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房价真相
作者:榕之子      更新:2016-10-23 20:51      字数:4421
    2007年伊始,整个世界经济都被中国这头疯头拉着朝前方不断奔去,石油、铁矿石、天然气、黄金、橡胶等原料价格,只要有中国人进入,就马上产生疯涨行情。

    最为典型的就是石油价格,2000年的时候是30美元/桶,现在已经翻了一倍达到了60美元,看趋势年底估计会突破100美元。在公海上航行的大型油轮,十有**目的地是中国沿海的巨型港口。中国已经成为了世界工厂,那里正从全世界源源不断采购原料,然后通过数以千万计的各式各样工厂制作成商品返销世界各地。中国制造,凭借物美价廉,征服了一个又一个国家和民族。你可以有无数讨厌中国的理由,但你无法抗拒来自中国的商品诱惑。

    远在泰国的谢氏财团,自从上一次偷袭王家失败后,就元气大伤,这些年凭借全球经济好转逐渐恢复到之前的状态。自此一役,王家和谢家已经反目成仇,双方结下了不解之仇。

    打蛇不死必遭反咬,虽然谢氏财团没有对王家和江南集团有报复举动,但秦然却一直没有放松对他们的监视。据关鑫回报,谢家现在似乎有了蠢蠢欲动的行为。

    全球资源价格都在疯涨,秦然闻到了一股经济危机的气息。只要中国经济稍微停顿,这头疯牛就会把一直狂拉的车顶翻,届时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就会降临。

    因此,秦然决定启动早已经准备好的一个局,让谢家先尝一些甜头,到经济危机来时再行釜底抽薪之举。此局也很简单,就是趁全球经济过热,通过第三方公司向谢氏财团旗下公司追加大额订单,忽悠其加大投资扩大规模供货,然后待经济危机来临时以破产之名取消订单,让谢家深陷危机之中。然后再在股市上落井下石,联合债主逼债,搞垮谢氏产业。

    当然,在这个游戏中,还会把远在印尼的王氏家族成员算计上,谁让他们之前联合外人打算吞并印光集团呢?印光集团可是自己宝贝儿子将来要继承的产业。

    此外,还会有特别用心的专业金融人士向谢家和王氏家族推销某个注定在金融危机中破产投行推出的创新型金融产品,鼓动把他们家里的金融资产配置重点移到这些产品中去,至少07年他们会得到十分满意的报酬。

    预计经济危机即将来临,秦然肯定也把江南集团的刹车踩下,除了已经签订好协议的项目外,集团内部一律以消化为主,尽量回笼资金准备过冬。

    每一次危机过后,江南集团都会第一个醒过来,踩着同行的尸体长大一倍。危机就是机遇,只不过你得躲过危机,才能迎来机遇,很不幸许多人都倒在了危机之中。

    危机到来之前,总是会上演最后的疯狂,无论是a股还是h股,都迎来了一波大牛市。韭菜长高了,就会迎来收割的季节,至少对a股这样的描绘挺合适。

    h股2003年上市的“江南地产”股票价格已经从上市的22.6元涨到了60.7元,a股2004年借壳的“江南商业”由15.5元涨到了35.7元。作为国内地产龙头,江南集团旗下的两只股票获得了许多新股民的认同。

    趁股价高涨之际,秦然把名下的股票开始逐步套现,大股东套现依旧抵挡不了汹涌冲进来的新股民接盘,光是股票套现秦然就多了将近360亿的现金资产,但他依旧维持着控股股东的地位。可以说,秦然只是在牛市的山腰阶段就抛售全部资产,他并没有等到山顶再抛,因为股市中没有人知道何时是波顶。但秦然知道,粗大的笨熊早已经跟在疯牛后面蠢蠢欲动,登场就在顷刻之间。

