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他日你若来求我,我绝对不会心软
作者:宇宙第一红      更新:2019-07-12 08:40      字数:8933
  周沉昇这话说出来之后,晔木低着头沉默了好一会儿。ziyouge
  他想起了最近一段时间,乔芷安总是会在早上喊他起床,然后为他准备早饭,虽然她的厨艺真的不怎么样,但是晔木能感受到她的用心。
  她对他很热情,不管他的脸有多冷,她始终都会对他抱着微笑。
  小孩子的心是很软的,若是一个人真的对他好,他必然是会动摇的。
  其实晔木也有动摇过,可是转念一想,她将他丢下来这么多年不闻不问,真的没什么好原谅的。
  他想了很久,然后抬头看着周沉昇,认真地问他:“爸爸,你是不是很喜欢她?”
  “是。”在孩子面前,周沉昇没什么可隐瞒的,“我很爱她。”
  “可是她不爱你,她有男朋友了。”晔木对周沉昇说,“那个叔叔对她很好,她应该也喜欢那个叔叔,之前我还看到他们亲嘴儿了。”
  听晔木这么说,周沉昇的表情立马就变了,眼底带了几分厉色。
  他脑海中不断浮现起乔芷安和边牧亲密的画面,身侧的手不知不觉间已经握成了拳头。
  他早就想过了,以乔芷安和边牧现在的关系,做什么亲密的动作都不为过,但是他们竟然连孩子都不避讳。这一点真的无法让接受。
  周沉昇沉着脸问晔木:“你是怎么看到的?”
  “呃,我不小心撞到的。”晔木回答得有些心虚。
  其实他根本就不是不小心撞到的,有好几次,他都是故意的。
  晔木对乔芷安的感情有点儿复杂,一方面,他不愿意接受她,但是另外一方面,他又特别怕她被别人抢走。
  晔木不怎么喜欢边牧,看着他和乔芷安谈恋爱,他就忍不住想要从中作梗。
  有几次,他半夜起来上厕所的时候,偷偷跑到乔芷安卧室前偷瞄,正好瞄到了边牧在亲她。
  他每次都会搞出来点儿动静,然后将他们分开。
  “好,我知道了。”周沉昇拍拍晔木的肩膀,对他说:“今晚先跟爸爸回家吧。”
  “呃爸爸,我不见了,她是不是很着急?”晔木表情有些犹豫,“要不要先告诉她一声?”
  “嗯,这个事情我来解决就好了。”周沉昇笑着应下来,“去拿你的书包吧。”
  **
  打过点滴之后,乔芷安总算是醒过来了。
  她睁开眼睛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晔木,边牧看着她为孩子操心的模样,心疼不已。
  他将乔芷安抱到怀里,柔声安抚她:“安安,你先别急,警察那边很快就会有消息了。”
  “我要去找晔木”
  乔芷安现在根本听不进什么劝说的话,她目光呆滞,不停地摇着头,嘴里喃喃地重复着这句话。
  “好好好,我们去找晔木。”
  边牧不想刺激她,只能顺着她的话往下说。
  他话音刚落下,乔芷安的手机就响了。
  她从边牧怀里挣脱出来,拿起手机,连来电显示都没来得及看,就将手机放到了耳边。
  “安安。”
  电话那边,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晔木已经找到了,他现在在我这边,你有空的话,过来找我一趟吧,我们单独谈一谈。”
  “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乔芷安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我现在过去接晔木。”
  “可以,但是我希望你一个人来。”周沉昇这次的态度比之前强硬了许多。
  “好。”现在孩子在他手里,乔芷安只能妥协。
  周沉昇完全没想到她会答应得这么干脆,看来敬彦说得是对的,对女人,威逼利诱和强取豪夺,才是最有效的办法。
  边牧就坐在乔芷安身边,电话里的内容他听得一清二楚,他也明白,晔木是乔芷安的心头肉,这种时候,他若是不让她过去,她一定会恨他。
  所以他决定信她一次。
  乔芷安是认认真真和他在一起的,他应该信她才是。
