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六代火影争夺战(三)
作者:空想之龙      更新:2020-08-01 23:52      字数:4799
    阿斯玛的休息室中。

    红豆一边吃着丸子,一边笑道:“阿斯玛,可不要输得太难堪了哦!”

    阿斯玛立刻抱怨道:“你们对我未免也太没有信心了吧!”

    红瞥了一眼阿斯玛,淡淡道:“别紧张,就算输了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对方可是真正的神组织‘炎魔’,没人会笑话你的。”

    “喂,你们非要这样打击我吗?”

    阿斯玛一脸无语。

    疾风连忙上前打起了圆场:“阿斯玛前辈,小心对方的幻术。”

    “放心吧,我已经在老头子的监督下做过了相应的训练。”顿了顿,阿斯玛信心满满的说道:“所以这一战我应该还是有机会的!”

    夕颜突然说道:“鼬应该不会用‘十拳剑’吧?”

    “呃...”刚还信心满满的阿斯玛顿时神情一滞,担忧的说道:“不...不至于吧?”

    将手里的木签扔到了垃圾篓,红豆嚼着丸子说道:“放心啦,对方要是在这种场合用上了神器,那多没面子呀!”

    “也...也对!”

    阿斯玛抹了抹额头上沁出的细汗。

    红豆又接着说道:“不过比试规则上,并没有禁止使用神器和通灵兽,所以也不排除对方真会使用‘十拳剑’的可能,总之...小心点吧!”

    阿斯玛苦着脸说道:“老头子真是给我出了个难题啊!”

    说罢,阿斯玛鼓足勇气来到了红的面前:“红,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尽力的!如果...如果我赢了的话,你能答应跟我交往吗?”

    听着阿斯玛这么直接的表白,一旁的红豆,疾风,夕颜,玄间,伊比喜等等全都挤眉弄眼了起来。

    红瞟了阿斯玛,点了点头。

    “太好了!”

    阿斯玛猛一握拳,脸上露出了狂喜。

    就在这时,外面的看台上传来了一阵欢呼,休息室内的众人循声望去,只见这一场阿斯玛的对手宇智波鼬已经静静的立在了场中。

    “该我上场了!”

    阿斯玛不再废话,身形一闪,登上了会场。

    待阿斯玛离开后,红豆几人连忙凑到了红的面前,打趣道:“红,你终于要接受阿斯玛那家伙的追求了吗?”

    红摇了摇头,平静的说道:“他怎么可能赢得了炎魔呢,所以这个前提条件是不存在的。”

    ………

    场中。

    见阿斯玛登场了,鼬朝着阿斯玛打了个招呼:“阿斯玛前辈!”

    阿斯玛一脸郑重的看着鼬:“今天的比试没有前辈,我们是平等的竞争对手。”

    “是!”

    鼬也郑重的点了点头。

    这时,主席台上的日向镜宣布道:“第二场比试,开始!”

    与上一场不同,随着日向镜的宣布,场内的两人迅速后退,主动拉开了距离,并各自开始了结印,施展起了眼花缭乱的忍术。

    如果说上一场是体术的展示,那这一场就是忍术的表演。

    毫无疑问,考虑到近身作战更容易中鼬的幻术,所以阿斯玛的战术非常明确,那就是以忍术与猿魔变化的金刚如意棒为核心,保持中远距离的接触战,然后再慢慢寻找一击制敌的机会。

    恰巧,这种中远距离的接触战也是鼬比较喜欢的,所以双方展现出了与第一场截然不同的战斗方式,让全场观众看到一场忍术与忍术之间的较量。

    看台上。

    鹿丸惊道:“好强!”

    宁次连连颔首:“是啊,无印忍术的释放,忍术间的相互克制,以及对时机的判断,阿斯玛老师和校长都是顶尖的,几乎无可挑剔!”

    在普通观众眼里,场内是火遁,风遁,土遁等等忍术的较量,是绚丽的火光,是漫天的飞鸦,以及直来直往的金刚如意棒。

    可在忍者的眼中,每一种忍术的选择,施放的方式,施放的时机等等,都是足以深究细节。

    另一端,日向一族的看台上。

    日足问道:“日差,舍人,你们觉得这一场谁能获胜?”

