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犒赏】
作者:隔壁老黄哥      更新:2017-10-31 00:23      字数:2336
    虽然眼下天时还早,可宗望当然知道这仗没法打了。 

    这一日三阵皆败不说,这第三阵更是败出了一个新高度来,合着就是巫里朵领着号室部的三千人马去宋军阵前打了转回来,这就丢了小一千人,至少一千五百匹战马,你说这仗还怎么往下打?

    待得金军阵中的铜钹之声铛铛响起之后,宗望倒也没忘派出信使来找黄杰,邀约三日之后择地再战。

    黄杰自然回信奉陪到底,待得金军凄惶中缓缓缩回营寨之后,便也见得宋军大阵之中蜂拥而出数千轻兵,拉着鸡公车、板车和马车,欢欢喜喜的打扫起了战场来。

    打扫战场这种事,自然用不着黄杰亲力亲为、亲自指导,自然交与各位将军商量着办,待得他骑马来到杨可世的“平戎万全阵”前好生嘉奖一番今日出战的军士之后,便也早早带着帅旗返回了辽阳。

    至于打扫战场的人马,一直忙到天降入夜,也才以白布裹扎了五百来具无头的金军尸首放在战场之上,这才收拢了一切可供收拢的物资,高高兴兴返回了辽阳。

    这人头,可是宋军记功的唯一凭证,自然不会给金军留下!

    当夜,黄杰在辽阳大犒全军,照例又向东京发出了一封“末捷”:是日,金宋两军交战辽阳城下,宋军阵斩五百三十七级、俘一千三百七十七人,自损不足三百,并擒得敌军先锋郭安国、附军将领刘舜仁,阵斩金国号室部将领巫里朵。

    因此,黄杰按照军律,直接特事特办,火速下达了全军总计约有十万贯钱财的犒赏,而其中杨可世所领的敢战士以及近日布下“平戎万全阵”的诸部将士自然是拿了大头。核算下来,一记首级的犒赏便是五贯钱财,而生俘一名金军小卒的赏钱更是答道了八贯,作为今日交战杀敌最多的敢战士,和布阵的诸部,光是算算可得的犒赏银钱便也叫人激动难耐!

    “杨将军威武!杨将军威武!杨将军威武!”

    是夜,杨可世直领的军营之中,喧嚣之声直冲云霄,但见营内灯火通明,数千军士围着上百口大锅,锅中沸煮着的大块马肉是如此香气四溢,锅边的蒸笼里堆满了个头老大的白面馒头和锅盔,还有伙夫正围着十数口锅揪着面片做马肉汤饼,营中气氛如火如荼。

    须得知道黄杰靠罐肉起家,对于烹调之事最是捻熟,加上近日缴获马尸数百,所以这马肉宴开起来也不费事。

    更有军中司马直接赶来一架四**车,车上载满了作为犒赏的军制银判子、银锞子,就着汹汹火光和烈烈香气,呼三喝六的让各伍的伍长、各队的队将直接来领银两,如此今夜虽然做不到大碗喝酒,可大口吃肉和大秤分银却是做到了。

    而此时的杨可世早了卸了一身战甲,穿的是朱色常服,携子杨平和侄子杨绩与众多将士同乐,以三杯水酒祭了天地和阵亡将士之后,便也在众人欢呼声中宣布马肉宴开席。

    虽是同乐,不过杨可世还是与杨平、杨绩和众将领单独列席,以杨可世制置使的官阶,这等大胜犒赏的宴席自然有酒,便与众人共饮。

    也不说席间热闹之事,却是酒过了三巡之声,却听的人群之中却又人喧哗起来,隐隐约约间杨可世听得不甚明了,便也叫杨平去问,杨平回来答道:“父亲,却是小事,听说郡王又将今日战事报了个‘末捷’,众人便在议论,不知如何胜场才可成大捷。”

    杨可世哈哈一笑,便也伸手向南一指,笑道:“昔日子英尝与老夫笑言,昔日童贯领军,动辄大捷,叫他看来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所以子英以为,非得破敌十万或歼敌一万以上,方可称为大捷!”

    杨平等人听来,倒也不觉得标准定得太高,却有人:“不知奇功却又如何来算?”

    杨可世便也笑着掰指数道:“破城、擒敌元帅、破阵、或挽败阵之军,诸如此类,自然是视情形而定。”

    这般计算倒也与原先军中法例无差,虽然众人始终觉得黄杰将今日战事报了个“末捷”有些膈应人,可也都是无可奈何。

    待得酒足肉饱,杨可世交代完军中值守诸事,这才领着杨平、杨绩往城主府行去。

    黄杰作为三军元帅,虽然本该与全军同乐,只是如今辽阳城中各部分别驻扎,既不能厚此薄彼,也不能一碗水端平,所以这军中犒赏只能着令各军自行实施,他这个北征元帅便只在元帅府中,与种萱、折月美等人行小宴同乐。

    只是,杨可世到来之时,却是见元帅府中一派忙碌,黄杰正在与折可适等人交代军务,门前一辆驷马长车已经整装待发,百余骑黄州卫列阵车旁。

    杨可世一见这等情况,也不敢打断黄杰,忙也与前来引领的折月美问道:“元帅这般举动,却是行何事?”

    折月美答道:“不知!不过听耀州方才发来的急报,似乎是从黄州来了一支船队,如今已抵耀州外海,元帅要连夜赶往耀州。”

    “黄州发来船队?”杨可世听来也是纳闷,也在这时黄杰交代完军务瞧着杨可世过来,忙也上前拉着杨可世道:“杨将军来得正好,城中巨细之事,一并托付与将军就是了。”

    杨可世身为随军制置使,本就是总管一般的角色,自然不会推辞,不过对于黄州来船之事还是有些疑虑,便也拉着黄杰走了几步,低声问道:“不知究竟何事?”

    黄杰倒也不敢瞒他,便也低声与他道:“三件事,一是雷神、再是海东青、三便是艨艟。”

    见杨可世听得懵懂,黄杰便也道:“如今海上,乃是扬州发来的船队,有艨艟巨舰共计三十二艏,千料海船六十艏、五百料官船百二十艏。船上载有黄州发来的雷神重炮三十六门,弹药千发,还有一对训好的海东青。”

    杨可世双眼一亮,忙也抓着黄杰的手道:“莫非,这次是要使那登陆计了?”

    黄杰微笑不语,只是托付城中事物与杨可世,急急忙忙便往耀州行去。

    如今辽阳城中,内政有杨可世、兵事有折可适,二人都是积年老将,宗望若来自然能招呼好他,多一个黄杰不多,少一个黄杰不少。

    如此,黄杰便也乘夜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