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这是人干的事儿?
作者:不可言不可说      更新:2019-07-12 09:40      字数:2328
  夜色,真的是一种迷人的颜色。就像是萧敬腾的《王妃》夜太美,尽管再危险,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
  而在洛野眼前的这几个人,黑眼眶倒是没有,熬夜倒是很积极。
  “这么晚了还在外面晃什么晃?”郝仕杰的语气十分严肃,看着面前这个穿着红色连帽衫的少年。
  “我们就是睡不着。”少年说,脸上全是桀骜和不逊。
  陈婉把书包里的东西摆在桌子上,是一部手机,里面还有几段视频录像。
  “你拍的?”崇明问陈婉。
  “嗯,”陈婉点头,“他们,打他,还……”陈婉看了一眼站在玻璃窗边的莫航,不说话了。
  视频被打开了,视频的时间是在白天,视频里是好几个男孩子,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时,周围的男生还笑着在数个数,数到15的时候停下来了。莫航的嘴角都是血,眼睛也有一个肿起来了,但是还是倔强着不看镜头。
  “你要做出这副样子给谁看呢?”是薛霖凯的声音。
  视频有点模糊,看起来有一段世界了,而且是从某个地方下载的。崇明抬头看了看莫航,莫航眼睛都没有转一下的看着审讯室里的少年。
  “那小子杀了人,还敢找你们保护他?”审讯室里的少年说。
  “杀了谁?”魏明航看着他问。
  “薛霖凯啊,”语气里满是嘲讽,“当初你们这么快就结案了,怎么了,现在发现这里面的疑点了?”
  魏明航被哽了一下,当初是查薛霖凯吸毒了,而且薛霖凯的父母对于薛霖凯吸毒这件事情也是知道的,没有一个人提出疑点,就以吸毒致死结案了。
  现在这样的确很尴尬的。
  要是这样的话,案件就不是缉毒组就能草草了结了的。
  洛野听到“那小子杀了人”的时候就抬头看了莫航一眼,视频的声音又响起来了“把他裤子脱了。”
  崇明看着,听见视频里男孩子们放肆的狂笑,以及薛霖凯也脱掉了裤子。
  很多顽劣的高中生相互间开玩笑,会把男生手脚抓着往树干上撞,但是玩笑归玩笑,没有强者弱者之分,而莫航是明显的弱者,面对这样的暴行,就在视频里也是默不作声的。
  “就是那次,他们打了他,被记了大过,然后……然后……”陈婉说到这里的时候双手都在发抖,视频里的地点就是胡桃里的小巷子。崇明相信,这样的视频也许是陈婉偶然拍到的,三个远远不是真实数目。
  “他们说要杀了……莫航……我以为,以为莫航和薛霖凯一样死了。”陈婉说到这里,莫航才转头看她。
  放第三段视频前,审讯室里的少年又说“薛霖凯说了那晚上就要把莫航那小子收拾了,结果自己被收拾了,那小子一直没露面过,现在他安然回来啦,你们不怀疑他吗?”
  视频被点开,崇明还没有从那位少年的话语中出来,又看见了薛霖凯拖着莫航的身影,不过这不是手机拍摄的了,像是一段监控录像。
  不过莫航没有被拖行太久,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就出现了,两个黑衣人将薛霖凯带走了……也是在短短的两分钟内,莫航也被带走了,但是不是被保时捷带走的,是被胡桃里出来的工作人员带走的。
  “你知道那些人是谁吗?”洛野的脸色变得不好了,看着莫航。
  莫航才走到他们面前坐下来,在本子上写字三万块。
  “莫航被薛霖凯卖给胡桃里了,当男模,三万块。”陈婉说。
  郝仕杰、洛野、林时初和崇明“!!!”
  “操,这是人干的事儿?”林时初先郝仕杰一口,直接就骂出来了。
  陈婉抿了抿嘴“薛霖凯欠了钱,他打游戏……也要用钱……”
  “那也不能这样啊,这是高中生能做的事情?真是死有余辜!”林时初一个愤怒之心就要喷出热血来了,要是薛霖凯在她面前她非要暴揍他一顿。
  “你是怎么出来的?”崇明并不觉得这件事就是简单的失踪再回来,莫航一定还经历了什么。
  莫航又在纸上写了两个字小九。
  “小九!”这次没有人回答众人的诧异了,陈婉也不知道后来的莫航经历了什么,她之所以答应来三队配合调查都是因为想知道莫航在哪里去了,但是他发现他们没有一个人查到莫航,以为莫航死掉了情绪才会那样激动的。
  莫航开始打手势,这里除了崇明,没有人知道他在说什么。
  崇明越看他的手势眉头皱得越紧,最后忍无可忍了,叫莫航不要再说了。
  那个夜晚的莫航以为自己真的会死在薛霖凯的手里,所以人在还不放弃的时候就会寻求庇佑,没有人会相信它会被一个男同学施加暴行,他只能求助于眼前的救世主。
  交换条件就是要待在胡桃里,把小九,也就是吴志刚带到黑衣人的面前。
  他不知道自己这段时间是怎么过来的,他只是一个未成年的高中生,本来也只是一个被人欺压的高中生,但是在这里他体验到了权色的现实。
  男模陪酒,有很多有钱人都喜欢这种年轻的男孩子,他是哑巴,这更加增加了那些人的男性力量。
  他们叫他,他们要他过夜,他们给他很多的钱。
  直到他终于看到了小九,是希望也是罪恶的深渊。
  带他去见黑衣人就是交易结束了,一切都会结束的。
  所以他努力取得了吴志刚的信任,像他这样被卖来又手无缚鸡之力的学生,谁会多加警惕?
  送走吴志刚的那天晚上再醒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回家了,而且床头还有很多钱,包括一张电脑打印的字体交易结束了,陈婉在警察局,三队里。
  他就来了,他看郝仕杰在询问关于薛霖凯的事情,他就来了。
  而且那张纸上还有一句话如果有人问你的话,如实告诉他们。
  于是他就说了,他甚至让洛野陪他们回家,让他们发现这几个人和这些视频。
  “弟弟呀,你说的小九是他吗?”林时初叹了一口气,这些事情发生在一个高中生身上真的很让人愤恨,但他还是要再次确定照片上的人。
  莫航看了几秒钟,缓缓地点了点头。
  “你知道他怎么样了吗?”林时初收回照片问。
  莫航摇了摇头。
  哎,又是一把枪,洛野在心里想着,但是看着他的眼眸,平静到极点的黑眼珠目光都不偏移一下。
  “那个帮你的人是谁你知道吗?”洛野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