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1章 第一千阶
作者:夕阳笙箫      更新:2020-10-23 01:10      字数:4729
    “这登天路一共只有九百九十九阶,只要能够登上第六百阶即可合格并且取得贵族的头衔!”

    “就这而已吗?老子要登上第一千阶台阶!”

    陆语嫣一愣,再次露出了一丝倾城微笑,目光随即也是望向了远方,点了点头。

    “是啊,只要我们的心始终联系在一块儿,纵使身处不同的天涯海角那又何妨呢?”陆语嫣微笑着说着,泪水又控制不住的不断往下掉。

    苏尘跟着笑着点头,望向陆语嫣所望的方向。

    那是北穹国的彼端,是语嫣的故乡啊!

    “好了,我该走了,期待下一次我们的相会,相信那时你已然成为威震一方的巨擘!”

    陆语嫣说着,朝着苏尘微笑着摆了摆手,手中印决施展而出,身形不断的逐渐远离苏尘,向着北边消散。

    苏尘失落的朝她也摆了摆手,随即便也头也不回的向南走去。

    陆语嫣走着,眼泪止不住的疯狂往下掉,泪水如瀑布打湿了倾城花容。

    ......

    而后,苏尘也马不停蹄的赶了回去,与曹孟德唐冉生他们汇合。

    “大人,不好了!”

    苏尘刚刚赶回来,陈老便火急火燎的拿着一卷金黄色的卷轴赶了过来。

    “何事让您老至于如此焦急?”苏尘问道。

    “是半柱香前,圣上派人送来的圣旨,他们早已知道我们躲在此地!”陈老紧皱着眉头迅速说道。

    “哦?既然如此那我正好看看到了这种关头,这昏君到底给我下达了什么旨意!”

    苏尘冷笑一声,但也没有轻视,立即将圣旨接了过来,朝里面灌入了一丝的飞息。

    “嗖!”

    一道白色的飞息迅速钻入圣旨之内的同时,宣和帝的模样当即也是立即就浮现在了众人眼前。

    在画面之中慵懒的宣和帝的身后便就站着狡诈多端的纳兰焉德,远处赫然便就是之前与苏尘他们在纳兰府交手的冰山女子。

    没想到上次一别,被韩信重伤的她此时竟像没事人一样。

    “苏尘,还不速速跪下接旨?!!”

    宣和帝的声音当即便是在画面之中荡开,慵懒之中又伴随着一丝漫不经心。

    苏尘冷笑,都啥时候了,您的皇位就快要不保了还寻思着给我整这些花里胡哨的呢?

    苏尘不说话静观其变。

    “不跪?那也无碍,反正你到时候还是一样得要乖乖的像奴仆一样跪拜在我面前的!”宣和帝慵懒神色之中透露出一股子傲慢,神色忽然一凛。

    苏尘听到后忍不住饶有兴趣的打量起对方来。

    “你父亲苏景的尸骨已然落在我的手中,没错,也就是说朕派人去掘了你苏家的祖坟,不仅仅你父亲的,就连你祖父的,曾祖父的,曾曾祖父的尸骨都在朕的手里!”

    宣和帝说着,那一股慵懒的神色消散的不见踪影,反而涌现出了一些癫狂般的笑意。

    苏尘听罢,怒意凛然,疯狂的握紧了拳头。

    此时,站在宣和帝身后的纳兰焉德不停的阴笑不止很是狡诈,想必此计必然是他向宣和帝出的!

    不过,那又如何,他苏尘可是穿越过来的人啊,这些并非是他真正的亲人!

    虽然融合了记忆之后,情感倒也深厚,这也是导致他为何听到此话的第一时间会如此愤怒的原因。

    但他若真要取舍的话,在利益面前,甚至,他或许都可以不选择这一点!!

    但还有一点是他真正所顾忌的!

    “哎呀呀,爱民如子的苏大人啊,您该不会真为了朕的皇位而大义灭亲,不顾先人尸骨未寒吧?那到时候讯息传出可得让天下多少百姓寒心呢。”

    “堂堂爱民如子的苏大人竟连自己亲族都可以不管不顾,那么又如何会去顾及他们这些平民百姓呢?”

    宣和帝的话语之中带有着明显的挑衅意味,阴寒的话语句句揪心,而这一点也是苏尘真正所需要顾忌的!

