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五九章 长大了七八岁
作者:柳江南_天津掌阅文化      更新:2019-07-12 09:21      字数:2194
  短短不到十分钟,唐子臣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他的身高从不到一米六,直接长高到188左右,外貌从13岁的样子,变成20岁的样子。
  “呼。”唐子臣感觉不可思议,不过,他终于恢复当年长大后的模样,觉得非常爽。他现在这个20岁的模样,唐子臣也好几百年没有见过了,在凡人界后面变成老人了,年轻似乎一去不复返,但是现在,终于复返了。
  唐子臣检查了一下身体,看看服用巨人果长大的是不是有什么不同,检查之后发现,没有任何不同,就跟正常长大的一样,而且,检测唐子臣的骨龄,他的岁数也不再是13,而是二十左右。
  所以,唐子臣现在变成20岁达到灵合五阶,无形中唐子臣的天赋就变低了一些,不过,20岁达到灵合五阶,也已经够厉害了。
  “千绝,你可以进来了。”
  慕千绝走进房间,看到唐子臣后,嘴巴不由得发出一声轻啊,刚刚还是一个小孩模样的唐子臣,这一下子,变成她印象中最熟悉的那个大人了。
  “子臣。”慕千绝看到唐子臣跟她印象中的样子一模一样了,内心有些触动,好像这回才是她真正等的那个人,她的情感才真正融入其中。
  只不过,唐子臣之前的衣服,早已穿上不上,并且被崩坏了,所以此刻唐子臣的着装看上去怪怪的,好像穿不上的衣服要强行塞下一样。
  唐子臣身体用力一绷,还缠在他身上的布条顿时化为碎片洒落满地,唐子臣也因此变成一个赤果果的人。
  “啊。”慕千绝顿时羞涩的扭过头去,满脸通红,慕千绝忙道:“我去叫下人帮你准备一套衣服。”慕千绝想要走出房间。
  这时,唐子臣拉住了她的手,把慕千绝拦腰一抱。
  “你。”
  “衣服的事等下再来,此刻**,应值千金。”
  唐子臣抱着慕千绝走向床铺。
  三个小时后,唐子臣早已换上了全新的,合身的衣服。
  天色也已经暗下来了。
  慕千绝和唐子臣正准备吃饭,期间,慕千绝脸色一直红红的,唐子臣一边吃一边看着她,脑海中似是在回味着今天下午那千金一刻。
  “干嘛这样看着我。”慕千绝嘟着嘴说。
  “我感觉做梦一样,期待了几百年,今天,你终于彻底变成我的人了。”
  “无语。”慕千绝羞涩的低下头,其实她也难以置信,脑海中一直是下午那画面,挥之不去,总觉得那一刻很幸福。
  唐子臣和慕千绝经过下午一事,彼此的关系更近了。
  这时,一个下人走上来,说道:“慕小姐,你的信。”
  “又有我的信,什么人的。”慕千绝眉头一皱。
  唐子臣立刻把信抢了过来,一看,又他吗是兰易的信。
  唐子臣怒道:“这兰易,他真是找死吗?”
  唐子臣把信拆开,里面写道:“绝,听闻你来朱柏城了,易想念你甚紧,明日有空否,与我一叙,我在沉香楼等你,不见不散,想必,你也很想知道我的近况吧。”
  唐子臣把信撕了。
  那个下人把信送上去后,立刻就退下了,然后悄悄的离开了千水府,直奔兰家。
  慕千绝郁闷道:“真是神经病,他莫非真以为,他是一重海二号天才,我会喜欢他一样。”
  唐子臣道:“我一定会杀了他,对了,兰家在一重海实力如何,如果我杀了兰易,兰家会有什么反应?”
  “据我所知,兰家目前最强者叫兰园,元婴五阶,第二强者叫兰丁,元婴四阶,除此之外,兰家还有八个达到元婴期的强者。”
  “我去,你不是吓我吧,堂堂一重海最强的三大家族,最强者才元婴五阶?”
  “是啊。”
  “怎么可能这么弱,中午我们在拍卖场见到的那个男子,都已经元婴八阶了。”
  “那个人是四重海的人,并不是一重海的人。”
  “看来,一重海真是让我高估了。”
  “元婴五阶你现在能够打赢?”
  “打不赢,我现在最强只能打败元婴二阶。”
  “那你杀了兰易后,他们兰家必定会杀你的,兰易是兰家有史以来最有希望冲破出窍期的人。一旦兰易未来冲破出窍期,那兰家很有可能进入二重海,甚至三重海。所以,兰易在兰家的地位很高。”
  “哼,一个出窍期而已,也他吗好意思有史以来,这兰家得有多弱。杀。”
  唐子臣站了起来。
  “现在就去杀兰易?晚上不是说要去拍卖场。”
  “杀完兰易再去拍卖场,走,沉香楼在哪里,带路。”
  慕千绝立刻在前面带路,虽然她也认为,杀了兰易,短时间内是有麻烦的,但是,她也很恶心兰易,杀就杀了吧,大不了暂时不回朱柏城。
  此时此刻,在沉香楼,兰易已经等了一整天了。
  兰易的名气很大,沉香楼所有人都认识他。
  许多人看到兰易独自坐在阁楼上,寂寞的等待一个女人,都为他的痴情感动。
  整个沉香楼议论纷纷。
  “易少爷又在等人了。”
  “这两年,他无数个日日夜夜在这里等候一个不知道会不会来的女人。”
  “是啊,易少爷对慕千绝,真是用情至深啊,他的真情,令我们都感动了。”
  “真希望慕千绝知道兰易的痴心,然后被感动,从此他们幸福的在一起。”一个少女祈祷的说,她也是被兰易的真情折服了。
  兰易没有理会别人的议论,一个人孤独的坐在靠窗的地方,眼神时不时,充满期望的看向窗外,但是下一秒又充满失落的移回来,就这样反反复复,他那落寞的身影,把整个沉香楼的人都看的很心疼。
  “兰易可是人中之龙啊,是一重海最有希望冲破出窍期的天才男子,是一重海万千少女心目中的王子,一重海无数富家千金暗恋的人,如今却为了另一个女人,如此痴痴守护。”
  “如果我是慕千绝,我肯定感动死了。”
  “嗯嗯,肯定感动死了。”
  “慕千绝,她会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