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大选
作者:匿瑕      更新:2019-07-12 09:07      字数:1980
  慕修寒爬上了龙床,这个事实在今上的怂恿下,传得人尽皆知。
  其实也没什么好惊讶的,今上还是大皇子时,就偏爱男色,日日在景涵苑里寻欢作乐,造下不少罪孽。只不过如此正大光明拿上来谈,这可就是第一次了。
  于是就有人开始琢磨了。慕家的小子都能如此得宠,那我家那个外甥,老陈家的孙子,这么多男子,怎么就不能试一试?
  于是有人在朝堂上提出,陛下,你该扩充后宫了。
  说话的人还滴溜溜地转着眼珠子,目光往御前慕修寒的身上扫。
  苏易宁看着慕修寒的头顶,眨眨眼反问道:“我如今还没有正宫,哪来的扩充一说?”
  苏易宁看到慕修寒的肩膀抖了抖。
  苏易宁心底冷哼,现在知道抖了?早八百年做什么去了?
  说话的那位老臣又开口了:“那陛下,现在该建立后宫了。”
  苏易宁换了只手托腮:“这是逼婚?”
  两朝元老一头冷汗,不敢应话了。逼婚?今上年幼,态度强硬些没有问题,但万万不敢上升到“逼”的程度啊!
  下了朝,苏易宁回龙辰宫,慕修寒跟在身后。龙辰宫的寝殿龙床上躺着一个娇滴滴的男人!!
  浓妆艳抹,纱衣褪到胸口,修长雪白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中。
  这次是模仿宋漪儿?
  苏易宁默默坐下,慕修寒拎着男人的胳膊,把他丢出去。
  男人梨花带雨,抓着慕修寒的手不放:“你不能太霸道了!今上需要后宫,你既是不愿入后宫,又何必阻拦他人!”
  慕修寒叹口气:“不是,我就是不太喜欢你的衣服。”
  男人低头看自己的服饰,没什么问题啊,宋姑娘生前就是这么穿得啊……
  慕修寒又叹口气,好心地解释道:“宋姑娘的去世一直是陛下心头遗憾,你这样过来,不是揭陛下的伤疤吗?”
  男人一脸惊恐。
  慕修寒继续很好心地教他:“你下次可以试试刘生的妆扮。刘生的话,陛下或许心情会好——”
  男人两眼放光:“然后就可以侍寝了?”
  “——然后就会赏你两盘糕点。”
  男人:“……”
  要不怎么说,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慕修寒就是有恃无恐的那一个。
  但这也只是表面现象,其实他心底也是很不安的。
  朝堂上那些迂腐的老家伙已经蠢蠢欲动了,宁儿势必要陷入两难的境地。私心里来说,慕修寒并不想宁儿再去找什么后宫,但一直僵持下去的话……
  慕修寒叹口气,回到大殿中。
  苏易宁斜睨他:“这次处理这么久?效率可是越来越差了。”
  慕修寒想了想,很认真地开口:“我觉得,今日早朝上提到的……也不是不能考虑……”
  苏易宁沉默了。沉默的苏易宁也想了很长时间,抬头看慕修寒:“你确定?”
  慕修寒艰难地点了点头:“……是……”
  苏易宁:“那好,准备大选。”
  慕修寒呼吸一滞,果然还是在意的。
  大选,这给多少人家的少爷提供了机会。再次上朝的时候,又有人提出来。既然要选,那只选男人不合理。皇室血脉要延续,男人又不能给今上生龙子,自然是连女人也要参选的。
  慕修寒整个人都开始抖了。
  苏易宁拍板决定:“就选男人。要点女人来干嘛?我又不需要!”
  众人看慕修寒,慕承龙也看慕修寒。生为男儿身,在底层被人压迫,那还不如被今上压呢。
  看开吧……
  慕修寒感受到众人的目光,整个人都不好了。
  大选之后,筛出来三十六人,名单和画册递给苏易宁。慕修寒心酸酸的,不肯参言这件事,苏易宁看画像的时候,他就躲了出去。但是他又忍不住,一想到将来会有其他人伺候宁儿,心底的冲动顶得他难受。
  嗯,我只是帮宁儿把把关。
  于是晚上苏易宁睡觉了,慕修寒偷偷爬起来,也不点蜡,抱着成堆的画像到月光下挨着看。
  这个不行,眉毛太恶,必定是心狠之人;这个倒是面善,但是脸颊无光,不是有福之人;这个……还行,大眼单纯,透着懵懂无知,看起来没什么心机,但……
  这不是刘生吗!
  慕修寒往后看,这人眼底一颗泪痣,毫无疑问是夏般……
  继续往后,翻到最后一张……慕修寒把画像放回去,回到苏易宁身边躺下,揽住苏易宁的腰,低头在他额头上亲了亲。
  苏易宁的清梦被扰了,迷迷糊糊地挥手拍开他,嘟囔一句:“干嘛啦……我要睡觉。”
  慕修寒嘴角的笑意藏不住,又在苏易宁唇角亲了一口:“睡吧。”
  今上召见了那三十六个人,到了三十五个,有一个看起来很眼熟的,还有一个傲慢无礼的。今上挑了好几天,最后留了三个人。
  夏般、夏宝儿兄弟,还有未列席的,慕修寒。
  是夜,龙辰宫寝殿,苏易宁抱着慕修寒:“哼,我说了给你的,肯定能做到。”
  慕修寒收了收怀抱:“是我出尔反尔,我知错。”
  温存片刻,慕修寒又出声:“那……夏般和刘生是怎么回事?”
  苏易宁:“热闹。”
  慕修寒:“……这么热闹合适吗?”
  “刚好让夏般那个没见识的,体验一下皇宫中的奢侈生活。”
  “不,我是说,这不太合适吧?”
  “哪有那么多合适不合适。我立你为后,合不合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