  挂上电话之后,乔芷安盯着边牧看了很久,才期期艾艾地开口:“边牧,我,我可能要去一趟周沉昇那边。他说晔木找到了,让我单独过去接。”
  “嗯。”边牧笑着点了点头,伸出手刮了刮她的鼻尖,“那你赶紧换套衣服过去吧,我等你回来。”
  边牧这么大方,乔芷安倒是被他弄得不好意思了,“边牧,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你乖。”边牧拍拍她的脑袋,笑着逗她:“对于我女人的人品,我还是信得过的。所以你放心去吧,老公在家里等着你。”
  被人信任的感觉真的很好。
  听着边牧说出这番话,乔芷安眼眶有些湿润。
  她吸了吸鼻子。伸出手勾住边牧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谢谢你相信我,边牧。”
  “安安”
  边牧本身就对她没有抵抗力,现在她又这么主动,他真是要克制不住了,声音已然哑得不像话。
  他一只手扶着她的腰,将她贴到自己身上,“你再撩我,我就要忍不住了。”
  “”边牧身体的变化,乔芷安当然感觉得到。
  早些日子她也想过这件事情,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察觉到乔芷安身体僵硬,边牧立马松开了她。
  他咳嗽了一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子,无奈地笑:“看见没,我兄弟在你面前完全没尊严。”
  乔芷安被他逗得脸红了,咬着嘴唇酝酿了半天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在边牧并没有继续为难她,他转身离开卧室,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了过去。
  边牧也不是什么纯情少男了,在乔芷安之前,他有过好几个女朋友,基本上每个都发生过关系。
  有人说,男人对女人的喜欢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看见她就想上她,另外一种是恨不得将对方捧在手心呵护,不忍亵渎。
  边牧一开始以为自己对乔芷安是第一种,一直到她离婚之后,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原来他对乔芷安是第二种。
  最近一段时间,他们两个有很多次都要做到最后一步了,每次在关键时候,都是他主动停下来的。
  他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想的,明明很想要,却下不了那个狠心。
  边牧心里憋了一口闷气,他走到卫生间,正好看到乔芷安的内衣晾在边儿上。
  心口的欲火燃得越来越旺盛。
  边牧将那条白色内裤从衣架上取下来,然后解开皮带----
  在此之前,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也有这么变态的一面。
  青春期的时候他也做过这种动作,但是远没有今天来得刺激。
  闻着她的味道,他就控制不住了
  **
  乔芷安换好衣服就匆匆忙忙地出门了。
  她基本上是跑着过去的,停在周沉昇家门口后,她拍着胸脯平复了一下呼吸,然后才抬起手来敲门。
  她的手刚刚碰上门板,还没来得及用力,面前的这扇门突然就打开了。
  乔芷安的手僵在半空中,直到看到周沉昇的那张脸,她才回过神来,赶紧将手撤下来。乔芷安今天没有化妆,纯素颜。
  周沉昇已经很久没见过她素颜的模样了,自打她再次出现在北城,一直都是浓妆艳抹的,说起来,他倒是真的很怀念她不化妆的样子。
  周沉昇轻轻地抓住她的手腕,“进来吧。”
  他根本没有给她拒绝的余地,话音还未落下,就将她拉进了家门。
  进来以后,乔芷安下意识地在客厅里张望了一圈。根本没有晔木的身影。
  偌大的客厅里,只有雪山蹦来蹦去。
  “晔木呢?”乔芷安将手抽回来,目光清冷地望着他。
