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远山丶母子离
作者:好动的泼猴      更新:2019-07-12 09:08      字数:2256
  夏朝王城,一座府邸内的一间富丽堂皇的客厅当中,此时却传来一阵阵的咆哮之声,以及摔东西的声音。
  在这客厅当中你位面色铁青的老者坐在首位之上,客厅当中的花瓶茶碗的残渣都是出自此人之手,这人正是夏王朝的当朝太师,皇帝的老丈人李太师李全!
  看着被抬回来的李峰,李全额头青筋暴起,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萧老匹夫,此事老夫与你没完,这可是我的嫡亲孙子,我李家独苗啊,如今居然被你这孙子给废了,我李全若是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这李全一共育有俩子,岂料老大娶妻颇多,却是无一有出,而这老二,也就是李峰的父亲,多年也就这李峰一个儿子,其他的都是女儿身,这让李全对这李峰宠溺异常!
  “爹,你要给峰儿做主啊!”此时一位妇人哭哭啼啼的跪在地上,看着躺在担架之上的李峰,满眼都是疼惜与憎恨!
  “若是不杀了这萧君策,怎么能对得起峰儿!”
  “你先带峰儿下去吧!此事我自有主张!”
  “哼,妇人之见,这萧君策是你说废旧废的?就算搭上你整个方家,也比不上这萧君策的一根手指!”看见妇人一边哭闹,一边骂骂咧咧的带着李峰走了出去,李全眼中一寒!
  “爹,那此事就这么算了?”听到李全的话,旁边站着的李全之子李齐,也就是李峰的父亲坐不住了!
  “算了?没那么便宜,正面咱们不是敌手,但是早晚有一天,这萧战天会落在我的手里,到时候就是这小畜生的葬身之时!”李全面色阴郁的说道
  “此事你不用管了,我会安排好的!”
  “是,父亲”听到父亲主意已定,这李齐知道多说无用,只能退下。
  “萧战天,哼!”李全一挥衣袖,转身离去!
  此时的萧君策,却是被萧影带回了萧府,看着坐在书案另一侧正在写字的老爷子,萧君策默然不语!
  “听说,你将那李全的孙子,李峰给废了?还杀了一名巡城的卫队长?”
  面对萧老爷子的询问,萧君策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
  “嗯!第一次杀人什么感觉?”萧老爷淡淡的问道
  萧君策一愣,怎么也没想到萧战天会突然问自己这么一个问题。想了一下,萧君策一字一句说道“柳先生曾经教导过策儿,心存浩然之气,方可坦坦荡荡,这李峰作恶多端,卫队长趋炎附势,死不足惜,所以孙儿并无心理负担!只是有些烦闷而已。”
  “好一个心存浩然之气,方可坦坦荡荡,不错!策儿!”萧战天欣慰的点了点头
  “你去吧,回去好好休息一下,至于你要的兵器,你找人写一份具体的模样制式过来,我会派人替你办好的”
  “可是,爷爷,那李太师。。。”萧君策忍不住说道
  “好了,此事你不用多问了,我会处理的,你只管安心修炼便是!”
  听到萧老爷子的话,萧君策犹豫了一下,也就不再多说,行礼之后,转身离开了书房!
  “老爷,那李全恐怕不会善罢甘休,此事怕是要准备一二!”萧影看着萧君策离去,对着萧战天说道。
  “无妨,就凭他李全,还动不了我炎王府,哼!”萧战天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对了,今天出手之人是李府的客卿乾四海!”
  “乾四海?哼,看来老夫这几年修身养性,这些人都忘了我这炎王之位是怎么来的了!”萧战天目光一寒,冷声说道。
  次日,一则消息传遍了王城,据说炎王与李太师俩人在朝堂之上互相争辩,甚至破口大骂!这起因是因为炎王之孙,小殿下萧君策在酒楼废掉了李太师的孙子李峰!而当朝皇帝夏离的话,却让人更加摸不清头脑。
  “这小辈之间的争斗,你们老一辈就不要参加了,至于那卫队长,传告下去,抚恤金加倍赐予他的家人!至于你们二人,朝堂之上公然闹事,甚至口出秽语,李太师罚俸一年,萧战天罚俸一年,且禁闭府中三个月!你二人可以意见?”
  听到夏离此话,李太师心有不甘,张嘴语言,但是当看到夏离眼中的寒光之时,不由心中一凛“陛下,臣遵旨”至于萧战天,更是没有任何意见的答应下来。
  按道理说,此事不该如此简单的就解决了,毕竟是萧君策伤人杀人,这是结果,至于李峰为何会这样,没有人会在意,自古权贵之家,谁家没有几个纨绔子弟?这种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陛下的处理却明显帮着萧战天,这让众人都是非常不解
  其一:这李全乃是夏离陛下的老丈人
  其二:这李全位高权重,要知道他可不是靠着女儿当上这太师之位的,这其中的血腥手腕,谁人不知?单单别的不说,光是李全府中的战力,就值得夏离拉拢了!
  但是现在判罚之下,萧战天却等同丝毫无损,罚俸一年对于萧战天,那就跟没罚一样,至于这禁闭三月,就更是不痛不痒了!
  就在此时众人议论纷纷之时,炎王府却是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此人一身金色长跑。头戴金冠,浑身散发着一种上位者的气势,面色不怒自威。此人此时正盯着端坐于客厅之中沉默不语的林菀缓缓开口。
  “婉儿,十年之期已到,我是来接你回去的,你要知道,为父虽是族长,可这族中上下,却不是为父一个人说了算的。大长老狼子野心,老祖宗不问世事!为父虽然疼惜你,却也不能公然坏了族中规矩啊!”此人正是圣城之中,林家族长林远山。
  “父亲,我知道的,我不会让你为难,十年之前若不是,恐怕我都没机会看着策儿长大,只是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策儿了。”林菀声音哽咽的说道
  看到林菀这般模样,林远山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一切都看他的造化了,只是,何其难!此时这王城之外大长老也随行而来,神念一直笼罩萧军,你这就随我走吧。你若是想保护策儿,那么最好还是不要去见他了,留一份书信吧”
  听到林远山的话,林菀此时心如刀绞,但也知道父亲是为了保护策儿,点了点头了,写下一封书信,交代给门外侍女之后,忍痛跟随林远山腾空而起,向着城外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