    说罢,画面之中,宣和帝竟然拿出了一根根的肋骨在手中把玩,冷笑着面对苏尘,贱兮兮的表情当真令人无比恼火!

    苏尘皱紧了眉头,手指甲直接都陷进了肉里,鲜血直接溢了出来。

    他没想到对手可以阴毒到这种地步,能够使出这种狠毒的招数出来!

    “可恶!这群畜生当真好生的狠毒!”

    唐冉生当场就看不下去了,直接就掠起了一阵黑影潮水般的黑色飞息“砰”的一声轰碎了那个画面。

    然而,画面虽然是没了,可圣旨却还未被毁掉,宣和帝那贱兮兮的声音仍旧在空中回荡着。

    “苏尘,限你三日之内便前来宣和大殿,只准你一个人前来,若是你胆敢带人的话可就别怪朕会心狠手辣了!”

    宣和帝说着,在空中响起了阵阵的冷笑,此前慵懒的形象与现在根本就是天差地别!

    “好家伙,既然这么急着寻死,那我也无需对你客气了!”苏尘冷冷的说道,怒火足以当场吞噬同阶之中的所有强者。

    “公子,这很明显就是个圈套啊,明日你一定不能前去皇宫!”

    小碧听罢娇脸大变,当即小手急忙拉住苏尘的手臂,劝道。

    “没错,小碧姑娘所言极是,主公此事还需三思而后行啊!”曹孟德也跟着小碧的话点点了头。

    苏尘望了眼曹孟德,微微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纵使知道此行是一个明摆着的圈套,可他也不得不只身钻进去啊!

    若是不前去拯救父亲他们的尸身,众亲尸骨未寒不说,更大的损失更加是失去了民心,和爱民如子的这张人设啊!!

    曹孟德当即与苏尘对视一眼,飞速深思之后当即也是点了点头。

    “没事的,公子的底牌还多着呢,此行必然是万无一失的,而且我有计划全身而退,只是造反的这一步将要加速了!”

    苏尘努力挤出一丝令人舒适的微笑,轻轻抚了抚小碧的头安慰道。

    “诶,你们听说了吗?似乎圣上下达了一道圣旨给正在潜逃的囚徒苏尘,要求他三日之内必须前往皇宫呢!”

    大厅之中吵吵闹闹,熙熙攘攘,不知是哪一出人率先开始讨论起这件事来,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将此事给泄露了出去!

    “哎,不就这事儿,俺早听说了,听说圣上还派人去掘了苏家祖宗十八代的坟墓,手里掌控着苏家先辈之尸骨,以此来威胁苏尘出现呢!”

    “啧啧,此举当真狠毒,简直令人作呕啊!”一位贵妇听后忍不住的作出了干呕的模样。

    “哼,不愧是当代暴君,没想到如此遗臭万年的事儿都干得出来!”

    一位极其欣赏苏尘的女粉丝当场就忍不住替他说话了,但说罢后才意识到自己说出的话可能会给她招来不好的下场,双手赶紧捂住了嘴巴。

    “嘿嘿,不过我认为苏尘可不是一个如此莽撞的人,万一圣上说的是假的呢,苏尘若是去了,岂不是就白白的钻入圈套中了。”一人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哈哈,就是,苏尘才不是那么鲁莽的人,或许他可以对自己先辈的尸骨不管不顾只顾自己逍遥法外呢?”

    “这也有可能,毕竟苏尘也是一个狠角色,做出如此举动或许也并非什么罕见之事儿。”

    “没错,兄台所言极是,哈哈哈!”

    而说出这种话的人,便就是当日在淑贵妃举行的宴会上,斗才被苏尘疯狂碾压的“大才子”王逊一伙人。

    “呵,你们此时所处的地方还乃是苏大人亲手布置的,吃的绝世美食也是苏大人绞尽脑汁创办的,居然如此落井下石,你们居然也好意思。”

    有受过苏尘恩惠的老百姓在场,听到这些话他当场就坐不住了,站起来替苏尘指责王逊那一伙人。

    “哼,哪来的阿猫阿狗,区区贱民居然也敢替苏尘出头?!!”王逊的狗腿子也是第一时间便站了起来。

    “你说谁是贱民呢!!”

