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作者:一笑花开      更新:2019-07-12 09:08      字数:3652
  苍行放下自己的双手,屋内的气氛随之缓和。看到这里,灵通子也在心里松了一口气,自己此次前来,不过是求和,并不想惹太多事端,只是不知苍行大师与师父当年有何恩怨,一言不和就要动手。
  ‘空智,何事’苍行放下自己的双手对着屋外之人问道。
  ‘回师叔祖,方才我刚出庭院,便碰到法慧师叔,法慧师叔此时也在门外’空智在门外答道。
  ‘法慧?’苍行微微皱眉‘法慧师侄,有何事?’
  ‘拜见师伯’外边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师父命我前来,说有事唤灵通子道长前去’
  ‘哦~’苍行微微皱眉‘你师父可还好?’苍行并未提出灵通子之事。
  ‘回师伯,师父无恙,劳烦师伯挂心了’门外之人言语之中皆是谦卑。
  苍行右手一挥,房门自动打开,他看了一眼灵通子,许久,叹息一声道‘你去吧’
  听到这里,灵通子心中如释重负,左手施礼道‘晚辈告辞’说完就转身朝门外走去。
  刚刚出门,屋内又传出苍行的声音。
  ‘法慧,我可否一同前去?’
  门外汉子微微施礼回道‘这个师父倒未曾说,师父只有一句话让我带给师伯’
  ‘什么话!‘屋内苍行大师语气急切的问道。
  ‘师父说,常在,自在心,不可强求’
  许久,屋内才传来一声叹息‘罢了,你们去吧,回去告诉你师父,我知道了’
  ‘法慧告退’说完,一个和尚转过身来,看着灵通子。
  仔细看去,这个和尚年纪不大,但也是气度不凡,仔细看去,年纪与气度相距甚多,本不该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的两种气质,却被他完好的融合。
  ‘大师’灵通子欠身道。
  ‘师兄客气了,随我来吧’法慧回了个礼,领着他出了院子。
  一路无语,灵通子一路都在想唤自己前去的是何人,是苍行大师的师弟有几个,包括铃音现在主持苍月大师都是苍行的师弟,莫不是苍月大师已然回来。
  又向后山走了大概半柱香的时间,开始还偶尔有几间禅室,可越走越安静,直至后来,已然看不到任何房间,空智在出了苍行的院子没多久便告辞离去,只剩这名叫法慧的和尚一路带灵通子前行。
  ‘大师,敢问尊师何人?’灵通子始终按耐不住心里的疑问,开口询问。
  ‘师兄客气了,我叫法慧,师兄可直接叫我法慧’说完,法慧转身面对灵通子‘至于师父,我只能说,师父他之前与尊师陌颜真人关系很好’法慧笑着,满口白牙。
  灵通子也报以微笑,待法慧转过去去,灵通子识头向后看去,只见云雾缭绕,山下灯影闪烁,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半山腰处的铃音寺庭院中梵音震震。而在此处,寂静无边,偶尔风过,只有落叶与鸟鸣‘哎,果然是人间圣地’灵通子心中叹息一声,跟了上去。
  如此又走了一盏茶的时间,转过一块大石头,眼前瞬间开阔,两件茅屋出现在眼前,没有高阁楼台,没有香火鼎盛,连修道高人所拥有的气场都没有,就这么平平凡凡的两件茅草屋,不惊世,不显眼,如此平淡,鸟语林阔,清幽雅静,避世隐居莫不如此。
  ‘师兄,到了’法慧转身,看着扔在震惊只中灵通子。
  ‘请大师带路’灵通子回过神来。
  法慧笑了笑,摇摇头,抬步走到一间茅屋前面,双手合十道‘师尊,灵通子施主来了’
  ‘咳咳’屋内传来两声咳嗽声,然后是很重的喘气之声,似一个病重的老者。过了半晌,屋内之人稍微平复了一下喘气之声。
  ‘师父,你没事吧’法慧紧张的看着屋门。
  ‘无妨,你下去吧’屋内之人轻轻的说‘师侄,你进来罢’
  法慧稍微转身,看着身旁的灵通子,伸了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灵通子整整衣衫发冠,推门,屋内的灯光一闪。
  ‘师侄,把门带上吧,我这把身子骨受不了风寒的’灵通子刚踏进屋内,便听到一个虚弱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他转过去,双手将门关上。门外,法慧依旧站在那里,面色沉稳,看不出惊或喜。
  转过身,右边坐一老僧,背对这边,看不出容貌,只能看出人形消瘦,宽大的僧袍垂在地上。灵通子往前走了两步,欠身施礼‘晚辈灵通子,见过前辈’
  蒲团上的老僧慢慢转过身来,看了看灵通子,指了指旁边的蒲团‘坐吧’
  灵通子抬头细看,只见老僧气度不凡,和蔼平近,面容较好。只是不知是何故,面无血色,大病缠身已久的样子。若非如此,此人年轻时,怕是英俊至极。他心里如是想。
  ‘大师’灵通子坐在蒲团之上,尽量的摆低姿态。
  ‘你师尊是陌颜?’老僧看了他一眼,又闭上眼睛问道。
  ‘家师陌颜,我是家师座下八弟子,号灵通子’灵通子先将自己的来历说明白,他只怕像在苍行大师那里,还未说话,就已经惹了杀机。
  ‘呵呵,你师尊之前可没这习惯,怎么传到你们这里,就繁琐了许多呢’老僧停顿了一下,慢慢的睁开眼,抬头‘当年你师父只言自己是陌颜,一人一剑一镜,英气逼人,豪情万丈,七尺男儿,莫不过如你师父’老僧慢慢低下头,叹息着说道。
  ‘大师认识家师?’灵通子试探的问道。
  ‘你师父还好吧?’老僧并未回答灵通子的问题,反问道。
  ‘这’灵通子慢慢低头‘不瞒大师,师尊已十三年了无音讯了’
  ‘十三年了无音讯’老僧闻言低头不语,半晌又问‘我记得你们苍云阁有一种秘术,可探得人踪迹,怎么会一十三载了无音讯?’