    坐在日足身旁的日差思索了一下,答道:“目前场上的局势还是均势,不过阿斯玛能用的手段已经不多了,而宇智波鼬还有很多底牌,所以宇智波鼬的胜算更大一些。”

    大筒木舍人平静的说道:“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毕竟宇智波鼬是一位瞳术血继忍者,而且还拥有万花筒写轮眼,普通忍者是很难战胜他的。”

    虽然被日向镜矫正了三观,但在大筒木舍人的心中,血继忍者比其他忍者更高贵,更强大,而瞳术血继忍者又是血继忍者中最优秀的观念,早已根深蒂固,无法改变了。

    “不错,这一次六代的人选,很可能就是宇智波鼬了。”

    日足一边说着,一边流露出了惋惜的神情。

    日差宽慰道:“兄长,族内目前没有合适争夺六代的人选,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毫无疑问,日足对于日向一族无法争夺六代火影一事耿耿于怀,而又如日差所言,当下的日向一族确实没有争夺六代的能力。

    老一辈的日足,日差年纪比日向镜都大,既不适合,也没有十足把握赢得六代的竞选,而日向镜那一辈里面,除了日向镜,族内没有拿得出手的人才了。

    至于宁次那一辈,眼下才十四五岁,也没有能力去竞争六代的位置。

    叹了口气后,日足说道:“让宇智波鼬成为六代,是镜的意思,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但七代,我们日向一族决不能轻易放过!日差,宁次那边怎么样了?”

    日差也严肃了起来:“前几天做过一次测试,宁次体内转生眼查克拉的浓度的确在提升,不过目前还没有进化转生眼的征兆。”

    日足催道:“要抓紧了!”

    可以预想,将来七代的竞争会比现在六代的竞争更加激烈,因为到那时作为四代之子的漩涡鸣人,以及宇智波佐助都可以会参选。

    而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如今就已经是接近六道级的强者了,如果宁次不能尽快觉醒转生眼的话,争夺七代的胜算就非常低了。

    “我知道,我知道!”

    日差其实比日足更着急。

    随着日向镜的声威一日盖过一日,日向一族也成了眼下忍界中毫无争议的第一豪门,转生眼更是忍界公认的最强瞳术血继。

    以往能压过日向一族的那些豪门,如千手一族,宇智波一族,漩涡一族等等,如今都比不上拥有日向镜坐镇的日向一族了。

    也正是因为日向镜凭一己之力为家族赢得的这巨大声望,让日足,日差等一众日向族人们又是欢喜,又是焦虑。

    因为已经成为忍界公认的第一豪门的日向一族,必须不断的证明自己,才能从容的去享受世人的赞叹和羡慕,而夺得火影之位无疑是最好的证明了!

    这时,日足瞥了一眼身旁端坐着的舍人,旋即暗暗叹了口气:“可惜了!”

    如果能让已经觉醒转生眼的舍人去参选七代,那七代的位置就稳当许多了,不过舍人虽然是日向一族的血亲,但毕竟不是出身在村子里的日向一族,不具备竞选火影的资格。

    想到这,日足突然神色一动,对舍人问道:“舍人,你觉得雏田怎么样?”

    舍人稍稍怔了一下,脸上流露出了不解的神色:“您是指?”

    日足笑着说道:“我现在已经把你当做我们日向一族的族人了,在我们日向一族里族内通婚是很常见的事情,所以你可以试着跟雏田熟悉一下。”

    有些意外的舍人琢磨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如今月亮上的大筒木一族就剩他一个了,不说复兴家族什么的,就算单纯只是为了繁衍后代,寻找一个同源同种的日向族人当妻子对舍人来说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了。

    见舍人点头了,日足非常高兴,旋即又扭头对一旁的日差说道:“宁次那边也要抓紧了,香磷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千万别错过了!”

    日差当即望了一眼主席台上那侍立在日向镜身后一身影卫队打扮的香磷,答道:“嗯,我会提醒宁次的!”

    因为长门移植白眼后,意外觉醒净眼一事,令日向一族猛然意识到日向血脉与漩涡血脉结合后,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而长门因为被一式转生,已经彻底死去了,如今村子里的漩涡族人就只剩了鸣人和香磷两人,所以作为漩涡族人,且拥有一双轮回眼的香磷自然就被日足盯上了。

    日足接着说道:“就算宇智波鼬这次当选了六代,按照目前的情况推测,他最多也只会当个十年左右的火影,十年之后就是七代的争夺了,而那时宁次正好二十四五岁,是争夺七代的黄金年龄,能不能重新夺回火影之位就靠他了!”

