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出事了
作者:叮当喵      更新:2019-03-14 23:38      字数:3558
    陈秘书叹气:“那就好……”

    陆子明的电话在这时候打过来,祁思思接听:“再等一下,我们待会就下楼去了。”

    陆子明道:“你现在就下楼,有点急事,需要我们马上过去一趟。”

    祁思思愣了一下,然后询问道:“是剧组出问题了吗?”

    陆子明没有明确回答她:“你赶紧下楼就是了,别磨蹭了啊。”

    祁思思皱眉:“哎,到底是什么事,你倒是把话说清楚……”

    电话那端,只余一片忙音。

    祁思思把手机装好:“好像是出什么事了,我必须要马上回去,然后,待会儿你安排人送孟小姐去酒店吧。”

    陈秘书点头:“好的我知道了,您就放心吧,我一定安排的妥妥当当的。”

    祁思思这才转身,快步往外走。

    等她下了楼,就望到陆子明就在门外等着她,一脸的焦灼,看到她马上迎过来:“思思,我们上车,我慢慢和你讲。”

    祁思思从他的表情上就可以判断出来事情的严重性,她随他坐进车子里,才开口询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有多严重?”

    陆子明没有回答她,目光望向车子外面,正是客流高峰,马路上车来车往,拥堵不堪,这让他心中更添了几分焦虑。

    祁思思忐忑不已:“子明,你倒是说话呀,到底是发生什么事?”

    陆子明叹气:“到了你就知道了。”

    祁思思是个急性子:“陆子明,你能不能不这么婆婆妈妈的,难道是天塌下来了吗,为什么这么遮遮掩掩的,有这个必要吗?”

    陆子明不得已:“思思,是这样的,阿姨她,她……出了点问题。”

    祁思思愣住了,好一会儿才艰难开口:“你是说我妈出问题了,出什么问题了?”

    陆子明垂下头去:“阿姨她,在医院里自杀,情况好像很严重,不过现在已经送去医院了,应该正在急救。”

    祁思思整个人都呆住了,好,一会才出声:“她,不是没有病的吗,为什么还会自杀,怎么会这样,那里不是应该很多人看守么……”

    陆子明把她拥在自己怀里:“思思,这样的局面我们谁都不想看到,但是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除了面对别无选择,医生一定会全力以赴,我想阿姨她吉人自有天向,她不会有事的!”

    祁思思几近崩溃的状态,她拼命的摇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如果我妈她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该怎么办,我就是罪魁祸首,对不对?”

    陆子明叹气,一言不发。

    马路上很拥堵,一个红灯接着一个红灯,车子走走停停,足足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才终于到了何露就诊的医院外。

    祁思思不等车子停稳,就直接拉开车门下车,脚下的高跟鞋不稳,她差一点跌倒在地。

    陆子明快步近前,扶住她,然后径直往里走。

    何露此刻还在一楼的急救室里,没有出来,外面站着两个狱警,还有一个便衣男人,看样子应该是监狱方面的负责人。

    祁思思

    直接到了那个男人面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监狱方面都是怎么做事的,我妈为什么会出事,我告诉你们,如果她真的醒不过来,我要起诉你们。”

    男人等她把话说完,才叹气道:“祁小姐,发生这种事情,我们也是始料不及,何女士平时状态都好,谁曾想她偷了医务室的药,然后趁着大家都睡了,就把药吃了,您放心,我们会承担一切责任的。”

    陆子明扶着祁思思在一边坐了,蹲下身去,把她的一只鞋脱下去,脚踝处红肿一片,显然是刚刚下车的时候崴到脚了。

    难怪,她刚才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

    陆子明就要去叫医生,给祁思思处理伤口。

    就在这时,祁天宇急匆匆从外面进来,显然他也是刚刚得到消息。

    他到了近前:“怎么样,人还没有救过来吗?”

    祁思思站起身,猛的扎到他的怀里:“爸……”

    祁天宇脸色难看,一时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话来安慰她。

    陆子明皱着眉头,望一望依旧紧紧闭合的急救室的房门,心乱如麻。

    他知道,如果何露这一次真的救不过来,那么,他就成了间接杀死何露的凶手,他和祁思思,就会因此,产生很大的隔阂。

    他们也许,这辈子都不可能走到一起。

    早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形,他是无论如何不会站出来,把何露装病的消息透露出去的。

    但是现在,说什么也都晚了。

    急救室的门这时候被人打开,然后医生带着护士鱼贯而出。

    陆子明第一个迎上去:“请问医生,人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然后擦一擦额头上的汗:“是这样的,暂时是没事了,但是并没有脱离危险期,需要送到加护病房,再观察一段时间。”

    陆子明点头:“那么人大约多久能醒过来?”

