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第一百九十三章 新的商机
作者:放羊小鸽      更新:2019-11-25 13:59      字数:2122
  “这个……”
  老实说,三人心动了。
  其实所谓侠士,要么是孤儿出身,没有父母家人,被师父带大。等师父授业结束,便自己下山闯荡天下。要么就是遭人迫害怒而杀人,却又害怕官府捉拿,不得已远走他乡。
  这些侠士,要么是被迫背井离乡,要么是从来就没有过家,所以对于“家”这个概念,其实万分向往。
  也许年少不经事的时候,总是向往仗剑天涯四海为家,但是等到了三兄弟这人到中年的时候,方才知道“家”对于他们来说是何等的奢侈。
  与他人相斗,身负重伤之时只能独自疗伤,无人关心,即便死在荒野角落也无人知的凄凉,也只有他们这种在江湖之中摸爬滚打多年的人方才深有体会。
  这种时候即便再高的武功,也敌不过回到住处,有人一句“回来了?”来得暖心舒坦。
  心动的杨友忠自然也就问道:“夫人有所不知,我兄弟三人手上背了不少的人命,像我们这样的人,还能偏居一隅吗?”
  “三位侠义,想来杀的也是该杀之人。如今之世,三位如果隐姓埋名在临安县住下,谁又能想到三位是当初叱咤风云的大侠呢?正好我这里还有几份适合三位的工作,不知道三位有兴趣么?”赵燕翎微微一笑,终于还是露出了自己的狐狸尾巴。
  “这……不知道夫人有何差事能让我兄弟三人做的呢?”能隐姓埋名定居下来,同时连生活来源也能一并解决,真的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递枕头。
  “我手底下有几家产业,现在也算是我们家的经济来源。我现在需要三位替我去保护一下这些产业,以防有地痞流氓来捣乱。”赵燕翎笑着说道。
  “你这是让我们兄弟三人去给你看场子?”老四彭毅当即便有些不快地问道。
  三兄弟虽不是江湖上最顶尖的那几个人,但是到底是江湖上有数的高手,心里自然有些傲气。如今沦落到给人看场子,他们的心中自然是有些不太舒服的。
  包括杨友忠在内,三兄弟虽然没有明说,但不快都写在脸上了。
  毕竟让他们这种高手去对付一些地痞流氓简直是杀鸡用牛刀,也相当不符合他们的身份了。
  “三位这就有所不知了。所谓大隐于市。想来三位闯荡江湖的时候也有不少仇家吧?这些仇家又如何会料到三位会去给人做看场子的人呢?”赵燕翎呵呵一笑,解释道,“当然,我也没打算让三位一直给我打工。三年时间,三年之后,三位大可以从我这里辞工不干,之后喜欢做买卖也好,开武馆也罢,我绝不拦着。”
  “这……”赵燕翎的话也有些道理。
  毕竟以武林人士心高气傲的性子,他们的那些仇家又哪里会想到他们居然会去屈尊做个看场子的人呢?
  “也罢,既然夫人有心收留我们,我们这也算报恩了。我兄弟三人,这三年就全凭夫人指挥了。”杨友忠想了想,赵燕翎的话确实有一定道理,而且他的盘算也不止如此。
  要知道迟天枢可是一条粗得不行的大腿,三人当初结仇不少,其中还有几个是完全无法匹敌的。万一有仇家找来,自己三人在迟天枢夫妇麾下做事,迟天枢还能袖手旁观不成?
  说不得直接帮他们摆平都未可知。
  更何况,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他们也足够在临安县扎根了。
  有了自己的根基,即便日后有仇家上门,他们也不会怕。
  所以,杨友忠方才果断地答应下来。
  “那可真是太好了。”赵燕翎得偿所愿,当即便从家里翻出了六卷竹简,递给了三人,每人两卷,“这是我的用工合同,一式两份,签字生效。日后我们任何一方如果有不按照合同执行的地方,都可以到官府状告对方。三位别多想,这是对我们双方彼此的一种约束和保障。”
  赵燕翎当然知道,侠士多以义字当头,一切行动全凭一个义字为先。
  如果他们答应了,自然是抛头洒血在所不辞,这种时候拿出合同来,多少是有点伤感情的。
  但赵燕翎是一个尊重契约精神的人,自然不能让三兄弟例外。所以还是让三兄弟签下用工合同为好。
  为了纾解三人心中的芥蒂,赵燕翎还解释道:“这里面写的包括我对几位的薪资待遇规定,当然也有我违约后的违约处罚标准。里面还有我对几位承诺的员工福利,如果我有没做到的,你们可以向官府申诉,要求我按合同赔偿。”
  作为太武大陆历史上最早的甲方,赵燕翎的用工合同是有些小不平等的。当然,是对于她自己。她在合同中规定的处罚项目大多针对自己,只有在员工泄露机密或未申请离职这些特别严重的情况才对员工有处罚条款。
  兄弟三人也是头一次听说“用工合同”这种新奇玩意儿。在赵燕翎的引导下,心里的些许芥蒂也在看到合同内容后烟消云散。
  这份合同与其说是为赵燕翎约束三人,不如说是在替他们三人保障权益。
  这么优渥的条件,三人还有什么不签的可能?
  等到三人在竹简上刻下自己的名字之后,赵燕翎笑着对三兄弟说道:“现在,欢迎三位英雄的加入。”
  ……
  赵燕翎专门在马场附近修了一片房子当做员工宿舍。不过大多马场员工都是州城人士,所以员工宿舍还空有许多空房间。赵燕翎便将三兄弟先安置在了那里。
  等到赵燕翎回到西山村,迟天枢难得地开口问道:“你为什么要招揽他们三个?”
  “你看出来了?看场子当然只是一个方面。之前的事让我明白,跟其他人只讲法律是行不通的。即便我能打得赢官司,但如果我被人拍死了,也没有任何用。这年头,说到底还是比谁的拳头大。”赵燕翎嘿嘿一笑,“而且多亏了他们三个,我看到了一个新的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