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章:凤家爷孙
作者:华裳绝美      更新:2019-10-12 06:49      字数:2749
  “爷爷,我们已经走了快十天了,我快要累死了,我们能不能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傻孩子,我们现在是在被仇家追杀,就连你的父亲母亲也被那些贼人杀害,如果我们就在这里停下脚步的话,我凤家的血脉可就彻底断绝了!”
  凤丰年无奈之下背起自己那尚且幼小的孙女继续跑着,而在他们二人的身后则是阴魂不散的跟着一群不知从何处突然就会出现的阴影,直到凤丰年带着自己的孙女不自知的闯入到了玉羊山的地界,也正因如此,那些紧追不舍的阴影在触碰到玉羊山外的那一座笼罩了整个地界的灵阵时,只能愤愤然离去。
  正是在此时,躺在木椅上的木九卿突然睁开紧闭着的双眼,朝着大平原的远方望去,口中轻声呢喃着‘有外人来到了玉羊山,会是谁呢?’
  很快木九卿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原来仓惶逃窜的凤丰年以及他的孙女并不知道跟在他们身后的阴影因为玉羊山的灵阵选择离去,还是不停的向前跑着,直到遇见在大平原上吃着牧草喝着湖泊之水的羊群以及屹立在其中的小木屋时才慢慢的停下脚步,更是在看到木九卿的存在时,当即快速的走上前去,问着木九卿是否能给他们二人一杯水喝。
  “看来你们二人是遇到了什么难以启齿的问题,既然如此,那就留在这里,先好好的休息一段时日吧”
  这些日子以来,靠着金色羊毛和羊群的帮助,得以将体内邪性成功压制且渐渐的将其融入到天地四道之中的木九卿变得越来越沉着冷静,也越能够仅凭自己的一双眼睛去分辨眼前之人的好坏,在他认为逃窜至大平原的凤丰年与他背上的那个小孩并不是坏人后便起身拉开了小木屋的大门,邀请二人进去其中好好的休息一番,而自己则是甩出几枚极品灵石,在四周布置了几座隔绝灵阵。
  玉羊山。
  是夜。
  “老夫在此多谢小友仗义出手,帮助我们爷孙俩得以找到一处能够休息的地方”
  等到自己的孙女终于能够在疲惫奔波了十日之久后好好的休息一下,且安然的睡去后,凤丰年这才离开小木屋走至大平原上,找到了被羊群围在中央的木九卿,向其表明了自己的名号和身份,但是当他想要表达自己的感谢时才发现,由于长时间的逃亡,他从家族中带出来的珍宝早已经流落在流亡的路上,如今的他,只剩下了一身脏兮兮的衣物和一块啃了一半的肉饼。
  “额这,这,老夫的身上实在是”
  “我说老人家,您就不要白费功夫来表达自己的感谢之情了”,木九卿看到凤丰年这般尴尬的模样,当即甩出自己早已用灵力与羊群身上的羊毛编织而成的几套衣物,一边看着对方将草地上的衣物捧在手中一边说道:“我最不缺的就是所谓的灵石灵药,而且我在你的身上根本没有闻到任何灵物的味道,想来是丢失在逃亡的路上了吧?所以啊,还是老老实实的在这里住下,帮我看看羊群吧!”
  对于凤丰年与其孙女究竟是何背景身份,木九卿并不在意,在前者二人来到玉羊山开始,也只是一直保持着在羊群的围绕中继续修炼的状态,而好不容易得以安顿下来且不用再担心被追杀的凤丰年则是同样的进行着自己的修炼,只有他那幼小的孙女较为贪玩的在羊群之间穿梭,有时候还会趴在羊的背上渐渐睡去,直到夜晚饭菜的香味传入她的鼻尖。
  “这个孩子是我凤家唯一的血脉了,如今老头子我的身体也是每况愈下,坚持不了太久的时间,可是这个孩子还没有到可以修炼我凤家功法的年纪,真不知该如何是好啊!”