  “我们谈一谈。”周沉昇答非所问,这一次,他并不是来征求她意见的。
  不等她回答,周沉昇便拦腰将她抱起来,大步朝着楼上走去。
  乔芷安刚刚从昏迷中醒过来没多久,身上也使不上什么力气,她挣扎的动作对于周沉昇来说跟挠痒痒没什么区别。
  乔芷安被周沉昇抱去了书房,他将她放在沙发上,然后回头将门反锁。
  乔芷安从他眼底看到了深切的欲念,她和他认识这么多年,他的眼神代表什么,没有人比她更清楚。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乔芷安内心有些慌乱。
  她下意识地抬起手紧了紧身上的外套,一脸戒备地看着他。
  “关于晔木的事情,我们好好谈一谈吧。”周沉昇在她对面坐下来。
  提到晔木,乔芷安身上的刺立马就竖起来了,她的态度很强硬:“没什么可说的,晔木的抚养权在我手里,从今以后他怎么样都跟你没关系。”
  “所以你就是这么照顾他的?”周沉昇笑得很冷,“安安,做人不能太自私。”
  “周沉昇,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了。”
  每次都是这样,三句话不到就得吵起来,她真的很累,没功夫和他说这么多。
  “关于晔木的抚养权问题,我已经决定上诉了。”
  周沉昇面无表情地开口。“既然你没办法尽到相应的责任,我也有权为他争取一个健全成长空间。”
  “没办法尽到相应的责任”这句话,直接戳到了乔芷安的软肋。
  她拿起茶几上的杯子,朝着周沉昇狠狠地砸了过去。周沉昇动作敏捷地躲开了,杯子最终落在了木地板上,甚至都没有碎裂。
  “这脾气倒是越来越臭了。”
  周沉昇低头看了一眼滚在一边的玻璃杯,浅笑一声,然后起身走到她面前蹲下来。
  他个子很高,蹲下来正好和她平视。
  他突然靠近,乔芷安下意识地便想往后退,可他却抓准了机会一把摁住她的腰,让她动弹不得。
  “你唔”
  脾气还没发出来,嘴就被人堵上了。
  他吻得很急,粗暴中带着温柔。他的舌头强势地伸进来,卷着她的一起。
  乔芷安几乎要被他吻到窒息了,双手抵在他的肩膀上,却反抗不了半分。
  吻着吻着,他的手也不规矩了,沿着她的肋骨一路往前,最后停在了她的胸线下方,轻轻地搔着,痒得很。
  乔芷安不自觉地扭了扭身子,这一下,倒是让他身上的那把火燃得更旺了。
  周沉昇将她从沙发上拉起来,双手托着她的臀部,将她抱到了办公桌上。
  这期间,两个人的嘴就没有分开过。
  周沉昇真是素了太久了。一个没有任何回应的吻,就勾起了他所有的感觉。
  一吻结束,他已经硬得不像话,呼吸也越来越重。
  乔芷安坐在办公桌上,看着他饱含情-欲的眼,内心突然升起了一股屈辱感。
  她抬起手来,对着他的胸口一通乱打,可是一点儿都没有痛快的感觉。
  周沉昇也不躲,就保持原来的姿势站在原地任由她打着。
  等她打够了,他再次朝她的身子贴上去,笑得一脸宠溺。
  他抬手,温柔地为她理了理脸颊边儿上的碎发:“边牧倒是把你惯出了一身臭毛病。脾气越来越坏了,他忍得了?”
  “这是我和他的事情,和你没关系。”
  乔芷安往后缩了缩脖子,试图躲开他。
  她躲避的动作引来了周沉昇的不悦,这一次,他直接动手摁住她的后脑勺,嘴唇贴到她耳边,暧昧地轻蹭着。
  在一起这么多年,她身上有哪些开关,在什么位置,周沉昇一清二楚。
  他知道她受不了别人蹭她的耳朵,所以就故意这么做。
  感觉到她的身子越来越软,周沉昇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明显。
  “这样就不行了?”他朝着她的耳朵吹了一口气,“安安,你承认吧,你还是爱我的,对不对?”
  “混蛋----”这两个字,乔芷安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他真的是个混蛋,他们两个都离婚了,他凭什么这么对她?
  “嗯,我混蛋。”周沉昇含住她的耳垂,声音含混不清,“还是爱你的大混蛋,行不行?”