    日差重重点头:“我明白,我们现在已经是忍界的第一豪门了,承受不起连续错失两次火影之位的代价!”

    这一次六代的竞选,还可以说是日向镜这位仙人故意让出火影之位,而若是七代的竞选,日向一族也拿不出像样的竞选者,那对日向一族的名望会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打击。

    就在日足,日差俩兄弟踌躇满志,规划着日向一族未来争夺七代火影之位的事情时,场中又有了新的变化。

    不知道是不是鼬一时不慎,在激战中,竟被阿斯玛手中那金刚如意棒上探出的猿魔之臂给抓住了。

    “得手了!”

    阿斯玛大喜过望,在这种天赐良机面前,也顾不得之前保持中远距离接触的战术,直接身形一晃,朝着鼬扑了过去。

    看台上。

    转寝小春面露喜色:“好机会!”

    一旁的三代却眉头紧皱,刚才猿魔的突袭确实恰到好处,可不知为什么,他总隐隐感到有些不对劲。

    见三代皱眉,转寝小春说道:“怎么了,你在担心猿魔抓住的是影分身?不可能的,以猿魔的经验,怎么可能分辨不出影分身呢!”

    三代依旧没有吭声,他当然清楚猿魔的力量远超一般的忍者,如果是影分身被它抓住,那立刻就会消失掉的。

    鼬的休息室内。

    见哥哥鼬被金刚如意棒上探出的手臂抓住了脖子,佐助大惊失色,脱口而出道:“哥哥,快用‘须佐能乎’呀!”

    止水这时一手按在了佐助的肩上,旁边双手抱胸的富岳,更是直接开口训斥道:“佐助,不要大呼小叫!”

    佐助一脸紧张:“可是哥哥他...”

    真一突然问道:“你会中这种陷阱吗?”

    佐助连忙答道:“我怎么会中这种陷阱呢!”

    “对呀!”顿了下,真一说道:“连你都不会中,你觉得你哥哥会中吗?上次对着空气比划了大半天的事情,你难道这么快就忘了?”

    佐助顿时涨红了脸,急道:“真一哥,你答应过我不提那件事的!”

    真一笑了笑,没再说什么,而是跟富岳,止水一样入神的盯着场中,因为就连拥有万花筒写轮眼的他也看不出被猿魔抓住的鼬,究竟是不是一具影分身。

    就在观战的各方惊疑不定之际,阿斯玛迅速扑到了鼬的面前,手中加持的风遁查克拉的双刃猛地攻了出去。

    嘎嘎嘎...

    可正当阿斯玛手中那闪烁着查克拉荧光的拳刃即将击中鼬的刹那,被猿魔抓住的鼬,突然化作了一大群纷飞的忍鸦。

    “这!?”

    击空的阿斯玛,看着漫天飘飞的鸦羽愣在了当场。

    变化成金刚如意棒的猿魔大喊道:“小心!”

    然而猿魔的提醒,还是慢了半拍,本能的寻找鼬真身的阿斯玛,目光与飘飞在空中的鼬对了个正着,于是乎,没有任何挣扎,阿斯玛陷入了鼬的幻术中。

    解除了幻术后,阿斯玛满怀不解的对鼬问道:“刚才被猿魔抓住的,只是一具鸦分身?”

    鼬笑着摇了摇头:“一具鸦分身是无法迷惑猿魔的,猿魔抓住的确实是我的本体。”

    “那刚才...”

    阿斯玛脸上的疑惑更盛了。

    鼬解释道:“那是我新开发的‘延迟鸦替身术’,我在计算好时间后,先发动了替身通灵,然后故意露出破绽被猿魔擒获。”

    阿斯玛一脸无语:“什么?!那如果我不上当,你岂不是白忙活了一场,而且被猿魔抓住的风险可不小啊!”

    鼬笑道:“可前辈你上当了!”

    阿斯玛叹了口气:“我输了。”

    ...........

    感谢大家的月票支持和打赏支持,谢谢大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