    当即,周围一大群平民们纷纷都站了起来,此时他们都还在享受着苏尘给予他们的恩惠,又怎能不站在他的立场呢?

    “你们!!!”

    由于平民这边人多势众,王逊的那名狗腿子当场也是哽住了,与王逊对视了一眼,得到默许之后他才冷哼一声,不情愿的坐了下去。

    于是,这事儿才慢慢就此平息。

    .......

    夜间,由于需要取暖,所以此时的龙门客栈就变得更加的热火朝天了。

    “诶,你们听说了吗,似乎又来新的消息了。”

    “什么新消息,你消息灵通,快说说!”

    听到有新的消息传来,好打听的人立即都在第一时间围了上去。

    “我听说,苏大人那边似乎一整天都没有动静,整个京城根本就没有见到过苏尘的身影,所以你们猜怎么样了?”那人徐徐道,勾起了众人的好奇心。

    “哎,你别卖关子了,快点讲吧,我们知道苏尘怕死,所以今天并没有前往皇宫赴约!”

    那人随即也立即不卖关子了,脸色忽的一变说道:“我听说啊,为此,圣上勃然大怒,没想到这苏尘居然真的胆敢抗旨!”

    “嗨,这有啥,不就是抗旨吗,你猜猜苏尘当初当场造反逃出皇宫时,留下了一首震撼人心的诗是什么吗?”这时又有另一人说道。

    众人听八卦的好奇心又一下子被拉到了极点,目光纷纷转移到了后面那人的身上。

    “待到秋来九月八,

    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

    满城尽带黄金甲!”

    那人飞快吟咏诗句而出,当中一股狂傲不羁,霸气凛然。

    “嘶,如果当真要以冲天之阵势血染长安京城的话,那可真真是恐怖如斯!”一人听罢后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满脸不可思议。

    众人听后也纷纷脸色不好。

    如此狂傲胆敢光明正大的扬言要穿透长安的诗,公开与皇上作对的,恐怕也仅有苏尘一人有这胆子!

    “呵,这些算啥,这都是虚的,你们猜猜圣上下达的圣旨内容是什么?”最先吸引众人耳目的那人又开口了。

    众人听到有是关于圣旨的,当即忍不住又纷纷向那人投去期待的目光。

    那人也没有卖关子立即道,“圣上已经下达了圣旨给苏尘了,若是他胆敢不在三日之内前去赴约,那么便立即将其苏家祖宗先辈的尸骨给当场挫骨扬灰,并且随机屠戮三万无辜百姓!”

    说罢,那人的脸色也极其不好。

    “嘶!”

    众人听后也纷纷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当今这圣上竟如此丧心病狂,不仅刨人祖坟就算了,还要挫骨扬灰并且附带着要随机屠戮三万无辜百姓!

    当场,在座的所有人听到消息之后脸色都吓得变成了猪肝色。

    没想到啊,堂堂一代圣上,你平时昏庸点,甚至暴戾些都不打紧,但是你竟然做出如此视人命为草芥,不顾天下苍生之事来当真寒了天下无数万万大夏臣民的心啊!

    所有人的愤怒当即都到了极点!

    而这一切,竟然都是由一个小小的苏尘而引起的!

    所有人愤怒的焦点不由的也逐渐在向苏尘进行转移,将心中的怒火倾泻之于苏尘的身上!

    但碍于龙门客栈的势力强大,以及还需要受到苏尘的这些恩惠,这些人所幸才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哼,我猜这苏尘乃是贪生怕死之人,定然不会前去皇宫受旨的!”

    “三万无辜百姓就都通通等死好了,有什么后事遗言都早点交代了,免得到时候没有机会可就麻烦了!”

    “来来来,咱们下注好了,猜苏尘会去的买反对这边,猜苏尘一定不会去的咱们来买这边!”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咯!”

    “哼,我猜这贪生怕死的苏大人绝逼不会去受死的,所以我买支持这边!”

    “此话怎讲,事情尚还未发展到不可挽回的那一步,你又怎知结果,我相信苏大人,所以我站反对这一边!”

    “就是,苏大人可是无所不能的,我也反对你们的想法,我也跟着买反对这一边!”

    “真是不怎么简单啊!”

    “那你们觉得呢?”

    “依我之见还是先观望一下,可别轻举妄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