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老湿穴者
作者:废文      更新:2019-10-10 07:03      字数:2420
  瞬间而至,狼爪离叫兽不足一尺。定在空中,狼心再也动弹不得。成功发动,叫兽布在身前的陷阱也显露出来。
  “早就在等你。”叫兽笑道,随即打了个响指。第二陷阱启动,地面射出无数的短箭,将狼心扎成刺猬。
  一直观战的花容似有所悟,出声道:“我明白了,‘死斗’是叫兽的能力,他在骗狼心。”
  “当然。”狂刀说道。
  示意弹头动手,学者道:“狼心先使用了影像、影缚两种黑暗魔法,威力远超正常水准。他的‘灵狼’实际上是魔法强化,能力远超虎背熊腰的单一技能。‘斗狼’是物理强化,‘狂狼’更是让强化后的属性再暴增30%。与其说狼心受骗,不如说是被实力碾压,最强状态仍被陷阱控制。”
  被砖家打飞的狗肺、虎背、熊腰倒在地上,口喷鲜血,都伤的不轻。挣扎坐起期间,被弹头从背后开枪射击,连中几枪后死于非命。
  叫兽当场开膛破肚,拿出四人体的魔兽器官,扔到随身携带的铁锅中,当场熬制起来。
  几分钟后,砖家果然沉睡不起。十几钟后,熬制完成,香飘十里,让人食指大动。
  几十米外的怪物营地仍旧平静,“独一味”的它们体内没有馋虫这种东西。
  叫兽拿出碗筷,对利刃队诸人说道:“一起享用美食。”
  “无功不受禄。”学者婉拒。
  叫兽也不再客气,舀了一碗汤,也不怕烫,一饮而尽。
  “当”的一声,碗从手中掉落,正好砸在铁锅边上,发出脆响。
  学者看到叫兽失神了数秒,然后双目赤红,口中有唾液流下。
  “他中毒了,是狗肺的狂犬病。”学者说道。
  狗肺拼命的技能,他的狂犬病可没有什么潜伏期。叫兽瞬间毒发,失去理智,对着身边沉睡的砖家大口嘶咬。
  无法醒来的砖家被活生生咬死,随后叫兽也毒发而亡。
  梅朴和利刃队众人面面相觑,对敌摧枯拉朽,自称美食大家,结果却连食物都弄不干净,砖家叫兽就是不靠谱!
  学者道:“参谋团小队的另外两人正在对面监视火魔女和冰魔女,通知一下,以免后患。”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参谋团的老湿、穴者,听名字就不着调。
  梅朴他们绕到对面,怪物都有感应范围,老湿和穴者也大摇大摆的站在怪物营地之外。
  学者道:“你们的队友死了,是吃了……。”
  “停!”老湿打断学者,转头对穴者道:“我们有队友吗?”
  “没有。”穴者斩钉截铁道:“谁有资格与你我为友。”
  于是,老湿对学者道:“你认错人了。”
  果然不着调,但结果不错,至少两人不会成为敌人。
  停了停,老湿道:“我们已准备动手,为免发生误会,请几位离开。”
  “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我们有六个人。”学者道。碎片世界只剩三方势力,老湿、穴者显然要攻击怪物营地。
  “你们只会碍事,默默离开,不要添乱。”穴者微怒道。
  “祝两位马到功成。”学者道。没生气的必要,两个精神病自愿打头阵,利刃队众人求之不得。
  后退五百多米,学者暗中调集千纸鹤,开始全方位监视。
  老湿走向火魔女为首的怪物营地,随距离拉近,怪物们开始警戒起来。
  老湿出手,伸手指向火魔女:“骑木驴。”
  火魔女身边出现一只木驴,火魔女身体不受控制,主动跳了上去。
  “必然中招,好可怕的技能!”屏幕上观战的狂刀震惊中脱口而出。
  “啊!”两声惨叫近乎同时响起。火魔女中招,相邻怪物营地的冰魔女似乎感同身受。
  学者道:“火魔女与冰魔女外貌完全一致,不管是双胞胎,还是某种力量作用,两者间存在心灵感应。”
  五秒钟后技能结束,老湿转身就跑。
  骑木驴这招伤害极其有限,但却是拉仇恨的无上绝招。火魔女恨意滔天,必亲手杀之而后快,看见老湿已跑远,顾不得命令小怪,亲自追杀过来。
  另一边的冰魔女也是独自追来,穴者拦住她:“你不是目标,止步。”
  冰魔女当然不会乖乖听话。
  “赤柱监狱。”穴者出招,他大手一挥,身前出现一个迷你型的赤柱监狱沙雕。
  又是绝对技能,冰魔女被无形的吸力吸住,身体慢慢变小,最后没入监狱沙雕之中。
  穴者向老湿追去。
  屏幕上图像放大,赤柱监狱内的冰魔女开始大肆破坏,尽管有狱警火力对抗,打穿赤柱监狱也只是时间问题。
  远离怪物营地,老湿不再逃跑。火魔女快速逼近,魔杖高举。
  老湿又一指火魔女:“拶刑。”
  拶刑就是古装电视剧中,县大老爷对女犯人使用竹片夹手指头的酷刑。
  火魔女身前出现被穿起来的一节节的竹片,绝对效果使得火魔女松掉魔杖,张开五指主动伸了进去。
  五秒后技能结束,火魔女十指颤动,这是残废效果,持续期间她无法拿起魔杖。
  “铁处·女。”老湿再出招,刻有妇女头像的人形铁框出现在火魔女身后。两边的门打开,火魔女不由自主的被吸入其中。
  两边的门开始闭合,门上长短不一的铁针依次刺入火魔女体内。
  技能效果结束,火魔女惨叫的同时奋力挣扎。没有魔杖,魔女废了九成,技能都用不出来。她的魔力涌出体外,化为火焰燃烧起来。
  学者道:“骑木驴、拶刑、铁处·女,他是女刑老湿,技能只能女性有效,难怪选中火魔女为目标。穴者的技能则与监狱有关,是监狱穴者。”
  “无限都市怎么会有这种冒险者!”狂刀道:“可以没有优点,却绝不能有缺点,这是冒险者的铁律。”
  学者道:“我能想到的原因只有一个,参谋团小队在进入无限都市之初,已与众神结下契约,成为神的门徒。”
  屏幕上,火魔女的叫声转弱,时断时续,但魔力不减,铁处·女被烧得通红。
  又过了十几秒,像是回光返照,火魔女又尖叫起来。却只有半声,声音戛然而止,铁处·女融化了,铁水洒落一地。没有尸体留下,火魔女消失无踪,只有她的变异光球漂浮在空中。
  学者道:“两人的目标就是这颗光球,他们也不敢冲击变异核心处的洞窟,也想弥补一下损失。”
  女刑老湿上前想收起光球时,异变突然发生,光球向左右两边分别射出一道光芒。
  女刑老湿本能后退,两道光开始变化,有了人的外形。光芒散去,两个火魔女原地复活。
  狂刀叫道;“这怎么打,杀死后直接一变二。”