  真的够了。
  他还是和六年前一样,张口闭口都是甜言蜜语。
  最可笑的是,事到如今,她听到这些话,竟然还是有心动的感觉。
  有句话怎么说的,但凡是女人,大都逃不出甜蜜的牢笼。
  只要是糖果堆砌的,哪怕是地狱,她们都甘之如饴。
  “安安,对不起。”
  见她不说话,周沉昇便趁着这个机会和她道歉。
  “只要你愿意,我会给你一个完整的解释。”
  当年的事情实在太过复杂,复杂到他想了这么多天,都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其实,那些过往,他是不愿意让她知道的。
  “我知道你有苦衷。”
  几分钟的沉默后,乔芷安突然开口,冷不丁地来了这么一句,直接把周沉昇说得愣住了。
  这个反应,完全不在他的想象之中。
  其实当年的事情,乔芷安心里基本有数。
  她不是傻子,后来发生的一切。她也记得。还有周沉昇一直不肯向她解释的那个身份。
  这些线索串联在一起,已经足够她得出真相了。
  事到如今,真相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乔芷安心寒的,只是他朝着自己开出的那一枪而已。
  九年前她曾经让他在她和部队之间做选择,他毫不犹豫地选了后者,于是他们的感情中断;
  六年前他为了部队的任务,再一次选择隐瞒她、牺牲她,于是他们天各一方。
  在乔芷安看来,真正的爱情是互相信任的,哪怕周沉昇当初告诉她一些事情的皮毛,他们也不至于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他永远都是这个样子,将她当成傻子一样哄着骗着,自顾自地做着大男人。
  “你有什么苦衷,我已经不想知道了。”乔芷安苦笑。“周沉昇,我介意的,是你为了你所谓的身份和责任,将我的性命置于不顾。”
  “安安----”
  周沉昇听完她的话,内心痛苦不已,可是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因为她说得是对的,前后两次,都是他主动选择放弃她的。
  她什么都没有做错,错的人是他。
  “周沉昇,我们没什么可说的了。”
  乔芷安将衣服的拉链拉好,看着他的眼睛继续道:“在你决定放弃我的时候,我们就彻底结束了。现在我的男朋友是边牧,我们感情很稳定,过不了多久就会结婚。”
  乔芷安这番话说得很平静。听不出一丝一毫的逞强。
  周沉昇当即就慌了,他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再开口时候,声音都在颤。
  “安安你别不要我。”
  这是他第一次说出如此卑微的话,乔芷安听过之后,险些以为自己在做梦。
  “周沉昇,很抱歉,我真的不要你了。”
  乔芷安狠了狠心,从他怀里挣脱出来,顺便往后退了几步,拉开两人的距离。
  “你再说一遍。”周沉昇抓住乔芷安的衣领,将她压在桌沿上,红着眼眶死盯着她:“乔芷安,你有胆子就再说一遍。”
  “我说。我不要你了。”乔芷安也没什么害怕的,既然他听,她便说给他听:“你做再多都是徒劳,我不爱你了,我们彻底结束了。”
  “安安,你真厉害。”周沉昇将脸靠在她的肩膀上,强忍着眼眶的酸涩,狠下心来对她说:“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他日你若来求我,我绝对不会心软。”
  乔芷安被他的话逗笑了:“周沉昇,你还是老样子,分开的时候就喜欢放狠话。”
  “边牧不是秦北征,我也不是曾经的我,所以。你想的事情,永远都不会发生。”
  “你只需要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就好。”
  周沉昇从她肩膀上起来,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书房,留下乔芷安一个人站在原地。
  她抬起手摸了摸刚刚他靠过的地方,指尖触到了一片湿润。
  像是眼泪。
  他刚刚是哭了么?
  应该不可能吧。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他这样的性格,哪有这么容易哭。
  应该是她想太多了。乔芷安拍了拍额头,将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到一边,然后朝着晔木的房间走去。
  **
  晔木并没有睡觉,只是一个人躲在房间看漫画书罢了。
  看到乔芷安进来,他立马把书合上放到一边,然后躺在床上装睡。
  这些动作全部落在了乔芷安眼底,她深吸一口气,走到床边。伸手戳了戳他的肩膀。
  “好了,别装了,我知道你没睡着。”
  晔木也知道自己瞒不住了,索性就睁开眼睛和她正面对峙。
  他看着乔芷安,一本正经地对她说:“我不想跟你回去。”
  “你必须跟我回去。”这一次,乔芷安的态度也很强硬。
  她根本不给晔木拒绝的机会,走到旁边为他将书包收拾好,然后强势将他拽出卧室。
  母子两个人在走廊上僵持的时候,周沉昇正好出来了。
  乔芷安下意识地看过去,首先看见的就是他泛红的眼眶。
  他这个样子,真的很像刚刚哭过的
  乔芷安看得有些呆滞,直到晔木开口说话,她才回过神来。
  看到周沉昇之后,晔木立马转过头向他求救:“爸爸。我想跟你住,不想走”
  “晔木你乖,先过去,爸爸过几天就把你接回来。”
  周沉昇走到晔木前面蹲下来,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郑重其事地对他做出承诺。
  “真的吗?”