    医生摇了摇头:“这个我就不好说了,但是,正常情况下,七天之内是可以醒过来的,时间太久的话,希望就不大了,所以你们家属心里要有个准备。”

    医生转身离开,然后有护士推着依旧昏迷不醒的何露去特护病房。

    祁天宇和祁思思随后跟了过去。

    陆子明则站在原地没有动,他取出来自己的手机,拨出去一串电话号码,然后电话很快接通:“子明,怎么有什么事吗?”

    陆子明叹了口气:“你现在通知一下剧组人员,告诉大家,再放几天的假,具体什么时候开工等我的通知。”

    对方似乎有些震惊:“这怎么可以呢,咱们已经耽搁了好长时间了,好不容易准备好开工,怎么又出岔子?”

    陆子明很无可奈何的语气:“没法子,这边又遇到点麻烦,你就照我说的去做吧,我这边还有事,挂了啊!”

    他把电话挂断,然后快步向着特护病房的方向而去。

    ……

    祁天辰最近,回到别墅都不会很晚。

    一般时候,佳宁都还没有睡。

    可是今天因为晚上有个饭局,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将近午夜时分。

    客厅里依旧亮着灯,佳宁并不在,只有安恬羽靠坐在沙发里,没精打采的摆弄着手机,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祁天辰换下鞋子:“怎么这么晚还不睡?”

    安恬羽看也不看他一眼:“睡不下。”

    祁天辰皱眉:“怎么了,心事重重的样子?”

    安恬羽叹气:“接到思思的电话,说是何露竟然在监狱里自杀,然后现在人在医院里,还没有彻底脱离危险。”

    祁天辰有些意外:“噢,怎么会这样,监狱方面的管理也太松懈了吧?那,思思现在留在医院里吗?”

    安恬羽点点头:“她和陆子明都在医院,好不容易最近稳定下来,新剧开工了,可是这才没两天的功夫又出事,怕是又要耽搁上一阵子,我真担心,陆子明这次要白忙一场。”

    祁天辰笑笑:“不过是延期拍摄而已,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时间不早了,赶紧的去睡吧,别忘了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

    安恬羽摇头:“我今天,还接到国外的一个电话……”

    祁天辰本来是准备去浴室冲澡的,因为她的话就停顿住步子。

    他回过头:“是,赵老爷子打过来的电话么?”

    安恬羽点点头:“是的,他说,他想来国内一趟,想要散散心。”

    祁天辰略一迟疑:“他难道就没有和你说起来别的吗?”

    安恬羽答道:“他还让我帮他订一家酒店,条件好一点的,要三间房间,然后还问我,喜欢什么,他在那边帮我带过来。”

    祁天辰叹气:“只说了这些吗?”

    安小姐说点点头:“只说了这些。”

    祁天辰答道:“如果他执意住酒店的话,叫白助理去定下房间就可以,不过,我觉得最好还是安排他住在别墅,条件和环境不是更好一些。”

    安恬羽摇摇头:“可是我觉得不合适,住在别墅的话,就太惹眼了点,高档酒店的总统套间,环境也是不错的。”

    祁天辰也就不再坚持:“你看着安排就好。”

    安恬羽忽然又道:“刚才电话里,思思和我讲,赵氏那边最近有点乱,说是老爷子约见了律师,然后给那个赵夫人察觉,就把立遗嘱的事搬出来了,老爷子忽然要过来国内,会不会和这件事情有关系?”

    祁天辰有些意外:“这件事,怎么思思也知道了。”

    安恬羽望着他:“原来你也是知情的,干嘛瞒着我?”

    祁天辰在她身边坐了:“小羽,赵氏那边的事情,我知道你是不想参与的,所以也就没和你讲,而且就算你知道了,你不是也一样无能为力。”

    安恬羽把头靠在他的肩上,一脸倦倦:“我倒也不是无能为力,我只是不想因为我的缘故,让他们一家人剑拔弩张,不过有时候又觉得,我这么做是错误的。”

    祁天辰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以你的立场,无论你怎么做都是对的,你都无需有半点自责,而我,永远都支持你的选择。”

    安恬羽苦笑:“我现在,好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