    黄章感觉自己有些幸运,能在激烈竞争中进入向往已久的浪潮网新闻部工作。大学毕业后,他加入了一家在国内颇具知名度的财经类报纸,做了一年后便辞职。后来又去了一家地方电视台,总感觉体制内束缚不合适自己,最终又跳了出来进入了浪潮网。黄章是天生的阴谋论支持者,他喜欢策划琢磨一些常人难以注意的事情。来到浪潮网后,网络给了他大展拳脚的平台,他组织策划的好几个专题报道都获得了网民的热烈响应,获得了“黄鼠狼”的雅称。

    这个“黄鼠狼”称号有好有坏,好的就是为了达到目的,黄章犹如黄鼠狼抓鸡一般耐心机灵,见了目标不入嘴不放。坏的就是他老爱放出种种烟雾弹,喜欢操控民意,犹如黄鼠狼爱放屁掩护自己的真实目的。

    秦然打开浪潮网主页,赫然看到一个名叫“房价到底谁说了算”的专题标题。

    点进去一看,主编正是狼哥,这是黄章的笔名。

    “如今,不断上涨的房价让广大工薪阶层苦不堪言,大家都把气撒到开发商头上,认为是广大的开发商让房价一直疯涨。但我们以某个匿名报料人提供的某真实项目成本表来分析一下到底高房价的组成部分如何。

    ……

    从这一行数字可以看出,直接或者间接政府收走的钱占据了房价的60%,开发商各项成本为25%,还有5%是不可预计费用计提,剩余10%就是开发商的利润。在这里我们看到,政府在高房价中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开发商更像是帮凶,还有背黑锅的一方。

    ……

    让我们再看另一组数据,这是某个城市公布的财政收入状况表。2006年全市一共实现了财政收入637.2亿,比2005年增长了25.4%,其中来自土地出让收入为382.6亿。就是说2006年,这个城市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土地财政,比例占到了60%。从某个方面来说,房地产绑架了政府的说法有一定合理性。”

    作为中国最大的开发商老板,秦然看来这篇文章承认他说的有一些道理。政府的确从房地产这个新土地革命中获得了大量财富,不过这些财富许多都用在了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保障民生必要支出、维持政府有序运作当中。英国通过羊吃人运动,美国通过剥削海外殖民地迅速实现了工业化现代化,现在中国要从农业大国转向工业大国,在当前的国际环境中,对外扩张剥削无从下手,只能对内挖掘潜力。靠牺牲一两代人,提前透支未来的积蓄来实现城镇化现代化,这是一个国家的战略发展问题。

    但是发展房地产毕竟有一个临界点,如果全国上下继续一味地不计后果大肆上马房地产项目,迟早会产生泡沫崩盘。因此,这需要中央政府的智慧和魄力来灵活实施调控。在全世界中,中国政府的行政力量是数一数二毋庸置疑。真的要硬下决心控制房价不涨,完全可以做到,但这就要冒着经济形势遇冷,整个经济硬着陆的风险。在中国经济还在高速增长,城镇化现代化没有完成,中央政府不会选择这个七伤拳伤人伤己的方案。

    推动房价高速上涨,还有一个很关键的因素,就是中国的货币供应量一直在增加,从2000年伊始的12万亿,到2007年底突破了40万亿。人民手中有巨额的存款,变相中通货膨胀,最简单的比喻就是2007年的40块钱购买力只相当于2000年的12块。当然这是很极端的比喻,但这些年来人们感觉钱不值钱就是这样原因之一。股市一直来不景气,国家对国外投资又严格限制,投资创业又离许多普通老百姓的世界太远,因此购买不动产房产就成为人们的首选。中国人不像西方发达国家那样爱好超前消费,一直以来都本着存钱储蓄的观念有多少钱办多少事,因此对资产投资上更注重保本理财。加之城镇化进程带来大量需求,房产看得见摸得着,房价不断上涨属于稳定的投资渠道。

    举例看,2000年江州房价在4000元每平方米,现在2007年已经突破了一万均价,上涨了将近250%,年复合增长率达到了15%以上。对比银行固定存款4.75%的高利率,投资房子比储蓄强多了。

    为何国外通用的租赁比系数对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不起作用呢,泡沫一说喊了好多年,但房价依旧不断在涨。因为房子,在中国不单单是经济问题,还是社会问题,更是政治问题。

    房价会一直上涨吗?

