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鬼最无情
作者:梦里几度寒秋      更新:2019-04-15 10:17      字数:2299
    鬼怪奸诈成性,俸官自然清楚这一点,他知道自己很需要一个靠山。 不然的话,恐怕往日里他所信服的大哥,是第一个对他下杀手的。

    因为县太爷官印,对于他的这位大哥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上阴阳,县太爷。

    阴阳俸官。

    这两者,若是没有那封不知道谁留下的信,他可能不会联想,但有了那一封信,就让他没办法不往那处想,况且在听到他提议送出县太爷官印后,阴阳俸官的反应,也在间接表明这一点。

    执掌县太爷官印,对于阴阳俸官来说,可是找回他曾经力量的一条捷径。

    也是唯一一条路。

    跟随百鬼、夜行两位郎将,来到了县衙,一进去后,这俸官纳头就拜,行大礼道:“属下李坤普,参见大老爷。”

    卓景宁看了他一眼,他挺意外的,这鬼居然一见面就投靠他。

    “大老爷可是奇怪,属下为何见面就如此?”行完礼,李坤普也不站起来,跪着接着说道:“属下在这黑城内,已经算是岌岌可危了,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不投靠大老爷,便活不下去了。”

    “免礼,请起来说话。”卓景宁点点头,打算听听这个鬼怎么说。

    小狐狸当时读取到的信息,并不全面。

    “这黑城内,在黑师爷死了后,大概有四分势力。三位郎将,各自算一个。还有这第四个,明面上看,是我们五个俸官,但实际上,只是阴阳俸官。阴阳俸官最为主见,也最有算计,所以我等四人,以他为主。”

    “若是日后诞生出新的县太爷,也是从他们四位中出来。郎将实力最强,归属于县太爷,从中崛起一个,合情合理。俸官依附于左司马,我等俸官,其实是没有资格争夺县太爷之位的,因为没有先天这个条件。不过阴阳俸官例外。”

    “有何例外?难道是因为那一封神秘的信,告诉你县太爷当时没有死透,只不过黑师爷为了篡位,害死了县太爷。而阴阳俸官,本来也不叫阴阳?”卓景宁故意将小狐狸告诉他的说了出来。

    李坤普一惊,他没想到卓景宁知道这件事,他可是从未对第二个人说起过,一直藏在心底,不过他也不管卓景宁是怎么知道,听到卓景宁这么说,便点了点头,“正是,属下怀疑,阴阳俸官,便是当年的县太爷一部分残魂所化。”

    “而这县太爷官印,对于阴阳俸官来说,找回他曾经的力量,是不可或缺的。”

    “尽管现在三百阴阳宅都各自为政,但有县太爷官印,这些阴阳宅都会给几分面子。这黑城中有些深不可测的阴阳宅当中,极有可能存在县太爷死时,崩散开的力量。若是能执掌官印,便可轻易入内寻找。”李坤普说着他的猜测。

    “所以,在你提议送你这县太爷官印后,你觉得阴阳俸官一定想弄死你。”卓景宁顺着他的猜测说道。

    “正是。至于那三位郎将,他们本就看我们五个俸官不顺眼,以往我们一体,共同进退,他们无可奈何。但在发现阴阳俸官对我的恨意后,多半会正好借此机会,将我除掉。”李坤普面露苦笑之色。

    当时他看到那封信,只觉得事关重大,说出来会有生命危险,便一直藏在心底,哪成想今夜一时疏忽,将自己直接给置身险地。

    如果卓景宁不接受他的投靠,那么他无疑是陷入了绝地。

    只能想想着如何死前拉一个垫背的。

    他是黑城鬼,是无法离开黑城太久的,逃的了一时,也逃不了一世,所以根本逃不掉。

    “那么你就先听命于我吧。”卓景宁听完,装模作样的沉吟片刻,然后点了点头,这让李坤普瞬间欣喜若狂。

    人怕死,鬼也怕死。

    在这个鬼怪受到优待的世界,鬼怪只要活着一天,便是一种享受。甚至还有各种办法,将妖的天寿和鬼的阴寿,在理论上无限期延续下去。

    “多谢大老爷,凡人投效讲究投名状,属下便效仿一二。属下有一计,可杀凶图。”对于卓景宁杀死黑师爷和狼妖化身后,身体上突然出现的那种诡异蛇纹,他也是能看到的,自然能猜测到,卓景宁灭杀鬼怪,可以从中获取好处。

    因为如此邪门鬼术,在他们黑城中便有,那是黑师爷的。不过随着黑师爷被杀,那门鬼术便算是彻底消失了。

    除非等到新的左司马出现,那门鬼术才会再现。

    那一门邪门鬼术,是黑城赐予左司马的,是伴生鬼术。

    说完了,为了表明自己没有觊觎卓景宁这门“邪门鬼术”的意思,李坤普特意补充道:“黑师爷就曾经打过凶图的主意,因为黑师爷的伴生鬼术,和大老爷的那门鬼术,有很大部分的相似之处,都可以在灭杀鬼怪后,获得好处。想来大老爷的这门鬼术,也是无法种出来的,只能是天地生成的。”

    卓景宁没想到这俸官,居然如此理解他的惩戒,于是就问道:“伴生鬼术,和天地生成的鬼术差不多吗?”

    “相似,不过并非天地生成的鬼术那样,可遇不可求。只需要获得相应官职,便能得到相应鬼术。”李坤普说道。

    卓景宁听出了他的话外音,结合他说的郎将归属于县太爷,俸官依附于左司马,以及俸官没有先天条件争夺县太爷之位,那么无疑是在说,俸官所能争夺的位置,是左司马!

    于是卓景宁笑笑道:“他日我若成黑城县太爷,你是第一个投靠,正所谓千金买马骨,你便是我的师爷了。”

    “多谢大老爷,多谢大老爷。”李坤普连忙说道,鬼怪和人不同,鬼怪擅于出尔反尔,所以有利益勾连,才能互相信任。

    他这么说,也是想让卓景宁相信他。

    卓景宁那么回答,便是一种回应。

    于是李坤普连忙将黑师爷当时想过的,悄无声息杀死凶图的方法说了出来。

    “凶图看似粗中有细,但黑师爷当时说过,黑城之中,最狼子野心的,莫过于凶图。想要杀死凶图,很难,因为这厮太过狡诈,但也极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