  听周沉昇这么说,晔木眼睛都亮了。周沉昇点了点,然后凑到他耳边和他说了一句悄悄话。
  晔木听完之后,恍然大悟,朝他点了点头,然后乖乖跟着乔芷安离开了。
  晔木的态度转变得太快,快到让乔芷安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不过,她现在也无心考虑这些。
  孩子肯跟她回去,已经是今晚最大的收获了。
  **
  眼看着乔芷安去了一个多小时了。边牧在卫生间呆了十几分钟之后,就一直坐在客厅等她回来。
  等了太久,他都快坐不住了。
  边牧正要出门找她的时候,她总算是回来了。见她拉着孩子回来,边牧松了一口气。
  他走上前,捧着乔芷安的脸看了半天。
  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这下,他彻底放心了。
  晔木心里谨记着周沉昇的那句嘱托,看到边牧和乔芷安亲热的时候,他不悦地咳嗽了一声,然后对乔芷安说:“我要睡觉了。”
  乔芷安听晔木这么跟自己提要求,赶紧和边牧分开,然后拉着晔木一块儿去洗澡换衣服。
  边牧被晾在一边,只能认栽。
  这个小屁孩儿,果然和他爹一样不讨人喜欢。
  乔芷安坐在床边给晔木讲故事的时候,晔木突然主动和她说起了昨天晚上的事儿。
  他说:“我在敬彦叔叔家里看到干妈了。”
  听到这句话,乔芷安脸色立马就变了,她抓住晔木的手,追问道:“她还好吗?你记得他们住在什么地方吗?”
  “那个地方好像叫南湖湾,他们家是1-0-09号。”
  从敬彦家出来的时候,晔木特意记了一下地址,他当时还想着,以后再离家出走的时候,就来这边和纪湘君一块儿玩儿。
  “妈妈今晚不给你讲故事了。”乔芷安将故事书放到一边,“晔木,你自己乖乖睡觉,妈妈有点事情要处理。”
  “噢,你要和叔叔谈恋爱么。”晔木不咸不淡地问了一句。
  乔芷安倒是没想到孩子竟然会关心她的事情,这应该是头一次。
  “妈妈要去联系一下你干妈,和她聊一些事情。”
  晔木好不容易关心她一次,她自然是要如实和他解释的。
  听到乔芷安这么说,晔木放心地点了点头,“噢,那你去吧。”
  乔芷安从晔木的房间走出来之后,拿起手机给周沉昇发了一条短信。
  周沉昇,是不是你让敬彦把湘湘带走的?
  敬彦和周沉昇关系好,北城的人都知道。
  当初纪湘君回来就是为了给她出庭作证的,敬彦为了帮周沉昇把她关起来也是极有可能的。
  乔芷安越想越愧疚,她现在特别后悔,早知如此,当初就不应该自私地将纪湘君喊回来。
  算一算,这也好些日子了
  乔芷安虽然不知道纪湘君和敬彦当初发生了什么事儿,但是她隐约能判断出来他们的关系绝非继兄妹那么简单。
  敬彦看她的眼神就跟恶狼看绵羊一样,带着浓浓的掠夺欲和兽欲,她这个旁观者都看得一清二楚。
  乔芷安的短信发出去好几个小时都没有收到回复,她知道周沉昇应该是不会理她了,这样的行为,基本等于默认。
  **
  乔芷安和边牧提了这件事儿,第二天,她将晔木送去幼儿园以后,就按照晔木给的地址,找到了敬彦家里。
  乔芷安站在门口敲门的时候,心跳得很快,她很紧张,生怕看到纪湘君过得不好不到一分钟,门就开了。
  乔芷安做梦都没想到,她来敬彦这边。开门的人竟然是周沉昇。
  周沉昇看到乔芷安之后,也没有多惊讶,他往后退了一步,淡淡地对她解释:“我来找敬彦谈工作。”乔芷安“哦”了一声,从他身边绕过去,走进房间。
  周沉昇看着乔芷安,为她指了指楼上,“左手边第一间,她应该在吃早饭。”
  乔芷安见周沉昇这么清楚纪湘君的行踪,更加确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她挡在他面前,冷着脸问他:“是你让敬彦关着湘湘的,对吧?”
