动弹,要是丧尸指定没法这么长时间保持安静。

    她放心了点,这屋里也没别人,要问话只能找他了,她小心地伸手去拍他肩头,还不敢太用力,万一太用力自己再从他身体里穿过去,那就太吓人了。

    老和尚一转头,看到林晓,瞪大眼惊叫了一声“鬼啊”。

    林晓-_-||她没好气地一把将老和尚拎起来,“你特么以为你自己是人啊?”

    有人的身体是透明的?就算末世再发展三百年她也不信啊。

    老和尚有些尴尬地起身,拍了拍旧僧衣,“郡主说的是,老衲忘记了。”等他拍好直起身,看着挺有得道高僧的风范。

    林晓看这老和尚说话的空档,他身后丧尸的吼叫声还是不断传来,探头一看,就看到老和尚面前一个脸盆大小的东西像是一面镜子,而那盆里的画面是末世。

    看着丧尸在嘶吼奔跑,而她以前的战友们正在作战,“这是什么东西?”

    老和尚却压根没理会林晓问了什么,自顾自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得见郡主,老衲之幸。郡主心中必有万千疑问,我佛慈悲,有好生之德,郡主前世虽然自尽,但林老施主有所请,老衲也与林家有一份因果,让郡主到炼狱修行。总算佛祖保佑,阿弥陀佛!郡主肉身虽失,但机缘扔在,才得回到卫国。一饮一啄,莫非前定,阿弥……”

    “说人话!”

    “你就是林云晓,从这儿回到卫国了!”老和尚一指那脸盆,迅速说完。

    林晓……这老和尚言简意赅的时候,也让她很想揍人,可是……刚才一巴掌拍过去,直接穿身而过了,她挑眉,“简单点,解释一下。”

    “郡主带着圣上跳下城楼后失了前世记忆,魂魄到此炼狱修行……”老和尚又指指身后脸盆一样的东西,“机缘巧合之下,郡主回到卫国,保卫国免遭战祸。”

    林晓想了一下,呵呵,搞半天那个悲催原主也是自己?

    不对,那自己吃的喝的原本就是自己的?一想到其实什么便宜都没占到,她眼神不善地看向老和尚,“那我做的事你都能看到?”

    老和尚一看不好,慈眉善目地摇头,“老衲什么都看不到,老衲双眼已经废了。今日与郡主一见,了却这段因果,老衲就该重返轮回。”

    这老和尚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比自己还高,“你眼睛看不见,刚才叫什么鬼啊?”林晓气得想将那老和尚拎起来,用力过猛,那老和尚忽然变得透明地看不见了,她直直就往地上那脸盆撞过去。

    这是要回末世了?林晓一想到卫国,宁泽天还在那儿,她大哥还在家里等着,最关键的是,她还没吃够啊。

    林晓满腹怨念地一头撞进脸盆中,整个人失重状态,丧尸的吼叫声倒是在远去,她想要控风,手才握拳,发现动不了。刚来卫国时那种浑身骨头痛的感觉,又来了,可差别时,这次眼睛都睁不开。

    最要命的是,她闻到了一阵阵食物的香味,好像离自己很近。闻到吃不到,不如去死啊,她觉得自己用尽全力,落在宁泽天们的眼里,只看到她手指轻微地动了几下。

    “云晓!”宁泽天也顾不上想是什么让她有动静了,惊喜地刚想说话,殿门外传来温平侯委屈的哭喊,“圣上,您快来帮我做主啊……”

    在温平侯呼喊之时,林晓整个人抖动了一下,再没动静了,连手指都不动了。

    “她……”

    “圣上放心,郡主脉象安稳。”老太医和林寒莲都在探脉,一看圣上要急,老太医连忙禀告。

    “圣上”温平侯的哭喊声撕心裂肺,宁泽天满腔焦虑化为怒火,转身大步走到殿门口,抬脚走出殿门,看门外呼啦跪了一地的文武大臣,他一指温平侯,厉声道,“温平侯御前失仪,拉下去,廷杖一十!”

    温平侯第三声哭喊还没吐出来,听说廷杖,嘴巴一张一闭,硬生生打了一个嗝儿。

    圣上对温平侯一直容忍良多,怎么忽然要廷杖?边上的两个大内侍卫有些犹豫地抬脚,黄永忠看了自己边上两个大太监一眼。

    那两个太监会意,没等温平侯回神,上前将嘴一塞两手反剪直接拖了出去,片刻功夫,龙吟宫的宫门外就传来响亮的木棍敲击皮肉的声音。

    温平侯挨了两下后才相信自己真的挨打了,太监们动作利索,等他痛呼一句“圣上啊痛死我了”,十下已经打完了,他后知后觉感觉屁股火辣辣痛,一羞之下晕过去了。

    大太监跑进宫门回禀,“圣上,十下廷杖已经行完,温平侯……晕过去了。”

    “送回侯府,让太医跟着去看诊。”宁泽天冷声吩咐。

    几个王爷们看宁泽天盛怒之下打了温平侯,祁王开口道,“圣上,温平侯毕竟……是太后娘娘的生父……”

    “祁王叔!”宁泽天打断祁王的话,看了跪地的大臣们和跪在大臣们边上的宗亲藩王们,走到藩王们面前,“你们来龙吟宫,为了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