  看着都快要把脸放在盘子上的自家孙女,走至屋外与木九卿坐在木椅上享受着晚风的凤丰年说道:“也不知我凤家招惹了谁,亦或者是哪里做得不对,竟然在一夜之间被那些杀手灭族,若非老头子我还有些手段,恐怕我凤家就会被连根拔起,这个世界上也不会再有我凤家咯!”
  “那你就不知道追杀你的人是谁吗?”
  其实早在凤丰年带着他的孙女闯入到玉羊山地界的瞬间,本在躺着睡觉的木九卿就已经察觉到了紧跟在前者二人身后的那道阴影,而且通过将整个玉羊山地界笼罩的灵阵也得知了对方的身份其实并不能算是正统的邪道或是魔族,而是极为正常的人族修士,只是他对琅?窒删车牧私庖仓挥幸桓隼?窒筛螅?溆嗟哪鞘且桓挪恢??/p>
  所以木九卿让凤丰年好好的想想,让他想想自己的凤家是否得罪过其他的世家大族。
  但凤丰年想来想去都不曾想到自己那与世无争的凤家究竟得罪的谁,不过在木九卿的逼问下,凤丰年还是想到了自己的凤家似乎是靠着一座盛产火行灵石的灵石矿山才得以发家。
  如此一说,就连凤丰年自己也明白了为何凤家会遭到如此残忍无情的追杀。
  “既然如此,那也就是说你们两个是没有可能再回去了,那就待在这里吧”,木九卿将用于控制此地灵阵的一块灵石交给凤丰年后继续说道:“这块灵石能够控制此地存在的任何一座灵阵,我想你也已经察觉到了,因为我不日就会离开这里,或许永远都不会再回来,那间小木屋就权当做送给你们当成新的凤家,至于其他的事,我不是滥好人,也不会帮你们全部做到,你老就努力多活一段时间吧”
  这些话若是对其他人说确实是会惹来些许愤怒,但在凤丰年看来,木九卿这么做无疑是让他与自己的孙女得到了一处绝对安全不用再担心被追杀的安居之地,而且凤丰年自身也是一名修士,自然也能察觉到羊群身上散发出来的木行灵力和来自于玉羊山,早已不再被封印着的充沛灵力,也就是说,只要他能够活到自己的孙女长大,那么凤家的血脉就还能继续延续下去,也就不至于到了他这一代就销声匿迹。
  但是,直到木九卿的离去凤丰年才发现,嘴上说着自己并不是滥好人的木九卿居然还是给他们爷孙俩留下了不少的好东西。
  无论是极品灵石还是用于疗伤补充灵力的丹药,都被装在了一个拥有一方小世界的酒葫芦里,而当凤丰年好奇的将里面的东西全部都倒出来后,当即跌坐在地上看着堆积成了一座小土丘的灵物灵药,其中居然还有不少功法道术的手抄本,更有一些用于布置灵阵施展术法的符咒。
  “这,这,这些都是最适合我凤家的修炼之法?”
  凤丰年找到了自己那贪玩但也足够听话的孙女,让她在服用了一些用于治疗暗伤的丹药后,借助着极品灵石中的灵力暂时将其体内沉寂了许久的血脉天赋激发后,让其翻阅着木九卿留在这里的那些功法道术,自家孙女也没有让他失望,不一会儿,本就继承了凤家的优良血脉的小女孩很快就将那些道术法诀领悟,但与此同时,丹药的药效也慢慢消散,小女孩又回到了原先的普通模样。
  但只是这样凤丰年也足够满足了,甚至是在日后教导自家孙女修炼的时候告诉对方要对赐予了他们这一切的木九卿感恩戴德,还为早已离去的木九卿竖立了一块灵牌,日夜供奉着。
  至于离开了玉羊山地界的木九卿倒是没有想象中的直接离开,而是站在虚空之上继续观察了凤丰年爷孙数日,发现不会再有什么意外后才离开这里回到了琅?窒筛蟆?/p>
  琅?窒筛螅?淦辽健?/p>
  “呦呵,看来是成功了,既然如此,那就快些过来吧,看看你的小妻子现在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