    1990年的日本,还有1997年的香港,它们的房地产泡沫崩盘证明了市场总会有自我调节的时刻。至于中国何时才经历这个阶段,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下,恐怕只有老天知道了。

    屁股决定脑袋,秦然心想若是自己是一个未购买房子的新人,肯定希望政府能够控制房价;但如果有了房子,享受到了房子升值带来的好处,他肯定是希望房价上涨资产增值。加上房地产在国民经济中的特殊作用,因此房价这个问题社会各大利益阶层都在博弈当中,房价高低说得上几天几夜都说不完。

    高房价会带来一个城市的门槛问题,越早进入的人越享受到红利,越晚来的人越将面临不断增高的城市门槛,无形中高房价起到了调节人口的作用。阶层固化,秦然不禁冒出了这个念头。倘若一个年轻人辛辛苦苦奋斗一辈子都买不起大城市一套房子的时候,那这个城市将失去活力,整个社会没有上下阶层流动的通道,终将会出现不可避免的矛盾大爆发。

    要避免这个问题,就需要国家对地区合理规划,把集中在大城市中的资源分散到周边中小城市,引导城市群之间和谐有序发展,这需要主政者具备长远的眼光和大智慧。

    端起碗吃饭,放下筷子骂娘,不管一个人多愤青,都不得不承认这些年中国发展得很快,周边都发生了实实在在的好变化。一个既权威又有趣的数据说明了这一点,1990年联合国认定的极端贫困人口有19亿人,其中绝大部分位于世界最大的两个国家中国和印度,以及南非洲的国家和地区。到了2007年,这个数字变成了14亿,减少的5亿贫困人口里中国贡献了绝大部分,一共有3.6亿人脱离了贫困线。简而言之,就是中国凭借自己17年的努力,为世界消除了70%的贫苦人口。

    从两个轮的单车到四个轮的汽车,从啪啪响的算盘到滴滴响的电脑,从四处透风的茅草房到钢筋混凝土的楼房,中国人凭借自己的奋斗和努力,硬是闯进了全球的高帅富圈子。还有一个很好玩的例子就是百年前带给国人耻辱的八国联军侵华,一百年前他们代表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凭实力四处抢夺殖民地。一百年过去了,八国联军中的七个依旧还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唯一掉队的是奥匈帝国,它在一战中落败被肢解掉。顶替奥匈帝国进入这个八国联盟的国家是谁?毫无疑问,就是沉睡的东方巨龙——中国。

    能在朝鲜战场硬抗美国为首的联合国联军,一言不合敢对老大哥苏联说不,凭借改革开放借助全球化东风迅速完成了工业化、现代化及城镇化,国民gdp总值一路赶超八国联军直追全球霸主美国,除了中国还有哪个国家敢坐上这个位置。

    秦然为自己能见证这样的激荡年代而感到心情澎湃,虽然现在是外国籍,但他依旧认为自己是一个纯正的炎黄子孙,一个有良心的爱国资本家。身为地产大亨,他承认自己借助了中国新土地革命的东风取得了大笔财富。但他认为,这些财富掌握在自己手中,会比那些醉死梦生、四处挥霍的暴发户要强多了。企业家如果有财富没有责任,有资本没有道德,是不值得人们尊重。只有把财富和社会责任结合起来,取之于社会,用之于社会,才能收获力量和尊重。无论是捐资助学,还是资助顶尖科研,或者是为圆广大青年创业梦想的风投基金,每年都从秦然的个人财富中支出大笔金钱。

    用了足够的鱼饵,谢家这条大鱼终于上钩了,毕竟包装得高大上金融行业的高额回报不是任何人都有理智拒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