  “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何必再来问我。”周沉昇并没有为自己做过多的辩解。
  这事儿是他做的,他就认了。
  他唯一没料到的。是敬彦竟然会对纪湘君这么狠。
  为了不让她跑出去,生生拧断了她的脚踝,这个行为,确实够变态。
  听到周沉昇这么说,乔芷安冷冷地笑了一声。
  丢下这声冷笑,她快步上了楼。刚刚左拐,就听到了一阵东西碎裂的声音。
  紧接着,是纪湘君熟悉的咆哮声。
  “你他妈给我滚,我不吃。”
  卧室的门没有关,此刻,乔芷安站在门口,进退两难。
  纪湘君刚刚摔完东西,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乔芷安,她当时差点儿以为自己在做梦。
  “湘湘”
  乔芷安走进房间。来到床边,看着她憔悴不堪的脸,眼眶突然就红了。
  在她的记忆里,湘湘一直是意气风发、精神抖擞的,她身子很好,几乎不怎么生病,平时做事儿都是风风火火的,俨然一个女强人,怎么都跟床上这个病恹恹的女人联系不到一块儿。
  “乔小姐,好久不见。”
  敬彦见乔芷安进来,似笑非笑地和她打了一声招呼。
  乔芷安做不到像他一样虚伪。她睁大眼睛瞪着敬彦质问道:“你对湘湘做了什么?她好好一个人怎么就成这样了?”
  “我和湘湘的事儿,还轮不到乔小姐过问。”敬彦扫了一眼床上的女人,笑着说:“乔小姐想跟她叙旧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还是先等她吃完饭吧。”
  说着。敬彦将床头柜上的牛奶端起来送到纪湘君嘴边。
  “乖乖吃完早饭,我就放你和乔小姐叙旧。不然----”
  “吃吃吃,我他妈这就吃。”
  纪湘君翻了个白眼,从敬彦手中夺过那杯牛奶,咕嘟咕嘟一口气喝下了肚。
  紧接着,她又将敬彦递上来的三明治和煎鸡蛋还有蔬菜沙拉一一吃完。
  吃到最后,她特别不雅观地打了个饱嗝。
  敬彦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很嫌弃地看了她一眼,纪湘君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我吃饱了,你可以滚了么?”
  敬彦没有说话,将旁边的东西收拾了一下,端着餐盘走出了房间,还很贴心地为她们带上了门。
  敬彦刚走,乔芷安眼泪就落下来了。她坐在床边看着纪湘君,止不住地心疼。
  “湘湘,对不起都怪我,我不该让你回来的。”
  乔芷安现在自责得要死,她觉得自己特别自私,如果不是她执意让她回来作证,她也不会遇到这种事儿。
  纪湘君见乔芷安哭,有些嫌弃地戳了戳她的肩膀,“好了好了啊,我这不是活得好好的么,你自责个什么劲儿。”
  “湘湘,你的腿”乔芷安看着她脚踝处的纱布,眼底满是担心。
  纪湘君无所谓地摆了摆手,“不是什么大事儿,洗澡的时候摔倒了,崴了脚。”
  “你觉得我会信么?”乔芷安咬了咬牙,“是不是敬彦干的?”
  “”纪湘君第一次觉得,自己在乔芷安面前演不下去了。
  其实乔芷安真的很好骗,她只要使三成的功力,就能把她骗得团团转了。
  可是这一次,她演不下去了。
  这段时间,她每天都被敬彦折磨,日子过得十分压抑。
  看到亲近的人,她就只想哭,只想诉苦。
  本站访问地址http://om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