  ‘大师所言不错,只是师叔伯们已经用祁禳之术求过,天地七界,不得其踪’灵通子回道。
  ‘咳咳’老僧又咳嗽了两声,灵通子连忙伸手,老僧却摆摆手,示意不用。
  ‘你可知我这一身伤,何人所伤?’老僧平息了一下呼吸,看着灵通子。
  ‘晚辈不知’灵通子老实回答。
  ‘那一年,你师父一人一剑杀上铃音,我这一身伤,都是你师父所赐,当年你师父可是豪情万丈啊’老僧语气淡淡的说道,仿佛在说一件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一般。
  ‘啊!’灵通子脑袋嗡的一懵,惊声道‘大师,这……’
  ‘无妨无妨,我与你师父相交甚深,关于当年之事,我从来没怪怨过你师父’老僧语气淡淡的打断灵通子。
  ‘大师慈悲,当年之事,我丝毫不知,却不知师父当年还曾有过如此莽撞之时’灵通子满脸歉意。
  ‘往事如烟,当年之事,不提也罢,你可知我是谁?’
  ‘晚辈不知’灵通子双手拱道。
  ‘老衲法号苍空’老僧淡淡的说道,好像这个名字已许久没有提起,久到自己都将忘掉一样。
  ‘苍空禅师!’灵通子听完赶忙站起,跪到蒲团之上道‘我来之前,大师兄曾说,此去铃音,若遇到苍空禅师,便要行师徒大礼。我曾问大师兄何故,大师兄回我,说当年师尊与苍空禅师生死之交,拜天结义,认苍空禅师为兄长,故我辈若见到,必以师徒之礼相待’说完,灵通子在蒲团之上重重磕头。
  ‘罢了罢了’苍空用手托起灵通子‘百灵子可还好?’
  ‘回师伯,大师兄一切都好’灵通子重新坐到蒲团之上。
  ‘方才你在苍行师兄那里可有受伤?’苍空看着灵通子。
  ‘无有受伤,只是弟子有一事不明,不知苍行大师何故如此火气?’灵通子端坐蒲团。
  ‘我那个师兄从来就是个暴脾气,之前你师父伤我至此,又顷刻之间将他击败,他心中火大,也属正常’苍空微微弯腰,捂着胸口说道。
  ‘这样啊’灵通子心中一愣,心中叹息‘师父啊,当年你是怎么了’又抬头问道‘那大师如何得知我今日前来,差人去山腰唤我?’
  苍空微微一怔‘我本不知你今日前来,只是今早我那徒弟来给我请安,在门外发现一封信,信中言有故人之后前来,若我不见,故人之后将有大灾,可日落之时去山下唤来’
  ‘哦~,不知是何人留信’灵通子嘴上问道,自己今日前来,师门中除了大师兄,其余皆不知,再说,大师兄也不会知道我会在日落之时到达这里。
  ‘看书信笔迹,倒像是年少时遇到的一位高人,只是这么多年了,那高人真是神秘莫测’苍空大师摇摇头叹息。
  ‘师伯过谦了,来的时候,大师兄就曾言过,当年师伯你法术通天,也是了不得的人物’灵通子诚心赞扬。
  ‘世外高人,何止千万,人都说世间法术莫不过蓬莱与铃音,可当你真正踏入蓬莱与铃音才会知道,莫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苍空微微弯腰,好像疼痛已经让这个瘦弱的身躯再也无法承受了。
  ‘师伯,身体要紧’
  ‘无碍’
  ‘不瞒师伯,弟子此次前来,是有一事相求的’灵通子说完,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
  苍空抬起头,用手接过去,看了一眼,并未打开‘这世间,名利之心真这么重要么,蓬莱最终还是忍不住了么’
  ‘蓬莱最终还是忍不住了么?’灵通子轻轻重复着这句话,抬头道‘师伯此话何意?’
  苍空沉思了一下‘当年之事,我也不甚明了,还是后来他们跟我说的,你师父当年从铃音离开后,在金陵地重伤蓬莱仙宗门主,后蓬莱易主,传言是你师父下手太重,使得蓬莱门主不治而亡,从此蓬莱便和你们苍云阁结下了仇恨。’
  ‘这,我倒不曾听大师兄讲起过,不过大师兄说师父两月之内突然白发,才术法精进,傲立中原。对了,师伯那时不在金陵么?’灵通子惊愕的问道。
  ‘哎,孽缘啊!’苍空仰天长叹‘你师父当年是在铃音一夜白发的’
  ‘什么!’灵通子惊叫‘你是说师父两个月之内从金陵来到铃音,白发以后又折回金陵,重创了蓬莱宗门主!’
  ‘当年之事,不提也罢’苍空双手合十,可没有人老到,这个老者的眼中,却满是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